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赵建雄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0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赵建雄简介

(阅读:962 次)

赵建雄,山西汾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2014年被评为“山西十佳诗人”。在《都市》《山西日报》《天津诗人》《山西文学》《黄河》《厦门文学》《诗林》《诗歌月刊》《诗选刊》《诗刊》等报刊发表诗歌几百首,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获多种诗歌奖项。同时有小说、散文、纪实等作品发表。出版有诗集《零度左右》《时间之上》、散文集《汾州有酒杏花香》。现任职于山西文学院。

赵建雄的诗

(20 首)

叛逆者

月亮丢失。星星酣睡
风支起空旷的帐篷
一个醉酒的男人,独自前行

梦还在继续。狗依然狂吠
呓语中的女人肢体僵硬
酒馆里,灯火通明

树梢上,鱼儿飞来飞去
鸟的翅膀穿上木屐
山体在云的怀抱里打颤
河流越过桥面,静静落泪

窗玻璃破碎。一张脸
探出来,嘴唇咬住时间
祈祷的声音很忙乱
自由被绑架在灰白的墙上


尘世如此安静

尘世如此安静。一切
如此繁旧,又将如此繁新
绿被压抑着,力在向上
影子困在玻璃中。时光
漫长,又匆匆

脚下的路纵横交错
所有的声音都来自内心
江山易主。万象更新
一切皆归属于我
与他人无关


一座小院

天空,突然就暗了下来
星星和月亮依然隐身
一只鸡,栖息在一棵树上
与树下一只狗对视
一只猫,卧在窗台上
俨然公正的裁判
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
任何重大事件发生
许多动词,或者形容词
都是多余的。而那些象声词
早已过时。正如冬天的风

江湖遥远,山河遥远
草寇与帝王的天下遥远
人间到处流浪着英雄
这小小的一座院子
天空,突然就暗了下来


太阳的证词——致普希金

万物朝向太阳。并且
像青草一样生长。在
皇村公园,一座高耸的纪念碑上
一个人,闪光的名字,灵魂
遗留在一首颂歌当中
这,是人民的语言
善良的感情,自由的风
一柄俄罗斯的利剑
刺向野蛮而愚妄的天空
 
您看,金色的光芒
为您作证:您是骄傲的
自由的歌手。滴血的利剑
留下,辉煌而高贵的足迹
星星的夜空下,法理最终战胜强权
您沉思的眼睛背后,永远
藏着另一双眼睛
令帝王们惊悸不安
您的桂冠,永远光荣不朽
 
可耻的时代结束了
狰狞、幽暗、骄横、残忍、血腥......
所有罪恶的种子,腐朽在涅瓦河上
金色的光芒为您作证:您的爱情
泛滥在“波尔金诺的秋天”
您不屈的头颅,吹响时代号角
凝聚起斯拉夫人的力量
“俄罗斯诗歌的太阳”折刹了羽翼
月亮、星星,更加耀眼璀璨


五月,这沉重的雨水

注定虚无被浪费的季节 
众神狂欢,万花热烈 
天空充满着热风,和雨水 
闪电划过,一只黑色的狗 
在轻浮的树荫下,享受寂寞 
叶子清淡,蜜蜂静默 
泥土喘着粗气在呼吸 
一个人,怀揣被打湿的经书 
行走在路上。青草的对话 
沿途雕刻成碑石 
果实。都还深埋在壳下 
花的绽放,是皮肤皲裂的火焰 
一片片金黄的麦田,都是 
眼眶里迸裂出的泪腺 
五月,这沉重的雨水 
被季风裹挟着。在虚无的 
时空深处,起起落落


让一条河流慢下来

首先让春天慢下来
让浅薄的雪慢慢地融化
最后一片落叶先不要苏醒
河流在冰床下复活
与坚硬的河岸慢慢擦肩

让惊雷与闪电慢下来
小草不着急萌芽,燕子还在南方
青蛙、绿蛇在洞穴安睡
春雨比油还更珍贵。惊蛰
与彩色的蝴蝶一起幸福冬眠

让花开的声音慢下来
时间裹着寒冷的外衣,没有终点
没有人咳嗽,没有人呼吸困难
绿色的太阳长成常青树
所有的人,舌尖芳香,指尖温暖

美好的爱情也慢下来
像一只自由的小鹿
在安静柔和的草地上撒欢
杨柳矜持,生命潜伏
调皮的星星还在童话里眨眼

让一条河流慢下来
时光如铜。记忆如金
你我不问年轻,不问衰老
此时,所有高贵的灵魂
都在健康的身体里坦然安放


我们在黑夜中相互活着

黑夜是一间黑屋子
没有门,也没有窗子
我,和你,在屋子里
面对面坐着。我们
彼此陌生。又熟悉

黑夜永远是背景
上演着一出出话剧
斗争时时发生
友谊时时建立
爱情在屋子里虚拟

月亮迷失在空中
所有隐喻的光
就是我们的眼神
和语言,甚至每一次心跳
我们互为黑暗,就这样
在黑夜中相互活着


黑洞

寥廓的夜。无边的暗
真实的存在,永恒的居穴
丢失了钥匙的枷锁
出口隐藏在降生前的路上
星星是暗夜的雨
冷风吹着无边的号角
虚无搁浅在织网的日子里
唯一燃烧的花朵,繁荣
或凋谢,像一盏旷古的马灯
吊挂在空寂的枝头

到处是墓碑。呼吸
沉睡,失忆,死亡
微笑是坏天气的流行病
有人放浪形骸,手捧泥土
亲手把自己埋葬
阳光被血色滋养、涂染
那孤独的光亮翻来覆去
在无底的深渊熠熠生辉
所有被照亮的部分
都栖居在向日葵的巢窠里


梦见一只蝴蝶

昨夜,误入庄周的花园 
看见一只蓝色蝴蝶 
停在一朵红色的云上 
振动沉重的翅膀   

一对翅膀有一千道光芒 
一对翅膀有一万斤重量 
一对翅膀的影子落下 
地面上长出一道蓝色的墙   

夜,孤单而简陋 
花朵在根的底部隐藏 
所有幼稚的记忆,慢慢复活 
在荒凉深处渐次开放   

突然想给蝴蝶起一个名字 
比如“过客”,比如“虚幻” 
比如“寂寞的舞者”“受伤的翅膀” 
或者,“会飞的花朵”“栖落的希望”   

庄子告诉我,让蝴蝶 
再飞一会儿吧,不要打搅 
它的轻盈、灵动和忠贞 
是博尔赫斯“面前的月亮”


不说再见

天空突然暗下来 
早晨的一朵白云也老了 
雨点开始低垂、低垂 
穿透清凉而柔软的微风 
穿透被网住的心 
路沿石上开满黑色的花朵 
地面长出生锈的钉子 
熟悉的词语被窗玻璃阻隔 
回头看你 
你是一尊许愿已久的佛 
我们不说再见 
内心的暗,与空 
经历一场简约的洗礼 
太阳的光芒正穿越云层


孤傲的夏天正在来临

太阳是一面镜子。焦躁的风 
从灰色的表面疾行而过。清凉 
隐藏在背后。服饰缤纷 
强暴了语言,出卖了性格  
此时,大地一切袒露无遗 
刺眼的光,一根根快速生长 
如中医的毫针,深入洁白的肉体 
思想麻木,灵魂不痛不痒    

杂乱的心。紧咬的牙。骨头酥软 
被一把不锈钢刀慢慢挫着 
一点一点,渗出白色的血液 
这样的场面太过庞大。轰轰烈烈 
没有人抗议,没有人离开 
所有绿色都排成救死扶伤的使者 
我来不及喊疼,来不及说爱 
孤傲的夏天正在来临


故乡

我是故乡走失的孩子
只把哭声和欢笑留给了故乡
我和故乡彼此寻找着
 
故乡,走成一条消瘦的河
故乡,站成一朵落色的花
故乡,长成母亲一对塌陷的乳房
 
我从故乡走出来
四十多年了,一路走着
至今还没有走回去


秋天的疼痛

秋天的原野很无奈
如我久已劳损的腰肌
一株株低垂的谷穗
一棵棵扭曲的果树
一枝枝吊着青瓜的藤蔓
谦虚地弯着老腰,承受着
身体里那些必须的疼痛
 
当风吹过,阳光扫过
这珍贵的人世间
还有多少熟悉的事物
像我一样温暖
 
阳光漫过树梢的鸟窝
秋风无声无息。教堂顶上
时钟不紧不慢地敲着
清冷的河水波澜不惊
虚无,只是万物的一个幌子
正如这些飞扬跋扈的疼痛
过去之后,敞开一扇充实的门


雨声

从早到晚,雨的声音
逐渐变得繁忙
 
匆匆赶路的人,都低着头
有些伞是多余的,忽远忽近
 
嘈杂,孤独,清新,苦涩
五味杂陈的春天
 
这突如其来的第一场雨
这为别人做着的糊涂的梦
 
许多往事轻轻一碰便碎了
如同这雨声,轻轻洒落一地


失眠之夜,我孤傲的灵魂在跳舞

所有的一切,一步步沦陷
魔鬼之夜。在梦中,我
其实是醒着的。一座座高山
向海底塌沉,所有的
江河湖海,漫过崇山峻岭
每一棵树都长出吃人的牙齿
绿幽幽的,嘴角流着黑血
蝴蝶的翅膀被乌云倾轧
十万只蜜蜂叮在牛背上
万马齐喑。一群耗子
狰狞着笑脸,在棚厩深处
窃窃私语,暗度陈仓
泥沙俱下,雨雪霏霏
我头戴枷锁,身披铁衣
在酱色的污泥中抽动双腿
前方,一盏孤灯闪烁
一万扇窗户关闭。羊群反刍
齐刷刷咬断干草的声音
我骨骼疼痛,胃也在不断膨胀
一声咳嗽,喷出万点火星
明月如霜,梨花满地
我看见,我孤傲的灵魂
在黎明到来前的寒风中
赤裸着卑微的尊严
放荡不羁地跳舞


破译

夜色漫过四野。眼睛
是此时唯一的光亮
仅有的愤怒,被一句谎言
锁住。无法入梦
找不到那个真实的自己

尘世往往令人捉摸不透
一半是阳光下的影子
一半是镜子中的风雪
说爱与不爱,都只是一种表述
如同青春的时光依旧会老去

上帝之手,撕不开冰冷夜幕
众神,在词语里一个个沦为摆设
等待黎明之人,注定孤独
我在孤独的存在中,用神的黑色
密码,破译灵魂孤独的真相


春天来了

春风无情。一枚深刻的词语
解释尽世间每一粒尘埃
让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
每一株树,每一寸泥土
让我伏处的影子,和内心
坦坦荡荡,体无完肤
 
春天来了。阳光圣洁
火红的声音无所畏惧
到处是锃亮的钢刀
到处是熊熊的火把
到处是绝望的北风
而燕子的尾巴所向披靡
 
春天来了。春潮猎猎
我面朝大海荣辱不惊
只想做一个朴素的农人
在北方,在祖先的墓碑前
用钢刀犁土,用火把播种
用北风收获温暖的泪珠


怀念

我居住在乡下
我有一间旧房子
阳光,风,蝴蝶,麻雀
窸窣的老鼠,流浪的狗……
都可以自由自在的进进出出
花开在屋檐下
猫睡在窗台上
来来往往的邻居都非常熟悉
老围墙。老水井。老磨盘
老柳树。老炊烟。老时光……
隐忍四十年的乳名被妈妈叫着
一口黑色的老铁锅里
淡淡的飘着五谷的浓香


寒露过后的雨夜

蛙声已远,蝉鸣沉寂
时光一下子变冷。窗外
懒散的水声慢慢响起,淅淅沥沥
鸣噪过的鸟儿蛰伏在某个角落
已经泛黄的梧桐叶,长成心的形状

这样的夜是美丽的
美丽的让人孤独

夜里走来的,都是我的亲人
他们涉水而来,裹着百草,戴着露珠
他们沉默。他们嘴里滑落的词语
像刚开过的花朵,铺陈于柔软的大地

这样的雨夜是美丽的
美丽的让我想哭

但此时,我极力隐忍
我怕沉重的泪珠掉下来,惊醒寒冷
惊醒孤独,惊醒夜的灵魂
惊醒远方高楼的四层阳台上
我经常默念的刻入骨髓的那个名字


秋辞

秋天只剩下一条细细的尾巴
越到前面,温暖越少
阳光,总被一条灰布包裹

长长的路上,听不到一声蓝调
风一直向北吹,如过客留下的背影
光阴,照亮我半生孤单的行程

一只鸟划过云天,声音那么空
一块坚硬的石头对着我笑
我知道,我前世的契约已经丢失

从这个早晨开始,不再猜想
我将不再留恋这座城市
卸下所有行囊,走进乡村的风景

我将找到一块儿干净的土地。在父亲
和母亲亲密过的肌肤上,以风为笔
写下一首干净而平庸的诗

亲爱的,来吧。你隐秘的高处
我看见,充血的庄稼,沉默的羊群
炊烟里的疼痛,春天里的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