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老木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0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老木简介

(阅读:292 次)

老木(1963-2020),原名刘卫国,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八十年代五四文学社重要诗人之一,与骆一禾、西川、海子并称北大诗歌四才子。著有诗集《你在火的上面唱歌》,主编《青年诗人谈诗》《新诗潮诗集》等。

老木的诗

(15 首)

巴黎,你疯了,我还活着

巴黎,你疯了,我还活着。
在中国找不到中国,
就像在巴黎找不到巴黎,
但是在1989年我找到了1789年的雨。
巴黎今天的阳光无罪,
魉魅们也游泳在燃烧的粒子海。
我也是蓝色的,但不再追求忘记,
痛饮着这微醺世界,如瓶中鱼。

二十年后,在巴黎我只认识八大山人
不是杜布菲。
我曾经是杜布菲,
全身是灰色堆就的块垒,
再刻出一个鬼脸;
但现在我就是老木,
长出了雷点般蘑菇。
我在月台上吃我自己,
目睹二十个、二十个中国人成团过去,
他们已经买下噩梦与LV,
他们终将买下北大和巴士底,
买下我被窃的一部鬼魂史。

我已经埋得深了,
头上是整个世界的尸骸,
总有青年挖胫骨为横笛轻吹。
我不出来,
我在地铁站里走了一万圈,
一万圈都是黑绢花编织——
走成一个广场,为我自己。
我再次在水面上写字:
一部没有听众的宣判书。
但是我能听见——我长出了乌云般木耳。


一九八七年九月三十日夜

这个夜晚被不朽的光芒覆盖
一九八七年,九月三十日
远离广场的灯光汹涌
物质在飞驰的过程中松散
并且脆裂。你在时间的水流中
把自己交给旧日子

唯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
诗人的语言如同诅咒
在刚刚过去的夏天
危险的信号漫天飞扬
逃避到哪里去?就是今天
你想起第一次爱情,第一个

女孩子,她身穿紫花衣
向你微笑,走过来看着你
惟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
女人是我们打开的好酒
催放玫瑰,内心的水流
在暗中发出动人的声响

把一九八七年九月三十日
这个夜晚溅湿


又一张新相片

新相片里我看见了你的手指
细小,柔嫩如同你的目光
在我的头发里寻找故事
动作利落的情节是我的头发
一根又一根飘落
这一所房子在季节交换的日子
破败、陈旧又有腐败的气味
那是春天的脚步所带来的
什么纷纷剥落,又没有停留
我不能够违抗你
就象我不能够指认你
把像片翻过来
我就看见一片空白
仅仅一片空白,
这又是什么


映山红

映山红又名杜鹃
来源于一个古老的故事
望帝和鸟儿
使一切富于诗意
残忍的传说,鲜血和历史
随着长江昏黄的波涛
运载着千年万年的岁月
太阳发出水的光辉
草水连接着长江
那只鸟儿飞走了
留下一山的鲜花


广场上的夜游

在夜晚你或许来到广场上散步
空旷的日子使你内心平静
就像是第一次爱情带来的幸福
木头制作的脚肢以及嘴唇
一经点起夏天的火焰
就在白色的寂静里熊熊燃烧
因此灯光只闪现出茫茫的夜色
偶然的相逢中仅仅如此
你好,老木先生
诗人的语言无比贫穷
小小的红烛涌出瞬间的泪水
黎明时分被完成得干干净净
广场上的夜游发生在秋天
那些夜晚在蓝色的光芒
你能够感到海水一次次漫上床铺
熟睡中梦见家庭的气氛
铅色屋顶在北方的夜空中
必须是唯一的场景
角色是一个诗人,出场入场
带来善良的愿望
在广场上空嘎嘎作响


外公和父亲和我

我父亲是怎样认识我外公的
现在,谁肯对我说个明白
只是好早就有个传说
说那一天,我外公差一点把我父亲活宰
 
这纯粹是传说
我母亲却从未说过她是怎样成的亲
没说过我父亲在一个夜里将她抢去
那个夜晚红土壤的鬼火闪烁不定
 
外公暴跳如雷
这个老木匠操起斧子就翻山追赶
不知为什么天亮才到
可门里的哭声让他的愤怒一下烟消云散
 
就在那个早上
我生下来,认识了我的父亲
就在那个早上,外公将我抢走
仇恨使他和蔼可亲
 
他给我讲鬼的故事,教我预卜吉凶


坐车旅行

坐车旅行是深夜的嗜好
到一个地方并不是目的地
你见到的全是你见过的事物
家里的台灯,玻璃板下的相片
一个人怀旧又伤感
那只小老虎如今这里已绝种
他只好坐在你面前一言不发
走吧,汽车又要开动
风光在梦里就会出现
一只船在海里漂行有2盏小灯
燃起你的欲望


对话

传统站在悬崖上
一些人站在传统上
山很大
夕阳很大
燕子飞去又飞回
峭壁上那颗松树
在一场雷击之后
去年就老了
 
专一走路
那些人城里人觉得挺舒服
一次郊游
麦克镜中的景色别样
真挚的争吵
吓得兔子一窜
倏尔不见
他们发现了痕迹;
 
喂,写诗的
你怎么尽使蓝墨水


献诗第18

愿夏天和秋天的那个夜晚被忘却
啊造物的主,我在这儿:愚昧无知
我在幸福面前太过于自信和骄矜
把我的脸转向岁月天空般的面孔吧
我的心盛满雨水和烦乱,盛满风声
 
我在这儿,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什么也不能做——我将做什么
我悬垂的手,我健壮的脚
话语不过是喧嚣,书籍仅仅是纸张
没有一个人能够懂得并指引我
 
我手里握着一枝红色的钢笔
十一月象一个老人,有白色的火焰
愿夏天和秋天的那个夜晚把我忘却
在记忆中我要成为你快乐的空白


夜色中你在火的上面唱歌

夜色中你在火的上面唱歌
不是在明亮的群山中
天阴小雨,人声寂然
我把我的头解下来
交给歌吟中的你
在这个小小的村庄中
谁是歌者,谁又是被歌唱的人
我无法分辨
我把头颅解下来
交给夜色中舞蹈着的你
 
美丽的女人
在雨水中行走,歌唱火
在黑夜的背后歌唱爱情
你的舞姿,使梦中的火焰
在这一瞬间起伏不停


深夜阅读

一到深夜就会从墙壁上找到笑声
就在这间铺着地板的屋子里
挂毯上的鸟儿鸣叫,而你会走来
那些颜色艳丽又平静
在宫殿的墙上,棕榈树象风
把你吹进我的屋子
我在这儿会多么爱你!
就在这儿,在每一个晚上
我整个的心如同闹钟一样清脆地走动
它是那样准确又那样忠诚
如果你不会为那个小镇的古老所迷醉
你就会超越时间来到我的屋子
在这里,我们会在短短的凝视之后
欢快地接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密合我们年轻的嘴唇
这是我诉说爱情的唯一方式
我会在你红润的嘴唇上
找到酒以及我二十三岁的青春


爱情

城市的风光是在冬天
只有冬天
一群瘸老虎满街乱窜
带来山里的声音
蛇一样嘶叫
地铁车站鬼影幢幢
空洞的声音日夜不停
 
春天不可能想象
或者憧憬
走到面前你才发现
原来是旧相识
温柔地一甩
马尾巴撩起激情
想抄捷径,却走进了死胡同
 
十二月
过了十二月又是春天


体验

你一天静望的风景,是现在
四时四十八分。写作到凌晨
推窗而望,刀锋的光芒
在红色的脸上闪现
太阳从马厩里起身
马群四散,留下最后的宁静
悬挂于墙上,就像是你的像片
多年来并不存在
在现在,铁桥震响于运送时间的
这一个瞬间,你将要睡去
 
如果这时体验到的一切
能够呈现为画面,被拍摄下来
那列火车一驰而过
多年来轮子所驱来的急风和日子
在燥热中逝去又出现
在广场中驻足
在小饭馆里早点
在房间里脱下汗渍的衣衫
一人长睡


槐花梦

太阳跌碎了
一地金黄

耀眼的大街上
走着一个
金黄的姑娘


迎接秋天

四个季节都在向我告别
能够触摸的只是迟迟而去的秋风
在落叶旋舞于晚上而划起皱纹的
剧场之外的街道上
你以不易察觉的微笑朝我致意
又缓缓而去,这是五年的记忆
泪水顷刻发出的暴雨的信号
不曾到来也从未存在
因此黄昏的散步是在海边
那些不断开合的窗户里
灯光有最后的情感倾诉
渔船如今都到什么地方去了
季节如同汹涌又平静的海水
涌上来又退下去
 
迎接秋天是多年卜居属的愿望
让菊花在疲倦中发出蓝色的喟叹
如同我想念不能相见的爱人
铺开雪白的信笺
所写下的是夏天里的
大海和大海边的日子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