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甲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64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甲子简介

(阅读:216 次)

甲子,本名贾健民,曾用笔名剑敏。原籍河北沧州,现居山西太原。1992年到太原市文联从事编辑工作,现为某文学刊物副主编,文学创作二级。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太原诗词学会副会长。1988年开始在公开发行的出版物上发表诗文,迄今有数百首(篇)与读者见面,其中有的被选本转载、有的在评比大赛中获奖。著有诗集《岁月峰峦》。

甲子的诗

(14 首)

致命运

从我出生那天起
你就在我左右
左右着我

因为你是无形的
血气方刚的时候
我蔑视你的存在
不信你,更不认你
随着年龄的增长
我逐渐感受到了你的威力

可能是对我蔑视的惩罚
你使我的前半生历尽艰险
从今以后
我得天天为你烧高香磕响头
不为别的,只求你礼待我的后半生
让我和我扶养的人
也能享受善有善报的福


续问情为何物

上溯八百年,在杂草丛生的汾河左岸
少年元好问堆土为丘,垒石为碑
然后仰天一吼——
一阙《摸鱼儿》流传至今

今天,处于丁酉年初春
一群诗人身披若隐若现的光线
沿着预言指引的路线来访雁丘处
他们昂着头,面向布满雾霾的天空
继续叩问:情为何物?

情为何物?情为何物?情为何物?
古往今来,为什么那么多人
为之痴、为之狂、为之死?
作为偶尔写诗的人,我站在丘顶
朝着默不作声的汾河水
用力抛出这已经高寿的问题


等单

下车人已去,渐行渐远
背影,无需望断
扭过头,一心只等将来的人

等待,在指定的地点
新人的到来就是我的期盼
无论他(她)去向哪里
在静候的时间里
打着双闪


界碑

有脚的走兽
可以穿过你两侧的边境线
有翅的飞禽
可以飞越你头顶的警示标             
无脚无翅的风云
也不受边界的限制
唯独人,在你伫立的威严面前                            
停下了脚步
 
这人为的界限
是为人设置的藩篱


边缘之立

东方之子中的匍匐人
趔趔趄趄立起来
立于蝉噪与谷香之间
立于标岸与波尾之间
 
身处界之所在
脚戴时空的锁链
翘企远望
生之前沿的旗幡
时隐时现
缘由,待风诠释
视力的骤降,抑或
能见度的骤降
未知所以时
频频回首爬过的路
 
晌午的日光
瀑般临照
边缘人的心境
直下越域的黄梅雨


致雪

乌云里的极速凝华,使你
具有了晶莹的品质、花朵的外形
羽化,在五千米以上高空完成
谁能看见你的内心
仍紧拥着地气尚存的微尘
俯视的时候,看到广袤的原野
龟裂、干瘪、肮脏……
蓬头垢面的幽魂肆行无忌
你,欲 哭 无 泪
 
忍住悲愤,电不闪、雷不鸣
你奋不顾身地扑向呻吟的故土
用纯白的巨力
覆盖污浊、压倒邪恶
即使肉体融化
竭尽最后一滴血
也要滋润土壤里蛰伏的种子
改善冬季沃野的墒情
 
雪,大地赤诚的孝子
你用明澈之水反哺生母
你从容赴死的壮举
换来人间铺天盖地的洁净


无花果

那匝标志青春的年轮
尚未弥合
便被三月的季候风
移植在这片永远蓊郁的丛林
从此,多梦时节的你
远离了高声叫喊的流行色
 
林子里,透过如棂的缝隙
偶尔望见喧嚣的五月花
心海,涌动过缤纷的羡慕
却不曾泛起那灰色的懊悔
你知道,根围的沃土保障着你
将丰满得更快、成熟得更早
 
你,并非没有花开的季节
只是,你在花期里始终怀揣着
不露声色的律动
当有无花果的植物们
开始垂头丧气的时候
你却举出了紫红色的收获
于是,曾经趾高气扬的
茉莉、丁香、牡丹
在瑟瑟秋风中
自惭形秽


追随的影子

身影,无时不在
忠实地跟随着行进的主子
对于被忽视,他已经
习以为常并毫无怨言
 
走向光明的人
无暇左顾右盼更很少回头
他们往往意识不到影子的存在
偶尔扭过身来背对光源的时候
才能看到自己完整的轮廓
 
面对与本身形成夹角的自己
人的内心和影像一个颜色
看不到对方的丰富表情
不能说他就没有喜怒哀乐


飞行

把转经路竖向天空
便有了使人仰望的资格
先扶摇直上
在一个适宜的高度
变姿平飞
俯视着现实
飞向历史的纵深
 
航线上晴空极少
不是硝烟弥漫
就是乌云滚滚
但能风度一直不低
因而,半个世纪的沧桑
你一掠而过
 
如今,又扇动降孽的巨翅
一直向前飞去
你知道
未来有高扬的清明
也有匍伏的浑浊


奔跑的光线

来自哪里不重要,
只要有足够的亮度
去往何处不重要,
只要朝着使命的方向

光线,在广大的空间奔跑着
风欲助力,
无论多么强劲都于事无补
空气想帮忙,成分的密度
却减损了它行进的速度
它不需要介质
依靠自身的强大就足够了

不停地奔跑
是因为人间还缺乏色彩
还有太多的地方需要明亮
在阴暗怒视、雾霾猖狂的当下
它更像马拉松运动员
深知“最快的脚步不是奔跑
的速度,是长久的持续”


梨花的白

梨花的白
不是空无一物的白
在色相为零的表述中
倾诉着缤纷的色彩

梨花的白
纯洁、质朴而不简单
淡定的神情下
内心的波动
比炫目的颜色更澎湃

梨花的白
是一种姿态——
生活中的情思蕴藉
修炼中的寂寞等待
极具涵养的低调盛开


此刻,我又想起了你

秋风乍起,叶飘零
忽然想知道你在哪里、在干啥
多少年不见了,也未联系
此刻,我又想起了你
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这样
像美丽而长寿的鹦鹉螺
沉到海底还会借机浮起

当年你辜负了一片纯真的情意
我不怪你,只怪那片情太痴
痴得手足无措,失去了你
那么多来信上的字迹浅了,墨香未减
我年轻的诗行里你的笑容还清晰

多少次,到了你居住地方
想去看你,快到家门口却停下了脚步
生怕我的出现破坏了你的平静
尤其担心你迎面而来的改变
驱逐了在我心巢潜居已久的那个你


无论你承认与否
它,就在那里
无形无色无声无味
以线的作用存在于人间

你当年的出生
和之后或好或赖地活着
与它有关
你那年有了亲爱的妻子
继而有了可爱的孩子
与它有关

每次聚会、每次拥抱、每次亲吻
都与它有关
是的,它是一根线
一根神谕之线,在人与人之间
能够把陌生勒死
可以把距离拉短
就看你有没有这个造化
也看它有没有这个意愿


经过的岁月

经过的岁月是壁立的山
在众人的脊梁上
不断高长着
我们前面,已故的先人
以不同的姿势相跟着
移走了一段逶迤的山脉

经过的岁月是壁立的山
驮着是一种累赘
卸下,便是一种倚靠
但很少有人能变更它的
坐落

我分明看见
经过的岁月,也是
一面壮美的背景
在很少的人大笑之际
身后层峦叠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