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大连点点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1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大连点点简介

(阅读:429 次)

大连点点,本名姜秀莎,教师,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有作品发《诗刊》《星星》《鸭绿江》《诗潮》《绿风》《海燕》等,有作品收入《中国年度诗歌2016卷》《2018天天诗历》《2019年中国新诗日历》《中国网络诗歌20年大系》《中国散文诗100年大系·闲情逸趣》等诗歌选本,著有个人诗集《点点感觉》。现居大连。

大连点点的诗

(16 首)

惊蛰

这些堆雪人的孩子
像群快乐的小兽

让我轻信
冬天的行刑队已经走远


中年书

开始频繁地去南山
有时送亲友,有时送别人的亲友
有时哭,有时不哭
焚尸炉冒出青烟
有时看
有时不看
埋完祖先的人
能听见,有人在山顶
声嘶力竭地唱歌

去年冬天在老家,你看到的那个臃肿的我
是被后悔
填满的


她的甜蜜太好了

她一门心思等我
在这寂静的山中
在这浓密的枝叶间
拒绝为别处的风
无端地摇晃

她只等我
这枚漏网的红杏
她藏得太好了
她的孤独太好了
她的甜蜜太好了


没什么两样

走在大兴的街头,跟走在北京的街头
没什么两样。走在北京的街头
跟走在大连的街头
没什么两样。我们
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跟
在金州说的话,没什么两样
道旁的树绿的绿,开花的开花
头上的天蓝得鲜艳,云彩懒洋洋的样子
跟金石滩的没什么两样
路人们行色匆匆,没有更多的表情
他们不断路过我,跟在南山路
路过我的人,没什么两样
夜晚,丽枫酒店门口
有人吃着烧烤,有人通宵唱歌
跟在空间八度没什么两样
他牵着我的手,紧紧地
跟在向应公园挽臂散步的人
没什么两样


南山

林深,独行
随便找条路,走一走
野荆,野花,沟谷,水库
倔强的钓鱼人,又把竹竿甩出去

小树已歪肩,或有老树
蹲在路口
以斜视
对应我的盲目和潦草

真的,我不知道我想看见什么
不知道一条路从哪里开始
到哪里能够结束
但我,终于走到山顶

那里,小松鼠刚刚抱住一颗野果
好多人刚刚哭过


镜中人

你扔过一个苹果说,你想
距离产生美吗?
我点点头,笑着

每天洗涮完毕,有一刹
我会被镜子里的自己迷住:

太干净了!


去年的样子

松很多,一排一排,挺拔
还是去年的样子
杨树,柞树,槐树也不少
毫无秩序,但整齐
去年的样子
林间的高草,枝上的小野果
也是
紫花地丁长在路边,好像什么也不怕
去年就是这样
他拉着我的手,说:上山容易
我们一直都在爬山
像去年一样


大寒

风终于失了耐心
变簇拥为推搡,变推搡为抽打
有些人就是这样
需要鞭子
有些事物就是这样
需要一万条鞭子

不过也有例外
那个红脸膛的人
把旧三轮骑得飞快
那红脸膛的梅
独自在结冰的早上
醒过来

我也是个例外
顶着风,跟风干了一架


深渊

我看着你靠指鹿为马
活下来

你活得越茂盛
我感觉越荒凉

一生一世啊
许多人经不起反问

下棋的人
每一个,都是绝望的暴徒


真美

像今早上我买回鱼缸和苹果
像窗台上的草莓正在开花
水生植物伸出六片小小的手掌

秋阳好暖
高高挂在枝头的柿子
等着贪嘴的麻雀品尝

真美!落叶划出了弧线
真美!你故意露出了马脚
假设风在路上
假设我和你生米煮成了熟饭


小阳秋

路熟。小道连着大道
大道通向小道。不习惯抬头
眼前的风景,听听就好

傍晚散步,感到夕晖落在背上
这辽阔的仁慈呀
陪着我上坡,陪着我下坡
又是一个小阳秋

蒲公英开花,银杏落下白果
十字路口,有人唱歌
有人哭泣

点灯的人,露出一天里最真的笑
而路过的人,擦肩就好


午睡

铺水管的民工,在花坛边的广告牌下小寐
粗黑的手,紧拽着旧红色羽绒服

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朝阳人
刚给老家的妻子打过电话

幸福的另一种状态就是:他从不想知道
刚才哭过的人,为什么扭头又笑了


窗台上的妈妈

最近两年,三楼窗台
成了她的根据地

我来的时候,她从根据地
撤下来,像个
刚刚解放的孩子

我走的时候,她趴在根据地上
摆手,一直摆
直到摆不动为止

她的根据地,她一人
把守,只有我这个敌人
才能让她投降


玫瑰刺

不长几枚小刺,没什么意思
不用小刺轻轻地挠你
没什么意思

就搁你在左掌心
右手的小刺
亮给你看

我保证,所有的小刺
都不会长大


清明

其年,父亲走失
其日,天降大雨,太阳走失

其时,一块门板
成了你最后的住址

其时,我哭过又哭
我十分确定,我是爱你的

“爱你是真的,你的离开也是真的”
此刻,鲜花盛开也是真的


在河边

没有什么,能让我时常
虚惊一场,我这个生怕湿鞋的人
胆怯,往后退,不敢
靠近浪花
身上的旧东西,太多
篡改是多余的
而河在变,它可能突然转身
吓我一跳
远处,拎鞋奔跑的人
同样吓我一跳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