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鸣信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5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鸣信简介

(阅读:443 次)

马鸣信,1957年生,山西省稷山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员、太原诗词学会会长、《并州诗汇》主编。曾参加《诗刊》社北戴河诗会和《十月》杂志社南阳诗会。作品散见于《诗刊》 《都市》 《山东诗人》 《太原日报》 《山西日报》等报刊,有诗集《闪烁的星群(合集)》 《最美的东西全在土里》 《挑灯云水间》 《半弯月亮》 《观海兴澜》出版。

马鸣信的诗

(12 首)

两只蚂蚁站在树顶

两只蚂蚁站在树顶手搭凉棚

是地上太泥泞  还是追寻诗和远方

我在树下用方程求解  怎么也
得不出答案

阳光说  蚂蚁在找自己的娘


故乡

故乡  你
一块儿加印的石头
一出生  我的姓名
就被你刻在了石上

我  一只
飘忽不定的风筝
那根线  始终
被你攥在手中

故乡哦  一架天梯
我知道  我
最硬的 那一招儿
就是你  教的

尽管你  已千疮百孔
让我  如何遗忘


桃花 你就是我前世的那位

自你走后
我白日里不吃不饿  黑夜里不睡不困

一直在找
你  思想不允许我有第二个你
烈日那算什么  冰雪有啥了不起
没你  我就失去了影子
没你  我就是孤魂野鬼

当你张开鲜活双唇的那刻
我展展地匍匐在了大地
我认出
你  就是我前世的  那位
我说的桃花你们都听见了啊

那朵  那朵  就是那朵
噢  对了就是你
你怎么还装着


木炭之歌

我是 山野歪扭着身躯的木桩
渴望 投入到冶炼的炉膛

我将身躯锻冶成满脸浑身的紫
我将心灵斑驳成扬帆起航的风
志愿把一生的积累和储藏
转化为奉献和热情
用思想的光  驱逐阴潮的暗
拿体温的热  溶解寒冷的冬
  
在快要熄灭的炉膛里
加入我吧  人们的期待
就会集合成烈焰熊熊
在等待燃烧的生活中
点燃我吧  团圆的梦想
就会变成绵长的幽香

我是 山野歪扭着身躯的木桩
渴望 投入到脱胎换骨的炉膛


资寿寺

寺里有神  有仙
不论是神还是仙
都不在  庙堂
庙堂  坐着神仙的模样

神  仙
不是在山林摁着虎豹豺狼
就是在巷陌  访贫问穷
送药送暖

我看见山坡上  巷陌里
坐着许多  米字寿星
田野里的汉子
匀匀地向大地鞠躬

十八罗汉丢了头
千回百转
又到了其脖颈
少林和资寿并肩而行
规模有十分大的可能

我看见不时拜跪庙堂的人
走着走着  没了踪影
吆三喝四  红的发紫的人
一夜间  头发上满载着霜

河水潺潺  山岳高昂


我不相信我相信

我不相信
一个笑靥能栏栅一头狂怒咆哮的狮雄
我不相信
一叶橘黄色的裙摆能摆动那一山柿黄
我不相信
一串铃铛能叮铛出一个滴翠的心灵
我更不相信
一首小诗能在瀚海里掀起大风

我相信
一头狂怒咆哮的雄狮被一个笑靥栏栅
我相信
一山的柿黄在橘黄色裙摆陪衬下更艳
我相信
一个成熟的心灵一定会叮铛出脚印一串
我相信
瀚海里起风以小诗一首绝非偶然


我要到我的耶路撒冷

我要到我的耶路撒冷
如果我现在还不觉醒
我定会露骨在奔赴的路旁

我要到我的耶路撒冷
我已为那地方穷尽了一生
如果  我还不丢弃那些沉重的背囊
丢弃背后的手指和面前身旁的目光
离耶路撒冷差一步我就会晕厥不醒

我要到我的耶路撒冷


雕塑

以往 只能想象你的艰辛和酸楚
今天 在矿井口
看见你在补充短缺的能量时
涌入脑海的第一个词 就是雕塑

黑帽 黑面孔 黑衣 黑眼睛 一动不动
坚定着头

神气着盖世的神气 挺拔着向往的挺拔
在苍生面前 震撼再也不需要
理由

至此 我明白了雕塑的来历和意义
明白了人间 为什么需要一座一座的雕塑


倔强

一生下 就明白了自己
往什么地方走
什么人说什么 只低着头

直到几十载春秋荣归故里
直到为得到而负累蒙羞
直到感觉将用处珍藏成无用
这才勉强 点点头

后来 只有后来  
方 看清以前的偏差和失误

山顶的枣树

一树的红灯笼举在天际线
自生自落

那么多人跟着前面的人
解决温暖和饥渴

坡 始终陡峭在山梁
谁去爬呢

嘴 自言自语
何时 世界才能看出我

我看见 山顶的枣树
挺直着腰身
眼睛向右下方
斜揶了一下


游晋祠

不得不把最后的崇仰投向
周柏 
一个 向天的惊叹号
一柄 预示前方的长剑

三两载它的岁数就及至三千
比一座古城还早近五百年
占地为王 希冀万岁的  
人 都去了远方
铿锵的青铜 锈迹斑斑
而它 肩胛直挺
苍翠茂盛 雄视远天

冠盖高过山头 云朵
腹拥滚滚春秋
对朔风和酷阳好到没有语言

看晋水潺潺远去的样子
像看小女孩在沙滩斯文地玩
面万顷稻浪来回拥涌奔波
她 既竖拇指 又扬笑脸

根部一块筋骨 裸出地面
酷大理石 我手搭其上
闭眼 像抚绸缎  
灵魂 洗礼一般


春蚕

牛的姿势播种  龙的姿态向前
吟唱春风  春雨  春光
锯一阵桑叶  看一会蓝天
我  一只春蚕

瘦弱  我的包裹
亮泽  我的永远
信奉  我老叶不老
忌讳  叶尽我不尽
一生  奔圆满

娥变籽  籽变我  我变蛹
我的轨迹
绿变白  暗变亮  凉变暖  
我的信念

天地间  架根银线  织张银网
我的胸怀  就是我的家园
有人说我  生命太短
长短的意义  在于 
未来是否被人说起或者思念

我  一只春蚕
用平仄说话  拿沉默发言
在人间春天  造独特宫殿
把桑叶  吃成不朽的思念
将翡翠  酿作眷恋的春天


最美的东西全在土里

一支玫瑰
在风中
亭亭而立
瓣瓣红将草们的眼光夺取
针针刺让荆棘哥儿心畏
玫瑰们说朵朵花中数我大姐最美
身子袅娜笑脸渗水

谁知一只采摘了献给虚幻的手已在风里
一支最美从枝上撕去
花们全在哭泣

根说别哭
最美的东西全在土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