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鲜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5 位诗人, 10561 首诗歌,总阅读 5627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鲜红简介

(阅读:226 次)

马鲜红,80后诗人,青年评论家,湖南常德人,诗歌和评论散见《中国诗界》《华夏晨报》《中华日报》《火花》《山西工人报》等,出版诗文集《穿越天地的爱恋》。

马鲜红的诗

(13 首)

我们只是虚无的一些影子

我们从虚无中逃出来,
躲在人世互相取暖。
我们希望用情把对方抓得更紧一些,
于是人间便有了亲情、爱情、友情。

我们只是虚无的一些影子,
是情充实了我们,
让我们有了人形。

那些认为情是多余的人
最终失去了人形,
成为了行尸走肉。

我们从虚无中逃出来,
并没有逃脱虚无的追捕。
虚无会动用各种手段
把我们抓捕回出。
可是情始终留在了人间,
对抗着虚无。


还有流浪者坐于屋檐下

雨在城市的霓虹灯下
寂静的飘洒,
街上的汽笛诉说着
人世的热闹与繁华,
寒风从楼林里吹来,
还有流浪者坐于城市的屋檐下。

一个分离,寒凉的世界
沉睡在我行走的冬夜。
我多次尝试拿出十块钱
送给流浪者,
以传递一些来自心灵的温暖。

可我犹豫徘徊,
拽着钱包的手伸伸缩缩,
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寒凉,
让我竞拿不出十块钱的良善。

流浪老人坐于餐馆的屋檐下
也许在等待一场残羹剩饭的盛宴。
我缓步走过,
步入更深的夜晚。


一个人的江岸

徐徐的江风,
吹动云朵,轻抚草木,
又轻抚我的脸颊,
仿佛恋人温柔的诉说。

青葱的苇丛里成群的雀儿唱着晚歌,
归巢的喜悦撒满了江坡。
大大小小的船只在江中穿梭,
仿若不息的生命在红尘里漂泊。

夕阳端坐在天空的庭院里,
正用手中的画笔把白云染成彩霞,
把波浪涂抹成燃烧的火花。
我的心也仿佛受到渲染,
一股愉悦的激情升腾而起,
荡涤俗尘凡想,扩清寰宇。

那个以无穷无尽的买卖构成人生活的世界,
在我面前变得纯净起来,
像一朵花,正展开层层美的花瓣。
那甜蜜的芬芳,
让我沉醉在五月的江岸。


路过人间

窗外起了风,驱散了盛夏的些许炎热。
树叶和小草欢快的在风里起舞,哼着细碎的歌儿。
一只蜥蜴探出身子,伏在草叶上,
一动不动,安静的沐浴着和风。

白昼渐渐的沉默了,黑夜将接手人间。
我归来坐在窗前,放下忙碌和繁杂的欲念。
时光轻柔,日复一日,匆匆的来了又去了。
在无尽的时光里,我路过人间。
生命载着我渡过这一站,
而下一站又是什么来载着我呢?

路过人间,看一场人间风景。
看人世的纷争,熙熙攘攘;看人性的邪恶与纯善。
无知无觉的来,带着心灵的和谐和完整而去。


在山岭上

在寂静的山岭上俯看城市,
仿佛看见整个人间。
那边是吵杂,
这里是鸟飞、风吟。

步行倦了,
找一块阳光草地坐下来。
青草柔软,
心灵和乐。

不远处有人在阅读书籍,
有情侣互相依偎。
他们都默不作声,
仿佛时光也在此驻足。

山蓼草的粉红色花朵,
开出了冬日的心情,一簇簇的。
冬日虽然萧条,叶落满径,
却有一颗向往春天的心。

不断的有人来,
又不断的有人离去。
来者从遥远的过往而来,
去者去往无穷的未知。

这冬日的午后,
天蓝,风轻。
似在人间,
又不似在人间。


生命的春天

自宇宙天地汇聚到我心中的力
是一弯浅浅的欢喜。
欢喜正在涨潮,
春天正在临近,
一粒种子欲要萌芽。

那光秃秃的树丫
是否怀揣一个绿色的梦?
那河滩上焦渴的流水
是否祈盼着春雨的丰沛?

那在万物间传递的信息,
落在我的心里,
是一方浅浅的欢喜。
欢喜正在涨潮,
生命要在天地间舞蹈。


一朵桂花落在我肩上

我匆匆走过,
一朵桂花落在我肩上,
仿佛一声叹息。
这个沉重的秋天,
大部分时间我都陪护在母亲的病床前。
 
落花也似乎额外的沉重,
它的美丽,它的香,只触摸到
一颗冰冷的心,
和一扇紧闭的门。
 
面对一个即将没有母亲的世界,
我的泪水早已把阳光浇灭。
可是我从花树下走过还是小心不踩到每粒花朵。
再回首,那落满一地的,
仿佛都是母亲的生命。
 
阳光下,
有一滴泪落下,
砸痛世界,
 
滋养万物。


黄昏漫步于珊珀湖畔

徐徐吹来的湖风,
在岸边意杨林的叶丛里欢声笑语。
而终身追求风儿的浪涛,
最后却把满腔激情投向了湖岸的怀抱。

太阳收起了它最后的余辉,
云霞也渐次换上了她们金色的晚礼服。
而蔚蓝的天空献出广阔的大厅,
以供云霞在万物面前秀出其夺目光彩。

万道霞光,
把我面前的小路也涂抹成金色。
而湖水更是难掩心中的激情,
见到云霞就羞红了脸。
水天一色,
我仿若行走于金色的梦里。

凉风习习,
荷香盈盈,
我要说的话,要赞美的歌也沉睡在梦里。
我只剩一颗接纳的心
和一个可以随形变换的灵魂。
我可以博大如湖,
亦可以翔飞如鸟;
我是一望无垠的天空,
亦是一株守望的水草。


被拘禁的人

在时代的车辙里歌唱
奋力挤向辙痕的最深处
把抵达深渊视作人生的辉煌
 
在他人的话语里,或痛苦,或自豪
靠他人的夸耀和贬损
画出人生的航道

迎着每日的朝阳点亮一个个欲望
用人类的世俗流弊筑起彩色的思想樊篱
生命只是名利路上的一些忧愁,一些欢喜


穿越五月的大地

五月,
万物在大地上谱写诗篇。
写着对大地的深情
和对无限天空的痴恋。
 
我乘车穿行于大地,
阅读万物写就的诗篇。
我读到阳光,花朵,树木和青山,
读到白云,稻田,草地和河川。
 
词句虽然不断的重复,
但我从没有感到厌倦。
仿佛我的心
原本就来源于青山绿水间。
 
也许我就是一只归巢的白鹭,
在喧嚣尘世觅食的日子已经结束,
现在我要飞过大地,
飞回乡野间我那绿树环抱的巢,
然后把自己也化作诗篇里的一个词句。


我完整地得到了我自己

在今日酷热难耐,
我头脑的一片模糊之中,
我见到了天空的无限和永恒流走的时间。
我见到了那永恒之中的我,
他对我说:“这世界你曾来过。”

“我来过这个世界,我完整地得到了我自己,”
我似乎也听到我弥留之际的言说。
尘世的小我终将随风而去,
只有那天地万物里的大我,
才会在死亡里开怀畅笑,
因为他知道:
我曾完整地得到了我自已,
我将与永恒为一。


我不是一个好的人类扮演者

傍晚,我作为一名路人
行走在人世的舞台上。
此时的人世
正上演着归家的剧目——
街道上人潮涌动,车水马龙。

每一个人都演得投入,
完全忘我。
而我不是一个好的人类扮演者,
人这个角色我始终学不会。
我常常显现本我,
透视人生的剧目——
那些各式各样的形象扮演者,
上演的无非是角色和道具的争夺。

我知道每一个人都会演完他人生的戏,
然后走下人世的舞台,
走向那黑乎乎的幕后。
可我们都曾为了一个上台的机会,
在幕后等待了亿万年之久。
也许我们都曾心怀光明,
想用爱在世间编织灵魂。


乡村的夏夜

当一声蛙鼓奏响,
夜便迈着轻柔的步伐羞哒哒的来到人间。
她泛着红晕的脸
染红了她扯来遮面的几片云朵的轻纱。
 
夜渐渐的走近,
直到羞涩也不见了,
直到热情的拥抱整个人间。
这时遍地的蛙鼓便响了起来
合着夏虫的浅唱低鸣,
月亮也从穹顶撒下柔和的青辉。
顿时天地朴素的大厅里
仿若在主办一场盛大的音乐会。
 
当风走过,
被扰动的树林便鼓起叶掌,
仿佛先前凝神谛听,
望了给演奏者应有的掌声。
 
可是在这天地之间,
谁又是真正的演唱者,
谁又是真正的欣赏者呢?
万物都是这夏夜里的一个音符。
 
我坐在寂静的屋子里,
关了灯,
融入夜色的刹那,我的心跳,呼吸声
也就成了这天籁的一部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