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合非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2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合非简介

(阅读:109 次)

合非,原名郑伟杰,90后。有诗文散见于《中国诗歌》《甘肃诗词》《玉融文学》《兰州日报》《诗歌周刊》《星星诗词》等杂志报刊。有诗文入选《千家诗词》《(2014—2015)天水诗歌双年展》等选本。

合非的诗

(11 首)

秋夜催眠曲

睡吧,在辽阔的夜晚,
在仙人掌拔刺的惨叫声里,
枕着一地月光,
漫过呓语,甜美的梦即将来临。
睡吧,秋天的故事,
黑夜用我的记忆布置场景,
离奇的相遇,灰色的,
悲怆,交织于僵直身体,
还能有什么希冀?诗意之后的明天。
睡去吧!那片情绪化的落叶,
回旋的舞步沿着暮色,
守候在春日里,点点绿意流淌,
秋风就在你我滚烫的心中。


梦醒碎语

梦醒了,身体再度自己掌控
昨晚像是四蹄朝天的骏马
跨过飘落雪花的思绪
亲近远方的星。梦是游鱼的记忆
短暂的我不敢叫它是梦
一鼻息间,从童年到少年
把现实和虚幻来回转换
 
离我一寸远的窗外
寒风吹起女人们的长发——
吹落枯叶一般的随意
等到狂风隐匿枫林,枯叶
回归大地
她们仍保持着古老的活力
毫不犹豫地,在现实中
追求长青的日子
 
清晨,预期的雪花到哪去呢?
懒惰的红日又赖床不起吗?
天空披上了一块破布
上面绣着阴沉的花、阴沉的鸟……
日子也就阴沉地流过了


月夜曲

忽视塌陷的胸膛,这个世界太吵!

惊叫声还未消失
月色已经开始磨刀
让整个世界在愤怒中安静下来
 
我讨厌宁静中粗重的呼吸
它带走这世间所有的冷漠
以及如何言说的勇气

曾经,我碰到一个满身锯齿的女人
她质问我;你,失去思考算得上什么?
我羞于承认,在涂上灰色想法的围城之中
她在外面,我深陷于中央

彻夜不眠后,所有偷偷进行的声音
在人们嚼碎早餐的疼痛声里
再一次,认认真真地安静了下来


与影子的夜话

独自面对关于邂逅的疑虑
自我赦免。把应该丢掉的部分
还给饶舌的秋风
 
沉默的色彩必是冷色的,从未逃脱
夜雨落下的声音
摸遍胸骨,如佛陀般祈祷

我会抛弃痛苦的神经
握拳挥去,光明就漫了过来


在这个地方

在这个地方,云低低飘过
树的斜影,零零碎碎
只有月姓姑娘仍有好奇的眼睛
披露夜的静谧
 
在这个地方,梦是彩色的
蟋蟀的叫声不再嘶哑
与我共进生命里的晚餐
从不老去,年岁流香
独守这处闲看云卷云舒的胜地

一场雨,正悄然降落
打湿梦枕上的月夜
看见风儿翻动窗帘的口袋
装下洒落满地的呓语
我的梦,在这个地方绽放


夜•诗•泪

秋色里丰腴的夜
无论伤口怎样扯痛神经
我都沉默,不去幽咽
只想写下离别的某个片段
掺入所有的情绪
或是秋天按耐不住的忧虑
亦或是相对容颜的不舍
写完后,夜薄了
他们说那是几行很有意思的诗句
我用更薄的语调说
是用方块字串联起来的泪珠


死亡宫殿

远方聆听死亡的花朵枯萎一片
高高挂起的圆月映照沉寂
琴声骤起泪水渐无
把峥嵘的记忆藏在沙砾的世界
一只枯手和一把破琴
是错过美好华年的见证

残夜里的宫殿是死亡的
我也气息奄奄假装死亡
躺在星空里张望孤零零的宫殿
我愿倒在铁戟刺破心脏的一刻
琴声骤起 泪水渐无
夜色就一点点吞噬了光影
 
沸腾吧!死亡的宫殿
那些倒在血泊里的无厘头话语
是不会被人遗忘的九月
就像我只身打马走过
希望在马首 记忆却在马尾


三部曲

1

梦未醒,开始剖析
我属于主谓宾的哪一部分
或是笨拙的主语
或是介于懵懂与无知之间的谓语
抑或是活着驱使的宾语
最终,我不能成为我自己

2

怕失去夜色的黑,骨殖拔节
拉长塞入血液的灰

当南河的水被烧成空壳
我身体里的纯洁再次滑落

此时,已分不清白昼与黑夜
更别说是月华与星辉了

3

酣睡声是今夜的音符
美好的怪象跌宕
我不闻,夕阳下的钟声
是否响起
我不问,窗外谨慎的月光
是否略带凄清
我只关心;一个手捧春天的姑娘
是否入梦来


与汝书

假设夜风吹过汹涌的北方
我定要飞进慌张的人群
迷失在无人的角落,惆怅地
嘲笑僵直的落寞的脸,戏弄灯光
 
或在夜月欺凌静谧时
抑或在流水无情的咆哮声里
请允许我;念叨你的乳名
忍受淹上肋骨的煎熬
只剩浸湿的卧枕控诉不成眠的夜晚
 
辰时已过,入梦竟是种奢望
你给我以癫狂与畏惧搅拌均匀的痴
目睹红日撕裂床头的黑


花落的声音

当我躲开灯光的时候
影子还是那么的黑
月色依旧是那么的清冷
一切都是原有的样子——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淡了,花就谢了
飘零在地的不止有花蕊
还有流进心海的梦
所有的生长和枯萎都是美好的
而我,在梦醒的时候
反复审视自己


秋夜

在午夜前,适合给熬杯苦茶
绿中透黑的,淡淡秋味
和最后一片树叶落了下来
半寐半醒的梦,就像蝇头的一生

我曾披着锃亮的月光
寻找独上西楼的人,在拍栏哀叹声中
捡拾岁月的痕迹
稚嫩孩童,以强说愁绪为长成

模糊的影子,隔窗审视夜色
不能接受关于秋季的故事
月光清冷,不想提及
洒下嬉笑的青石板,酣畅淋漓地
静默希冀的到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