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胡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6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胡子简介

(阅读:107 次)

王胡子,本名王笑风,1967年生于锡林郭勒草原,祖籍河北张家口,现居呼和浩特,内蒙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多种文学刊物。

王胡子的诗

(16 首)

粉刷

八月过半,猫来到花池边
想看看旋覆花里最小的星星
蹲那儿找了半天,已认不出
自己的朋友,它们一模一样
 
“豆子全蹦出了豆荚……”
桂花树说的话,桂花也不太懂
八月桂花香,花香在空气里
流动,氤氲缭绕,把消息传远
 
收割的人手足靡醉
田野上的芬芳,弥漫开来
飞鸟和蝈蝈各自发声
“八月啦,八月了啊……”
 
八月了吗?猫咪轻轻跃下花台
它想象着那更广阔的景象
水稻、麦子,荞麦莜麦油菜葵花
土豆玉米西瓜南瓜……向空中歌唱
 
“八月啦,八月了啊……”
每种庄稼头顶都有一把大刷子
那些我们看不见的精灵凝神静气
在大地上刷出了各自欢喜的颜色


还乡

白云闪亮
青草发光
我要在八月回家乡
 
牛角上的月亮
羊尾上的露水
一段清凉时光
顺着河水流淌
 
像鸟的身体一样轻盈
我雀跃的心脏
像鸟儿一样飞翔
 
抬头仰望,八月的天空
又高了三千丈,大地之上
一片细微又巨大的声响
 
这么多年远在他乡
八月的风像童年的伙伴
迎面扑来,撞上胸膛
 
春天转眼已成远方
再快一点!我要追赶上
秋日落阳和奔跑的时光
 
尘世之上不了的牵挂永远是故乡
离家的游子乘着一万里秋的苍茫
一天一天返回故乡
 
花草树木、牛羊、和古老的月亮
一生如此漫长,什么都不能遗忘 


四行诗

●草       

一棵草也有它小小的深渊
一棵草从地里长出来
它来自时间的纵深之处
像是终于说出的一句话
 
●寄远

我想有封信,让我能把邮戳
直接戳进你的脑子里
我爱你,但毫无柔情
我们需要隔世再见
 

●生日
            文/王胡子
 
坐在树林里的人
有块巨型蛋糕
他等蜡烛点燃
他要许下天大的心愿
 
●空光
          文/王胡子
 
永远只被一束光照亮的人
多少年来,光打到哪儿,就出现在哪儿
光打到旷野上时,他不见了
剩下空空的一束光
 
●失眠
 
天快亮了,春天也要来了
我想就这样躺着,看天上流云
波光粼粼的大海,误以为我是影子
我愿意做个虚无的人被蓝色的海水淹没
 
●雨夜
 
雨想把道路捆成一束
雨不想我像现在这样走下去
好心做了坏事
我成了泥泞中的黑鲸,可我不是
 
●月亮
 
叮叮当当的敲窗声
有人要从另外的世界过来
他在一束光里,像个管道口
地下的深深的黑暗的尽头
 
●接引
 
早上醒来又躺了会儿
晨光的胭脂红
在肚脐周围一点点洇开
哦,多么美好的亲吻


睡觉

在抽屉里睡觉
会睡得好点
烟缸里也有灰色的宁静
要是白色的瓷盘子
就不做梦
茶杯和喝咖啡的罐头瓶子
只能让我小睡一会儿
冰箱中有上下铺
睡着很难醒过来
把脸盆打满水,铺块儿绣花手绢儿
如果有性需求,偶尔可以躺上去
更多时候我睡在一张纸上
我睡着了,它满屋飞
像阿拉伯的神毯
睡前在台灯边
醒来在窗台上
在一本书的中间
我睡着过两次,都掉了出来
从今儿晚上开始,我将睡暖壶里
因为最近老是觉得冷


墓志铭

日常生活
怎样诉诸文字
看着窗外
流出泪来
云卷云舒,仿佛
另有个自在去处
长空万里
五尺之躯
天阴下雨
心里冰凉
黑乎乎的啊
躺床上像在墓中
床尾站立者正似墓碑
“今儿吃什么呀”
哦,这就是我的碑文


指代

夜里下过雨
没下完就停了
到处湿漉漉的
整整一天
雾气迷濛
没有形状
没有重量
没有颜色
轻轻一踮脚
已经飘起来,飘起来
在十字路口上空
真想指给你看:
这四面八方、慢慢涌来的
就是我一直想说
又说不出来的东西


夜宴

夜半接到邀请,大厅暗处
白色桌布,鱼泡作灯,蜉蝣般轻漩
众人围聚,看不清脸孔
一人低声斥责:你怎能如此
眉目清晰,我顿时惭愧、委屈……
泪水涌出,碎石落地
他们怀揣利刃而来
要杀死自己的影子
歃血为盟,飞快割破中指
挤出三两滴墨水
高举情欲之杯,要饮尽夜色
口沫如流星、烛火
手上都有箭头,闪烁荧光
挥笔作筷,每人吞吃上百个生字
人人张嘴,个个无声
彼此会心而笑,牙齿青白,其时
觥筹交错,杯盘狼藉,人影幢幢如朝露
我只识得带头大哥,已50有3
前列腺增生,尿疼、尿滴沥
阴阳之事,举而不坚
他热爱自然,每日睡前
以独特的方式,享用野菊花


母亲

河流侧过身
怀里秋阳颤动
疼痛有胭脂红
看不见她另一只乳房
停止生长的孩子
隐去身形
翻身就是黑夜
明月剩下半边
看不见的吸吮声
使人间寂静
多少小手、嘴唇
轻轻触动皮肤
天下凉意顿生
天下满是无言的愧疚


小阿弥

五个少年
一起坐化

小小的修行者
遗世而去

没有话筒追问了
兄弟五人
只觉得温暖

肉体的水珠
最后总是干净的

在盖住盖子的垃圾箱里

死亡的白光
照亮过他们


奇妙之事

小孩子
跑得特别快
跑着跑着
飞了起来
跑着跑着
忽然消失了
多少年过去
每当有人哭泣
显影液
能让跑丢的孩子
回来一小会儿
不可避免
也有那么几个
从未再见过


林中空地

干树枝,开始返潮
我的手无所抓握
一地衰草、腐叶
风吹过,还是窸窣作响
如果翻开,这一片
裤裆一样的林地
会摸到肾虚者的阴囊
潮湿,热气蒸腾
仍有细小的欲望,从根部
一点一点升起
这些年,一个人度过的
晦暗时光,生息和枯落
相对安静,无声,缓慢
又无比迅疾,独自悲喜
真像这片林中空地
被众多的树木所遮挡
仿佛连神都无法看见


交谈

俩人故事有所雷同
所有巧合,令人吃惊
相互诉说,倾听
一根干草棍,在水洼里
搅起小漩涡,木马转动
仿佛永远无法停下
了解不断加深
90年,H城,他是
火车留下的排泄物
两年后,又似乎一夜之间
女人突然出现,继续
聊下去聊下去,竟然
同住一条街,一个小区
一幢楼,一个单元
都是3层,天啊是同一户
还有一个共同的孩子
忘了是男孩儿是女孩儿
他松开了她的手
时光瞬间老去


浮世

一人嗜饮,但是量小
不能千杯不醉
爱着三个女人,只和其中之一
做爱。个小的那个
是前世的针锥子
纳过这双鞋底
相信因果循环,轮回
静待来生,十指象草一样
一季青葱,一季枯萎
这不安的身子反复变成一块黄芪
与乌鸡,文火煨制
被吃肉,吐骨,汤水饮尽
另两个,一个才高八斗,一个貌比潘安
因车祸偶遇,相识,相知
七年之久,历尽时光的磨砺
几番挣扎,欲罢不能
终染上断袖之癖


早安

睡醒了,天还是黑的
看到的事物都是影子
好像没有一丝份量
在离地面半米高处漂浮着
翻身仍有失重感
一具人形之物,忽隐忽现
其它东西也渐渐露出端倪
这真不是时候啊,无论谁,在这世上过早醒来
都会感到一种难言的虚幻和巨大的绝望


落日

我徒怀众草
我有空城,寺庙已破败
海绵才是要攥紧的东西
从镜子里也能看得很远
远山含黛,我用勾线笔
把它们再勾近些
挡不住的永远是
烂漫的野花,每朵
都开得没心没肺、目中无人
我从未想过,会穿墙而去
一挥手过往就消失了,仿佛
所有人事都不再存在
水天一色,我坐在椅子上,前面就是地平线
一个人的黄昏竟如此巨大


一个家伙死掉了

正好零点,一个家伙死掉了
这么久在一起
没有爱,没有恨
也总有点别的什么
心里充满感触
不知道该说啥
思考过死亡,预感到死亡
它来临之前,在融侨
1个人请5个人吃海鲜
鱿鱼、鲍鱼、甲鱼
螃蟹、扇贝、甡子
……还有很多很多人
好像都在庆祝,好像都是
死者的仇人,而对于我
这是一次无法释怀的死亡
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9点散场,10点入睡
醒来已是第二年,一睁眼
满世界都是死者的家属!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