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沙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3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沙果简介

(阅读:188 次)

沙果,原名周建雄,一九六三年二月出生于湖南长沙,现居长沙,自由职业者。有诗歌、散文作品发表于美国《一行》《中国青年报》《云山凤鸣》《当代汉诗》《长沙晚报》“桔洲"副刊等。

沙果的诗

(13 首)

星状排列的孤独(组诗)

A 序曲的悲哀

尽管风和雨在不断侵蚀我们的躯体
尽管声音和速度在不断缩短我们的距离
尽管现代和古典在不断毁灭我们的人性
尽管东方和西方在不断融合我们的传统
以没落时的星宿盟誓
你们的朋友
那站在孤独之上的人
既不欢乐
又未悲哀
也不随苦难放逐

这只是他所受的启示
一部分幽玄的消息

教授他的
是那强健的,有力的手
故他达到全美

他站在东方的最高处
他是至善至美的优素福
那永远与孤独相处的星座
没有亲和力
没有兄弟和姐妹
没有父亲和母亲
没有朋友和仇人
没有欢乐和悲哀

尽管有众多的星座同他一样灿烂
尽管有众多的山岳同他一样屹立
尽管有众多的光泽同他一样至睿

他是超然的自然之子
他是孤独的孤独者

B 无法挣脱的思念

他不能没有那一片空间
那是他额头上的一块胎记
他的一生
就毁在这块带毛的标皮上
他憎恶它
是它将人们善意的嘲笑
储存于他苍白的记忆
是它将人们恶言的诽谤
铭刻于它灵魂的深处

是那强健的,有力的手
导引着他
挣脱那永无宁日的喋喋不休

他憎恶它
在那淡泊的,虔诚的日子
在那惨淡的,超然的日子
他有无法挣脱的思念
一直索绕
一直徘徊
他极力将自己与过去
缩短成一张弓的两极
或更近一点
他把他应启示的
启示给那弦上的每一点距离
在极境的酸枣树旁
那里有人类
归宿的乐园

他不能明示
他的明示将笼罩一种罪恶
所有的恶
将聚集于一体
足以毁灭整个人类

他忧郁
他思念
尽管他是超然的,至睿的
那对人类整体的归宿的思念
是他无法挣脱的孤独之源

C 想象只代表一种寄托

他无法占有那一片空间
尽管颜色是那么暗红
面积是那样窄小
而它的深度
至今还鼓舞着他
驱使他挥舞高悬的鞭子
奴役自己

受难的日子
他想象那颗毗邻的天狼星
朝他存在的方位
频频亲吻
尾尾叙述
可那只是一种寄托
一种对生命的依恋
一种对自然的麻木

一切都远离人类的习惯
熟悉而陌生
就象那只丢失很久的鞋
虽然在新的时候
找到了它
你却再也无法占有
而它的另一半
早已埋葬在时间的墓地
没有墓志铭
你无法考证它的历史

它只能孤独地寄托

你一生不也是一直在孤独地想象吗?
那一片空间永远地占有你
而你却不能永远地占有它

D 情绪空白

远远遥望
你失去的爱人
就隐遁在那条通向
天国的道上
语言只是一块
精神错乱的石头
需要表达的无法表达
而所有的错误
都埋没在你情绪的空白
世界与你相对立
你只好顾影自怜
感觉不到生命
你已经不再存在
你看见你的归宿了吗?
哪里才是真正的家园?

E 缓和的快节奏

那种死亡的音乐
从宁静的空间漫漫飘来
你的血液
一种无法抑制的激动
扩张
类似于亲情的诱惑
召引你遗忘的过程
感受
那是一个让人发怵的词语

曾经的那个夜晚
暗痕残留
浅唱的音乐如莺
而心的乐声
早已消逝
不归的异乡人
你的旋律
依然幽咽

随音乐扩散的死亡
渗入你的禅土
侵蚀了你的原象
骷髅与珊瑚
在你生命的原海
失传
你的后代
那些被你抛弃的精子
至今还印在
与你遥遥相望的
星座上
远望象乐谱的符号
动人而肃穆

F 孤独的含义失去

失去才是自我的真正拥有
而孤独的含义
就是对失去的
重新记忆

你孤独的源泉
是因为你
承受不了生命中
过多的失去

那寂寞的空间
给你的逃避
创造了很强烈的藉口
同时
也扼杀了你生命的葡萄园

没有情绪的天空是蓝色的
蓝色的天空是孤独的
孤独的天空是诗人的
诗人的空间才是真正失去的


悄然而至的三角梅

她是一个精灵在深秋的黑夜
悄然而至
那种灿灿的色泽辉艳深深寂静
搅乱了平静灌木丛
惊醒了一只沉睡的夜莺

夜早已忘记歌唱
秋霜是覆盖三角梅脸庞的忧郁
而你带来的惊诧
是舒缓而快意的行板

生命在一呼一吸之间
爱是呼吸之纽带
譬如盐和食物
譬如空气和水
譬如朝露和阳光
譬如我和你


冰原

断裂层是通向冰原之巅的切口,苏醒了的黄腺花
在传递呼唤的气息,水晶的外壳犹如悲壮的风化层
我们沿着栈道攀向辽远的空旷,隐遁的植物
直到生命凐息,还在朝东方逍遥
 
我们举起利斧劈伤了自己跳动的拳,喘着热气的流泉
浸染我们足下,变成我们追求的茫然
在没有风暴的侵蚀下,冰原上的杉木林
频频地散溢潮湿的馨香,松软的积雪带
放佛象女人丰硕的乳房,热血涌动如同冲上冰原
高耸的岩松之叶,鲜明而光亮
 
象蛇一样我们匍匐潜行任凭弯曲的肢体蠕动
瞳孔在寒凛的氛围中扩张,我们看见了太阳——
这里生长着紫烟,峻峭的悬崖好象生长着藤蔓的墙
苍老的粗糙的面部刻满深沉的痛苦,在渴望的
孤独中在木然的幸福里
 
我们滑行在生命的回音壁,幽谷震荡着东方古老的传说
原始崇拜成为我们情绪的体验,在生命的最初和
终止在无极之大极的荒漠冰原


狗。幻觉中的世界

生命的洪道界
崩溃,狗的撕咬
痛苦挣扎于罪恶的
异乡
 
你逃遁泥泞的光芒
雾旗升起于你
健美的腰肢
有很长海岸线侵蚀
沙滩银白
 
营救你于凡界的鸟
是结冰的河
犹如蒲团色块
流动于云际
你无知觉
 
不要上赌场
一个很古老的衷告
释梦


子午流

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
一一选自《内经》
        
第一章  冥冥的觉醒
 
从黎明静寂的黑风口,你迈步跨入充溢血液的卵巢
在柔柔的温暖中,你的羽翼成熟于温暖的柔柔
这个时刻,海鸟困魇于荒岛的馋岩
南方海岸停泊着枯死复苏的鲸
北方的季候风吹灭了受孕于芦苇丛中那个女人的欲火
只有冰原之巅的雪莲频频如开放
 
透过那浅浅的羽丛,你听见那召唤的石鼓
缠绵于你的乳房,被粗暴地推开
仿佛象白头翁一样无情地抛弃它的原乡
这是一片贫脊的沃土,懒散的人们在它上面
播种着孤单,等待着过期的季节
重新燃烧着太阳
 
毅然地走出温床,让赤裸裸的阳光暝灭你
浸软的阳刚,勃起你的崇拜
在一片灿烂的喝采声里
你终于冥冥的觉醒
 
第二章  酷暑
 
这个时刻日已当午,雄性森林苏醒了消沉的黑风口
兀鹰耽视于悬棺,一场人类的天葬弄得它惶恐不安
南方海岸的赤潮追逐着逃避于海角的死鲸
掠过的四季风抢走了你曾经占有过的女婴
让榆树下的女人哭泣吧
你骄傲地显示回到血脉中的阳刚
 
在午时一刻尚未到来之前,在你的大限尚未到达之前
尽情地纵欲吧,仿佛酷暑才是你的营房
那一片茂盛的海藻早已充满血腥
白色的海沬涂遍扭曲的沙滩
你生命的黄金海岸即将圆寂于喧哗
留下你的纪念吧,在那个雌性盆地深处
在那些不死的鲸类的子宫
在那诱人的森林色散溢的热气中
 
你困倦地垂下你的头,痛苦地沉睡于低吟
天幕高悬的石鼓之音封锁了通往天宫的最后一道门
那双温柔的纤手再也鼓荡不起你的激情
那耸立的沙堡再也得不到你的怜悯
在酷暑的最后时刻,你显示了最古老的沉默
 
第三章  夕颜
 
太阳之气在午后的海面腾升,潮汐随蒸发的阳刚
在鼓动中隐隐起诉,粗壮的光环隐居着不屈的奴性
北方渐渐靠拢死鲸,在这个季节里
猎手们嗅着迁徙季节的遗风,捕杀鱼贯而入的白鸟
肢解岁月的时光发育成一种疾病
你依然静穆吐着耀眼的暧昧
 
雪原复苏灵气吞食巨大的白光而化为水,在冰凉的融化中
那个女人开始了重新的灌溉,血管里漫游的鱼
在高压的膨胀里蜕化如虫,你是那样的软弱
尤如秋天的黄叶任凭风的凋零
宛若切断脉的鲸的喘息,在这片处女的脊背上
锋利的痛苦,深深地播下了矿脉
 
你以惊诧的目光审视南方海岸的赤潮,仿佛看见一个
赤裸的男人而面胰绯红,那诱人的森林色
挑逗着你的情欲,你渴望图腾
然而你始终期待,期待龟裂的榆树萌发新芽
在新的沐浴下,你吻着青春的疤痕
喃喃呻吟:夕颜,夕颜
 
第四章  寒夜
 
舒展的暮霭在难产女人之双乳惨淡生辉,死光高悬
将凄凉的浅海绞碎,金子飞旋于峡谷闪烁幽静
的白色,在暗夜的庇护下生发尖利的嘶喊
你无端地靠近软性的沙滩,冰山天女早已离异冰宫
合夜的时刻即将来临,散乱的鼓点令人颤栗
你木然地点高双眸凝视那高悬的胎盘
 
在子时一刻尚未到来之前,在你的大限尚未到达之前
热情地拥抱那个男子吧,挥霍你的太阴之气
冻僵的血脉在温暖的湿润下苏醒如晨
你如藤之缠树,这个男人的精液被你吞食干净
这个男人的阳刚被你花言巧语哄骗而阳萎
你坦然地裸露着尤如蜕化了的海蚌
 
这个时刻月已中天,子时一刻的合夜鼓声由天边外抛弃,你紧紧地收缩你狼群般的嚎笑,仿佛象一只候鸟在一日之结局迁徙,等待已久
黎明休克于鸟巢暴露它的假面
黑风口又燃起新的黑风……


沼泽地。泥炭藓

春天陷进沼泽地
软性地散溢
那发粘的苏醒
 
白桦林攀沿夜色
呈现经过过滤的亮度
在你耀眼的肃穆下
稀释
 
泥炭藓被软性的春天俘虏
生长锈斑的根茎
僵死于沉睡的浆糊
然而
茂盛的植物绿
仿佛热切于
把自己弃身于这种
生活的忧郁之中
 
象浸浴在一种
美味的疲倦中休息
感觉在季节之外
有如黑暗围城
在你四周空间里
滞留一种厌恶
下午的厌恶
 
窒息呼吸的鸟
在白桦林
叩击沉闷的
死亡之门
 
泥炭藓死得很慢性
白桦林渗透春天
无奈的目光
瓦解于沼泽
 
一千种鸟举行葬礼
只有泥炭藓闪耀着
亮丽的脸庞


在菩提下打坐   
我们俘虏了风
夕阳沉入西山
没有晚霞一片
紫色的苍穹
宁静而辽远
那不是飞鸟向往的巢
莲花开放
万籁无声
最和谐的乐章
还在作曲家空白的纸上
不涂抹任何文字
文字只是一种罪孽
本世纪不存在钟点
 
在菩提下打坐
我们释放了风
夕阳沉入我们心中
没有晚霞一片
暗夜风化在我们身外
脱落了语言
面壁难成佛
悟性在瞬间
唯一纯粹的自由
属于涅槃
火中的染色体
 
在菩提下打坐
我们化成了风
夕阳溶解我们
没有晚霞一片
静娴深深
属于深深的静娴
一切顿悟化开
自在而自由


夜行

悬挂天空的明月
你抹不掉
我心中黑夜的迹象
视线
在我心的手中流失
言辞
随我心的泪水枯竭
我永远也无法贯穿
属于我拥有的
心的
黑暗领域
大自然的一切声响
在我
只是盲音的重叠
我将昭示平额上的劣迹
却无法成为自己的清算人
向黑暗中的自己
走近
辨认的轮廓
惊灭心中原本很
脆弱的一点原光我是大自然幼小的儿子?还是漫漫人世的
浮游生物?
外界的一切都使唤不了我

只被心之思永远奴役
如同在明月中夜行
在心之黑夜
贯通


原乡

凋零的时光散落在残荷的枯叶上
空舟独自横载满目的苍凉     
村庄依然村庄
那些布谷的鸟儿进城歌唱
凡音缭绕的只是稀疏的饮烟
祖祖辈辈居住的老屋
只有神衹高高在上
透视着人间腐朽的磨难
原乡,原乡
寄居的只有百年的古樟和三二个
错乱季节的老人的守望
游走在寂静的时间里
风将风吹上屋檐腥味留在嘴唇
盐已经散落一地
原乡象一颗落寞的松果
在晚秋的残阳中披散一片一片的金鳞
吞吐着身在异乡的游子的思念


穿过宁静的边沿

穿过宁静的边沿
有一座寺院
时时隐现你生命的新叶
那是圣者坐禅的山门
并不遥远
 
穿过宁静的边沿
有一片树林
根植于你生命的沃土
那是脱界后的顿悟
如来拈花
 
穿过宁静的边沿
有一颗心
动摇你梦过的历程
那是幻想圣者的微笑
随风飘逝 


白露

清冷半圆的月贴在江面上   
寒光艳目
地灯映照的绿树    
叶子通透   
像翩翩起舞的蛱蝶    
相依相偎的爱人   
轻轻的漫步    
窃窃私语    
白露的夜     
偶有秋风拂面     
清凉而温馨
一生的疲惫在爱人的温柔刮痧下    
轻松放下
体香伴着明月真有点白露的味儿
环抱着爱人醉在白露的清凉里
有船儿逆江而上    
徐徐缓缓


桔香

这种生命的气息
只有在南方
在晚秋枯萎和凋谢中
才会湮息你的呼吸
才会嗅出你的冲动
才会让你的头髅闪闪放亮
 
这种生命的气息
伴着女人的肌体
幽幽地散佈
仅仅是一点点
就足以把你变样
 
这就是桔香
那种还未曾熟透的青黄


孤寂

夜在江面沉沦,
偶尔在风的鼓吹下
掀起如芦花般的白浪
心尖在浪头
寂廖而奔放
江底的白鱼在觅着钓者的活饵
一种天命的追逐
混然不知白露的清冷
游离于季节的旅行者
早已忘记自己的皮囊
却把心寄存在无可到达的彼岸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