新诗馆:于康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6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于康杰简介

(阅读:503 次)

于康杰,山西运城人,2000年年末生,笔名桑田,作品散见《星星》《诗潮》《都市》《五台山》《中华文学》《零度》《支部建设》《中国诗影响》《诗词报》《汾河》等,有自印诗集《亲近之海》,偶有获奖。

于康杰的诗

(16 首)

浮云

眉山的花,也是我的葬身之地
坡上行走的碧石,在秋天的鱼皮之上
把冰冻镶进衣裙,这样
一个刻着母亲的山水画
就死死跌入乌鸦的腹部

大雾坠入牧场,绿色融化松枝和上帝
候鸟把羽毛之轻,说给天间造船的人
牛羊就多一次忏悔,那只躺在地平线上的云。
仿佛用腹部,将大地倒吞几次


黄昏即视

直有傍晚,兰花才会数次解开心事
我原谅凳子,在一天的黄昏中
将所有的重量分离,仿佛站着的叶子
都会活到天亮,大雾抽掉烟丝
这时,霓虹和泥地一样,都是枯萎的

撇开黑夜,我侧卧进枯岛。以温度
定义世界的静态,星星萌芽在窗口之里
在研磨的雨上,对视觉里的流动频起兽性
我对鹰保特有的敏感。和土地亲密
甚至超出,下落的碎片和行人


高地

我不得不在晚风烧尽时,提前跳出田垄
让一颗凝固的紫藤开花,截出多余的视线
把余晖带进零度,落日是燃烧的军队
进攻茶几,我必须在沼泽走的更深
把疼痛,放进母亲的胎记上

芦苇是夜的防身术,用青蛙的胰腺
让酒窝以一口深井自卫,影子穿过大陆
把牡丹重合十次,在风的张力下
羊群摆出列车的轨迹。流水和草人
把火堆扑向空山,黑夜就重新开始

在逃避的荷花上,把虫子叫停
每出现星星,麋鹿就凋亡一次
竹子燃尽自身,杂草
荡空一只狐狸的轨迹,在宽阔的丛林
遇见万物,回声折射出河流

月亮在深夜调试冷饮,在下落的琵琶上
对引力倾泻,把白天推向力的集合
迟钝的雨,在黎明空出黑色
让连续的钟声,听见石头,我站在高地
像一个数落羊群的星火


月下堤

大雾举起一个受伤的莲蓬,在阴天
摇渡成熟的果子,像辅佐乡下人
把古楼和寺庙一网扫尽,用石头
砌成花的相貌

马路被岁月的流体击穿
将巨大的光环变成日晷,高处的琴
在云层,等候一场深泳

木头固定月的纺线,用语言
分出夜的胜负,堤坝在雨中
像落难的游子,在急流中等待另一个情人


向山而行

山脚弯曲,像身体里巨大的凹陷
把突来的事物包住,从一颗石头开始
都是轻的,隆起的植被,向上
开凿运河,流过碎屑和家门
足够充实一个族人的寿命,日子
不长不短,水不紧不慢
够养活上下几千辈,也够
皱纹靠近重孙,重回人间两次

从坡上转向内路,经过黑夜和白天
两道坎,夜晚低星星一头,谷子
向月亮高处隆起,让时间借雾行走
黄昏被甩出地面,落叶开始的地方
牧羊人曾跪拜于此,祈祷甘霖
从鬼火到教堂,落日能猜透一切
与土地一起,做农民
计算玉米,大豆,油盐酱醋

渔人在岸边垂钓,夺取一条江河的寿命
从泥滩里捡月亮,躺下数花,看星星
以致最后,我做了所有石头的梦


雨的性事

下落时,所有的石头都来源一场婚事
大地结成夫妇。十字由深夜潜入内路
打捞月亮的上半身。语言是房子的集合
对通透的墙壁上演群山,用荷花
填充一只鹰眼,车辙在南方,以波纹传递寿命
光线击碎桥上的弥撒,从狭隘的指尖
看风吞掉白鼠的天性。用回声打探辈分
把隧道量宽。泥土在深穴里做下人,对野草独情
这过程,像是寂静对雨的第一场性事


过路

再遥远些,大雾就能冲破父亲的石头城
雷声往往是孤独的一侧,带着铃铛和琴
对狗的语言保持清醒,音符四散排列
霓虹是雨的唯一来源,拒绝黑暗里的狮子

他开始抚摸穷人的身体,对琴声里的心跳
表示怀疑,像刚失去热量的雪人
看不清路,不用缅怀尊严和羞耻
炉火熏到的地方,都有杂谈和忌讳

把白天放近,月亮会被死去的钟声孤立
因为一只,来不及哭丧的家犬


种树

母亲把地量了三次,葵花上的籽
被一颗一颗数尽,烙下了病根,因此
每走一步就种树,柳林,绿茵,果子
她已经足够内敛,用幼苗,迫切的换取日子
生怕遇不见未来,母亲眼里,我是蜉蝣
她知道,即使鱼儿,也需要庞大的莲叶遮盖
黑色捎来了黄昏,她背对着山
从河上点每只蜻蜓,碎语从指间排列
我仔细听,是把每一颗树撕开
肉色和枝干裸露,让木头和皱纹相识
跨越野草,成为参天,母亲说
这里的树,每一颗
都足够让她年轻十年


修行

去圣地的路上,我清醒的看着自己
以风渡劫,对面是一棵白杨
在往前,所有的狗都朝南哭
从一到十四能数完阶梯和墓碑,我被陆地咬紧
水杯像在凌晨萎靡的祥林嫂
每走一步,就有石头诞生于天上
我学着流亡,把花岗岩当成体内最纯洁的物
把雕塑,古塔,依次排成直线
画宋朝的叶子,与趴在地上的书相比
我欠缺历史,回到八十年代,推开门时
菩萨也跟着去了。尘土葬了很久
蝴蝶和云,很晚,才出来
从大唐,到步行街
每走一步,都像酸腐蚀日月
我踏着纸,笔。
让寒冷在记忆的里,萎靡致死


落难

路和星星一同撞进抽屉,今夜
笔迹和木偶高谈,在交汇的影子下
我不否认,它来自同一坐山
车流像一条萎缩的江河,摆渡斑纹
在白色湿润的土上干流

我隐退进布衣和鞋垫,再低点
和土地相睡,拔高野草,遮掩身体
餐食氧气和水的杂粮,以天为淫

这晚,所有镰刀都收割麦子
风吹向南国,渔夫和影子相爱
孤雁在大楼,睡在枯树数羊只
桥洞之下,又像落难的人


北岸

从桥上数一千张面具,发光的狮子
是我的凶器,敌人是多面性的
就像辗转反侧的灯,数不清夜路
撞进市中心大楼,把霓虹撞的稀碎

影子在南边生长,每次渡水
都丈量泥的尺寸
让乞讨萎缩进楼盘,桥洞之下

她低于一切性爱,用头发遮目
接着侧身,布衣暴露在车荫下
我很快想到,并排的窗户,尾气
和为一支碗生锈的拐杖。

琴声要在深夜,才更忠诚于每一个性情的人
柳絮把所风揽近身体
借水路,从上游堂堂正正的吹着


面包

地址写着昨天,我从一坐24层的马车上蹲下
读一封信,关于夫妻,关于
小孩在夜里哭,读到教堂的祷文时
它们说,圣母不会今夜就走,会继续
照顾饥饿,许多碎碗,仍在雨天淋着
数不尽,就从路边寄纸,多写一些
没有坏处,其实路上走久,自己就成熟许多
顺从人和石头,我遗憾,蝴蝶不会说话
从茶到雨街,闭着一只眼,会习惯
许多故事,老掉的瓷器
它们被赐死,和仆子谈一切
像个失去面包。又失去上帝的人


母亲的信

几天前,来自秋日和黄昏的信
托着母亲脾气的纸人,连同雨
冰冷的泪戳进额头,涌破泉眼

笔在逻辑上迁移,雕刻仅有的冷
她的衣服更薄,皱纹像通往苍老的山路
空余里,是墨迹抖出来的年龄

角落的云被裸眼和嗅觉嘲笑
总在黑夜时被钟声唤醒

她没有失掉袖口,只是
光亮和微风的裙摆
失在了去凌晨的路上


手艺

窗台被强光遮掩,站在鞋子里
我是唯一的盲人,拄着拐杖
田埂没有太多秘密,听的见鸟
也听的出,母亲的叫买声
客人揣着赤裸的谷子,厚重的碾盘下
粮食是平等的,从黄色到白色
脊背从直立弯向大海,打探一张
沉睡的绸缎,像落下去的脚,栽进盆里
长不出高的植被,脱皮之后
它不会主动靠近夜色
变成白色粉末,抹在我的脸上
板凳不坏,她坐的够稳,也够
用小手缝我的扣子,留下
四个眼睛


海中日

折叠不是唯一的路径,今晚他依旧
是个爱花的女人,再次,给灯塔贴上标语
把引号画在围裙,黑色的泥巴
也发出尖叫声,像一只深水的鸭子
逃不出贝壳,和深夜的四角大楼
南边的船,猜透了风向,在云层
摆放肌肤和十字架,祈祷明天的雨
不会冲刷渔夫的桅杆,让鱼回到大海
这样,我在远航的渡轮上,不会白停
会看到海盗,金币,碎瓷和旗袍
潮汐辞退了夜灯,在十八世纪
他热恋这里的植物,没有石头时
也爱动物。也爱把漏出一半的太阳
装进布衣,和诗人的怀里


虚岁

寂寥无人的果子,自己跑了出来
树上的坏鸟太多,它经常失去根部
就像冬季的河水,结冰,在手心融化
这次,多与我的年龄相仿
花没有如此接近巨浪,索性
把根部切断,用汁液填进土壤
静如白天,我断定
明亮,不会将落后的黑暗洗净
有些阵子,路是弯的,风逆着吹
它和我一样,在谈起如何曲日子时
拿起苹果,寻找合适的缺口
我只有一步到达高处,从假面开始
猜透春天。在松柳和车马上
做为耕地而生的小龄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