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梁小花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8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梁小花简介

(阅读:363 次)

梁小花,笔名蓝雨。现就职于吕梁地区文水县文联创作研究室主任。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女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个人作品集《飘雨的季节》《晾干的雨声》。

梁小花的诗

(13 首)

霜降日献诗

在霜降日,先祭奠下自己的影子 
祭奠下默默无闻的今日以及明日 
其实,在过多的不去计较里
我也隐藏着我的计较和小心思。 
在这个庚子秋末,我只是想
以一滴晨间的露水呈现。 
至于那些不可避免的寒霜是可以选择
忽略不计的。 
其实,不妨让自己再蜕变一次 
即使变为一小片寒霜亦好, 
也无非是幻化在空气里变成一粒分子 
但我依然在,我依然会有我微米的热爱, 
我会记忆这人间的美好,也会 
于一地鸡毛里,
去清理出一块属于自己的干净之地。 
生活中一些类似的蒜皮在此刻间都会纷纷遁去,遁去…… 
如这些秋风中凌乱的落叶一样
腐朽烂化于泥土中。 
也许它们正在转化为一种有价值利用的能量,也许是 
一种危害性的负能量, 
所有这些都是些不可避免的事物。


突然想起午后那片时光

暮色苍茫, 
有风吹过,微冷 
此刻我依然有浅浅的热爱。 
记得午后,我独行于步行街上 
对着脚下的枯叶絮语 
一片呈现绿色,大部分属于黄褐色 
但它们还是美 
有着一种气息和形体的协调性。 
不远处,一块空地上,一大片狗尾巴草
也在风中摇曳。 
这人间万物的生长都有期限和规则 
也许是地球暗暗给所有圣灵下的套 
我们不自觉就遵从
也就走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那些枝头的荡漾如热爱一般

那些秋天的荡漾是挂在枝头的红果子 
它们如爱一样热烈而迫切, 
此刻间她们似乎不急 
时不时在枝头来些小小的扭动,如秋末的舞蹈。 
初冬的美也在枝头, 
就在那个迷离的瞬间,
我最先看到那些飘落剩余的枯叶,
如碟。 
也许此刻它们属于跳跃式的美 
正以快捷的方式支付体内的能量。 
此刻间我也暂且不急
也许很快就会来一场小雪 
不,还是让细雨去倾斜吧。 
也许我的心底可以接受此刻间或者以后
季节轮回所置换的那个对角度。  


深秋了

深秋了,你可以 
以一种秋天独特的叙事方式入冬 
如果寒冷,请你住在大地的脉络里 
以一片树叶的落下或者凋零
然后去融入土地取暖 
像那片叶子一样 
住在有阳光照射的色彩里 
此刻你千万不要忘记让自己去尽情斑斓


秋风小冷

秋风小冷,那些树梢的叶子 
落下来时正好有一片落在了我的头顶 
然后又落到了路上 
它此刻间好像忘记了羞涩 
此刻间我看到它原先的秀色演变为淡褐色 
秋色黄凉,我在一扇旧木门的背后打量 
人间自有各种姿态 
突然想起昨夜有小雨夹着细微的雪粒子 
那点淡褐色就是昨日之伤。 


秋色引

(1)  

在生活中我们既能去嗅青草味的香
更能咀嚼它涩涩的苦
在这个深秋,我只想以秋色作为引子,
熬制一小副可以医治体内湿毒的良药 
同时也可以医治人心。 
世间一切的痛都来自于自己内心 
此刻我只想以苦作甜 
自己给自己止痛,
“痛”其实也只是一个过程而已。 
在此刻,我只想浅浅的把秋色当成一种消解,
慢慢咀嚼那些中年路过的疼痛, 
其实这也是我们生活的底色和还原色。 

(2)  

那些愤怒不足以成诗 
只组合为句和词语。 
在此刻也许没有人愿意接龙我的这些气愤 
就让那些新坟和旧墓都一起炸裂开来, 
不必隐藏地下的肮脏, 
所有的好与不好都先暂且寄存着 
所有走过和路过的痕迹都在,抹不去。 
谁不想于一片蓝色天空下遛狗,养花 
乐融融,逍遥呢。 

(3)  

爱人粗糙的手指正在抚摸着宝宝 
映照出宝宝的细嫩。 
他的快乐在于他此刻做姥爷的满足 
此刻,光线正照在两个人的身上 
一起明亮。 
他说,宝宝就像春天里女人生的豆芽菜一样,猛长, 
此刻宝宝正在长成大人们的欢喜。 

(4)  

此刻属于一大早 
有的人也许还懒在被窝里酣睡。 
那位女人是踩着七寸高的跟鞋急匆匆赶来 
她质问我对她美貌的认可及辨识度。 
此刻间万物死寂 
只有她是耀眼的,尽管身上没有戴那些所谓的珠光以及宝气 
那串手串据说是桃木的,脖子上的吊坠色泽鲜艳 
哦,她自带的色彩已经足够她此刻的斑斓 
已经足够让我在这个早晨暗淡, 
此刻间,我的赞美纯粹,亦属于无言。  

(5)  

其实我想说的无言约等于有言 
但还是沉默是否又稍好点
就像良药,一开始来自心底的苦滋味 
在心头,你先暂时集齐你的苦涩
抬头时,那一抹天空的蓝 
仿佛正映照着你中年的悲情 
但也应该依然清澈。  

(6)  

那一片黄黄的叶子 
那一丝从裙角缕缕吹过的风 
那一夜零落的雨声…… 
一切,都仿佛是正在进行时。 
其实也是人间刚刚经过的一场过去式。 
不说来不及,不提明天 
一个个的明天重复着,叠加着一个个的逝去
其实也是在重生。

(7)  

晨间,清尘细微, 
也有一些晚秋的细腻
属于我们内心深处的爱。 
有些细节是独特的,个性化的。 
比如你越来越多的缓慢; 
比如你所喜欢的蓝,仿佛更深邃了。 
这个季节正在一点点的隐退, 
就像我的中年以及即将来临的暮年。

(8)   

在昨天,我看到我所路过的秋天
色彩艳丽。 
阳光下,同类植物生长成不一样的色彩
我只看见它们此刻间不一样的身影和容颜
却无暇顾及和探究它形成的缘由 
也许是因为土地和水分 
应该光照和光线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属于人为的,但也是无意识的。  

(9)  

一些烙在心底的愤怒 
可以粗粝人心的细软 
放低心态,舍得删除和修改 
放弃急匆匆 
以微笑和缓慢软化日子里的生硬。 
突然想起有人在群里说的那句 
“且向花间留晚照” 
“花间”的确是个好去处,
我更喜欢留个中年“晚照” 
作日后的念想。用以延伸生活,
那部分来自心中的柔软抹不掉。  


想起那天在桥上看风景的样子

突然想起那天夕阳西下,
我们站在桥上看风景的样子。
从桥的这边一直看到桥的那边,
桥上不断有冷风吹过,有不认识的人走过,
我们几个一起从汾河桥面上走过,
多像几个人的旅途呢。
你说,那树上挂着的那个红塑料袋像极了
一个大红灯笼高高挂呢。

那片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但是感觉刺骨的冷,
穿过树枝,细碎的撒过来,
冷冬里我没有感觉到温暖。
靠在桥头看桥下结了冰的冰面,
我在想,冰下面似乎有鱼在游动?
那些秋天还一直游来游去的小鱼呢?
此时此刻那些小小的生命也会相望不相闻?
还是在水下别有一番风景呢?


往事如风

很多时日
你的眼睛都网着一团
带水的雾气

日子渐渐淡去
一些往事淼淼而至
和为相思

流尽泪的红烛
散漫着……
夕阳缓慢关上门扉
就听到至亲至远的第一声悠扬
如一些飘落的叶子
至今一直留恋以往的梦想

心却在一方洁白处寂寞地
流浪、流浪……


想起老屋

想起老屋 就想起
很多往事
黑漆斑驳的旧门窗
摇摇歪歪的旧椅子
漏水的瓦片以及擦不净的
窗玻璃

爷爷睡觉的姿态 以及
奶奶颤颤的小脚
还有小时候 冬天懒在
被窝里不想起床 满脑子
天真的想法

想起老屋 就想起很多往事
于是 就静悄悄地喜悦
静悄悄地心酸

母亲漂亮的容颜 逐渐老去
许多记忆逐渐淡去 淡去……


黄昏

此时已近黄昏,
只看到近处的石头和树枝湿漉漉,
更多的树叶都落到地面,以及那块大石上,
那些远处的树枝上撒着点点没融化的雪粒,
远山正在远去,沉沉的,
开始暗淡下去。
偶有相遇的人,大都在下山。
他们大都会不经意地抬头看我一眼,
我听到走过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和他一起走着的女人说话,
诶,这年头梳着两根小辫子的不多,倒也好看。
声音随着脚步掉到山中去了,
我下意识的抬手拽了拽自己两根茅草样的小辫,
一个人悄然笑了。
此刻我多想突然遇到一个熟人,
突然叫着我的名字,陪我一起上山,
一起看着黄昏。
哦,他(她)可以和我一起讨论女人的精致与美不在于流行,
过时的辫子依然会陪我一起小“媚”。
此刻,眼前只飞过几只小鸟,
它们匆匆而过,一声清脆的叫声让我惆怅,
仿佛有点怅然若失。


窗口

窗前那棵树上的叶子已近落光,
树叉上有个喜雀窝,不见喜鹊,
窗台上几粒风干的鸟粪,仿佛小时候
等着我拿个空烟盒去捡拾,
父亲喜欢用它替代香皂。
我撒一把小米,便有燕子飞过来
翅膀收拢又张开,
黑色羽毛扑闪着隐形的蓝,
肚子下面的一道白,像短暂的闪电,
它抬头望向远方的样子,
多像中年的我,
一面顾着眼下的生活,
一面向往高处的辽阔。


一个人的孤独

和外面正在“知了,知了...”
鸣叫的秋蝉相比
这个夏季给予我的温存,似乎更多一些
它送我一季葱绿和花开
仿佛有谁和我说,你可以奢侈一些
做个关于夏天的绿色长梦
于是,我就在自己鬓角隐藏的白发和皱纹里
绣了一朵心情的小花
我想,上帝一定允许我
做一个内秀爱美的中年女子吧
这天中午,我没睡无聊的午觉
从箱底翻出那条粗布小披风
轻轻铺到茶几上
找出绣花针和红色绿色丝线
我要绣上即将走过的岁月和留不住的年华
把灰尘和露珠也绣上
我要把落花当流水一样
把无意当有意来绣
我要绣一只会飞的蓝色蝴蝶
披风轻轻一抖就飞翔


风中

我的长发与落叶一起飘着
一个向上
一个向下
在秋天的空中
短暂相遇,瞬间分别
风中,我依然有不想说出的话
留给细水长流
留给心中那束玫瑰花
风中,我依然喜欢不停地奔跑
像一片不知道落在何处的叶子……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