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毕福堂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10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毕福堂简介

(阅读:414 次)

毕福堂,山西屯留人。曾在天安门国旗班站岗,之后做过杂志社诗歌编辑、编辑部主任、副主编、主编等职务。任过山西省文联人事处长、山西长子县委副书记。现任山西省文联《九州诗文》杂志社社长、主编。《当代诗人》杂志社主编。在《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绿风》《诗潮》《诗林》《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萌芽》《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及香港、台湾等报刊发表作品一千余首(篇)。部分作品被全国十余家出版社选编、刊登。出版过《摇篮梦》《露珠之光》等三部诗集。2018年获“首届丝绸之路(西班牙)国际诗歌艺术金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山西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

毕福堂的诗

(16 首)

流浪者

流浪者是多年前的一个镜头
那时 南方遭了水灾
一条半大的小黑狗跟随着他
和主人睡房檐 卧桥洞
吃剩弃的饭菜 咽异样的目光
餐风露雪 不离不弃
身边的野猫走马灯似的一只一只溜过
它看都不看一眼
连主人也觉得自己是在流浪
动物单纯啊
或许它感到 自己守护的
就是一片移动的江山


菩萨顶的台阶 通向天空

一个满身补丁
花白长须的青衫老者
在几百个的台阶上
一步一叩首 向菩萨顶寺院攀登
他目不斜视 全然不顾身边匆匆的脚步闪过
太阳滚烫 一颗一颗晶莹地砸下
连半缕凉风也溅不起来
黄昏 我从山下往上看去
琉璃瓦的金顶格外耀眼
什么也看不清楚
但见一片白云
悠悠升上了天空


黄山挑担工

蜿蜒陡峭的几千个石阶扛着

你扛着二百斤的喘息和汗珠
欣赏与陶醉不属于你
你专注的只是脚下的方寸之地
不敢有片刻走神
一节一节的台阶在你眼里     像家中孩子码放整齐的书夲

那是全家一摞一摞的微笑
不容倾斜
更不能坍塌


杜甫草堂

穷困潦倒的时候
秋风也欺人
瘦骨嶙峋的茅草
本就战战兢兢
却又被掀了又掀
像揭着一层一层的老皮
直至透风漏雨
糟糕的心绪屡被打湿
阳光仿佛总也不暖
执笔的手不暖 吟哦的胡子不暖
而酒杯里从未凉透的
四野此起彼伏的 风声雨声
照样穿肠而过
五脏六腑翻江倒海
簇拥着浣花溪起起伏伏
汇入远方的长江


收获

这么多的人来认祖
天南的     地北的
他们要来看看
先人     是从哪里来的

大槐树上的万千枝条
蔓延成家谱上的支支脉脉
百家姓的牌位前
认回的祖宗笑靥袅袅

寻根的人满载而归
他们最大的收获     就是
把大槐树上的老鸦窝
寻成了月亮


故乡上坟一瞥

故乡的风俗都带古味
每逢农历七月十五
活着的要给死去的上坟

电视 冰箱 豪车 手机
吃的 穿的 戴的 玩的
当然都是纸做的
一把火就全没了

有的冥币也是真钱
有的茅台也是过期的汤汤
真的假的 早的晚的
只有袅袅的烟灰知道

这一天说怪也怪了
十有八九要下点雨
有的 是沉甸甸的泪滴
有的 是轻飘飘的水珠


早晨 在西餐厅

一个老外坐在我对面
我们相视而笑了
他看我自如地耍着刀叉
我笑他拿着筷子
将一粒粒红豆麻利地扔进嘴里
我们双方都翘起了拇指
我相信   这个早晨
阳光的投影是均等的
我的一招一式
比一百年前我的祖先
明亮百倍


寒风中 刨煤矸石的女孩

矿难过去已久 巷道里那盏
熟悉的头灯早已熄灭
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
在坍塌的废墟上
用断断续续的泪滴
刨着提升上来的黑色遗物---
她把最大的一块煤矸石
揣回家里
希望在这个越发寒冷的冬天
找回一丝久违的温暖


人间,仅有一座山

我是踩着眩晕,颤抖的奇峰异岭
攀着哆哆嗦嗦的夕阳,登上峰巅的
当我在虚空的阵阵凉风中
端坐下来极目远眺
才发现,刚才那些还横挡在面前的
一座又一座狰狞恐怖的山头
一截一截的
战栗,叹息,退缩和无望
瞬间萎缩成脚下的团团泥丸了
现在人间,仅有一座山
谁也无法超越
在云彩之上,鸟鸣之上。


春风像一条适时的鞭子

这些体内有冰的万千枝条
凛冽季节  曾经寒颤成冷酷的的串串冰挂
现在  春风挥舞鞭子只几个来回
就渐次返青了它们应有的本色
嫩黄的本色   翠绿的本色
生机盎然的青春勃发的本色
在树干僵硬   枝杈麻木的阡陌   垄上
这些适时的严慈的鞭打
将一度走失的风景
重又抽回人间


雨困边关

阴雨绵绵   没完没了
下着下着   就成了浇愁的酒

舟楫   码头
溺毙在遮天盖地的水珠里
远行人困在边关了

浸泡在蛙鸣声中的家
遥不可及   而归期
是一张遗失在椰林中的
洇湿的船票

淅淅沥沥  淅淅沥沥
雨把异乡下成故乡了


故乡的月亮

少小离家   步履匆匆
好多东西走着走着就丢了
比如儿时晚饭前母亲在窑顶袅袅的呼唤
还有烛光的生日里歌声切割开的蛋糕
那多少次   摸黑放学回家的崎岖山路
大人们把漫天风雪喊得跌跌撞撞    
而阴雨绵绵上学途中
父亲背着一条河趟过暴涨的黎明
半生已过   与我不离不弃的已然不多了
像今夜   故乡星空下的这轮月亮
当我披星戴月奔波于尘世
她千里万里寸步不离   默默注视       
而我   从来不敢抬头深情望上一眼
我怕那颗泪含不住掉下来


说书的老盲人

摸遍了村镇城乡  庙会集市
道路   握在一根竹竿上

千古君王事   在二胡的弦上一一缕出
皇帝嫔妃   公子丫环在指缝间厮磨

金榜题名   总在老泪纵横里衣锦还乡
洞房花烛   每每滴湿了开裂的十指

朝朝代代的悲欢离合说的头头是道
唯有自己的命没有看个明明白白

几十年粉墨登场
銮驾车辇张口即来
鸣锣开道山呼海应
而当孤寡一生曲终人散时
陪他上路的    
连纸人纸马也躲避三舍


童年的雪

童年的雪是洁白的
周而复始一直下到现在
她的骨质和气息丝毫未变
多年来  日月都被云翳漂染
翠绿鸟鸣也遭沙暴几度暗哑
而这个儿时呀呀学语的伙伴
仿佛长不大的孩子  历经数载风霜雨剑
冰清玉洁不染纤尘
唉  我们一路走来
她的眸子还那样清澈  透明
而我早已老眼昏花
她蹒跚学步  摇摇晃晃的身后
至今依然白纸一张
我疲惫的步履却沾满灰屑
物是人非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
我们走着走着就走散了
厮守故土的她  怎么也唤不回
远离家乡的我曾经稚嫩的乳名


春天在柳条上荡秋千

三月 万物复苏
我体内的暗冰也悄然融化
翠绿鸟鸣在嫩黄的芽苞上啄食晨曲
春天在柳条上荡着秋千

多么美好这大自然的恩赐
谁不享受如期而约的寸金光阴
先知水暖的野鸭把池塘撩拨的急不可耐
田畴情窦初开敞开心扉

不去再想昨夜的黑和伤痛
用双眸把犁铧点进布谷的胎盘
然后抑制住内心的鱼群静静等待——
衔在南飞大雁口中的金色分娩


老井

那时  它是村外仅有的一条活命的血脉
牵扯着四邻八舍百十条湿漉漉的炊烟
兵荒马乱的年代
谁家屋顶的气息枯了
悲戚阴森的招魂幡也就来了
每逢春天  当岁月龟裂了布谷的潮音
男女老少蜂拥而止将它掏空
待到来年  它一冬的积蓄再度枯竭
仿佛这老井天生一条储奶的牛
饱满的乳房最终被吮吸成干瘪的摆设……
现在  自来水已通到家家酒席的拳令里了
人们很少再想起这繁衍过烟火的远去的古董
那天  我去村外寻它不遇
羊倌说  早被荒草覆盖的没了踪影
转身  眼前的路似乎也找不见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