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爱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706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王爱红简介

(阅读:625 次)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出版诗文集、书法集多部,曾主编或参与主编《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中国文艺30年》《文艺报》美术书法专刊以及《当代美术精品》《火花》《延河》下半月刊、《中国诗人生日大典》等,现居北京。2015年,获人人文学网诗歌新锐奖。2016年,获首届《山东诗人》2015年度优秀诗人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7年,获长河文学奖诗集奖等。

王爱红的诗

(12 首)

水池

水池里的水清澈见底
水面傍晚一样宁静
我无意中走到这里
无意中看了一眼
水里什么都没有
那些金鱼呢
难道是迁徙越冬去了
 
水里空无一物
甚至没有鹅卵石
但水面上却生出了几朵小小的涟漪
令我惊奇的是
她似乎对我有所觉察
顷刻屏住呼吸
停止了微漾
并及时扯平了水上的皱褶
 
以前我没有留意
水池里的蓝天
正好有白云
好似深藏的潜艇
水里还有楼顶
还有树梢
树是往下生长
几只鸟如冲浪运动员
从水上滑过
 
小小的水池
是不是盛得有点多
小小的水池
会不会越来越小
甚至还会干涸
会结冰
附上一个满是硬茧的壳
 
啊落日
终于把水池里的水点着了
啊这水池
又是这世界的一盏灯


北京的蚂蚁

我看到一只蚂蚁
我好久没有看到蚂蚁了
我先是看见一只
接着是三五只
然后就是一群蚂蚁
 
蚂蚁依然是黑的
依然很忙
依然保持着蚁科的形状
让我不至于大惊小呼
呀——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蚂蚁从树上下来
遇到了坚实的水泥
蚂蚁在柏油路上漫无目的地行走
像一些凝重的字
伸展着不完整的意思
 
北京的蚂蚁其实很多
北京的蚂蚁显得有点小
愈来愈高的建筑
不仅让小小的蚂蚁
也让高大的人接近无有


行与乞是怎样构成的

他手里攥着一块抹布,或者
持着一只鸡毛掸子
有时可能是汽车靠垫
或者是一张最新出版的北京市地图
也可能是中国地图,或者
世界地图。还有车载
一些小部件,这都是钵的替代物
我从长虹桥底下经过的时候
每次都遇见,他
在桥底下活着
我不知道他来自何方
他有几个模样
他有多少般变化
他是男是女
是年长还是年幼
我记不住,他的脸
总是像雾霾或者沙尘暴什么的
凝结着一层擦不去的阴沉
他漫步走来
轮着你了
在你的前方刮起一阵旋风

他四肢健全
脑子也好用
他分解行与乞
对应富贵与贫穷
他决定利用行驶的汽车
特别是那些高档车
重新把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
他就像是一件配套设施
在机器热了的时候
奉上一些冰冷的殷勤
那些超出沐浴车的干净意念
总是能够让车窗玻璃
优雅地摇下来
摇下来,像点一下头
当然,也有摇上去的人
在车里闷着,看天
还有这样的人,不屑
在乞者手上放置一块石头
他想去哪去哪
他什么都不需要
干脆把目光投向别处
投向什么都没有的别处
不执着,也不气馁
逐渐成为乞者身上,像
老茧一样的硬皮
怎么掐也不痛
撕下一块儿
也没有血肉那样的表情
这就是凝滞的滞
这就是堵塞的塞
他与这个城市发展
显然是不协调的
现在,他就是红灯
哪怕你是奔驰
也绕不过去
闭上眼,有点像俺住耳朵
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乞者的想法
但可能会看见一张罚单
上面的咒骂,你是听不见的


一个叫刘勇的人

一个叫刘勇的人
他的额头被人打破了
流下很黑很浓的血
 
我终于见到刘勇了
他好像不欠我的钱,不躲着我
听说他是有使命的人,为了还债
 
他要经受的磨砺似乎还差一点
刘勇说,我们别在外面
去我办公室谈吧,那是五年前的地方
 
但是,梦里的空气多么新鲜
本来是静坐着我却说是散步
两位好兄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列火车开过去了

一列火车开过来了
这是一个傍晚
太阳还没有落山
火车是从西边开过来的
我知道它去向何方
我们在这里邂逅
在这条叫做铁的路上
另一个方向上的行驶
仿佛是铁轨的切线
要推翻这个庞然大物
或者拦腰斩断
每一个人的影子都是一列火车
都会集聚着巨兽一样的力量
她凝固在大地上
在迎迓骤起的狂风
一声汽笛的鸣叫是朝着她发出来的
两声汽笛的嘶鸣是朝着她发出来的
接着是第三声
还有第四声
我知道是为何故
直到现在我的心还在怦怦地跳
一列火车终于开过去了


不停地走动的秒针

不停地走动的秒针
像一匹负重的马
在夜来时候,我似乎觉着
它拖着这个黑夜的时针
仿佛有些吃力
踏踏踏踏的声音
宛如逗留在树梢上的风
一阵紧似一阵
 
分针像坦克那样向前推进
白天轰然来临
那匹黑色的马可能需要休息
万籁此俱寂
也许换了一匹马
一匹白色的马走得更快
但是,一点声息都没有


大刀秫秸叶

奶奶不允许我用枪指着人
用手指也不行
 
奶奶说秫秸叶子能够杀人
杀那该死的人
 
秫秸上长着锋利的大刀
扛大刀的秫秸是玉米庄严的卫士
 
身上的枪虽然遗忘了地方
但却不是空空的双手
 
手指上有弹头
手心里握着一把随时出击的大刀


观月全食

月亮在树梢
月亮在楼顶
月亮在屋后
月亮在前院
月亮在头顶上
仰起头来就是月亮
睁开眼睛还是月亮
你说
你没有看到月亮
月亮被天狗吃了
始终没有吐出来

我听到喧嚣
那是海浪骤起的声音
不仅是盆盆罐罐
所有的用具都一起响了起来
大地一阵骚动

通过玻璃来看月亮是不能尽兴的
你看到很多人都在看月亮
蓝月亮
红月亮
百年不遇的天文奇怪

今天的月亮特别大
今天的月亮格外圆
皎洁的月光普照大地


夏蝉

一只蝉
在我家的纱窗上
鸣叫
像是引领一首歌
一首高亢的夏蝉大合唱
 
她面对着我
是为我而歌
作为听众,我骄傲
为全世界
为一个季节
如果是观众,还有你
你看,她就像一个音符
点缀在风的五线谱上
 
我靠近她
本想看一看
与家乡的那种无法拼写
又羞于称谓的蝉
是不是有所不同
有所改变
 
戏弄琴弦
隔着一扇玻璃
我轻叩门扉
她戛然而止
如同止于秋末
但并不觉得好奇
 
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倏忽飞走了
我知道她去向何方
打开窗子
我看见一张细细的网
扬起一千只手
蝉鸣如沸


小孩杀猪

他知道怎样杀猪
像碾死一只蚂蚁
他说
先抹了脖子
放了血
扔在地上让它扑棱几下
然后把它放到转筒里

脱毛
他爱吃肉
却没杀过猪
他只是随妈妈去菜市场
目睹了一次杀鸡的过程
至于杀猪
或者杀死一只大象
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说起李芬华

说起李芬华
我的爱人也知道
我的儿子也知道
我们全家人都知道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那些与我沾亲带故的人
还有我身边的好朋友
无可否认
她是我的一个组成部分
非常完整的组成部分
30多年过去了
我与她音讯皆无
好像未曾相识
也从来没有见过
那是我的梦
我知道了
我的世界为什么这么大
我的一生只是想把她忘掉
把她化为乌有
她是我的初恋情人


棚户区拆迁

像种牙
把一些高楼种植在大海里
远远望去
海水已经没到了十三层
脚下的老房
留着胡须的屋
理论上是葬身海底了

旧世界也许是新建筑
一只大甲虫
一次次扬起铁拳
还有铁钳与铁钻
不管用什么工具
扫清前进中的障碍
哪怕把地壳戳上一个大窟窿
要砸碎的总是无比坚硬的物质
有力地砸下去
哪怕叫醒埋藏心中的怪物

鸟儿四散
鸡叫了
那是在大白天
在一个大热的中午
时隔不是一天
不是一夜
甚至不是一个小时
我猜想
废墟里只剩下母鸡了

海浪像推土机推动着海岸
我好像是一朵浪花
被推到了岸上
海的轰鸣盖过机器的声响
我回首瞭望
大海一片浩渺

晚上
我还能听见狗吠
它比一片瓦砾还忠诚地依恋着坍塌的老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