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燕小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705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燕小小简介

(阅读:491 次)

燕小小,原名赵艳丽。女,1974年生,原平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山西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鲁迅文学院首届煤矿作家高研班学员,原平市诗歌学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有作品入选《诗刊》《诗选刊》等刊物以及各种文学年度选本。

燕小小的诗

(12 首)

不安之诗

女儿就睡在我隔壁的卧室
她的呼噜声常常在深夜
光顾我的房间,让我失眠
可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时候
我又会慌乱、不安
仿佛那年夏天的一次意外
留下了恐慌后遗症——
我已经成了一个神经质的母亲。
寂静的夜晚,成了我永远走不出去的大草原
风吹,紧张;草低,紧张
不见牛羊,我更紧张。


矿山行(组诗)

一  他们:一座黑色的竖井

他们刚被绞车从地下运上来
仿佛,一堆疲惫的煤
散落在巷道口的长椅上。
 
他们躲闪着我想要接近的目光
双手在满是煤灰的工作服上来回磨蹭着。
 
“别脏了你的衣服。”
一个矿工兄弟这样说。
多么熟悉啊
2011年冬的某一天
我的爱人刚从盘道煤矿的深井上来
他,也曾这样对我说。

多么相似啊
一样的朴实,一样的憨厚
我始终找不出更恰当的词语来赞扬他们
其实,多年以后我才明白
对于他们,所有的修饰都是苍白的。
 
秋深了
长长的巷道口,他们坐在那里
他们更像是一座黑色的竖井啊
有着比煤更黑的颜色
有着比煤更深的爱。
 
二  她们:活成了煤的样子
 
原谅我词语匮乏
原谅我像一枚溺水的汉字
写不出一个女人的等待,写不出
一个女人的孤独,写不出
一个又一个女人
黄昏的等待与清晨的孤独。
 
我走进矿山,却走不进她们的内心
她们的一颗心装着老人,装着孩子
装着爱人,装着牵挂,装着惦念……
时时拴在通向竖井的罐笼上
日日,重复着上下
重复着提心吊胆。

矿门口,租来的简易房里


她们
笑吟吟地端上早已准备好的饭菜
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地咽下。
 
我惊人地发现,她们
已逐渐活成了一块煤的样子。
可她们不黑,她们的白发
她们红叶一样的心
在矿区的秋天,就是一缕最明亮的光线。
 
三  我们:两块相爱着的煤
 
亲爱的,如果将你全部的生活铺展开来
那就是:凌晨四点半的闹铃,常年
堵车的山路,沾满油污与煤灰的工作服
疲惫疼痛着的身体……
 
头疼,颈椎疼,背疼,腰疼
胃疼,腿疼……
这像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体吗?
为你刮痧的时候,肌肤上的结节每“咯噔”一下
我的心就忍不住疼一下。
 
这些年,我的生活里很少有你。
可我的生命里,满满都是你。
将所有的孤独养成你喜欢的那棵幸福树吧
只需要看着你——
归来,躺在沙发上慵懒的样子
 
幸福的嫩芽就在心底滋长。亲爱的
这一生,我们就是两块相爱着的煤
要黑,就一条道,一起走到黑
要白,就一起燃烧,直到成为两小撮灰烬
被风吹在一块儿。


废弃的庙宇

羊倌小二,和他的羊住在寺庙里。
灰尘,蛛网,俗念,随处可见。

没有头的菩萨。断了半截手臂的菩萨
满目疮痍,一只羊半跪着喊出一声“咩”
仿佛在替谁赎罪。

没有庙门的庙,如何挡得住红尘滚滚
黄昏时分,万物静默

从身体里掏出:经卷、梵音、钟声
我看见那么多菩萨,在人间祈祷。


山间小调

野花素朴,山风清冽
山中的事物单纯得,都是我
喜欢的样子。

一条悬在半山腰的石子路
仿佛一张旧信笺,还留着年轻时
的印记。
两颗刺玫花的果实,还在那年的树上
红得那么妖娆。

忍不住。在一树绣线菊下
想要开花。忍不住,在一挂溪瀑旁
想要不管不顾。

而中年的天空啊
云朵沉重,仿佛随时都会有一场又一场雨
纷沓而来。


此时此刻

画下一棵树,在干净的宣纸上。
一棵歪歪扭扭的树,在风中
勉强能站住脚。
落光了叶子的树
不再开花的树
大片的留白,不是忧伤
不是失望。
11月11日,上午11点,阴天,1°C
我想起的,是特蕾莎。


雨中

一株中年的忘忧草
正在忘我地生长着。

我在岁月中,咬着牙,一声不吭。
日子就是这样

当疼痛一次次捂着我的胃
当我反复咀嚼着不合胃口的生活

惹人喜欢的百合
正慢慢绽放,我想

我要有一棵草的耐心
也要有一朵花的任性

在一场午后的雨水中,慢慢地
——清洗自己的命运。


小雪之日

回了一趟离城十里的老家。
路是新修的,平展,宽阔
两旁的小树,也是夏天时新栽的
比我高出许多。
这些新鲜的事物
并不能带给我多少快乐。
我实际上是个恋旧的人,常常怀念
过去的那条小路,仅能容下父亲的一辆自行车
前面坐着弟弟
后面坐着我。
细碎的雪花,纷纷落在我们的身上
但转眼就融化了。
这些年,我时常一个人
往返在这条路上,回村,看望母亲
回城,安顿生活
白发,已经越来越多……
就像那些消失的雪花,又回来了
只是,我很少说到
父亲,他似乎早已融化在记忆里了……


与父亲说

一场说来就来的雨
仿佛瞬间到来的思念,铺天盖地的
落下
父亲,有多久没有想你了
有多久
没有到你的坟前去看你
想想,这是多么令我惭愧的事情
我和母亲
依然在我们住过的老屋
说起你的一生,短短的四十九年
迅速如尘埃消逝在雨水中
这么多年,父亲
我一次次跌倒在
泪水与汗水之中
一次次,咬着牙
把坚强当成生活的苦药
我已学会一饮而尽了,面对一杯
昨日之酒
在想你的时候
在忍不住哭醒的时候
我一直努力活成你想看到的样子


夏至

外面在下雨,雨点匆匆路过我
居住的地方
没有带来任何令人快乐的消息
 
一片茶叶,在刚煮沸的山泉水里
沉沉浮浮
想起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总是
令人不安
 
玄关的那棵幸福树,叶子越来越翠绿
但关于幸福,我依然知之甚少
 
这是一年中最长的一天
我有足够的时间擦拭室内的床头柜
与书架
 
我有足够的孤独,将鼓噪的蝉鸣
拒之门外


删除

这个春天,我将学会一个词语
删除。删除生活背后的小人
阳光中的一小勺黑暗。删除
令自己羞耻的虚荣心
酒醉后跌跌撞撞的样子。删除
疾病,忧伤,心底涌动的疼痛……
还有,那句一直想说的话,我也要删除
——因为再也不准备说了。
一个不再负重前行的中年
一个干干净净的春天,我相信
神,也会爱上我命运中的留白。


我的日子

浇花,拖地,煮一日三餐
把阳光请进室内,让生活的暗疾有所回避。
 
女儿坐在画桌前
画石头,画树,画自己年轻的山水。
 
我读但丁的《神曲》,相信缪斯的美
也会慈爱众生。
 
简单,是这样的温暖
有一所向阳的居处,有亲人的爱


水晶之恋

一块水晶石放在我的手心
像你的表白一样,晶莹,透明。
我的脸开始微微泛红,呵
这不惑的年龄
这令人迷惑的爱情。
我起身仰望流水
从悬崖一跃而下——
呵,这任性的美
粉身碎骨的爱。
我使劲攥了一下手中的水晶石
似乎要攥出心底的湿润。
我有瞬间的无言,夏天
在我的身后
沉默如花瓣上的光线,草尖上的露珠。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