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西陆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5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西陆简介

(阅读:144 次)

西陆,原名王帅,山西人,1991年生。在机关从事文稿写作,有少量作品发表,著有诗集《如果没有星火》。

西陆的诗

(14 首)

听,泸沽湖

1.
 
这人间的云,落到清澈的天空上
这天空,托举着泸沽湖
 
我所坐和站立的
是肃穆的神坛之上
 
不祈雨
不怀非分之想
 
只求我爱的花,有硕大的骨朵
我爱的人间,有安静的村庄
 
2.
 
在即将三十的年龄,面对着
爱的事物。开始学着洗耳恭听
 
听泸沽湖的云,离家和还乡,流浪和漂泊
听,泸沽湖的湖。沉默而倔强
低沉而爱人
 
还有一个男人,怎样去
爱妻子,爱亲人。爱祖国和人民
 
还有,一个女人,怎样去爱花草,爱水流
爱所有卑微的苍生


军令状

腌好咸菜的母亲
铺好床单等我的女人
发出铜铃笑声的女儿
……

天寒地冻,时间那么快
定有大雪飘来
你们不用等我


绳索

1.

立志做恶人,要脸有凶像。还要用大半辈子
慢慢编织一条粗壮的绳。绑住
四散的炊烟,向更恶的天空用力扎去
绑住零落的叶子,向骨头更散的老头
吹去。绑住所有稻草
让人们没有救命的最后一根
绑住站街的妇女,送回某个乡村
绑住家暴的,嫖娼的,酗酒的男人
绑住一块块被拆掉的村庄……
一生多长,就做多久的恶人
每一场大雪覆盖,我明白
这些时日已经不多

2.

用了一生,练习捆绑
打出不同样式的结

用来捆绑土豆,麦子,稻谷的结
被挑来,送给母亲,妻子,还有姐姐

看到我的手如此粗糙
她们并不会嫌弃,这些结太旧

而我,还有更多的绳索
能从身体里抽出


落日赋

1.
 
请接受,接受这朴素的村庄
它们的屋檐,比草帽压的更矮
 
请接收,接受这弓腰的人民
它们的身子比问号,弯曲的更加动人
 
我神圣的落日啊,你是这世上
和他们走的最近的人
 
我不只一次欲言又止
想问清你们那些重叠的部分
 
是大好的河山?还是
奔腾而来的黄昏!
 
 
2.
 
在一整块水田上,插秧
也是写字的过程
 
写伟大的国家。写渺小的,乌马河
写壮丽高挺的紫金山。写卑微爬行的蝼蚁
 
写十九层高楼,飞着行走的二儿
写村主任。从乖巧的小明,改名换姓,叫做暴君
 
最后写自己,写自己弯着腰
与落日对望的一生


谁,是这个城市的主人

1.
 
沉下去的是飞鸟
上升的,是奔流的潇河
 
向左的是石块嶙峋
向右的,是口诵佛经之人
 
开始渺小的是太行山脉
更显磅礴的,是漂泊的槐叶
 
我爱的是摇曳的花海
爱我的,是朴实的秋风
 
川流不息的,是人群和车水马龙
扫新华大街的妇女,是这个城市的主人
 
2.
 
哦,那些石块,目瞪口呆
仿佛它们,是这世上的避难者
 
哦。挺着脊梁,站立的树叶
又将成为,这世上另外的逃荒者
 
哦,骨瘦如柴的人
在秋风吹过时,轻轻落在石碑上
 
哦。人民背负的秋风
抚摸过万物,也有累累的伤痕
 
哦,伟大的枪手
请给这碎裂的时光一枪
 
那里有人,等着被杀
也有一些人,等着被救赎


放火

1

在青蒿里不敢咒骂
举起明晃晃的刀,不敢杀生

在月光下不敢吐沫
走到坟地前,不敢附身磕头

这一次,上苍又邀请他
跳到荒废的旱井中

2

坐在井中。上苍分出一小块身体
和他对视

烟圈并没有劫富济贫
露不出凶相,他也决定纵火惩治恶人

3

点一把火,烧玉米地
另一把火,烧自己的身体

手握绳索,他看到苍天脸露慈祥
可还是没有接纳他


站街女

她喜欢的,是逆着光
人们把她比作奔月的神

她喜欢的,还有急风劲吹
还有巷子细而深

这一切,让她感觉站在那里
仿佛是广场的雕塑
——这座城市的英雄

她知道。第二天
灰尘将落到神像上

弟弟还会扯着衣角擦拭灰尘
低声喊着姐姐


破铜之声

在青凉寺,飞鸟无声,太阳平静
鸽子仿佛束着翅膀。穿过矮山、小河,穿过
石棉瓦、玉米地
最后,穿过庄稼汉的身体

仿佛,飞鸟是隐形的
仿佛,人们是透明的
仿佛,青凉寺是柔软的
配合着低沉的飞旋之声

拿破铜的小孩,是村里
唯一的生动之物
叮当一响,
惊起一群飞鸟


清洗

她站在银色边框窗边,两指夹烟
有些阳光滴落,她将一些遣送回辽阔
她喜欢接近毁灭和破碎的事物
比如烟熄灭,比如大地裂开
风吹散叶子和树。烟灰弹落
她以灰色飞鸟的姿态俯冲
我远远望去
这个过程像她,走过卖到张家陂的落日
走过孩子夭折的春天,走到
父亲的碑石前
把碑文上的土,用手蹭了一遍一遍
又蹭了一遍,一遍


投降

每天劝告自己:
面对值得怜悯之物
譬如背负西井山
四肢走路的老妇人
譬如手捧落日,把自己涂到黝黑的民工
譬如在黄土里,度过余生的阿四
譬如在璀璨群星中,凋落的占森

面对这些,要有刚毅的躯体
和坚硬的灵魂。要昂首阔步
踩踏无边的旷野
要理直气壮,碰撞悄无声息的西风
最好,发出清脆之声
打破沉寂的黎明
 
让人惋惜的是
每个清晨,有花落,有露珠碎裂
奋力举起双臂的我
像是在祈祷。更像是在投降


喊石头上的亲人
喊田地里的紫薯

喊玉米林的白兔
喊红灯区的小芙

喊山上俯冲而下的麻雀
喊拄拐杖下矿的铁牛

喊夜里的萤火虫
喊封闭空间里满地的烟头
 
——我学着,用最浑厚的音
喊亲人,喊每一个柔弱的人

因为这么多年来
也有人,一直在高声喊我


视角

1

生来本分。我还是
怯懦的站上山顶

把自己当作山河,静坐在那里
把树木,当作过客向身后疾驰而去

把云朵当做姐姐,伸手扯她的衣角
把黄昏当做兄长,有庄严的面孔

有太多的时候,一个人
觉得日月很长

把自己的身体
当做风筝,放飞于辽阔之中

只为掩饰那个泪流满面的自己

2、

沉下云朵,沉下浑浊的河
沉下落日,沉下卑微的躯壳

做一个孤独的人,还要低下头
摆出迷离的眼睛

还要有厚重的嗓子
低声喊着,心爱的姑娘

哦,河水远走
清酒摇晃着,卷起几朵巨浪

这个世界,仿佛我们
从未来过


送行

出了群山,就是平原
平原多么辽阔呐
我们望了又望,没有找到边际

兄弟,如果怀念我
就喂养一只麻雀
你要给它最好的食物,再将它放掉

它和我们一样,为了几块枯木
有时停在没有叶子的树上
有时,徘徊在坟场


哑巴

洪水吃掉庄稼,他没有说话
房子被开发商推倒,他没有说话
指头转进机器,他没有说话
九百块,包工头拖欠了三年
他没有说话
公交车上,被五十岁的妇人当做变态
狠狠抽着巴掌
他也没有说话
很久没有说话了
最后一次说话
妻子将母亲撵出家门
那天,母亲学大雁
向黑黑坳坳的井底俯冲
他将头,一次次钻进水瓮里
那天晚上,他说了太多的话
现在,变成了哑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