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梁志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60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梁志宏简介

(阅读:551 次)

梁志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曾任太原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主席、《城市文学》主编,山西省诗人协会副主席。文学创作一级。出版诗集《冶炼太阳》《行走的向日葵》《俯首人间》,四卷史诗《华夏创世神歌》,长篇自传《太阳下的向日葵:一个正统文人的全息档案》等20多种。诗歌曾获《诗刊》1981至1982年度优秀作品奖、全国乌金奖、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等,入选苏教版《高二语文读本》和多种年度诗歌选本。

梁志宏的诗

(16 首)

举头三尺

清明又至。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的案头三尺有父亲的遗照
天空也有一颗对应的星辰;
只是同样寂然无声。

无声也有生命的回响,父亲是
一株树,开花结果叫作勤劳、善良;
却不堪重负被无情的闪电击倒
根脉未死,仍庇佑惠泽于子孙。

举头三尺,有神明黙默在看
儿女们这些年守护着做人的底线;
天道酬勤人道酬善,家道自然欣荣。
清明祭父,墓园新植的樱树花开正红。


陌生

灰雾遮蔽了远山,眼熟的
楼群也有几分迷蒙。这个早晨
忽然想起一些世相
一些原本熟识却瞬间显得陌生。
谁以朗笑,对我眉梢之惑
谁以侧身,回我眼瞳之问;
近在咫尺似乎中间隔了
一座城池一座府衙,难识真容。
当雾散天开,看远山清晰如昨
云朵飘来近在眼前;
尘世间有诸多谜团待解
我依然向往晴朗,心地澄明。


秋天的向日葵

秋天站立起来的时候
田野上那片
挺拔的向日葵低下了头颅。

青黄斑斓的茎叶舞动金风
硕大的葵盘,渐次低垂下来
花瓣褪去了鲜亮,卷拢锋芒;
一如智者的头颅
俯视着脚下温情的土地。

哦!秋天的向日葵
我是其间中等个头的一棵。

曾经破土拥抱春光
曾经开花向阳旋转。
我仰面长空抒怀
感恩于太阳那灿烂的光芒;
也曾迷失于
眩目的骄阳和红色的雾障。

仰俯之间,秋天的 
向日葵们渐次成熟起来。

我久久俯视脚下
向着养育自已的土地行注目礼
重温脚趾与泥土的楔合
回放拔节和开花的情节。
我与这些立秋之后
俯首而立的向日葵兄弟啊
不再喧哗,而默默孕育
报效我钟爱的太阳和土地。


在善化寺

大雄宝殿两旁,两排诸天侧立
看六臂的日宫天子、月宫天子
或合掌或展臂,灵动的指尖
低眉内审的善目,叩动我的心扉。

善化寺,请原谅我之前的
无知和潦草,风过无痕人过无思。
此番什么触动了我丧母的忧伤
我想,是为善化所感召
日宫月宫天子赋予了日月轮回
六臂菩萨指尖散发善爱与慈悲。

我信,阳光和月光永恒
普照万物,点亮匍伏众生的心灵。
千年善化寺,这光亮穿越
辽金烽烟明清风雨未熄;
如同我信,怀有一颗菩萨善心的
母亲已故,母爱的阳光月光未熄。
信则灵,诚则灵
此番我来捧回了绵绵善爱与慈悲。


看重头颅的成色和分量

常年用双腿和笔杆走路
老来脚力笔头都渐疲软。

那就凭借一颗头颅吧。人生晚途
我看重头颅的成色和分量;
白发下时光刻就履历的前额
洞穿了半个世纪变迁的双眼。

目力不逮,但无须
再察言观色了,只管擦亮
洞察世道人心的深邃
储好内心几分悲悯和煦暖。
让我额头,秋葵或莲蓬般前倾
再硬朗一些,能够碰硬;
也想触碰
云朵般的温存和友善。


风过

尘世间总有一些意外发生
譬如天空风起,云团晃动雁落;
来不及厘清惊愕,发声
风已撤离,留下一些斑驳与失衡。
有善意的目光,出手相扶
及缄默,谎言,风过后逐一呈现;
我宽慰于,白云未被撕裂
雁翅未折,嘉木淡定依然秀挺。
其实所遇的事物,有些可以忽略
有些成为大地的砺石。
君不见,天际一片流星雨溅落
一枚陨石,恰是一颗福星。


一座烂尾楼札记

一座半截子楼,烂在汾岸路边
我经常路过,看惯了
遮蔽的篷布被撕扯成碎片
风雨锈蚀的钢筋丛直戳苍天;
几株树贴墙疯长窜上了三层
麻雀起落自由,流浪狗出入慵懒……
我想叩诊,但大门锁闭
锁着休克十载的隐秘和忧患。

仿佛一则寓言。我居住的
城市腹部一截发炎的烂尾;
突然感到隐痛。那天午夜烂尾楼
竟然爆炸了,在我梦境里血肉飞溅!


诗心

如同一块太阳石,沉静,闪烁
蕴含了天地亘古的苍翠;
如同一条长河,春波荡漾
源头来自关关雎鸠、汨罗江水。
涌动的爱、悲悯、正义、疾恶如仇……
这神奇的构造举世无以匹配。
因敏感和想象迸射霞光般活力
因博爱而博大,因燃烧而纯粹;
即使心扉敞开而伤痕累累
也因真善成为美丽的花蕾。
我已经历五十春秋涵养与淬炼
仍难以企及那出神入化的高贵。


玉泉山上樱花开爆了

玉泉山上樱花开爆了
花树重重迭迭,染红一面面山坡。
这性情女子,脸色诽红
饮春风三巡便醉了,略带几分羞涩。
看花枝般的女孩们与樱花比美
笑声串串撩拔我的情思;
樱花樱花,老夫心生羡慕
却无意争春,只报以微笑远远看着。
微笑中有所思,低眉凝神处
谁知我心,此刻在想什么?
我向山外招手致意
满山樱花和我的心,开得正火。


雨夹雪

夜来雨夹雪,晨起冷风飒飒
向我传递寒消息:明天立冬。
脚踩汾岸雪水,看雨洗叶绿雪挂枝坷
老天还阴沉着脸,雨雪未见消停。
伸手接过几片雪花,即刻便融化了
秋仍在大地滞留着,而冬派遣的
冷空气前锋已至,季节交接处
总是犬牙交错,路上一片泥泞。
忽闻头顶灰喜鹊叫响,疾飞如箭
是为过冬储备粮草吧,或衔枚加固爱巢;
我也该做些什么了,于古稀转身处
从容应对路经的泥泞,乃至疼痛。


草木为邻

与汾岸仅有一箭之遥
岸上一草一木皆为我的邻居。
 
秋往深处走去。荷池早已
风光不再,阔叶半枯伞花般闭合;
高挺的青杨,叶子也枯黄了
一阵秋风扫过,心头落一层飞絮。
油松林依然淡定苍翠
多情最是金银木,那伴随着
金蕊银瓣绽开的绿叶
向枝头欲燃的红果惜别,悄然离去。
 
我投以温煦的目光,心光
向草木友邻们,交流一段段心曲。


突然想起大雁

秋天踩着霜白赶路
风把天宇吹得好蓝,好爽;
望白云和纸鸢恣意抒情
突然想起大雁,那栖息于汾河湾
穿越李白范仲淹元好问诗意的雁声
却无踪影,不见秋气里雁阵远翔。
 
我来访汾岸雁丘,调取当年
元好问行走河边招手蓝天雁唱
那一道落雁殉情的电光
那一声诗人仰天之悲怆。
一曲雁丘词,问世间情为何物
不见雁影,我心若逝水情寄何方?


雨后,米粒般的蚁群

一场暴雨呑没了斜阳夕照
早晨汾河也涨水了,岸畔却很幽静。
湿润的草坪、松林透着鲜绿
米粒般的蚁群,点亮了我的眼睛。
这渺小的平凡的生灵
在忙些什么呢
一些出入于蚁穴,在修复梦园
一些在斑驳的树干上往复匆匆。
不免让人怜惜,昨天抗过了
疾风暴雨,照样在晨光中出没;
我欲一探蚁族生存的奥秘
良久注目:这卑微而劲健的生命。


举着金银木的签证入冬

立冬了。汾岸上冬与秋交接
寒意袭人,青杨银杏叶恍然飘落
我的心头划过了一抹斑驳。
其实初冬没有那么萧杀
汾河波澜不惊,小船缓缓划动
春天最早返青的柳叶依然绿着。
看火炬树枝头,赤叶紫果交迭
金银木叶落处,红果晶亮欲燃
我将美图发上微信,重温秋的承诺。
就这样,踩着落叶的黄地毯
举着金银木鲜红的签证,我步入冬天
走向前方:雪花飞舞又一程的辽阔。


大风走过龙城

昨夜大风走过龙城,清晨出门
看漫天雾霾为之一扫
感受蓝天万里,远山近楼清晰的姿影。
有一种解困与释放的感觉
表情卸下口罩,目光拔开迷津
吐出怨气,灵魂来一次深度呼吸和启蒙!
不过是一次假释!雾霾只是暂退
且风力有限!难以触及各种形态的
精神雾霾,更遑论权力固化的深层……
前方惊蛰,我于无声处听风雷
期盼打开被遮蔽的能见度,被禁锢的活力
有一天啊,拥抱蓝天下心灵自由的憧憬。


坐在西班牙台阶上

向晚时分。象牙白的台阶层层迭迭
各种肤色的潮水涨落有序
我拾级而上,以诗人的身份入席
秋已深了,未见杜鹃花簇名模走秀
也好!我来探寻台阶上遗存的诗意
拍几张照吧。请出在此
留下歌哭的济慈、雪莱、拜伦们
摄下诗人对自由平等博爱的呼吁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雪莱放飞的那只云雀仍在唱着
我起身欲上一个台阶
暮色已临,暖黄的灯盏给我一团慰藉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