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苇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7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苇欢简介

(阅读:85 次)

苇欢,生于1983年1月,先锋诗人,文学翻译,“磨铁诗歌奖•2016年度诗人大奖”获得者,第八届NPC李白诗歌奖翻译奖得主。著有双语诗集《刺》(2017),主要译著包括《枝上谣——客远文的诗歌、绘画与摄影》(2017),《灵魂访客——狄金森诗歌精选集》(2018),《爱人——世界经典情诗100首》(2019),由她翻译的冰岛桂冠级作家约恩·卡尔曼·斯特凡松的长篇小说两部曲《鱼没有脚》和《宇宙的尺寸》(暂定名)即将在中国上市。现居珠海,任职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

苇欢的诗

(17 首)

无题

开放骨灰领取的那天
汉口殡仪馆门口的队伍
排了两百米长
人群是沉默的
看不见有人哭
他们只是抱着
至亲的骨灰
有序地离开
仿佛刚刚结束
一场工作会议
现在下班了


石凳

每次看见
楼下的石凳
我都会走过去
坐上一会
也不知为什么

十几年了
这种感受
越发强烈
我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
和它长在了一起


落叶

一大早
环卫工人
就把门前的大街
清扫得很干净
但我脚下
仍有落叶
不断被碾过的声音
它们是从我身上
落下来的


一早醒来
春光很好
窗外的花木
让我贪看了好一会
可惜闻不见香气
倒有一股淡淡的药味
莫不是植物也病了
回身去倒水才想起
昨夜睡前冲了一杯胃舒宁
喝完没有洗杯


见证

一座豪华的商场
豪华的书店里
入口处和最好的摆位
都让
佛学
菜谱
和成功学
给占了


大师

看一本有关泰戈尔的书
说他三十至五十岁
这二十年间
饱受折磨
他的妻子
二女儿
父亲
和心爱的小儿子
相继离世
我却没在他的诗里
读到半点
天灾人祸的痕迹


惊蛰日

冒雨上了69路车
跟在我后面的
是一对小情侣
他们顺势坐在我后面
两个人一直在聊
“雨把我裙角都弄脏了”
女孩开始嘟囔
男孩一边擦一边说
“这雨下得跟你头发辫似的”
紧接着压低音量
“今晚咱俩那个一下呗”
“坐车呢,你又瞎说
不过的确很久没有了”
在女孩彻底压没音量前
我还听见她说
“我也想了”


苏醒

早7点
我就被手机闹钟叫醒
明明一放假
我就关了闹钟
何况今天
不光是周一
还是除夕呢
看来机器也免不了
内分泌失调
起床看看万年历
恍然大悟
立春了


太阳

晨起时
在床前地板上
看见一团
金色印迹
形如拖鞋
神知道
我的双脚赤裸


辩论

你说:
光是一切存在事物的显影剂
比如
立竿见影
立草木见影
立猫狗见影
立鸟兽见影
立亭梁见影
立车马见影
 
我说:
立你
立我
爱不见影
恨也不见


声音

我喜欢夜晚,
因为在白天消失的每个声音
都回来了。
门外,有人把伞折起
爬上楼梯。
邻居家的门铃
有时响起。
猫的狂叫刮过窗玻璃。
冰箱嗡嗡不断。
我倒了一些凉茶,它们汩汩地
从塑料瓶里流出。
闹钟在床边嘀嗒。
我俯下身,感到她的嗓子里
有痰。
屋顶外,星星和植物
静悄悄地长。
我侧躺下来,听见
一个乳房轻轻搭在
另一个上面。


斑鸠

在景区喝茶
小道湿漉漉
两个身穿汉服
美丽的女茶侍
坐在竹凳上逗鸟

道上除了未干的雨
还泼着些喝剩的苦荞
一只鸟
钉钉子一样
在地砖上
不停地叨啄

“它很贪心的”
女茶侍说
“都在嘴里攒着
带回去喂雏鸟”

我抬头去看对面的房檐
那里还立着一只鸟
似乎在等待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麻雀”
女茶侍忍不住笑了
“这哪是麻雀
这是斑鸠
肉很好吃”


噪音

办公室
让我最不堪忍受的
是两种噪音
一种是盖章
一种是碎纸机
我一听头就发懵
再好的诗意
也会烟消云散
同事的感受则完全不同
他说这两种声音
充满内涵
显得我们很忙


秋夜

母亲不在
我平时上班早出晚归
顾不上带女儿
只能和她一起
过周末
星期日晚上
我帮她收拾好书包
牵着她
去找值夜班的爸爸
路灯坏了
岗亭的小窗亮着灯
我看着那团光
先用力抱了抱她
再轻轻推走
一个粉红色的书包
贴着墙根
慢慢地挪远


一件小事让我想起所谓女权

对于办公室这台
电动饮水机来说
换水时只需要
打开下柜的盖子
抽出空桶
再略微用力
把新桶掂上去即可

女同事看见我去换水
嘴巴张得很大
好像我违反了
什么规定
上来帮忙的男同事
也一脸歉意
仿佛他的缺席
令我遭受了
某种不公

但是来不及了
我已经换完水
接了一杯
回到座位上
假如有谁
赶在我前面代劳
我也会一样
欣然接受


默哀

他的默哀是定时的
从警笛拉响时开始
在警笛停歇时结束
真的只有三分钟


最后一课

多年的教书生涯
在我最后一次阅读
学生的教评中结束
套话除外
一个学生说
难以认同
我的价值观
 
想起课上我常说
美食与金钱
不过是人生的天平上
最轻的砝码
最重的是
一声不灭的呼唤
来自灵魂深处
呼唤我们去寻找
能为之持续付出
血与热的东西:
爱和真理

自我批评还是有的
大概是因为
我做了母亲
难免啰嗦
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
 
不管你们接受与否
这都将是我
上给你们的
最后一课
现在
下课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