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青海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0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青海简介

(阅读:1714 次)

青海,山西广灵人(现居晋城),作品在纸刊杂志和网络平台多有发表。

青海的诗

(14 首)

存在与诗

与悲哀的哭泣
戏装的打扮和咬牙切齿
的表情相比
“我是陷阱中的陷阱
我是回答问题的问题”
更能证明一切发生在寂静中
一千个深渊,至少有
一千次梦
梦,有自己的钥匙
现实,则自动敞开大门
而且怎么也关不住
有人会说:“人性称之为灵魂的拷问
卑鄙自私,滑稽可笑”
我以为,万物各得其所
我写诗,只因我爱
我爱头上是光芒万丈的太阳
脚下是神圣的土地


你的眼神,让我忽略所有

“为什么想你”
……
我想和“希望”在一起
希望,是你那爱抚开启的自然的欢愉
仿佛圣洁猛烈地扇动一阵翅膀
我的存在,被钉在时间的墙上
只有“爱”可以淹没日常的死
 
夜,颤抖着
心,颤抖着
只有你,可以让这种颤抖恢复平静
这是我必然需要的
你的心年轻、搏动、激荡
喷涌着生机
 

九月即将开启,光影暴露它的安歇
我的想,那么固执
而非冲动的焦虑
这个瘦弱的身体,几乎“飞着”追求
你眼神里留下的微笑的稠密
——
爱会让“虚无”延伸
你的眼神,让我忽略所有


月光和梦从不会迷途

秋日里
我看到一个女人
躺在庄稼地里,一动不动
月光,睡在她的胸上
风,撩着她的白发
她的身体,像被割倒了的弯曲的麦子
 
这个可怜的女人,脱去了她的鞋子
用来做枕头,银白的月光染上她苦乐年华的眉梢
有如秋风般卸不去的愁容,且无人
能模仿
 
借用语言,我想记住她和她所在的地方,我在心里默念着:
睡吧,安静的睡吧
月光和梦从不迷途
一个人,若在月光下闭上眼
那充满痛苦的阴影形象
会减轻的多一些 


星期二的早晨

走在凤台街的路口处,那树上
正飘落着的银杏叶,装扮着我
那么轻柔,似乎它闪烁着微光
在我的爱情里发生,如一个人
洒落我全身的眼神
哦,这秋的金黄的恩典
 
静静的一棵树,不知道一个人
如此静静地感受着它带有“启示”般
的美
在空气中,我面对所拥有之物
是对一种无私奉献的深深喜悦
站在这里,我竟然觉得
我的心像是在教堂钟楼里一样敲击
 
我如此亲近于诗意的清晨
谁说不是呢
一切风的语言
属于一切将被遗忘的昨天
一切让人更加担心失去的
你一旦担心,就会更爱它


回声

你,总是在我面前浮现
我的灵魂,开始升腾
那肉体的金子塔
光洁、耀眼
为爱的词语赋予恒久
我确信,那是近乎宇宙的力量
落下,滑过
 
我,闭上眼睛
倾听夜的响动
自由,在其中向天空敞开
汩涌的血液,火热而又
甜美
像咆哮的海涛
延续、重复
我知道这一切有一个词语“欲望”
在经历闪光的回声


在沉默中打开一个缺口

发生的事情
已发生
未发生的事情
尚未发生
我的身体是移动的风暴
有时候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
眼睛
生和活在心的深处
越是沉默
越是想从沉默之中
打开一个缺口
记忆,带着影子
汇合在夜的黑暗中
而夜的意义是把爱的永恒
允诺给欲望
我的嘴唇,像火一样
说着话
让爱发出红光


情诗

你爱的是我
我爱的是你
我们皆爱的是“阳光”
在书房的桌子上
仿佛金的枝叶久久挂在枝头
仿佛银色的水杯缓缓冒着热气
那衣架的睡衣,如有梦般难醒
透过玻璃
上天赐予我一朵云
告诉我瞬间的意义
在那瞬间的返回中
《斯卡布罗集市》的音乐
带着固有的秩序,在神恩和存在中
流转
“离开肉体的深宅,心就开阔了”
是的
我那放不下的沉重
愿在你的额头上抬起
夜晚
当星晨透过窗户,落进注满水的
杯中
我会为沉寂的天空而悸动
亲爱的
一段深埋于心的爱情
有待于你来命名


神曲

亲爱的           
我以我的方式
一步一步地爱上你
成为那个最幸运的人
此情,无可言喻

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我愿为你呼吸
我确信无疑
那爱的“呻吟”是你向往的
“神曲”


如果

如果一个女人没有更大的幸福
伟大的上帝,万能的主
就让她的诗弥漫着荒草的气息
在深秋广漠的原野上
和荒草中露出的牛角
诉说着心灵的一切秘密
她只适应没有围墙的生命
高贵的孤独,是最自由的自由
那词语迸发出的最后的声音
是她曾说过的誓言
——关于爱,享受和痛苦
都一样


尼采的眼泪

当我写出“孤独”
我想写的是尼采的孤独的
眼泪——
它怎么可能消融
又怎么可能消逝
那是爱从“虚无中”发出的
召唤
那是重新聚拢起来的力


欲望像星辰一样高高在上

他的生活的印迹那么
忧郁、暗沉
藏在固执的时间后面
——
冲动的焦虑
夹杂爱意的孤独
时常从隐秘的堡垒里爆发

空荡的身体像风
寂静透明的夜,与细碎的灯光
交织
秘密一般沉默
夜晚不能是别的,只能是
夜晚
欲望像星辰一样高高在上

空气无法从骨骼间劈开道路
昏暗的眼神怎么可能反射
月亮的光芒
寂寞像一堵墙,挂着老藤
慢慢生长,慢慢生长


星期一的早上

清晨,我在公园散步
两片银杏叶,迎面扑在我的脸上
我急忙走近
在树下停留片刻,仰视
直立,并伸开手臂
等着其它的叶子落在胸口

"我猜想它是爱情的手帕"
我亲眼看着,等待着
像等待难以言传的炽热的爱情
这样的行为足以证明
“赞歌与崇拜”始终贯穿在其中

"视觉,听觉 ,感觉"是神奇的
几分钟后,几片旋转的叶子
落在了我的胸口
仿佛听见我所爱之人爱抚着的声响

我相信一片银杏叶的意义
不亚于整个秋天
它让我感到一种精神上的满足
空间和时间啊
一切爱都在一切事物中等候

我被这场景深深吸引,很久很久
凋谢了的银杏叶,是一种生命的完成
更是一种开始
对于我
一切都向内进入我的心中


"让上帝的物归上帝
让凯撒的物归凯撒"
梦里,这样的声音又一次
出现了
醒来
我的心,仿佛被掏空般

我活着,不需要再去寻找爱
上帝在哪里,哪里就是安放我的心
的地方
他在梦里告诉我:
一个人的孤独,是一种信仰
是在体会由光亮展示出来的东西
是一个人的精神复归


无题

“一幅长长的幻想的画卷
展开了”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心,忐忑着
是什么促使我说出这样的话呢
我需要一个回声,在我心灵深处
给出答案的时候

我仿佛在无声的梦中
情感,如急流之水在汹涌
而爱,如同天空闪烁的月之蓝
沉沉流入沉默着的海
所有这些充满魔力的柔情
在充满生机的色调里,丰盈
我的灵魂

由于敬畏和神往
我想和他在一起,躺在芭茅草中
听风,看夕阳
他转身向着我,听我说:
“爱情是灼热,低声的私语
是眼中充满明亮的激情的
火花
是红色的光拉起的一张
幸福的网
是一个人的影子叠在另一个的影子
之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