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悦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5 位诗人, 10561 首诗歌,总阅读 56275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悦芳简介

(阅读:361 次)

悦芳,山西高平人,现居太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有诗歌、散文、诗歌评论发表于《山西文学》《山西日报》《黄河》《都市》《五台山》《诗歌月刊》《星星诗刊》《诗选刊》等。并有诗歌作品入选《新世纪诗选》《中国青年诗选》《中国短诗精选》等多种诗歌选本。著有诗集《虚掩的门》,该诗集获2016—2018年度赵树理文学奖•诗歌奖。

悦芳的诗

(17 首)

庚子记事

◇一月的寒意自笔端涌出

大雪掩袭北方。封城的传说
变成了现实。我们看不见敌人
却置身敌人的包围中,我们
惊恐、彷徨、无所适从
深陷在新型冠状病毒的阴影里
风暴,在诗之外的人生聚焦

我无法开出一张理想的药方
来医治患病的现实
我希望诗歌能有承载万物的力量
我祈求一行诗可以无限的延续下去
来解救被过去、现在和未来所围困的心
我远未获得想象的自由,只能
捡拾一支滑向远端的笔
让一行诗里的炭火
去温暖另一行

◇二月像一张残忍的弓 

焦灼代替了欢笑
恐惧充斥了街巷
无情的病毒让所有的喜庆祥和
蒙上了战栗的尘埃
一路飙升的数据让人窒息
空气因正在发酵的泥土而咸涩
命运的色彩在摇晃
二月,是一颗击中我们的子弹

痛苦形成诗章。在悲声中
为二月寻找词语。当轰响的泥浆
点燃黑色的春天
悲恸的天空将自身关闭
反复念诵这春天神圣的名字
高处的鸟巢,低处的家园
我们只能在楼梯上漫步
和某人说再见。二月已变得
难以诉说,白昼浮于夜的表面
一切谨慎而无序。世界有待缝补

树干以漆黑的静止,提示一种
久别的沉思。二月,像一张残忍的弓 
自由的河流之牢房
将在春天的箭矢下崩坍——
逆行的背影,在寒夜中点亮
温暖大地的人性之光
而我,只有一颗感恩的心,跟随他们
沉默地前行

◇三月的公交空空荡荡

三月的公交空空荡荡
只有风在街上流浪
人与人蒙着脸,树与树裸着肩
梦想在被说出的事物里

曾经那么精心装扮的世界
现在成了同一模样
一声清瘦的鸟鸣
仿佛是内心的回音

这是被一只口罩捂住的春天
我在手机里,读着
窗外的消息。想象
这场春天从哪朵花开始

◇四月的桃花不说忧伤

春天隐喻了四月的悲欢
季节如潮水褪去,在水落石出的瞬间
才发现枯木,也值得惊鸿一瞥
我们隔着半个江山而坐
任云朵盖住山脉留下巨大的阴影
雨水缓缓聚拢,等俯身的时候
人间便是春天

我们不说残垣,不说断壁
也不说逝去的亲人
我们只说清明的天气
或晚餐的话题
说说弹指间那些明亮的日子
说说腐烂泥土里长出新芽
寻找了多年的出口
在这个季节划上句号
四月的桃花不说忧伤

◇有许多事物被五月洗亮

一个月总要替换另一个
我的语言已跟不上风速
五月乘着颤抖的、闪光的翅膀
正穿过森林、星空和星空下的乡村
飘向充满阳光的山谷年轻的怀抱
猖狂的病毒被五月的风征服
囚禁的人们重新挣脱锁链而自由
灾难和痛苦即将远去
五月的抒情击中企盼的眼睛
新生的事物催赶着你,春天
从高高举起的闪电之火中脱颖而出
五月是迟来的闪光的日子
还干净的肺叶一片蓝天白云
再严寒的冬天
也挡不住春的脚步。祖国的青山绿水
定能康复一个民族的胸腔


立冬

一说起冬天,就不寒而栗。
我坐在这里,对着雪。
其实也可以坐在别处
 
如今万物也经历了爱情。那些
沉醉的,辽阔的,不死的
欲望。重新开始平静
 
我冒着失败的危险在写诗
在大雪充满世界之前
还未找到新的词根
 
雪。从身体里飞出的石屑
外面的羔羊陆续回到含义的
核心部分。呼吸急促,
 
或静止。等待一个陌生人
突然出现在镜头里
让一切死而复生


童年的雪一直下着

在众多选择中,我只向命运低头
这样便可以看到更多被践踏,或者被
忽略的生灵
 
在密集的人群中,我像一只蚂蚁
带着命定的胆怯和犹豫
一边默默行走,一边打量同行者
 
但我什么也不说。咬紧牙关
把影子背在身上
直到浓郁的暮色,将我彻底淹没
 
什么都不想拥有的时刻
看到人间照常升起的炊烟
我突然泪流满面


让遗忘对抗遗忘

词语消失于远方。意识空白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留住
你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你不是别人。你是我最初
和最后的爱。是孤独
是绝望是坚守是秘密是优雅
是隐忍是泪水是火焰是玫瑰是逃离是背叛
是风是雨是电闪雷鸣
是山峦湖泊是森林
是乱象丛生,是大雾茫茫
——
是消磨的时光,瘦落的街道,荒郊的月亮
是马勒交响曲中不可居留的故乡
是一座灯火中的城市
是博尔赫斯的迷宫
是轻与重的平衡
是存在的勇气和活着的证据
是生命的无限可能。是一个人
——在世间拥有的全部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你说,忘了吧。万物不可久留
我抚摸着我凋谢的爱情
不再过问人世间的残酷
没有人问,我是谁
又来自何方——
“心已被嵌入无数的独角兽”
封锁住村庄的伤口
在遗忘中寻找诞生的入口
因为爱,所以爱
因为遗忘,所以遗忘
或许——
这才是我们唯一延续的方式
这个世界正混沌起来


无处可逃

当你的目光
切入世界的局限
我无处可逃
正如这房间的一面墙
挨着另一面墙
 
于是。我再也看不见
你以外的风景
命中注定
你是我唯一
而永恒的陷阱


两个人的房间

多好。
书在枕边,头发散落夜晚的沉香
睡眠还未来临
她手捧《呼兰河传》,河水闭着眼帘
流淌蓝色的预言。身体和灵魂
缓缓进入寂静
之外的念头,全部隐在一盏灯的后面

多好。
尘埃轻轻浮动又落下
《日瓦格医生》在我的目光中
翻来覆去。我看着他
一边在暗夜里舔着伤口
一边跌跌撞撞寻找光明
倘若我们相遇,留一点用来拥抱
用来流出热泪

多好。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房间
她是一个房间,我是另一个房间
我和她,都试图从自己的房间
进入别人的房间
1332,一个有密码的房间
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
是通向我和她内心房间的密码


我们彼此望着

冷。彻骨的冷。
过街天桥上的乞丐不断地向我张望
一个跪在黑夜边缘的咳嗽者
一个风中饥饿的异乡人

我把口袋里仅有的五枚硬币
放进他手中的搪瓷盆里
每放一枚,他的咳嗽似乎就减轻一分

此时,我突然想到年老
想到……最后以出走“远离可耻的奢侈生活”
暴风雪夜里倒下的托尔斯泰

一片雪花无声的下落
白色的长须在寒风中飘荡
俄罗斯的风还在一直说着俄语

我们彼此望着。望着复杂人类
相互确认时的惊恐和迟疑
我们都在等待,等待别人来拯救自己


瓶颈

是时候了。窗户已关上
墙壁已关上
嘴巴已关上。词语返回
自己的地方。在纸上
在刀锋之间
 
幻影和反光,彼此连接
又互相拆散。语言在那里
否定自己,我便在那里
与自己相遇。将这瞬间
点亮、熄灭、点亮
 
是时候取出胸中的炭火了!


途中的镜像

穿过一面又一面镜子
镜中无数的人
是一块块竖立的站牌
指引我前来
 
我们在面孔中
指认面孔。短暂停留
又迅疾远离
每一个移动的影子
都是生命真实的具象
 
烈日下走过。我裹着
一粒不安之心。人生如逆旅
路过风景中的风景
我将怀着这秘密,默默
走在人间
 
把道路一分为二
一半留在身后
另一半,在镜中延伸
通向无人抵达之境


后来

萤火虫消失。童年不见
我集孤傲于一身
背起了整个过去
 
时间,把你和我
变成了我们
我们随身携带粮食、爱情和花园
 
我试着去写那些美好的事物
真相一次次扼住我们的喉
生活使我们变得软弱
 
一个异乡人,远道而来。我忍住泪水
与他对饮。爱与愤怒都平息下来
我知道我必须亲身体验什么是灰烬
 
后来的后来。我们
变成了尘土、杂草和墓碑
他们重复着我们


囚禁

静止又起舞
在你清晰的影子下
光亮在燃烧。落入
那些网里
你在创造前夕、夜晚、翌日
在虚无与梦幻之间
 
空间,在自身
关闭。关在四壁之中
停滞的夜
停留在最高的花朵上
呼吸、奔流、颤抖
灵魂燃烧着根与诞生


寻找

遁入更深的隐喻里。试着寻找
隐藏在大地褶皱中的一些念想
——和声音。瞧,每一个词
都抱紧自己,多像此刻的我
以蜷缩的姿态
来抵挡外来的一切
 
我不能隔空与喜马拉雅上的
雪人对话。也不能听到
荒原上一片嫩叶发出的欢呼
或尖叫。一个声音
与一个声音之间的寻找
是漫长的
 
沉默注视着我。我们都把想说的话
藏了起来。就这样安静地坐着
我此时只能说出的是:
椅子、睫毛、雾霾、灯
房子——或世界
一个事件的制造者


词语即梦境

总想将你植入诗歌,种进梦里
又一次次把你剔除
驱逐出梦。语言与情感的角力
难分胜负,紧张、对立
无休无止。拒绝你又亲近你
你的诱惑在我的耳畔
低语。它越过界线和黑暗
发出呼叫、呻吟、欢唱、倾诉
在无法触及的地方闪烁,无处不在
又无迹可寻
那些痛苦的,欢欣的,狂怒的,抒情的
都将成为我们身内的血、我们的目光
和姿态。你说人群是我们惟一可以深入
和住的地方。又说
自我,不能忍受沦陷于他人的怀抱。
对于不可名状我已愈加熟谙
我夜夜独坐。用细致的手指抚摸
床前的每一片月光。一夜与一夜不同。
把一个名字写在手心,然后握紧
在一个很稀有的时刻
有一行诗的第一个字
在它们的中心,形成
词与梦坚硬的内核
脱颖而出


密谋者

在夜尚未完全展开之前,密谋
一场内心的风暴。我无法
准确说出它的颜色、气味
或形状。我无法预测它的未来
重生还是毁灭。我闭着眼
想阳光下的石头、山岗、村庄和树
细数树与我之间的距离。近了,
更近了。影子在移动
----风声渐紧。我惊疑地想起
想起那些灿烂的疯狂的倔强的野花
摇头、扭动、起舞、惊艳、妖娆
----节奏剧烈。我的小调急遽地哑音
隐伏在隐隐作痛的干燥的喉咙里
我无法说出其中的秘密

夜包围了我。潮水般涌来,淹没了
我的慌乱、羞怯与不安。淹没了
我的心。我们交换体温、手势
黑暗的词。裸露的肌肤
是幻觉,有人在梦中说出真实
夜像一个密谋者,没有人
需要为它哭泣或命名。


这个夏天

我看见被阳光烫伤的人
每道伤口都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地球明显变得不可捉摸
谁能说发生的仅是一场巧合?
这个夏天的风注定与速度无关
我不会煽风、点火、陷入具体情节
我懂得时间的暗语。将沉默
认作一种事物。甚至赞美残余的灰
对那些灰烬,不争辩,不否认
也不吐一词。任时光
在后面推着,在夏天的背面
存在。我,唯一的目击者。用嘴唇
挡住所有退路。不动声色
看着夏天,在阳光的翻晒下
渐渐变老。被此起彼伏的虫鸣
添着皱纹


在玄中寺

牡丹已经谢了。凤尾竹
在柔和的风里,隐藏着
星辰背后的秘密
锈迹斑驳的铜铃,孤独地
悬于亭子一角。听
光线在树杈间行走的声音

我们在台阶上坐下来
江山就这样忽隐忽现
因和果都在慢慢长大
你说,在我的流年里
偶尔会走神。其实
我口袋里有笔,时刻
都可以记下瞬间的
蛛丝马迹。表层的草
绿了又绿。内心的壑
深了又深。我们为什么
会来到这里?
不必禅透寺中玄机
许多事,最好是
秘而不宣

经书之外。凡是
遥远的地方,都是
一种诱惑
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
诱惑于传说


与河流有关的隐喻

与河流有关的隐喻,被村庄
和乳名安放在灵魂深处
一再提醒自己
杜绝喊出静脉中蛰伏的疼痛

善于虚构或善于在水系的腹内
打捞一些散落的片段
如果没有鱼
这些蓝色的忧伤
如你的声音,穿过暗夜
在不可预料之岸,激起
久久的回响

一些咒语开始跌落。水声
漫过画面,你会发现
河水不同寻常的另一种延伸
大海消失之后
又在另一块陆地上涌现

多少年来
我把月光汇聚成内心的河流
把宇宙和短暂的我们贯穿起来的
是年年不变的流水么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