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妙语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76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妙语简介

(阅读:311 次)

妙语,山西襄汾人,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诗歌作品发表于《脊梁》、《黄河》、《散文诗》、《几江诗刊》、《浙江诗人》、《文化产业》等刊物。

妙语的诗

(15 首)

梦寐的真实

花摇动时香气也晃动
“香气袭人啊”,有时迷眼的不只是风
美丽和柔弱让人情不自禁
忘记伤害也会藏匿
 
谁说手不是毒刺——蜜蜂伸出它的
我伸出我的
刺了痛了才能猛醒
不断掉落的黄昏,来自花园深处
叶底和身旁的尖锐
一枝残花和蜜蜂微弱的气息


它在等候什么

汽笛声压弯的木槿花
又抬起头,“曾经也叫朝颜”
王这么书里看到这句
它和牵牛花分享过同一个名字
我们也漫不经心,一起浪费过时日
有些事物成为曾经,如同火车
不是再次出发那辆
 
“槿花一朝梦”
相识的人一直在告别
又不断再相见
漩涡掀起,风暴远远没有消失


枯枝败叶

风在叶子褶皱里
搜寻阳光和雨水的碎片
老人拢起像他轻咳的枝叶
塞进炉膛
变轻褪色霉斑,仿佛满地狼藉都在
通往衰老途中
季节未有片刻迟疑
扳动打火机,曾栖满果实的枝头——
无法弥补的伤感
依次落下,被火焰抚慰


雷雨

袒露庞大和凌厉之前
抛出一节又一节声音
试探深浅
其实不止要勇气
捂头挽裤腿的人沿着黑夜奔跑
每滴雨洗出一点光
每点光都有回声
脚下溅出
与闪电呼应
雨会探路,也会让路


走过月亮地

不再走了
黑暗是不可弥补的漏洞
不如折返,从后记或跋开始复读
蛙鸣是句号,掀动月光波浪
逗号是蝌蚪,是藏在杂草深处
虫唱和植物幽香
影子暗灰的我们再另起一段
衔接线索,忽明忽暗
箫声,若干个省略号横亘窗外
说残阳白雪未归人
是月光擦不尽的锈
不忍读懂


透明的声音

雨直立着倾斜着
不放过一片黯淡的叶子
坦然接受整棵树发出的欢畅
并把自己放入其中,没有因为降落的位置
被风打乱而沮丧
 
仔细倾听,也分辨不出这些透明的声音
更多来自雨还是叶子
很多时候,我们会在世界清晰之前
享有模糊不清的片刻


它是它自己的生活

蚂蚁一生都离不开
搬运,独自或成群结队
举起粮食,花蕊和头顶一小片夹缝
磕磕碰碰也忍着汗忍着泪
搬运虫子或战友的尸体
甜蜜多于苦涩,奔忙多于枯守
这和人类有些相似
在乌云压顶时把自己搬上
暴风雨更近的台阶


穿过峡谷的闪电

安静的日子像体内突然多出的沟壑
有了陡峭的声音
 
像此刻面对阳台上徒长的多肉
她伸出剪刀
 
缝隙深长,转瞬即逝的东西
让巨大的空缺生动
 
痛苦被照耀久了
必然衍生出更多花瓣


我们曾躲过雨水

有水的地方就有鱼
在游
河边的烤鱼店
你几次夹着鱼肉放进我
面前的空盘
油汤咕嘟着热气
它还在游
慢慢剩下鳍、骨架和
尾巴,躲过几双筷子的追逐
也没有停下


他们

赶路的人从各自年代
延续到多年后
 
学他们做饭种花看风景
朋友谈起其中一位,让人热爱
和憎恨的部分
“尘世间纷争也是美的”
记忆成为回忆,也会成为他们
 
他们挤在书柜里
随时纠正我偏离的方向
并递上孤独的拐杖


草木经

昨天的雨已在草尖逃遁
草木里的雨季才开始
雷声一阵大一阵小
每片嫩芽都是一枚闪电
顺着脉络接近天空
绿色越来越浓,分不出
谁是最后的赢家
你渐渐抬高的右手反指向地面
缔造者深居与此,从不亮相
从不需要发声


如斯

从岸上看过去,河水在春天
更急于找见诉说的人
积攒了一个冬天的沉寂
轻易被打破
我们称之为岁月的水
有不疾不徐的脾性
隔着栏杆,我们也始终没有停止说话和奔跑
风在梳理脸上的皱纹
有时是你
有时是别人
有时也是自己


衰败会突然盛开

枯草默不作声
任由鞋子踢起尘土
踢走身上残存的夕阳
有一刻感觉瑟瑟发抖的是自己
被踢踏,被折断
看着最后一点光被收走
 
不是所有的绽放
都美丽,隐忍让我们不出声
倾听土地深处的根
吞咽雨雪,蓄积和时间同样的心跳——
埋藏的越久越靠近
另一种气息


剃度

从海云寺出来
天就晴了
雪最不经晒
每棵树披着厚厚的盔甲
都只是虚拟的伪装
我几乎忘了四小时前
雪一直在下
陡坡上积雪一步一滑
在会堂围坐,顾不上看窗外
什么时候太阳已经出来
树举着空空的枝丫
像和我们经历了时间的剃度


修行的灰烬

一棵树站着,比躺下更清醒自知
但不可能永远站着
油漆会掩盖清香,成为桌子椅子或别的
器物,被摩挲被使用被淘汰
在自己包浆里躺下
这还不是最后
 
“世道艰难,谁能坚持不妥协呢”
朽木和边角料把自己扔进炉火
一棵树有用和没用的部分
都燃烧成同样的灰烬——
用别人的沸腾完成自己一生的修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