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易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4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易客简介

(阅读:397 次)

易客,本名赵新林,山西原平市人,山西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易学学会副会长,博雅书院作家群成员。曾在《文学评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诗歌报》、菲律宾《世界日报》文艺副刊、《山西文学》等刊物发表论文和诗作多篇。

易客的诗

(15 首)

七月羔羊

突兀地闯入我的晨梦的
是一只黑色的七月羔羊

好奇之眼望向陌生的梦之空间
愣怔片刻突然转身向梦外逃去

守护梦境的孤狼子弹般射出
欲从梦外擒回这只逃逸之羊

逐羊之狼奔突于远山之上
雷声骤起惊醒了我的晨梦


世界,我从不怀疑梦之真实

守护一条道路的那头狮子是恐惧
守护另一条道路的那只豹子是愤怒
压迫着我的命运猛于虎

梦中低飞的我不能触及天空
无数只手拉我坠向长满荆棘的大地
梦中的我一直低飞于逃亡之途

世界,我从不怀疑梦之真实
我的梦是暗夜中盛开的黑色花朵
黑色花朵是我真实而丰富的彼在


醉蝶

花房中的荫凉处,三个小精灵
用阳光和来自大地深处的水酿酒

仔细地剔除了忧郁和感伤的杂质
剔除了精灵们曾经历过的痛苦的记忆

啜饮过这甘冽如寒泉的美酒
蝶在夏日午后的花朵上沉睡

庄周不再进入蝶的梦
蝶只梦见一个人和一列前行中的坦克


花事

在五台山与弈友相聚
入住之馆名为拈花禅意
山中的野桃花方始盛开
桦树林正在酝酿一场新绿
积雪未融的黛螺顶
如入定之白头老僧
令我们频频仰视
野桃树下立着一位素衣妙人
双手合十,口中传出诵经之声:
诸行无常 诸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我看见树上的桃花们在闭目静听
谁能告诉我,她们是否也已在心中
随人而诵?


冥思

与我对视的人
你可知我的芬芳
来自地底潜行的真阳
我是水与雷电的语言
我的缤纷,是你心的斑斓
在我洁白之身的飞溅
我以盛放回馈你多汁的注目
当你目光收回之一瞬
我即已展开了
关于天空与大地的瑰丽之梦


守夜人

我不是被黎明前鸟声唤醒的人
我是每晚无眠等待黎明前鸟声的人

夜里许多人入眠,他们在梦里
仍然劳作,按部就班,如同他们的白天
一样紧张,而死亡、忧伤和哭泣
日复一日,成为他们的梦的暗流

我是大地的守夜人
孤独地守护着大地上人们的梦

期待黎明前鸟声骤鸣
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
把我从一夜无眠的守护中替下
让我在不息的鸟鸣中沉入自己的梦乡


急流

他立在悬崖边上呼喊
狂风随时要将他卷入悬崖
 
远处,零散着几个表情麻木的人
他的呼喊被无尽的风声淹没
 
远处,他的年轻的妻子托着自己的贫乳
带血的双眼望着因饥饿而低泣的婴儿
 
花朵无声地枯萎
七月,缓缓沉入洪水之急流


五月

在山中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
五月是一座空无人烟的村庄
没有融化的雪,仍悄悄压在
一朵迟开的海棠花的蕊上
 
从崖边瘦弱花朵的颈上
子夜的寒风呼啸而过
五月是一双干瘪而下垂的乳房
在山中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


词汇

断水之刀锋利的刃
一面对向天空
一只鹰在高翔
一面对向大地
一朵花在怒放
涌向我的词汇如蚁群渡河
抱团而至,向死而生
刀刃劈开词汇之核
词汇照亮我的生活
我必须以诗句
把照亮我生命的词汇照亮


诗人

手握一把镰刀,他弯身在一块谷地里
锤炼着乡亲们教给他的割谷的手艺
忧郁的目光打量着每一个陌生人
 
手心的伤痕渗出暗红的血迹
他听见他的乡村在低泣
他听见每一株谷子都在他的心中低泣


岩石

岩石的梦是静谧的
在暗流涌动的湖底
 
光滑柔软的绸缎轻轻展开
遮住了岩石赤裸的身体
 
天风拂过湖面,滋养湖底的岩石
使他皮肤调柔,腠理致密
 
岩石上的离离水草
如美少女的长发在风中飘摇
 
保持着自由的呼吸
岩石的根深深扎入湖底
 
生长在湖中的岩石
内在地具有阴性的美
 
岩石中的一些血色杂质
经大泽澄澈的水濯洗千年而不去
 
岩石中的火和呐喊
被漫长的岁月所封印
 
湖水与岩石摩擦、激荡
回应北斗七星的引力
 
泪如泉涌的岩石
任何人都看不见他的泪


叶与梦

夜间,薄如蝉翼的月光
落在旅人野宿的帐篷上
 
似琴声在林间低语
她与他,凝神静听林叶的轻响
 
是谁的手在拨弄琴键
谁的手令这琴声悠扬
 
鸱鸟悄然从树梢掠过
高原上的情欲如野草般疯长
 
她们交叠的梦似落叶纷纷
飘舞着生命的喜悦和忧伤


祖屋

幽暗的祖屋里
祖母骨节粗大的手
在油灯下剥开颗颗花生的壳
柔嫩的花生仁从祖母的指缝慢慢滑落
粗瓷碗中落入的花生仁
静静地反射着祖母慈祥的目光
 
一些日常词汇
和祖母一起隐居在祖屋里
它们也学着花生的样子
长出了木质的粗粝外壳
若想品尝它们内里的甜美
必须耐心地把它们的壳敲碎


夜行

那夜星光并不明亮
仅够我分辨远山的轮廓
穿行于众树的暗影中
星光并不能及于我身
林间四处都有微弱的声响
恍若夜行人心中渴望的缕缕星光
沉醉于脚底海绵般的小径
我听到一丛丛细小的紫花地丁
正在黑暗中悄悄绽放


野火

盛开在雷声中的木槿花
雨夜中燃起的一丛野火
 
雷电和雨水
以及丽人多汁的注目
将它点燃
 
花的火焰凝聚成
夜空中尖啸的光亮
 
而被照亮的
是谁的孤独的灵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