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侯文基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64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侯文基简介

(阅读:2753 次)

侯文基,新疆沙湾县人,居上海,喜欢诗歌。近年开始创作,先后在全国各大文学网站及一些文学刊物发表诗歌作品五千多篇,曾获首届国际诗酒大会诗歌奖,“礼赞祖国,诗韵乡村”全国诗歌征集优秀奖,上海市第二届诗歌节优秀诗歌奖等多项。有个人诗集《岁月留痕》《浮生漫吟》出版,并有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文章收入多个选本。

侯文基的诗

(17 首)

致故乡

曾经 我们狗皮袜子没有反正
整日肆无忌惮在一起鬼混
多少年 在酒瓶碰撞的响声中
豪迈地挥洒万丈豪情
 
在你裸露的胸脯上
留下过我使劲拍打的指印
在你粗大的臂弯里
我睡意沉沉 波澜不惊
 
你的粗旷中流露着善意的真诚
你眼角鱼尾纹总是笑意盈盈
你眼眸的湖水里 爱一升再升
你粗砺肌肤我却没有抚摸的冲动
 
如今 我终于感到
我们之间的全部感情
就是父与子的关系
此生此世 有抹不掉的烙印
 
在昨夜的梦中 隔着苍茫云雾
又一次听到你用粗大的喉咙
呼唤我的小名 我激动的热泪盈盈
梦醒后 只有落寞的夜空
 
曾经 在你汹涌的爱中 我并未察觉
现在 "我深刻地爱着你时
但却只能绝望地承认
当你远离我时 我爱你更深。"


在树林里

偌大的树林
独自一人
除了鸟鸣 
就是寂静
我的得意是 对着风说话
它是一个
忠实的听众 并负责
传播口令

对一片陌生之地
我想说的很多 事实上
只有沉默
躺在长椅上 呆呆地
看着树梢晃动
它们的意志 
无不指向干净的天空


不说话

楼群不说话
楼群萦绕着令人生厌的
一抹轻纱
池塘不说话 池塘里
走失的是一群
鸹嘈的蛤蟆
草木不说话 风在
不遗余力地左右
扇它的嘴巴
我不说话 我举着
自己的火把
静悄悄地 看人间
怎样遭遇
又一个寒冬的封杀
浑浊的天空
它知道这一切 到底
是为了啥
但它睁眼闭眼
也是横竖不说一句话


一只鸟在独自飞

一只鸟 在靜靜地飞
在灰色天空下静静地飞

在一片树林上空
在我的眼中 
在我心里飞

哪只鸟 它为什么在飞

冷风吹 天空那么灰 
一只鸟在静静飞 静静地飞


总是走在你前面
又落在你后面

总是随意地拐弯
像圈套 又如响鞭

它是谁的歧途
又是谁的坦途

一根绳 牵你向前
一条蛇 把你追赶

起点就在脚下
尽头都是深渊


寄语

突然变冷的热情
是世界回到一颗平常心
拆卸的温度
是久违的灵与肉
复归一统
 
谁走失的命谁去认领
江水泱泱而东
需各自珍重


慈悲

夜的慈悲
不止于
一视同仁
用一件黑色棉被
抱着万物
安然入睡
 
更重要的是孵化
是蛋生鸡
当你破壳而出时
都是新的
不论是生是死


悬铃木

悬铃木骨骼奇骏
但是 它也老了 撑不住
那么大的天空
在风中 它一片一片卸下
天空的鳞片
一些交给行人踩踏
一些嫁给车轮
于是 在我们头顶
露出了更多的窟窿
任凭风与阳光使用
它仿佛一个老人 完成了
一件使命
交出叶片后 只剩光秃秃自身
冷眼看着天空


诱惑的悖论

黄昏的诱惑 是希望
那些散乱的词语
构成一个有机整体
而非背离
 
就像平静中突然加进
清脆的欢声笑语
杂沓的脚步 
让树林空地避开了空寂
 
一个人的抓狂是
弄丢了自己 碎裂的诗句
只能倚着栏杆站立
有难以弥合的故意
 
在发呆中看着夕阳
将人间一寸一寸
抛进墨池里 迫使
灯光与星光一争高低


时间

那至高无上的法典
一页一页的条款
被神的手指不停地翻动着 
对胆敢闯入者
无一遗漏的进行审判
以黑白 阴阳 冷暖
苦乐 悲喜 生死为刑具
剿灭你 膨胀的 狂妄的
不可一世的气焰
让你深感 罪无可赦
死有余辜 
那空白的判词虽无一字
但你清楚 它堪称经典
罪无遗算 证据闭环
最后 它扔给你一块墓碑
就是结案
且永世不得翻案


毛驴

孩子们去了学校
家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阳光斜照进来
看着尘埃一颗一颗
缓缓落下 忽然
想起哪个老掉牙的故事
一个老人为救出
掉进枯井的毛驴
不停往驴身上撒土
毛驴不停地抖动身体
如此 深井变浅
毛驴自己就爬出来了
想到这里 我不由地
抖了一下自己


几乎忘了天上的星星

一想到星星 就觉得
是很久远的事了
一想到星星 就想起往事
一想起往事 就想到星星
 
那时候 天空弯曲 
大地凸起 星星下移
它就贴着我们
我们就在它怀里
我们捉迷藏 我们玩游戏
我们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呀
我们亲昵 就像无猜的兄弟
 
后来呀 天空上行 
大地塌陷 星星闪烁迷离
只有在发呆的时候
它才眨巴鬼眼 像是捉弄
又像是嘲讽 我们不再有友谊
 
而现在 连阴雨下个不停
我几乎忘了它的存在 
至于什么表情 已毫不在意
想到星星 已觉是很久远的事了


佛说

昨日暗淡 明天璀璨
哎 今天还是洗洗睡吧
一个人懂得精确的放倒自己
既明且智 并非诳语
 
人呐 从第一声啼哭
到被时间解雇 谁不希望站立
从小人站成大人 
站进纸页里 石头里 山崖上
最终都得轰然倒地
你看吧 萨达姆 查韦斯 
满世界都是  石头都感到不齿
你我还有什么可说呢
 
都这把老骨头了
还能熬出什么油呢
自己撂倒自己 躺着也惬意
不是么 何必一定要别人
把你放倒呢 夜黑漆漆的
赤身裸体 那才是
真实的你自己  不是吗


雨夜

黑夜的辽阔 绝不是湖泊与火
它肆意的涂抹
肯定是为了生活着色
 
犹似一杯茶 浓了淡 淡了浓
适合一首诗熬夜
 
人间善于涂脂抹粉者众多
一片黑 必然不够争夺
 
那就乘着夜黑风高 
打开天河泼墨 勾兑潮起潮落
 
待明日 泪水浇灌的纸页上 
谁感到窘迫 谁就去奋力一搏
 
画图江山 河叉放歌
谁穿着雨鞋走过 就是谁的
 
一壶茶煮沸的夜色
起伏的韵脚 肯定不止平平仄仄


踩着自己走路

每天踩着自己走路
就感到格外舒服
有时 我甚至想 站在高处
或对着旷野高呼
我是我自己的主顾

偶尔 踩不到自己
就犯糊涂 丢魂落魄的样子
仿佛把自己投入了
山中云雾 找不到归路
可是 世界那么大
我又到那里去找呢
人间那么小  何处能藏住
在这大与小之间
我只能停住脚步 踟躇
如此甚好 却不曾耽误赶路

世事难料 天眼意外眷顾
我踩踏的自己
却从我自己中走出
陪我走东走西 一生忙忙碌碌
后来 我无意间发现
每天 我踩踏的自己
原来就是自己的那条路
快乐 忧愁 健康 幸福
或隐或现 时时进进出出


枇杷金黄

在一片四季常绿的林子里
在这个时节 枇杷树
从它的体内掏出的金黄
像眼珠看着这个世界
让人觉得扎眼
 
它盘曲且微微下垂散逸的枝干
托举着纹路清晰 有着锯齿般边缘
厚实的叶片 朴实的身段
在绿荫丛叠的林间 并不显眼
只是 初夏偶然的一个瞬间
你从树下走过 那枝叶
忽然把它隐秘的心肝 递到你眼前
一串串的金黄 泛着明亮
让许多紧追不舍的绿色浆果
惊出了一身冷汗 也让你止步不前
 
那一刻 你只觉得 仿佛任何的隐忍
都不简单 在密不透风的
时光的顱隙中 终有一瞬的惊艳
事实上 它漫长的等待
也就在此时遂了久违的夙愿
比起那么多一生
都不结一颗果实的树木
或酸或甜的滋味 应是一种胜算
人呐 莫不亦然


树上的鸟儿叫渣渣

风言风语 总是传播些
老旧的事物
只有鸟鸣好像是新鲜的
七嘴八舌的快活
从梦中做起 目光打开的世界
好像是旧的 又好像新的
与昨天无关 与明日无关
 
我知道一个人活着
应该做些什么 平庸不是罪过
虽然说琐屑能磨损铁
被光阴磨着 岂不快活
想起那些昨晚倒下没起来的人
平淡中就有了美学
 
荊珂刺秦 英雄救美
是少数人的壮举 而众神的职责
是竹篮打水 博得一些快乐
捎带让水流过 衔接脱落
 
昨天沉淀的泥沙
开始泛起 脚须放进去搅和
作为其中那一颗
因为 生活那锅 是别人的
也是我的 味道尚需自己琢磨
只希望 盐别太多 糖别太多
健康快乐 直到黑夜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