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梅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3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梅娜简介

(阅读:1959 次)

梅娜,西安人,居北京。诗歌发表于《诗刊》《浙江诗人》《人民日报》《江南诗》等,有少量译诗。

梅娜的诗

(17 首)

谎者

我们被一种暗示摁住了
脊椎。沉默抵达,像沙漠风咆哮过后
那棵半埋在土包里的枯树
 
催生的病灶
俨然成为飓风的一部分
 
一层一层地掩埋
一层一层地深陷
 
一根锁骨卸下最后的伪装:
饮鸩止渴吧!妄言毫无意义


花之本

一个对花无感的人
他的内心荒芜
而又晦涩
 
杰恩.乔治将焦距
对准几朵花时
 
他说:它的骨头
洁白而又淫荡


奥莱多夫人

风如此张扬,撕扯着一棵槐树
像极了一个女人
将所有的憎恨,一股脑儿地撒泼
到另一个女人身上
 
很多年前,我的邻居——一位孤寡老妪
她殴打过的女人,爱过她丈夫的女人,
在天堂里徘徊的女人
 
——遗留下一只猫
 
几年后,她将死的时刻,从那只
猫的瞳孔,看到了
死去的女人
瞪着一双幽怨,噬血的眼睛


孽火

一个人走进树林,一个人
目睹了暴毙的乌鸦,烧黑的焦木
一截废弃的假肢
 
一束阳光下。我摄取了它——
人为呈现的罪证
 
恐惧与愤怒引发的风暴,变得
如此混沌,犹如雾霾
遮住了晴空
 
我的自责,多么无足轻重
无边的阻力,仿佛罪孽本身


囚鸟

鸟一叫,天就亮了
遛鸟的人是个哑巴
常提着鸟笼散步

他只有看到鸟儿飞回
才相信有更大的鸟笼
囚禁着比自己
弱小的鸟


石碑

十六岁时,一位老师说
你们就是厕所的石头,
又臭又硬。

一块石头
踩过的人多了
也就变得圆滑。

那么多人,从石头的身上踩跺
我总想问......
它隐忍着疼吗?

很多年后,我也变成一块石头
日夜被打磨着棱角
只是磨损掉的石灰
将会和土,一起铸成石碑


秘密

一些秘密
被时间封存
就像一本档案,可以适时
取出,复制,并佐以取证

无法用语言说出的事实
拥有亘古的法则

“真理,向来都是赤裸裸的”

他伸出手,尖锐地指向天空
被戳穿的空洞
有无数颗星星的光,在人间奔走


致敬伦纳德.科恩

我被卷入
一场喧嚣的情节
发呆,忧伤,兴奋,沦陷

一把鼓槌
先是敲向皮肉,我鼓出了山丘
后来敲向心房,我奉献了溪流

有时轻,我欲言又止
有时重,我泪流满面

有时淡写素描
却有一百只猫,两百只爪,替我画出
血迹斑斑的梅朵


身体里的雪

午夜时分
属于一个无眠的人

一层层褪去
裹着肉体的衣衫

一遍遍裸露着
轻纱遮面的诱惑

身体里的雪,隐藏
——至深
像是被忽略的纯真

阳光明媚的时候,
它也像此刻般羞涩

花瓣,正一片一片剥落


谁能告诉我

他的脸如此苍白
一切告慰
那么的无力,而又悲怆

他不能忍受母亲
在他六岁时
吸食卡洛因
倒在地上
流血,抽搐,口吐白沫

他是尼古拉斯
他爱过的天空
飞鸟早已隐匿
这永远的伤口

谁能治愈他的悲痛
谁是那个人
谁能告诉我


白日射杀

一束光,穿越在黑夜
黎明之间。
梦像一把钥匙,拧开了身体的门

异样的嘲笑。恶毒的眼神
挤压的邮箱。速递的乏味
虚伪的奉承。血色的纸钞

杯光交错,酒醉的探戈,彼此起伏

最终。有人亮出了寒光四射的匕首

梦醒。同样是一束光,只是射杀了
一只不谙世事的麋鹿


据说一只牛
对着一把长刀
会跪下,流泪,作揖
它的一生都在田地里忙碌
或耕地,或犁草,或挤奶

它死后
暴晒成牛肉干,煎炸成牛排
烧烤成牛肉串,烟熏成腊牛
鲜嫩的肉质
一片片削成
像纸一样薄的牛肉卷

它终极一生,最好的
悼词
是它的名字
“牛”


互为

一只麻雀,单脚站在窗沿
我与它
短暂,静默地对视
 
仿佛我们互为前世
——又互为今生
 
玻璃是一具
隔开彼此的容器
 
它有鸿鹄之志
我有黛玉之心


攀附

终于。一片片叶子
逃离了枯萎
赶往烈火燃烧的季节

没有人去看一朵花
开到荼靡
而将头低入泥土时的羞涩

它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炫耀
青春的娇艳
身体的饱满,灵魂的膨胀

化作污泥更护花的箴言
存在于枝蔓的舞动
像一条蛇用软骨走完了一生


星光

从璀璨星光中
滑落。我是巨人手中的一枚棋子

接受乌云的隐匿,风的猜忌,雨的浸透
世俗的忏悔

我曾无数次 
期待时间给予一场盛大的斧正

黑暗中,所有卑微的事物
都在自身自灭

黎明。一片光遮盖住另一片光


发声

凌晨。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落叶在空中
盘旋着,赴死之心
 
我仿佛听到
爱伦•坡大声呼喊
 
——我孤独
——无法改变
 
但我,还活着
依然,活着
 
一些金属与瓷器撞击的声响
正以轰鸣的状态
潜入身体


秋煞

落叶匍匐
寒风袭来,一片片蜷缩着躯体
四处流离。而我

一个被时间雕琢的人,无数次
想过它们要去往何处。

安身立命
薄凉,像一把利剑。穿透
尘世的骨骼

且让它们凋零,而逝吧

我的麻木和忧伤
是一份贴在秋日的讣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