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鱼小玄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68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鱼小玄简介

(阅读:208 次)

鱼小玄,1989年生,江西赣州人。诗作见于《人民文学》《诗刊》《诗林》《中国诗歌》《诗选刊》《诗歌月刊》《作品》《创世纪》《散文诗》《儿童文学》《少年文艺》《未来作家》等各类刊物。入选《给孩子的心诗》《汉诗三百首》《小乖乖听妈妈讲故事》等各类选本。获有第四届北京大学未名诗歌奖、第十届“诗探索•中国红高粱诗歌奖”。

鱼小玄的诗

(19 首)

心头好

花开了呀
季风在她们身上摸索
花儿有了疲态后
果子就咧开了乳牙

时光是个醉鬼
开了酒坊
醉鬼每年收割一批旧友
这种粮食
还没遇过荒季

有人吃着酒
有人成了谜
有人拿月历当梳妆镜
后来——

你往天边跑
我有心头好


浓雾的村

雾还是那么大,她还是那么想他。
想他想他只是想他,这一年的雾大得不同以往
她也思来想去不明白,雾怎么会大成这样。
 
淡青的雾霭一整冬都不会消散了吧。
今年的新酒才出了半缸,待他回来不够喝怎么办。
柿子红着脸挂在风中摇晃,新棉衣也尚未缝完,
山中的寂静与别处就是不一样。
雾很快涌上了山岗,彻底覆住了村庄。屋后柴垛上
终于落满了化不掉的冻霜。一只灰脚山雀沿着炊烟
误入到她的屋檐下。时间仿佛凝住了一般。
 
可真是凝住了一般。雾掠过最高的山梁,挂住了
迟迟不再动弹。倒是村口酒坊的老伙计还在忙,
一不留神漏出那么浓郁,那么浓郁的高粱香。
 
不知这次他将怎样回返。会不会趁她神情恍惚往梁上
挂一穗穗苞谷时,披着满身秋霜来护住她。会不会趁她
换上大红的新棉袄时,踏过没膝冬雪一把搂住腰肢又细了
几圈的她。浓雾终于彻底拦住了进村戏班子的来路,
她的心头却止不停是咚锵咚锵咚咚锵锵。
 
那就这样吧,那就让这雾继续更浓更大。
那就这样吧,那就想他想他继续想他。


花荷荷

你又捉住我,一句话也不说 
“经过小池,见到两朵荷花 
红着脸开始接吻。” 
可是我为什么吞吞吐吐,又颠三倒四 
还费了劲要把心跳 
塞给你


画眉

画眉是鸟,是眉弯含水的 
手凉的女子。 
多年来,她温习旧步 
不分爱恨地,爱恨 

大清明,画眉湿了嗓子 
天阴而水深。 
听说橡树湾要涨大水 
她失语严重 

如果行不惯水路 
就往大熊星座去 
如果丢了魂,就佩上月亮耳环


守夜人

月上山梁,狗吠,子时开始下霜 
表姊的蓝印花布,据说是十年前的陪嫁 
井水泛凉,她搓洗 
搓洗,手指呈象牙色 

夜是冷却的黄柴年糕,孔隙粗大 
别了木槿花,别了 
迟钝的视觉 
趁秋凉,或者小寒,晒干床单的新鲜折痕 
“你肯定听腻了每夜的敲梆,” 
“是的,它有渴欲的模样


和甜菜恋爱

她想养一群肥鹅,和甜菜恋爱
多干几件傻事,是
值得称颂的。

诗歌更加美艳,她嫉妒,她冲动地
要剥开自己。
她吞下鱼草,还要捏起嗓子尖叫
“这是我的偏头痛,我的药片儿”

有时候,她会高傲地写信:
“趁我未满二十,我要你七荤八素,
我一直没让你的脑子休息过。”


小小茉莉

她想听他心跳的声音,于是抱起一盆茉莉花
拨开轻帐子的夏天。夏天就这么被拨开了,
一同拨开的,还有她从春天就用钩针
钩着一声声鸟鸣编织起来的帘子。
 
门前的茉莉开得入了迷。她摘一朵鬓在发边,
摘一朵缀在衣襟,再摘一朵拂过自己耳垂
再摘许多朵拂过尚未佩戴珠链的细脖颈。
 
阿哥恐怕还睡在昨夜的乌云里。该怎么把他唤醒
爱情来得那么快那么急 ,是六月的电闪雷鸣的骤雨。
小小茉莉是他唤她的姓名,她才知自己原来名叫:
小小茉莉小小茉莉小小小小小小小茉莉。
 
其实他早就睡醒,茉莉的香气实在浓郁。
盛满露水的茉莉,摇晃在风里的茉莉,
将圆片叶子覆住他心房的茉莉。
 
茉莉啊茉莉,不是阿哥我非要摘走小小的你。
茉莉啊茉莉,不是阿哥我非要捧起小小的你。
茉莉啊茉莉,不是阿哥我非要闻住小小的你。
茉莉啊茉莉,阿哥我也不知自己竟是这般情不自已。


肥鹅进了幼儿园

肥鹅不洗澡,光脚啪嗒啪嗒地走
它的脖子又长了

“这是小时光,亲爱的皮诺曹。”
它忙于修剪指甲,饮盐汽水。把香瓜
塞进扁嘴巴。不吐脏话
大暑天,要备好花露水和痱子粉
穿肚兜的肥鹅,不爱做早操

“这是幼儿园的时代,鹅小肥”
它挨了训,写了检讨书
我们的肥鹅,于是很乖很乖地
扭起屁股去澡堂
途经全聚德,还要捂住小眼睛


浆果姑娘

我趴在枝头
那么懒洋洋的
还是被你摘下来了

你有个好大的竹篾篮子
是自己编的么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我有个兄弟叫蜜蜂
我委托他给你捎了一罐蜜糖
你吃完没有
你还是什么都不告诉我

你究竟是凭什么
凭什么不吃我兄弟家的好蜜糖
还竟然把我扔进糖罐里

你究竟是凭什么
凭什么让大篮子里
永远只住着
小小的我


女菩萨

1

树上住了一窝夜莺
乡间住着卖桂花糖的女菩萨
河蚌住在河里
手帕住在手里
我的爱人住在清晨六点的电波里

2

山上有个庙,庙里有神仙
神仙布了风水局
驮来的爱恨有点多
我说这位小官
桂花糖可换得好姻缘呢


粉刷匠

小小的房子,差不多
就足够了

你知道我多懒
我养过一群兔子
它们成了草尖的露水
或者成了我外婆扔掉的毛球
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我会对你眨眼睛
你要看啊
你看啊

看看我们的房子
看看我挑选的颜色
看看你手中的毛刷
看看梯子
看看狗

我还是很懒,不爱说话
我看看你
我眨眨眼睛


鬼鬼

鬼鬼是个乖孩子。从前就是
那么远的从前。

梯田涨水,南瓜花开了
一如既往地开。
“小孩子落了水,魂捞不起来”
他留下小脚印,啪嗒啪嗒
深入人世的核心。

他路过一扇门,路过小木马
弟弟坐木马,接替了
他的位置。

鬼鬼踮起脚,悄悄走
忘了忘了,扮鬼脸。


晾衣架要出墙

我的晾衣架,在一个大风天
终于起飞了。
它穿我的荷色裙子,不打招呼
就从七楼一跃而下。

它喜欢晃荡,喜欢棉质体温。地平线
教它着迷。亲爱的晾衣架
终于腻了七楼,腻了
高高在上的生活。

晾衣架落在一颗丝瓜的情绪里
它很哀伤。
“为什么,我没飞过那堵
高墙。”

据说高墙外头有鬼
女生们好害怕。
每个胆小的女生,都有一枚
要出墙的晾衣架。


哥哥

清早浇花是为了咯吱他
捉一只懒虫,塞进巷子口的小邮箱
“邮戳盖到下辈子”

他会追赶风车,揪我的歪小辫
把月亮丢进大烟囱

他还有大口袋,替我收拾起
心跳和脚印,甚至那些泪珠儿
那些爱过的男孩

“哥为什么是哥?”
“天底下有两个最不乖的小孩
哥醒得早,你醒得迟。”


木槿花和小人儿

这家出生了一个小人儿,她把笑脸哭皱了来
镇上所有的木槿花,闹嚷嚷要瞅她
“多美好,多生动,她像个闹脾气的小花苞。”

小人儿穿鱼鞋,大木马藏进被窝里
木槿花都去凑热闹。
“小花苞,乖宝宝。像我们一样甜甜笑”

围肚兜的小人儿,不哭也不闹
她爱上小镇,爱上热心肠的木槿花
她学邻家小哥哥折纸船,把自己放在船中央。


冬天爱上树

我肯定会找一个树洞,亲爱的
这是实话。
棉絮也好,云朵也好
鸭绒被和大抱枕都好。
你要听话呀,替我取暖,让我捏捏
发烫的耳朵。 否则
到春天,你就会在森林里
找不到我啦。


小松鼠

我抱着我们未来的孩子
它说自己是松鼠,还问我讨要松子

这位松鼠小子,它健美、年青
盗了你的眉眼
偷了我的酒窝

它要我带它回家
我摸摸裙兜,里头有水,有沧海
却没有松林

于是它说再见吧,妈妈
天亮该起床了


儿戏

我跑掉了你该怎么办
你该怎么办

把大象弄到冰箱里
烤两个花盆
再摘一篮纽扣吧

隔壁有个小孩
在他妈咪的肚子里哭
你准备晚餐
等我回家

我还不回家就是不回家
你烦了么
你终于给我写情书了

亲爱的哟
那信鸽都被我买通了
除非你预备
亲我三下


种瓜

老农家有十亩地,他种的瓜太多啦
甜的呆的笨的傻的,西的南的丝的黄的
他还有一架送肥料的马车
得儿得儿驾,他把这世上的如意事和为难事
都覆在田地上

日子于是就一缕一缕地过下去
就像老农吐的烟圈儿
一缕一缕地化作了云的一部分
摘个瓜吃个瓜卖个瓜偷个瓜
都是这田间的寻常事

寻常的事儿每天都发生
就像老农每天都吐烟圈儿
就像那天夜里来了只小狐狸
偷走了最熟美的那个瓜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