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阎扶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7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阎扶简介

(阅读:423 次)

阎扶,山西翼城人,现居太原。有诗合集《一个二个三个》三册,另有作品多种。

阎扶的诗

(17 首)

分手

当松针上扑满雪花
在断崖下小山坡上
我们看着你送他们远去
在遥不可及的春色里
在灰烟与尘土里
不像我们,一直呆在一起
不像我们,转身被你忘记


凝视明月

只有在明月下
才能把丢失的自己
找回
才能拍拍
身上尘土
与美好的时光
久久地
握手,拥抱,打量不已
久久地沉默
久久地不言不语
久久地
讨厌自己
懊恼自己
难以原谅自己


鸟鸣夜

为了什么欢喜
急雨之后
在半夜的树枝上
鸟叫了
阴沉沉的
树枝一样的我
想钻进你们
想折断一枝
其上站立
一只装满欢喜的鸟

这就是我
在越来越快的人世间
我愿躲避
我愿直抵一只鸟的小小心脏
听它细细的跳
听它不大的欢喜


写照

一只鸟
啄出暴露于天的桐籽
一只鸟
钻入视力不可及的檐下
一只鸟与一只鸟
起落于不存在之中
这些日子,仿佛我们乃是
两只又不敢、又老想互相凝视的鸟


穷尽

我听见鸟
我听见鸟在黑夜里叫
它叫得只剩下它自己了
它叫掉了羽毛
叫掉了血、肉与细小的骨
它只剩下叫声了
它还在那里叫着
仿佛它只靠叫声就能活下去
就能一直叫下去


你住在世上
要认识它们
每一个它,都是无数个它
它飞翔、栖止在世上
它是不是,也认识你们
每一个你,都是无数个你
认识前世后世
接连不断的你
认识住在如今世上的你
叫出你的名字
如同你叫出它们
子黑、小眉、蓝大胆、小艄板儿……


远方

照临过一个人
又一个人的日光,照临我
它从高的天上
像一个人的脊椎,直直地、长久地支着

照临楼顶的人,紧贴墙壁的人
小巷大街的人,以及
它曾经照临过的无数中人的
一个人,又一个人,他们与我站在日光地里


噩梦之一

我沉重的身架变成一只鸟
努力地飞
飞上一棵白杨
眼望着天
没有打开两面翅膀
也没有转动尖细的喙
我用一双变成爪子的手紧握枝条
闻到树的苦涩
河水的腐臭
自己的辛酸之气
我已不能走在平地上


秋天来了

秋天把我们送得远远地



河里的石头、水
窗子与门
亲人
金玉良言
渐渐陌生


渡引

八月来了,让人打出喷嚏之月
我藏在心下
那一扇轻巧
干净的木板
被谁什么时候抽掉了
走啊走啊,我怕是要把自己
走丢了

需要一扇木板,让我
随时
离开这里


为什么

这些天里,有一群鸟
在我的脑袋里叫
它们像一朵大花胡乱地破裂
像一堆石子
在热鏊上烧啊烧
我把脑袋小心地支着
生怕有一只鸟
从中掉出来


秋思

天越来越
高了,还要再高
我像一只空簸箕
又飞不起,又落不下
我千折百回,心不死
天黑了,天黑黑的
我想把自己
变成一个种籽,埋回土里


夏天味道

转红的杏的味道
马蜂环绕的
廊下柱子与
朽烂椽子的味道
顶上瓦的味道
门后水瓮、灯盏
与篾席的味道
饭的味道
花椒叶子的味道
碰落肩胛上的
雨的味道
一小片水的味道
兔舍中粪便
与青草的味道
门洞里风
吹来麦秸与
烟叶的味道
汗的味道
你的头发的味道
天上的云
与鸟一直飞的味道


梦见



我和名叫锦衣的一位朋友
从又高又大、硕人般的
两块花瓣上,重重地掉下来
一一它们实在太大、太高



我和一块走在路上,另一块
跟在后面,在黑漆漆夜里
远远地,有坏人在巷子头吹口哨
快走,我们手拉手,奔跑起来


一个人

一个人正当好年华
一个人与其他三个人
站在黑白照片里
照片压在镜框里
镜框挂在墙壁上
一个人站在右边
主人站在左边,雕在院子里
雨下一阵停一阵
像想起了什么,又不敢肯定
多像一个人的一生
在另一个人的脑海里时暗时明
这是五月,时当初夏
麦子白色的梢在雨中
更加迷茫,多像一个人
在另一个人的脑海里模糊不清、难以辨认


忍受

忍受脊椎弯曲
忍受恶人挑衅不止
忍受忘记月亮
忍受在镜中老去
忍受这活儿带来的
喜悦好似水花
一天一天忍受
忍受人把你忘记
神把你忘记
鬼把你忘记
忍受你把他们也忘记
忍受这活儿带来的
喜悦小而短暂
好似灰,忍受万念俱灰


大悲院

穿过没有拆走的又高又粗的柱子
仰望油漆模糊的木雕
辨认西墙上瘦削的独角兽,是不是獬豸
辨认柱础上的“康宁”两个字

在春天的集市边上,大悲院
在这个喧嚷的时代我们还会不会大悲
还会不会大喜
还会不会——一个人暗地里惆怅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