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梅依然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678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梅依然简介

(阅读:596 次)

梅依然,四川遂宁人,现居重庆。中国作协会员。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诗集《女人的声音》《蜜蜂的秘密生活》等。曾获《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现代青年》年度最佳青年诗人等奖,入选重庆市首批“巴渝新秀”青年文艺人才。

梅依然的诗

(19 首)

形而上学

世界是圆形的
我感觉到
我的浑圆与你的
壮硕
传递某种特别的信息

星空下
我们睡在一张黑色的地毯上
万物之间
我保持着我的神秘性
你维护你的秩序

当我完全容纳了你——
就像一个好客的主人
接待了一个不请而来的客人
面对痛苦
我们总是自成一体


界限

我相信每一件事物都有它应有的位置
田野、道路、集市、家庭

那些野花,无名
星星点点:自由,开放。

这个夏日
我们将获得额外的奖赏

我的灵魂已经成型
它在明灭的绿火之中

燃烧——
我们的身体完全浸入光中

淹没:田野里
我们就是那纯粹的必死之物


信仰者

我们热爱创造
——痛苦,另外一种美

剥开她的外壳,露出
她的内核:

一颗红色的心
赤裸,滚烫

攀附于
信念的枝条

如果,没有火热的生活
她能否存活?


微光

雾:白色的落地窗帘
将世界分成两个
——光的队列,
穿过另一个世界,降临
在假日旅馆黄色阳台的大椅子上
我的肉体静静蜷曲
像一只盛放“过去”的器皿
等待打开
我嘴唇的洞穴,涌出细微的光的声音
无人可听


冥想

我们等待一个声音将我们唤醒
喂我们以血液
我们拥有爱的力量

黑色古老的挂毯上
缝补着星星和月亮
白色的光钻进了我们的帐蓬

我们打着滚
深深地埋进彼此的身体
探寻“存在”的真理

当我们在一块林地栖居
只有我们
只有你和我

我们把时光
分成男人和女人
从不混淆

阳光。风。虫吟。
甚至响尾蛇嘶嘶的低鸣
穿过我们腐烂的骨头:
生命——爱——永远。


生活

火车的意志在于
垂直奔跑       
孤独是巨大的球形物
我们的手无法掌握
光推动一切明亮的事物
进入眼睛的隧洞
没有人知道
什么留在了原地
地平线
像一根细细的电线
将每个人连接
主人公会在我们中出生吗?
我们在床上躺下
又突然被弹起
不确定的因素
多于我们知道的


父亲

时间过去的很快也很慢
无论怎么想
我的生活也充满各种意味
但我的头脑里却呈现不出一幅
与父亲在一起的亲密影像
除了那童年的时光
那个持枪的年轻猎人与他的女儿
那头欢快奔跑的狗和那惊恐的兔子
现在,我和他并肩走在一起
发现原来
我们还有如此近的距离
近得像情人
近得像他重新让我出生一次
 
父亲手里撑着一把雨伞
我们手挽手走在伞下
走过这长长的街巷
那些从未向他诉说的痛苦与快乐
也仿佛找到了出生之地


颂歌

绿色的河流停驻在河与岸的区间
仿佛一块被压在玻璃下的面纱
渴望烈火焚烧
我不知道它将去向何处
它有八个方向
弯曲的波浪如同女儿的长发
领跑我的目光
我的乳房早已绽放
隔着一件衣服阻碍着风向我奔跑
我的手牵着我的另一只手
它们未拥抱过我还未爱上的多数人
你和我都在少数的队列
我们应该感到庆幸
就像中了一次“乐透型”彩票
而我的腿在时间之外
渴求另一种慰藉
一条紧跟着另一条
一条紧挨着另一条
而且会大声的说出“不”
——坚定而有力
我在哪里
这良善而庸常的生活就在哪里
 
我的心和嘴统一阵线
想要完美
我的头脑与腿
完成了它们的愿望
整日,我不走出房子
我把自己折叠
像一件行李
准备作为礼物
送给这个需要赞美的世界


致:第一读者

窗孔,及窗孔内的生活
黄桷树上,鸟鸣声像雨滴落
穿过静默无声的
台阶——朝圣者的台阶
这条道路虔诚而悲悯
仿佛没有尽头
万物——有灵
万物——有序
我用自己的肉体
与灵魂合唱
赞美着——
这个世界呀
一直期待读者的出现
如同我的需要一样,真实
而迫切。
读者存在吗
聆听者呢
其实:我们也并不缺少读者
从出生到死亡
我们一直是
自己的,自己的
第一个读者
也是最忠实的那个 


无垠

悄无声息
我们把自己从一个房间搬到另一个房间
以完全的姿势
我们侵占了彼此的嘴唇、乳房
钟表仿佛一颗蜥蜴的心脏在房子中跳动
——我们是彼此唯一确定的目标
 
我多么熟悉这样的时光:
自然黯淡的时刻
我们的身体
在明暗的交界处重合
——阴暗的一面一定要被反映
另外的部分会被涂上一层柠檬的光泽
 
“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一起
做着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事情”
——为了下一个丰盈的季节
我们反对自我的悲悯
反对盲目的支出
反对一切无用与无力之物
 
“炽热的心与冰冷的窗台上的雨伞的相逢……”
我们并不擅长爱的语言
一个矿工举着钻头探测
“生命的终极之处是什么……”
——我们的田野荒芜
正等待被处理


童话人物

我对你诉说:
我的方法多么拙劣
总是纠缠于女人与女人的事物之中
 
“这个世界严酷,充满斗争……”
为此,我为自己努力
塑造一个“超人”的形象
 
她喜欢童话
经常做着白雪公主的梦
梦见——
 
自己是如何地被继母迫害
自己又是如何地战胜自我的恐惧
与这个世界做斗争
 
“她聪明、美丽
有一双纯澈明亮的眼睛……”
诉说到这里,我无法继续
 
不管我们曾经做了什么
生活总是超出我们日常的预想
不容我们后悔


思想

最初
我停驻在一块褐色的岩石上
怀着鼹鼠的悲悯
 
远处
孩子们在草地上奔跑嬉戏
被母亲所引导
 
更远处
高高的铁架索
坠入阳光的阴影中
 
然后,夏天的池塘
一条蛇正在穿过


备忘录

失眠者的清晨
镜子中
我睁着亮晶晶的眼睛
盯着我发育良好的肉体
你曾经检查我的构造
说有一副好器官
适合生育
如今
我们只生养了一个孩子
更多的孩子
都死在生产的途中
简历节约纸张
感情派送给时间
金钱无需投资
我闭着眼睛
用手抚摸我的每一个部分
不完满的地方
如错误的句子反复修改
隔壁房间
传来快乐地喊叫
一对恋人
正经历一场肉体的考验
至于心灵
最好也要全副武装


摇篮曲

夜晚如飞机降落
只有一条跑道能够容纳
我们的份量
只有一种震颤的音响回荡
死亡足够
四条长长的门廊
隔音效果良好
光线调到瞳孔的背面
我们如何寻找
一只钟摆
被节日般隆重的阴影覆盖
歌唱——
嘴唇并不急于歌唱
它重重地落在
另一个肉体之上
抱着你
就像与自己重逢拥抱
我们已习惯
如此取悦自己


形而上学

世界是圆形的
我感觉到
我的浑圆与你的
壮硕
传递某种特别的信息
 
星空下
我们睡在一张黑色的地毯上
万物之间
我保持着我的神秘性
你维护你的秩序
  
当我完全容纳了你——
就像一个好客的主人
接待了一个不请而来的客人
面对痛苦
我们总是自成一体


昨日

天空低垂
落日奔赴另一个时间
每天
我们的生活都在
死亡和重生
光的声响
充溢整个小镇
她看上去光彩夺目
又格外肃穆
如同一只敲击了百年的铜钟
我们伸出手
便能触摸到那顽固
而斑驳的纹路
殷红的灯丝
在离开
我们的空房子
熊熊燃烧
并灼痛我们
发出腐烂的气味
但我们来不及心碎
一切转瞬即逝
而昨日的概念
就像我们流落在
自己不属于的地方
艰涩地开口
说出——
“我爱你”


同一平面
一个物体举着另一个
在快感未丧失前
感官捕捉
照看着日常我们容易忽略的细节
声音的源头正确吗
绷紧的灯光是否需要松弛
线条的起伏是否与我们的情绪符合
并适当擦拭因为即将共同完成
某件神圣工作所产生的汗水
一切都显得那么圆满
当我们分开
我们为什么感到失落
一具空空的肉体
男人和女人是否应该
死在做爱的途中
或是爱上的瞬间
爱——才会具有震颤的效果?
爱——
自始至终
都是一种自我的运动
推开窗户
太阳正缓缓穿过光滑的天空
那精美的圆形
在我的瞳孔滚动
我们的生活
正遭受损耗


女裁缝

她端坐于一堆色彩斑斓的布料中   
双手温暖
和冰冷的缝纫机相遇
结合在一件衣服的成形之处
头微微低垂
眼睛专注固执
似乎她的一生
只与一件衣服发生关系:
布在机器上旋转
双手碰触到它
她以为就会触摸到他——
喉结颤动的脖子
粗壮的胳膊
光滑结实的胸膛
往下是平坦的肚腹
再往下——
再往下——
什么都没有
——一切戛然而止——
我给她安排了
最为忧伤的结局


降临

黄昏
光线细细密密
一张蛛网无声打开

我成为自己的廊柱
用阴影专注地装扮自己
与平淡的风、回形的路径融为一体

保持孤独纯粹的形态
我仰望星空
像一个神秘事件的降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