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刘少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684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刘少武简介

(阅读:621 次)

刘少武 , 笔名九月,75年生人,山东昌邑人,教师,有少量作品发表。

刘少武的诗

(16 首)

白鹅拧小孩

惊惧,就因为一只鹅
多年前,八岁的孩子
过了麦收就要去上学
憧憬的夏日遭遇一只鹅
 
雄赳赳,嘎嘎嚣张
他,去过老师的家
 
调皮的二嘎打小报告
他偷偷凫水到阜康河
他躲闪着二嘎的嚣张
 
那年,他没得到大人安慰
那年,大头鹅嚣张着摇晃
他的心砰砰跳到心口
他的大腿上记下了青紫


四只小花猫

也许你无法理解
这个忙碌焦灼的清晨
那四只羸弱的黑白花的
小猫
 
没有找到贴切,或者
更能表达氛围的词语
 
没有经历过饥饿和恐惧
相互交融
想不出,或者折中的办法
 
孩子,背着沉重书包的
小学生
小雪节气前,清晨
往日的叽叽喳喳的喜鹊
没有在搔更少的杨树枝头
小学生的她,并不抬头

秋风急,无法回避
树木忙碌
抖干净黄绿斑驳的叶子
落叶忙碌
秋风里沙拉沙拉颓唐
散落绿植带
在黑色深沉的柏油路
寻找
 
四只羸弱的小花猫
显然等不及老花斑猫
灰云阴沉着脸,拿不出
主意
一只眼睛有伤,踯躅在
风中,喵喵叫
另两只就在绿植带下,朝着
柏油路,叫得稚弱

小学生,蹲下来
望着小猫,驻足好久
 
另外柏油路边一只,就在
大垃圾桶旁,喵呜
绕着小孩子的球鞋,蹭着
良久良久

喵呜声良久
小孩子几步回着头离去


毛毛虫是害虫

“毛毛虫是害虫吧”
孩子神情严肃
毛毛吃树叶吧

大人笑了
它吃树叶。它就是
害虫啊

孩子接下来的问题
才是问题

它不吃树叶
它没有办法变成蝴蝶

大人沉默了


夏雨鹂

那只小鸟,不会再长大
是小蝴蝶的三倍大
只是一只小鸟
忽闪闪,仿佛蝴蝶
轻盈,又敏捷。是
蹊跷板头的孩子吧
 
不远处的淡黄的类茅草
一大丛一大丛。它就在
那里,一条悠长的小径
在茅草和灌木丛中,悠悠
荡荡,和芦苇荡隔着
一条悠长的小径
 
那条小径,茅草慌乱
太阳高傲
我疾步穿越
 
那只小鸟,突然
从我一丈远处,从
草丛中一跃而起
 
又落在一支芦苇上
它的起落,像极了
一只蝙蝠,又仿佛
一只蝴蝶,却又
全不像。它是那么
 
轻盈,就站在芦苇上
叫声单调短促,仿佛
自行车该上润滑油的
“唧唧”声。它又
 
倏然间腾空,像一枚
子弹,又好像一击
闪电落到芦苇处,忽上
又忽下,就在不远处
 
一只小鸟,夏天芦苇荡
很独特的鸟,于是我记起了
村里人给它的名字


醉猫

还是喜欢
蹑起脚步,皮影的
步子。靠近了, 
它还是睁开眼睛。
柔和的“喵”声。

走神了。那是童年
放下书包的
那个黄昏。
那不是,它风的
速度,举起前爪
有一团蜷缩的老鼠。

醉在酒里
或者岁月里。它
现在就蜷在沙发
柔和的灯光里。


生日快乐

小孩子幼儿园放了学。
就是一只小鸟。
小孩子多么高兴,
爷爷也高兴。拉着的
小孩子。小孩子蹦跳着

问了爷爷一个问题。
爷爷笑了。小孩子没笑

“祝爷爷生日快乐”。
小孩子想念生日大蛋糕
难道是一整天 。


不是梦

“嘭”的响声。黄昏
六点只一声。就一声在
昏暗的角落。育新街和
无名路岔口,烟气拂拂。

稍顷,是旧时光的小村,
旧时光的老人,
又恍惚。又
不是,因为戴头盔的女人
笑着问爆米花,问那个老人。

“嘭”的声响,是十里八村
80年代小村也少见,太少
响一声。孩子多,像玉米花
大米花,盛开了白花花
又香喷喷。爆米花瓣
是围拢起来层层圈的孩子。

今天黄昏,路灯疏远的
烟气里 
又是烟气拂拂。一袋又一袋
码好在路沿石上的爆米花。


小村的夜慈爱

那么多嘈杂,又是天籁。
那么多心事,又隔着梦。
那么多炉火,又烧不旺激情。

我总觉得最好的慈爱就是
现在,这沉沉的夜里。
我总觉得这沉沉的夜,最好
是时境已过的小村那年

鸡声半块月,凌乱的冬霜,和着
白色的月光。孤月
独想。不思量又是那年

天上有星星,像极了一家
一户的炉火。这时定有没有睡的
小孩子哭闹,定有忙碌一天的
女人忙不完的鸡狗鹅鸭,
定有沉默的男人烟锅
正旺,是火红的星光。

离乡日远,听懂了小村
那天籁的声响。

小村温柔以待
这黑夜,这炉火
就是那时沉默的父亲。

小村的夜不止于幻想,
它包容了北风耍混,
它包容了大雪粗砺,
它包了容六畜嘈杂,
这是往事。
因为在今夜
在半块月亮的朦胧里
银白的月色
无法收拾汹涌的怀想。


小孩子的图画书

大人的纠结隐进了 
黄昏。随着电梯
来回,又埋进了夕阳
落下黑幕里。

“3”,还有阿拉伯数字
60和70,小孩子都读出来。
趴在书店的木地板上
高兴,一个又一个。

大人还是急着回家,
急着哄走小孩子,
踌躇着价值和回报。

抱起噘嘴的小孩子,
今天的糖块和小贴画
就像今天的
噘嘴。有时还像
大人的犹豫和纠结。

阴沉沉的天空,
寒冷绵里藏针。

属于小孩子的奔跑,
属于小孩子的欢笑,
银铃的笑声
从淡色的昏暗里
挤出了一串。

突突欢畅的还有
抽烟机的油烟。


今夜打棒子

小村的老屋外。路灯
白炽灯的光,有冰凌,
有浮云。光芒凌乱

那是远方的嘈杂,笑声,
“吧啦吧啦”打棒子声。

打着棒子的五婶子,
柴油机承载的棒子机。
那里还是三狗
还有五叔。闷声,一袋子
又一袋子排好玉米 。

就这样
当年的夜晚。也这样。
不,没有打棒子的机器。

五叔家的辉娃,呆呆
做了半截的梦。

今夜圆圆的月亮。
使劲揉着眼睛。又是
灯火通明那年老屋外。


金色的小河

陷落在暮色里。没多想
它为什么是金色。它静静地
流淌
穿过泛黄凋零的杂草。
 
水流,哗啦啦唱出了
声响。静笃的小村,
金色的夕阳。坠进了
小河之外荒凉里。
 
没有鸟鸣,没有人迹的
小路,在田间绕来绕去
就像这条小河,瘦弱。
 
它们或许老去
三十年一别。白色的
盐碱,金色的杂草。
 
只有小河粼粼的河水
流淌孱弱。


夕阳无限

老朽了吗。夕阳无限吗

老人小声念叨,自己小时候
彤红如橘圆。多像是梦

一丝激动,一抹微笑
和梦没有分毫的差别

半个世纪,那个小孩子呢
喜悦地流着口水
在炊烟升起的老屋前
会有糖葫芦呢

又像照一张相吧。皱纹
白头发,细致,老态
时间是块镜子

夕阳未老。橘红通透
灶底的木头,在风箱
声里红通通
现在。淡然,抚平激动
淡然里没有一丝梦

从高楼的十六层跑到
宽敞的大厅一层
又跑到空旷的院子
五分钟。就只余晚霞
山水圣手无限。半是黑暗
半是红霞


石头老屋

一棵银杏树,栽种三年
就在这个老院子,门窗换上了
铝合金料,院子灌了混凝土
留下了粮食囤大的地方
石头堆垒一米高,82年
小推车362块。小锤子
是捶打门窗的钉子数
没有唠叨
 
只有手上的胼胝,只有
手背上十个疤痕,只有
无法忘却的二两烧酒
 
银杏树一棵,树叶鲜鲜地黄了
微微的绿,没有人谈起
 
老屋子的泥柸还有一年的时间
一锤又一锤敲打匀称的石头
没有人谈起
 
今年小雪就要来了,小银杏树的
黄叶子,一枚又一枚地落在
水门汀地面上


一棵银杏树

地上散落,又在风中
堆叠了金黄的银杏树叶
稀稀疏疏
树上摇晃,又在风中
簌簌响着金黄的银杏树叶
稀稀疏疏
落叶匝地的小树林角落
散落着,金黄蒙了白霜的
银杏果
 
疲惫或者孤独的金黄


老冢湾的鱼死了

囿在深深的湾塘里,幽居
重鱼、鲤鱼,还有景观鱼
悄无声息的就消失

国道边上,一湾修路深挖的
水塘,是一眼孤独的
水汪汪的大眼睛

风水先生掐指,飞翔的钢铁海鸟
孤立在湾塘畔绿化树深处

绿色的水面再没有一丝
浮动的痕迹,也许
无人瞩目的午夜
也许清风徐来的
清晨
绿色的浮萍堆在水面
颓唐地喘不过气来

刚刚收拾了一堆死鱼的
老会计
他深深地叹息
没有人听得见


舞台剧

舞台剧,木偶表演
设计好,练习了无数遍
声音,明亮的光

背景幕布轻轻合上
后台的所有枝节
一刀切,一分为二

小丑属于舞台剧
蓝脸属于舞台剧
红脸属于舞台剧

灯光暗下来,一切都是
设计好了的木偶

灯光再次亮起来
掌声响起来,演员的
泪水盈眶
观众散开去,散场声嘈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