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臧克家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5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臧克家简介

(阅读:2244 次)

臧克家(1905- ),出版的诗集有《烙印》(1933)、《罪恶的黑手》(1934)、《生命的零度》(1947)、《凯旋》(1962)、《放歌新岁月》(1991)。

臧克家的诗

(7 首)

炭鬼

鬼都望着害怕的黑井筒,
真奇怪,偏偏有人活在里边,
未进去之先,还是亲手用指印
在生死文书上写着情愿。
没有日头和月亮,
昼夜连成了一条线,
活着专为了和炭块对命,
是几时结下了不解的仇怨?
他们的脸是暗夜的天空,
汗珠给它流上条银河,
发射光亮的一双眼睛,
像两个月亮在天空闪烁。
你不要愁这样的日子没法消磨,
他们的生命随时可以打住:
魔鬼在壁峰上点起天火
地下的神水突然涌出。
他们从不把死放在心上,
常拿伙伴的惨死说着玩,
他们把死后的抚恤
和妻子的生活连在一起看。
他们也有个快活的时候,
当白干直向喉咙里灌,
一直醉成一朵泥块,
黑花便在梦里开满。
别看现在他们这么蠢,
有那一天,心上迸出个突然的勇敢,
捣碎这黑暗的囚牢,
头顶落下一个光天。 


当炉女

去年,什么都是他一手担当,
喉咙里,痰呼呼地响,
应和着手里的风箱,
她坐在门槛上守着安详,
小儿在怀里,大儿在腿上,
她眼睛里笑出了感谢的灵光。
今年,她亲手拉风箱,
白绒绳拖在散乱的发上,  
大儿捧住水瓢蹀躞着分忙,  
小儿在地上打转,哭得发了狂,
她眼盯住他,手却不停放,
果敢地咬住牙根:“什么都由我承当!” 


有的人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
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老马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它把头沉重的垂下!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眼里飘来一道鞭影,
它抬起头望望前面。


洋车夫

一片风啸湍激在林梢,
雨从他鼻尖上大起来了,
车上一盏可怜的小灯,
照不破四周的黑影。
他的心是个古怪的谜,
这样的风雨全不在意,
呆着像一只水淋鸡,
夜深了,还等什么呢?


难民

日头堕到鸟巢里,
黄昏还没溶尽归鸦的翅膀,
陌生的道路无归宿的薄暮,
把这群人度到这座古镇上。
沉重的影子,扎根在大街两旁,
一簇一簇,像秋郊的禾堆一样,
静静的,孤寂的,支撑着一个大的凄凉。
满染征尘的古怪的服装,
告诉了他们的来历,
一张一张兜着阴影的脸皮,
说尽了他们的情况。
螺丝的炊烟牵动着一串亲热的眼光,
在这群人心上抽出了一个不忍的想象:
“这时,黄昏正徘徊在古树梢头,
从无烟火的屋顶慢慢地涨大到无边,
接着,阴森的凄凉吞了可怜的故乡。”
铁力的疲倦,连人和想象一齐推入了朦胧,
但是,更猛烈的饥饿立刻又把他们牵回了异乡。
像一个天神从梦里落到这群人身旁,
一只灰色的影子,手里亮着一支长枪。
一个小声,在他们耳中开出天大的响:
“年头不对,不敢留生人在镇上。”
“唉!人到那里,灾荒到哪里!”
一阵叹息,黄昏更加了苍茫。
一步一步,这群人走下了大街,
走开了这异乡,
小孩子的哭声乱了大人的心肠,
铁门的响声截断了最后一人的脚步,
这时,黑夜爬过了古镇的围墙。


村夜

太阳刚落,
大人用恐怖的故事
把孩子关进了被窝,
(那个小心正梦想着
外面朦胧的树影
和无边的明月)
再捻小了灯,
强撑住万斤的眼皮,
把心和耳朵连起,
机警的听狗的动静。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