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陶春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4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陶春简介

(阅读:443 次)

陶春,中国70后代表诗人,1971年生,祖籍重庆合川,2020年11月16日在内江去世。90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存在诗刊》核心创办者之一。“存在诗刊”微公号平台主持。主编有《存在十年诗文选》《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等诗歌选本。著有个人诗集《时代之血和它的冷漠骑手》《尖锐之所在——陶春长诗卷》,曾获第三届“独立”诗歌奖,首届“蓝塔”诗歌双年奖,首届“内江文学贡献奖”。

谨以此专辑,特别献给刚去世的陶春。生命无常,他永远存在,让我们怀念!

陶春的诗

(19 首)

在火车北站过人体安检

1
 
贸然闯入
潦乱蹄印沸腾的大厅
 
2

传送带上
 
一排排
整齐
通过栅栏的口唇
耳朵,胸腔、心脏
血液、毛发、肾脾,肠胃,腰椎……
 
环形针,拉链
金属鞋底、纽扣,戒指
手机、皮带,硬币,U盘,钥匙……

3
 
X光照下:悬挂
 
在另一个空间
咩咩叫唤着
拒绝认领你
曾经作为
完整存在之物
遭遇
莫名解体的一堆杂碎

落地瞬间
 
你,得以迅速
组装、复原
并被允许
继续入驻进上衣口袋
 
4
 
——身份证
右上角:那张表情编号
如此
正确无疑的“脸”

仿佛,准点
进站的列车,呼啸着
拉响了体内
黑色细胞之癌
的火山,冒烟囤积“不”的鸣笛……


黄昏

1
 
被一束
光的拖网
——拉向窗户
 
 2
 
微微泛蓝
 
震荡四壁
静默的空间
 
从客厅诸类什物之上
成簇剥离
 
一层层
挣扎,翻卷
各自落地
透明羽翼的影像
 
因失去母体
原型魂魄
的投射与庇护
 
愤怒的嘴唇
倾吐出电流
细若游丝的嘶吼
 
3
 
咸湿的
地板:两行硕大
赫然迫降的足印
 
深陷沙发
沉寂
的眼睑上空
 
——人面鸟身
珥蛇的弇兹*
携带贝壳、海风
正阔步穿过
 
又一页时间细胞
无声繁殖并代谢的世界
 
(注:弇兹,中国传说中四海神之一。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见《山海经·大荒西经》。)


悼陈超

携带
苦难原子
核爆句型的强光
 
你,飞身——
 
一个俯冲向
暗黑尘世
陡峭
精神高地
的战士之吻
 
彻底,冰释了
银河路面
被最后一片
落叶,
绑架与奴役的重力


生活之岛

1

过量摄入白昼 
干燥的眼球 
在合拢的五指 
撒下的清澈间 
不能付够必须慰藉 
一只蝴蝶 
怎能背负这嘈杂世界 
并象带翼的天使 
把黄昏自由嬉戏 

当那些无人的街区 
在季节拨响的琴弦上变幻 
以滴哒幽蓝 
孕育晴天的钟楼 
融进缄默天际 

我倒情愿长久呆在夜间  
呆在被尖尖衣领 
遮挡的山岩背后 
象头半人半马怪 
厌倦了直立 
和伴有杂色乐音的芦笛 
没有人 
没有光能够辨出 



除非再有恼人的恶梦 
伸出毛茸茸的爪子 
将你摇醒 
除非你掉下来 
从丧失激情和回忆的木椅上看去 
比先前更加清晰 

因此想象的生活 
只能构成和平的火山势力 
在凹凸不平的纸间 
吸收与之对称的不同实体 
而实体不能构成想象 
它是想象的另一个阴暗面 

扰如来自魔鬼乐园的雨声 
敲击肉体加上肉体的爱情 
失眠季,你曾追逐 
那些动人心弦的快感角落 
为祈求平衡,喘息中 
漂白天堂 
的根根羽毛急剧蒸发 

崩塌的神经,金属丝般暴露出 
骷髅临摹的未来 
把凌晨杜鹃甜美地啼鸣 
舌尖钉晕的云朵、城镇 
重新拉回到大海冷漠的咸水 

忏悔——你跪在空旷膝间 
混杂的音量 
直到你完全 
分解在每丛植被抖落的光晕 
煮沸了拱形窗外 
相互传达出银铃回响的星群 
似乎陡然在加深谅解 



浩淼宇宙之图 
用超倍望远镜 
谈及这颗镶有大气 
海洋、陆地补丁的行星 
我们不免吃惊 
绝对天神之杰作 

(我将赞美 
一种创造  无人匹敌) 

上星期五 
我穿过那片有大量浓雾 
猖獗的花园 
一只飞行昆虫 
撞翻我的前额 
我看见我的心 
被瞬间牵动了一下 
似乎在将雾中 
真实的我极力寻找 

(我将赞美 
一种偶然  无人能测) 

旋即 
永垂在地面不再摆动 
它头颅两侧 
竖立的精美触须 
谢绝了 
由周围环境所提供 
欲望吸取、占有的一切 
就在我俯身之际 
一阵冲动和心悸 
自它深渊的躯壳 
连接住我 
在一块破布上站立的躯体 
象根虚线 
甩上半空 

(我将赞美 
一种死亡  无人重复) 

4   

生存之本质形同人之本质 

生存毫无秩序 
毫无逻辑 
生存是苍蝇 

人不是人的目的 
人永远徘徊、挣扎 
在心灵舞台 
不被觉察的地方 
象缠在白骨上 
转瞬即逝的轻烟 

无论拒绝或接受 

无论眼睛撞见幽灵 
或跨上闪电 

人扩散在生存展开的一切运动 
运动是静止的超然形式的俯瞰 

无论怎样伪装、变脸 
人:吃人的游戏 
始终超过万蛇之毒 

因为仇恨、嫉妒、欲火 
因为自恋 
冥顽的大脑 
缩水在神、兽交界之中央 
生存是巨大的吸毒盘 
又将这些毒素分拌成虚无和意义 

噢!心中的厌恶啊 
血管里快乐的蜜汁 
在煎锅上哭喊人性 



治疗在双肩架起的手术台 
用幻想预以过滤 
用克制预以抚慰 
从日常行为 
设计的各类场景 
到秋天销魂一瞥 
震响的不动群山 
我尝尽了无感觉巨痛 
无希望再生 
是怎样把先前岁月 
谜一般沉下的旧火 
刻满我无涯人形 

更深躲进记忆之光 
嘶鸣着返家的风鸟 
眩耀比它们活时 
更为真切的羽毛 
闪射棱镜的多维光晕 
圈圈盖过的热流 
推动爱情短暂 
的游戏者、冒险者 
眩耀的富足精力 
转瞬吸入了万丈长吻的夕辉 
而使摇晃如波光粼粼天空 
保存的那种和谐 
操纵于众多仙子们愉悦地舞蹈 
黄昏,当她们累倒时 
施用肉眼看不见的法力 
悄然辞别 

在一排空蒙雨丝扫过的心底 

我再也望不见上古骄傲的我 
望不见门槛上 
不朽痛苦铸成的人类 
忍受着紧而又紧的疾风 
胸口澎湃的话语 
旋动、扑打在最后审判的笔柱 
企图合为一句 
给不断模糊我们的人脸以明晰定义


爱如明镜

之一 
  
盘错的齿间 
有一口深邃,热烈的字眼 
象珊瑚之小刀 
我不敢轻易说出

盘错的齿间 
有一对坐在树下的恋人 
象石头之血液 
我不敢轻易说出 

盘错的齿间 
有一双云朵遗忘的跑鞋 
象兄弟之紧握 
我不敢轻易说出  

盘错的齿间 
有一千种回环海洋的热力 
象日晷之计算 
我不敢轻易说出  

盘错的齿间 
有一颗不倦探求的灵魂 
象重叠之眼神 
我不敢轻易说出 

之二 

狂躁的灵魂 
嗡嗡响过  

金刺的屋顶 
催眠整个 
夏日的水磁波 

颤抖在意识花冠 
骤然坠灭的下方 

那绝望情人 
身立泪壁 
宛如无边苦海之肖像 
从此 
填平我所有无烟冒出的日子 

之三 

高大绿色植物 
矗立于暗中对高处敬畏地仰望 
因此它们能平稳 
转换各种冲动  
并充满神性持久长存 


时间

你抬腿
掉进了我
透明
骨骼的幻觉
听不见
锈蚀意识
的黏液
沙沙拆卸
岩石内部
密封的寂静
必有血抗争。
多刺的
蛰伏
杀机的肢节
一个字:苏醒
意味着
又一页纸
将豁然坍塌
白矮星。烙印大海
蓝色皮肉的诗行
忍住了拇指
逆向挖掘光源的悲恸


冬夜

突然的闪电,划过
——东半球八区

玻窗外:凝结
腐烂龙血
与草根的地壳

矗立枪型岗楼
雨滴
的铁丝网下

亿万无头梦游的蜂群
正列队领取

探头丛中
一勺:凝固了
蓝天标本的塑料花蜜


人面 :桃花

涡旋记忆之光
满目落英
的寒锋。瞳孔
因剧烈收缩
而自行关闭

曾经枝条上
亿万,纯真姐妹
旋空燃烧。
夺目自我
天体的嘴唇

令大地腹部
幢幢怒吼
黄金声音斫划
的几何形建筑
哑黯失色。

固执,沉睡进
各自色彩羽翼之梦
孵化的王国
一如你、我

又不断转身
背叛根须的双腿
丝毫察觉不到
未知心灵管辖的垭口

早已起风。预定时间
解体视觉
冲击的激流
宛如一根根
柔韧花蕊
抛射的绞索

残忍,刺绣进
浪迹天涯的游子
在距离鞋面两寸的云端
辗转一生
被泥泞肖像
撞击、敲响的命运
何其苦短,又何其汗漫。


樱花令

1

诸色
——驾驶

之欢愉
颠峰的亡命跳伞者

2

定点着陆中途

伞,被迫
挂在泪水与刀锋
交织
——童年人类
最为脆弱
睫毛建筑闪动的枝头

3

荧光般,透明
飘荡的蓝

透明
飘荡的白或红

起伏在大脑
透明意识
玻璃房内部
专注观看

——海的绣袍深处

盐的斑点
卷起万千盏
焦渴寻找
涌下天空归路的水母


图书馆

1

荒谬阅读
——福尔马林浸泡的夜。
      
2

从循环播放“人”类
陈旧故事
书架的另一端

你,将搭乖
遗忘之树的火苗,回家

3

途中,经过车轮
粗暴辗压的悬念
篡改掉自身
触角记忆的蜗牛
向精确
记录尘世得失的星空
伸长了
它,指鹿为马的天线

4


的基石之上

身首异处

真理
的玫瑰

已,无梗可栖。

5

俯身向
杂草
丛生的台灯中心

纷纷
屈膝现金
或科学礼赞的耳朵

充耳不闻
——林中路
蜿蜒
跌宕生死的幽思
沉默在大地尽头无济的喟泣


写作课

1

从一个
词的黑洞,驶出

惊恐的手
喘息,挣扎着
在一页白纸
瞬间解体
飞鸟叫声的漩涡表面
重新竖起
清晰
创世色彩波浪航向的桅杆

2

正午的斜坡之上

超负荷运载
笨重光线

——太阳的卡车

从天空卸下
一幢幢
飘移轮船般
高耸万物
灵魂实在体积的阴影


黑夜的手

那个黑夜,不属于时间
同样,也不属于有关我的任何范畴
我光洁的皮肤触着那个黑夜
我说话的声音触着那个黑夜
就像茂密的森林
茂密的水,茂密的发丝
摘取正在发育的果实一小部分微粒
你来自何处,金子般黑夜的手?
如果我沉默,静谧地发光
决不使用我的记忆
我的声音,我能看的,我能听的
我只能是黑夜,而不是黑夜的手
仿佛置身——一系列
众生甦醒、清晨的喧嚣
束束阳光,蓬松童年煎饼般香气的笔触
在轻轻咬下树林、农舍、山岗
和广袤田野寂寥剪影的齿印之间
蓦然书写下大地之根永恒滋养的沉默
一个角色,我只是随意被某段陌生的流水安插其中


面具

有一种神圣,我一触摸
我的手就会变成只苍蝇
在腐腥味蕾里
追逐的洋洋自得
或蜷缩成一团
静止在大脑中心
回忆起血液里
流传的种种知识
而必须抱走
那些由空壳道具
武装的生活
 
就像空气撒落
在你弯曲的爪子上空
我正要前去的路途
你雾中高挑起
安然长睡的怀疑之灯
刻满落叶灌木的眼角
吮吸了自身皱纹里闪烁的甘露
细细打量
掉进它的那个圈子
未被放大或缩小一粒盐中
内脏结构完整的人
一片原型的光
抖出蓝色树枝
的奇妙歌声,停止了盘旋
 
凝滞中,无声的粗暴滚向深渊
剥下与我外貌相同的一件影子
穿过你不断膨胀的体外
双耳雕花的精密线条之上
足以栖居一个庞大帝国
冷漠运转阴影
的客厅、门廊
骨骼中
催开了杀戮水晶品质栩栩如生的联想
跳过惊呆的空隙
第一缕晨曦
低垂下汹涌的头,又一次融入了那颗扑空的心


逻辑

如果
匍匐进泥土
为一粒米
或一寸空间
征讨、杀伐
同类头颅
的蚂蚁是:人

那么 我
就是此刻
神的悲伤
落在这页纸面
抒写下的
一颗硕大的眼泪


诗人肖像

沿语言之梯

每夜——
他,赤身
滑落进
自我拇指
掘梦的深井

以倾倒出白昼
成筐死者
用于伪装的壳


梦境

荒凉、鲜血、鱼刺
弯下腰
如同弯下深渊中的一个洞
这些记忆
静静等待
复活的那一刻
谋杀者穿上
被谋杀者的躯壳
把死者送入天堂
那天堂
虚渺中
有超然之纯净
仿佛隔着一棵树又一棵树


失眠曲

夜的大厅,亮如白昼
 
炽光灯
掀开虹膜
 
看:密集翻涌
锋利大海
妄念的针脚
正加紧缝制
 
——皑皑白雪
覆盖:迎面驶来
喜玛拉雅山脉的窗帘以远
 
一只幻想
断线绞刑的风筝
无端漂浮,摇摇欲坠。
有何不测,就要发生?
 
在蟪咕或螽斯
整夜
试嗓辽阔耳畔的天花板上
 
敏锐垫高脚尖神经的树
侧过身
再次抱紧自己
伸向地底的根须
奋力攫住了
每一部,企图冲出路面嚎叫的无轨电车


危险的事
莫过于
刀口吮蜜
 
同样
迷醉于
火中取栗的手
 
奋力
划过黑夜
 
亮极
的烟花——
 
喷射
一根根细小
蜷曲五彩的银柱
 
转瞬
冷凝于瞳孔
 
撕裂
视觉航向
的歧路深处
 
你归来之时
正遇我
隐入语言的绝壁


预感

深吻她,雪的温柔意志的额头
 
照亮
商业主义
诡谲的忧郁计算
与政治
交易色情
的恐怖口红
 
啊,纯粹的野兽之脸
 
仿佛钻探机
强力
粉碎岩石
的每一次心碎
 
怅然的眼睛
承接住天空
那么多
毅然舍身的赤子
旋动六角形
透明冰晶的锋刃
诉讼向大地
绝对腐烂意识预约的餐桌
 
每一分、每一秒
清醒流逝
自我生命
血肉交加的性灵之花
 
在深渊的黑夜
最后一毫克
仅剩的
被高高溅起的眼泪
是最初
也是最后拯救人类的唯一希望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