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艾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6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艾茜的诗

(9 首)

把黑夜叠起来

对于黑夜,我始终持戒
它是灯火辉煌的诗句
也是,心事厚重的妖魔
它曾以烈火的姿态,洞烛
我孤绝的手掌
如今,一夜比一夜更凉


存在

引言:存于思维中的“墙”,当先破而后立,读《存在于思维中的墙》有感

可能是逐渐老化的皮肤
可能是蜿蜒的迷宫
可能是妥协趋于疲软的伪足
我无法反抗。
 
身下的骏马,从月影中消失了
畏缩的目光堆在明天的路途
笔杆子呐喊的时候从未停止过凝结
我无法反抗。
 
我无法反抗的是 鲜活的泥土
在废墟中苍老
我无法反抗的是
雄鹰,怀念最初的生疏
 
请原谅我,三千年磨一把弯刀
江山钝锈之后抡起号角
因我将要去铲平体内的流毒
去扫荡、去毁坏,去光秃秃的雪野上筑巢


半句誓言

柔软的痛,以同等份量
定型在两副骨骼上
胴体正尝试着
将自己推回到从前
千番盟誓,已然轻薄如纸
 
如何遮蔽 背后的狰狞
我厌恶这不能兼容的表达
在不断膨胀的墓园前
每剥离一吋
须得交还 百年缘分
 
路倒悬,两只斗败的野犬
被膨胀的欲望撕裂。显露
藏于舌尖下的刀
玫瑰花中的獠牙
和一条挣脱了半句誓言的红绳


我说

我会在来年,
记忆盛放的时节
把你从土里,挖出来
放在诗人灼热的目光底下
轻轻擦拭
一遍一遍地,翻晒
 
我会在来年,
大地沉睡的时候
把你装进坛子里,贴上封条
埋在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唱一首歌
静待下一个盛放时节,到来
 
我说——
繁花、落叶、弱水三千
都不及
你一个眉眼


劫渡

把老去的河流,连同
夏天的衰草,揉进胃里
让身体隆起的部分
再高出一寸
 
神的子民成天忙于醉生
从不曾抬眼
更不会听见肠子的转动
江山更迭
 
此刻,垂死的囚徒
正揭下面具,逃进庙宇
在香火与叩拜中
塑成真身


等你,相遇

必须,把缝合不了的
都送走
 
必须,把坚硬的词语
都赶往——
离死神最近的所在
 
灵魂,一路病变
拖着滚烫的表情,穿越
重重壮烈与艰险
 
你在,咬破黄昏
你在,到来
 
要,亲吻我的唇!


她像细瓷花瓶中的白玉兰一样美丽

站在初秋的路口
与你的祖先 六千年前埋在沃土里
的一粒种子
对话
 
华亭与青龙
在清凉的晨风中。苏醒
藏了一肚子饱经风霜的故事

商船呜呜的汽笛声

喧嚣是
商肆与酒楼占领的东南名邑
奏演的激昂的旋律,和盐场浩穰人烟
夜夜
沸腾着良港
 
此时,吴大帝的战舰
早已停泊在南岸
武士和悬铃木,先后以勇猛
肃静的姿势
被翰林之墨,载入史册
 
祖先的钥匙圈,还别在腰上
霞光已打开了未来的门
叫醒
被一粒种子偷听去的心愿
我的上海,
她像细瓷花瓶中的白玉兰一样美丽


缺口

母亲的呼唤
震动了天边最炙热的
一线光

大山醒来
在顺着风的方向
洞开
一个隐秘的缺口
 
思乡的蚂蚁,成群结队
蜂涌而出


我梦见,我是八月十五的月亮

提着几捆浓稠又怅惘的诗句
奔跑着,穿过
漫长的夏天
在众生酝酿着瘦弱之际
终于抵达,母亲额前
 
陪伴,横渡了整个季节的
不止盘桓在眼框,一次又一次
溢出的想念
更有攀附周遭,如苔藓般密集的
母亲手指头上的针眼
 
在这冷暖交织,隐隐阵痛
的夜里
我梦见,自己
是八月十五天边那轮
圆圆的月


直到披在身上的乡愁,被
瘦骨嶙峋的游子们一口一口
啃噬殆尽,才挣断了桎梏
亮出
映照在母亲脸上的皎洁的光辉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