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黄亚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56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黄亚琴简介

(阅读:294 次)

黄亚琴,生于九零年。偶有作品发表。现居汾阳。

黄亚琴的诗

(14 首)

野花之歌

一支笔
忽然有了叩拜的姿势
每一划
都像是匍匐在大地的朝圣者
圣山在上
低水在下
无比宽阔的大地
包容四季的缤纷

一支笔
总因常怀悲悯
而停顿
万物合好
它是在倾听
野花默然的祈祷


春语

梨花万盏
是一座座小小的佛塔
搭建于新画的枝上
引身后的万山朝拜

北归的雁排成一字 
春水清亮地
哗哗挤进田里



一只黑鸟低低地飞过
跌落的花瓣
是我瞬间参悟的永恒


老于尘埃

月亮悬在山头

架于万山之巅的露珠
分明。空旷
瞭望着泯于尘世的光芒

悸动的五月
备下万亩麦色
日。月。
火与水的激荡,妥协

一场修行
是村头的顽石
还以打坐、参悟的姿势

细嗅着
青草深深的坟上
一抔新泥里
溢出的清香


人生之河

年轻时,总想和人不一样
而如今
只怕和人不一样
 
是时光之梯朽旧了吗
不再任性地攀爬
认真尊重每一级台阶
像尊重向下的流水
 
它们更懂得
往低处隐藏自己
大地为其让出宽阔的两岸
它们不动声色地
领取一路的馈赠
 
而我是多么愚蠢
曾以为
道路是由脚写成


蚂蚁之歌

其实,多想——
把一些诗拿出来晒晒
像阳光不吝啬五月的好心情
 
遍地的金黄是开花的——
蚂蚁的梦
它们渴望长大
又羞于承认自己有搬起一座山的力量
 
还是让它们打盹,唱歌
这样,它们才可以从不介意:
自己只穿了黑色的外衣


或者的事

我没有留在那里看山看水
来不及拍拍屁股
就回到了城中的小楼

照片上的河流像撕裂数寸的伤口
流着冰冷而缓慢的春天
一些野花正在她眼中红着
几朵白云飘在远处

山上的雪不会化尽了吧

漫长的下午里
谁会去那里钓鱼
会在山脚播种青稞或燕麦

他相信远道而来的春风
会对他的庄稼足够慈悲
吃自己的粮食
抬头看空空蓝蓝的天

他的一生渺小而古老
今天打盹,明天耕耘
古老的歌谣在他口中传唱着

喜欢看看小羊埋头吃草
鸭妈妈在水中带孩子玩耍
黄昏的光芒
仿佛要燃尽他的一生
无比眷恋的眼中
放掉小鱼
把一只安静的大鱼带回家去


乌啼

人间的事你就不要再提了
让蜀葵往天上长
地上的茸茸草
你可以拨拨它们的耳朵

篝火在去年的枯草上跳舞
黑夜给它不知去向的烟雾

收好,你的天空
它欠你的云朵
一定会如期飘来

对它许愿
和风
细雨
和早春的
虫儿翅膀振动时的微响


花树

嗅到夜晚有蓝色浆果的味道
炉火适合捧红一张脸
白帐子,好像隔着重重梨花

有一些蜜蜂,或者蚜虫在飞
飞过那么多的雨夜
才落到一个高高开着的花枝上
然后静止不动
好像在倾听一个孩子热闹地长大
和一头牛沉重的鼻息

月亮终于老了
爬山爬了一半就停下来

看看它,它看看月亮

很多影子就纷纷落下来
互相踩踏毫不相让

它想哭一声
风就带走了一些花香
它忍住了
比一朵云乖


你知道吗

城西的那个小学校园里
并排长着三棵杨树
最矮的那棵
像个一年级的孩子
总是一不小心
就把叶子落了一地


西风颂

你说,我们似在樊笼里修行
看紧笼门的老王一月一千三的赚头
人们来来往往
流言蜚语日日更新

没有人问过
小喷泉前是否还有好奇的眼睛

昨夜秋风大作
缺一匹白马

秋风,你就送我吧
扶我如一片树叶

我们一起过关斩将
直杀到——
片甲不留


山林记

山川抱着酱也似的黄昏
银白河
该有这样一个名字
和脚下无数的树梢相对
 
在冬天
那些树缩紧每一个枝干
生怕有一个人望见它时
一群的形象
不够孤独
 
再扯一阵风来
是它们的歌唱
大声地嘹亮着
 
你听
你听……


怀念

睡吧睡吧
我们一起怀念月亮
 
它从高高的天上走过
一遍
两遍
三四遍
 
像我们从一个人的眼中走过
一遍
两遍
三四遍
 
睡吧睡吧
剩下的
就不用再问啦


摇啊摇

坐在秋天这艘小船里
听树
和时光告别的声音
 
卷着云朵的蓝天
又高了一些
我知道,会有鸟雀不时浪迹其中
 
把牧心的疆场
一再放任
也系不住
一个小小,小小的
阳光暖暖的午后


自画像

就像那通体翠绿的蚂蚱
眼睛鼓鼓的跳来跳去
好像什么也想操心
其实对每一片涉足的地方都浅尝辄止
 
也许一不小心就成了某个虫子的猎物
也可能免不了被秋霜收割的命运
但它就是那样呗
手舞足蹈地像在到处指点江山
蹦蹦跳跳地又在寻觅新的乐园
 
请你原谅,亲爱的
我就是这样
对待一切
都像对待唯一漫长又古老的夏天一样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