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闫超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2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闫超华的诗

(22 首)

吃个鼻涕虫

有时真想,吃个鼻涕虫
让清亮的鼻涕
流过黏糊糊的鼻孔
 
这样妈妈就会多爱我一点
像每次感冒那样
 
可是,鼻涕虫
是巧克力味、糖豆味
还是猫屎味呢
 
吃个鼻涕虫
想想还是觉得恶心
只好看着它们
从眼前无声无息地爬过
 
记得那一年我九岁
在学校的院子里
隐隐总感觉自己的鼻孔里
有一条吸溜吸溜的小彩虹


猫火车

我有一辆小火车
它由箱子抽屉盒子
和一只猫的尾巴组成 

我把所有的心事
都装在里边
运往遥远的天边 

火车启动了
在紫红的庭院里
发出奇怪的喵呜的声音 

这里的世界太小了
一会儿就跑到了宇宙的尽头
墙角的草莓
是红色的星球 

穿过无数个
寂寞的山岗、树林和雪原
终于,在黄昏的时候
我和我的小火车
抵达了妈妈的心田


一头开花的熊猫

如果所有的熊猫
脑袋上都开出一朵橘花
那么,它们站在一起
就是一座可爱的花园 

此时,蜜蜂正偷偷吸着
那冰凉的熊猫蜜
和它脑袋里的怪东西 

闭上眼睛
一头开花的熊猫
不停地忽隐忽现
连梦也是花蕾的形状

我之所以能看到这些
是因为,在动物园里
我吃了好多好多好多橘子


谁吃了我的梨子

来到羊群中间
问谁吃了我的甜梨
 
白羊摇晃白胡须
黑羊摇晃黑胡须
 
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因为,我还没学会
长出犄角呢
 
一个人在羊群里
一个人,静静地吃着
剩下的半颗香梨


带着大象去旅行

今天,我想带着大象去旅行
它的鼻子是小莲蓬
 
我们软软地走路、跌跤
软软地,给每条虫子一个吻
 
很多动物都会来看我们
一只兔子,一头瞪羚,一朵云鹿
我们翻着跟头向前走
身体圆溜溜
 
我们像国王一样走在路上
用它的鼻子浇花
嗓子里发出奇怪的咕咕声
或者,假装和犀牛相爱
然后悄悄离开
 
带着大象去旅行
吓灭所有房间里的灯
 
今天,我们只想做个坏孩子
明天才做好孩子


快乐颂

为了让一只小鸟快乐
我长出了羽毛
 
为了让一条鱼儿快乐
我生出了鳞片
 
为了让一个犀牛快乐
我冒出了犄角
 
现在
该轮到你们逗我开心了
 
好啦,如你所愿
我吓跑了所有人


人物园

一头狮子
把我关进了人物园
许多动物
都带着孩子来观看


肚脐眼里的鱼

我的肚脐眼里
有一窝水
如果有人放条鱼
它会游到心里去

甚至它会从头发
游到脚趾
游向尾巴和月亮

我无法入睡
幼年的记忆
一定是被它吃掉了
我一点也记不起
那时的自己

有谁知道呢?
我的鱼会游向什么花
我的心会吐出什么核

我只知道
有条鱼在我的身体里
游来游去
像回到了明亮的家里


很久以前有一个红苹果
给青苹果写信
催它快点成熟

那样就可以变红
比万物都红,甚至
红过母亲的镜子

青苹果沿着树枝
在风中跳动
它闭上一只眼
然后睁开另一只

它太小了
玩着自己的心
在青雨中嬉戏

它还不想变红
因为“红”是胭脂
只有雌果子才会
偷偷地搽在脸上


婚礼

某个孩子将树枝插进洞里去
插到另一个世界
动物的世界
 
那里的房屋
几乎看不到尽头
黄色的瓶中
插满结着黄鱼的枝条
 
钟声响起
穿过黑暗的洞穴
蝴蝶作为嫁妆
被带走了
 
孩子很想将树枝
插进动物的心里
可是,它们没有心
 
只有洞穴的另一头
不时传来
婚礼的钟声


三代人

在我未出生之前
三只黄雀飞来两只影子
 
在我出生的时候
两只黄雀
飞来一只影子
 
在我出生以后
一只黄雀
没有影子


将小蛇拉成一条河流

将小蛇
拉成一条河流
河水流淌
其实是一条小蛇
在不停地游走
 
将鸟儿
拉成一个笼子
我看见燕子
住在里面
啄食云朵
紫罗兰的光落下来
 
将人类
拉成一个动物
将动物
拉成一座坟墓
我们会更加孤独
 
将上帝
拉成一个母亲
将母亲
拉成一个孩子
他会单纯地望着我们
像万物生长一样自然


北京故事

我在妈妈睡着的眼睑上
画了两只绿眼睛
望着我

鱼在镜子里游泳
水草是妈妈的头发

我梦见妈妈
在一只羊梦里吃草
角上挂着葡萄

我在花朵的酒杯里撒尿
蜜蜂穿上细小的翅膀
落在她的鼻尖

后来,在地上
我又画了一个摇篮
把她放了进去
像个可怜的动物
她不停地啼哭

我知道我小小的心
是一个银钟
跳过十二下
妈妈就醒啦


蘑菇伞

小男孩在房间里
举着一把伞说
我是一朵四岁的蘑菇

小女孩在房间里
也举着一把伞说
我是一朵五岁的蘑菇

两个洁白的形体
站在一起,宛如
两个刚出生的动物
身体有点儿发绿

我多想举着伞
蹲在他们身边说
我是一朵二十九岁的蘑菇

哪怕,说完
立刻就被收起
也好啊
身上落着金黄的雨滴……


雪人

悲伤的时候
我的眼睛在下雪
覆盖了——覆盖了
我苍白的脸颊、身体
和柔软的心

没有人
能看见我的眼睛
上面结了一层冰霜
积雪不会掉下来
目光不会掉下来

天黑了,我在发烧
身体里挂着灯笼
眼中的雪融化了
泪水才会流下来


抽屉

抽屉梦见抽屉里的东西
伸出舌头,不是鸟儿
我们在世界上转圈,玩耍
不是我们自己

房间里的桌子四处游荡
每天,我和邻家的孩子
在抽屉里跳上跳下
充满甜蜜,也充满忧伤

儿童是父母的玩具
长大了就会被随手丢弃
我们幼小的生活、照片和气息
都会锁进深深的抽屉

而枯萎的蝴蝶标本
还在抽屉的洞穴里翻飞
粮食的花穗
还在那里生长……

拉开抽屉,我从母亲的梦中
跳进水里,将她惊醒
当她对我的发育感到恐惧时
我开始睡去,抽屉关闭


画妈妈的孩子

苹果从画布上滚下来
掉在了地上
松鼠爱吃青果
嘴上溅满了颜料

我想到画里去
采摘叶子和花枝
流淌的河流
是一条不停发抖的小蛇

它张着嘴吃鱼
一路吃下去
鱼就在里面游泳
我感受到画布轻轻的抖动

接着,苹果也开始摇晃
就有人
在我的身体上
画满了苹果花

从画中走出来
我看见那个孩子还在涂抹着
他开心地画着
一个又一个妈妈

苹果从画布滚下来
小蛇游走了
河流消失了
妈妈始终没有走出来


绿女孩的鳄鱼婚礼

洗澡的绿女孩穿上水
拖着河流行走在田野里
在一道光中,她躺下
在另一道光中水展开翅膀飞升

她的两只手黏在一起跳绳
两只脚黏在一起游泳
两只眼黏在一起睡觉
两瓣唇黏在一起亲吻

在一个小小的吻中她安睡
像流淌不息的河流
鳄鱼注视着她,直到
在她身上烙下鳄鱼的形状

这么多聚集的鱼群
是来参加她的婚礼吗?
洗澡的绿女孩脱掉水
赤裸裸地行走在田野里


幼儿园

秋天,过了很久
石榴的叶子
才咩咩地落在地上
绵羊姑娘
在梦里,吃香草
把梦也吃掉了
只剩下睡眠

有人在时钟的外面走
穿过花与蛇制成的指针
时间捧出十二颗
呜咽的石榴

没有人知道
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
孩子,看着玩具
他们究竟看见了什么

秋天,赶走
许多咩咩地叶子
在孤单的时候
它喜欢看着幼儿园的孩子
就这么喜欢地看着


跳心脏

在妈妈的肚子里
我的心脏
跳一下

在妈妈的怀里
我的心脏
跳一下

在妈妈的身边
我的心脏
跳一下

在妈妈的心里
我的心脏
跳三下


天黑了

天黑了
我走在街道上,影子
和许多陌生人的影子
重叠在一起
我的影子拥抱了他们
他们却感受不到……


一个孩子的祈祷

独眼猫的眼睛
是一朵生病的花结出的黑果子
孩子用石头
采摘了它的一只眼睛
从中榨取葡萄汁
独眼猫的眼睛里长出一只耳朵
它分不清自己是在看还是在听
可怜的独眼猫啊
愿你在土里
看见自己的眼睛
正在开花结果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