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志高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3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志高简介

(阅读:321 次)

马志高,1967年生,回族,陕西安康人,农民,务工者。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获2019一2020中国诗人微刊年度诗人奖。诗作入选多个选本。第一届世界诗酒文化优秀奖。

马志高的诗

(13 首)

白露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寂寥的故乡

1

谁能与我话桑麻
话五谷杂粮
话它们的长势与收成
这片在犁铧下翻滚的土地
已经成为父辈们长眠之地
尚在世的已经无力举起锄头与镰刀
甚至者或被健忘
或者不屑于浪费关于田陌的语言于我
就像往昔他们种庄稼的粪水
一点一滴,吝啬于草木,而专注作物生长的土地

我已经迈过白露
我的后辈,在白露对岸
他们对“白露”的陌生
犹如他们对整个农村历史的浑噩

为故乡对我的嫌弃而苦恼
她怕自己贫瘠的身体
长出的蜀黍
不能让我打出响亮的饱嗝
无法供养我身体的健壮
实质上我的瘦骨弱肉已经成形
那年白露,开启了我漂泊的旅程

2

叩开城市的门
是一双血肉模糊的膝盖立下的功勋
能被坚硬的城市收留
还归功于我发臭的汗水
流进了一块旱地
一株刺玫瑰得到养分
之后
我四肢勤动
生出源源不绝的淋漓大汗
把大片的污浊之地冲洗
将干裂的土地浸出绿茵
把平地叠起来直逼青云
给平静的街道以车水马龙

三十年后,这个庚子年
故乡仍然
没有发出挽留的声音
唯荒草疯长,荆棘横途
再次被嫌弃的苦恼更甚
土地已经不长植物的颗粒
她害怕我的后半生
饿毙村头
再次逼我出行

3

城市高兴
莫过于像我等
出现在建筑工地
出现在工厂
出现在环卫工队伍里
……
城市的上空
一个大馍在风中摇晃
它是为进入的人
挂在脖子上的烧饼
绕着边沿,努力够着吃
它的重量丝毫不减
一躯弯着的脊梁
一支箭被搭上
一支射不出去的无头箭
我努力着把腰挺直
让高高在上的楼盘
节约点鄙视的斜光
幸好身上已经少了许多
来自乡村的
五谷杂粮的原始味道
比如秕谷与麦芒
没有农肥与翻耕的新土和
粘在脚踝或者脚尖上的
那种刺入眼鼻的污泥

保持一呼一吸
急促的还是假装镇静的
冒出的气体
与城市的铜味相一致

熙熙攘攘的城市
高大的古城墙被挤在边上
相比于我典雅的朴素的故乡
它们
是两个分化的世界

如织的游人
他们交替的脚步
加重了城垛寂寥感

沿着城墙根
我的脚步是轻微的
无数个沉睡的灵魂
千年里不曾安宁
摸着坚硬的老砖
去年的影子还在埋伏
它们试图砸死光阴
闪烁之下
一块千年青玉
碎在光影里
明亮的火气稍减了几分

4

抽出血液给一盏灯吧
离开故土的人
已经是睁着眼睛的盲人
白露洗不掉
粘在眼角边上的眼翳

等待仲秋预演月满
等待预言里
农作物壳黄粒圆
渐消的温度
爬上背缝
准备衣物,避免着凉

秋风已经徐徐到达我的脸面
胡须的水分正在大面积流失
化为白霜
当干燥来临
一把火也就来临

立在晋中大地
惶惶然
一根野草在风里自由晃悠
想对它说
咱们换个身份吧
看它惬意的样子
于心不忍
我这种人
活该寂寥如影随形
什么时候
举着血液点燃铜灯
为自己
来一场寓意式祭奠
那种荒凉
对我的远离


小雪

秋后的树枝
落寞的拉着碎风
絮絮叨叨说着冬天的雪
雪花悄悄地贴近了它们
风有些羞惭,离去了
雪花独占枝头

冬田里的麦子很单薄
油菜矮小
豌豆苗粉嫩
它们扬起小脸
欢喜地接着细粒的雪花
它们的冬天就有了棉被

小草将一堆枯黄窝在地头
它们委屈巴巴的
农人不喜欢它们满地跑
它们要找一个倾诉者

我是一个缺地的农民
缺乏对一些事物的欢喜
独对雪花,喜上眉梢
她是信使,为我
指引着下一个季节


忠告

你怎么能违背众心
独自去水里偷欢
那洁净的水
是众人每天必饮的
你把污秽的身体
投进水里
一片水域的污染

这片水域从此是你的王国
鱼儿游了过来
它对你发出忠告
赶快穿上衣服上岸吧
冠冕堂皇的走出水面
你还有新的路
水也有了重新澄澈的机会

多少忠告付诸水流
多少忠告天颜震怒
多少忠告者灰飞烟灭
这条鱼儿被毒死水中
被毒死水里的还有人
一些无故的路人


一道影子里有抓捕的痕迹

那些假设的定义
俗传的道德
它没有被修入宪法
被抓捕的名称
属于订单的编号

封建的迷信的
在遗传的基因里
注定官府三代无人
你必须想好你的儿孙
厅堂里小心言辞
你可以用纸包住泪水
做为一生的纪念
写在家谱里或者自传里


独座草间

独座草间
一块石头,风雕刻的
神态自然
落草间为一尊者

父辈们生就的田园绘画师
他们用脚用手做画笔
醮些黄土黑土做颜料
在平地或者崎岖的山地
也不掸去小草上的尘埃


复吟落叶何须泪

挺立苍野
自然之下你的枝干
举着天空,向上的力量
拽着雷声与闪电千万里
摇着大雨滂沱
迎接暴风雪覆盖遍身

你们是自然的王子
为季节提供叶茂花开与累累硕果
季节的风霜又扫落了叶子与花香
你们的苍劲依然遍及山野与村庄
懦夫感时伤怀,壮士壮怀高歌


论呐喊

举一盏黑色的灯化开一些黑暗
举一页黄色的纸祭祀树下神灵
劲风之下扫除厚的灰雾薄的尘
凛冽之下仍然有死灰在浪头复燃

我常常在半夜突然醒来
一些黑色的风窃窃私语
从那洁净的村庄传过来
在一张黑色的纸张上
又一桩黑色的交易完成
一群硕鼠叫的欢天喜地
灰雾再起
夜更浓重
被挤压的脸试图扭出水
被压抑的空气渗出火花
一条大船行驶于岸
船舱与甲板,坐着或站着
彼岸的人,是清净的
一些忠诚的人
献出的都是光明的呐喊


窗前,那片云

你不径而至
落在门前那棵老椿树冠上
那些叶子被你轻轻的一吻
他们红了脸   抿嘴咂舌之间   
你轻轻悄悄去了天际

树身从此种下了相思的泪汁
树下从此埋下了相思的根须
泥土从此了一生的潮湿
千万匹叶子覆盖   
被裹卷的忧伤层层叠叠

一条宿命一条流浪的路
跟随你留下的红尘之粉
寻找前世留给今世的宿缘
我从不跪叩命运
我携手风雨苍茫大地   
我携手风雪凝望苍茫
我只愿你留下你的纯洁
我只愿你的纯洁永恒蓝天


一个人的花园

静谧的   惟香徐徐
一群蚂蚁倾巢而出
它们排队布阵侍机而动
它们的步伐有些惊心动魄
有扰我五十二分钟的修行
我从一根花径旁走过   
径上的刺与皮肤上的汗毛握手致意
它们对我的感觉无动于衷
我把天空雷鸣的声音压了压
我要与蚁族同行
走出去   为一道丢失的旨意
只是我的左脚时常碰着右脚    
痛与不痛   日久后的陈谷子

也等着我自己的灵魂缓缓而落
不会入天堂   它倨傲
不会下地狱   它无愧
泥土会亲近它
还有草泽花香


月是故乡明

草绳一样的小道   系在半山腰上
母亲牵着我的小手
背着草肥去坡地   背着粮食回家
晃晃悠悠的风把云赶到天边
露出晃晃悠悠的月色
一些荆棘   它们的手很粗糙
总爱扯住衣服上的伤疤
它们说拉拉家常   说灾年饿啊   
丰年的粮食也填不饱肚子的饥荒

模糊的日月渐渐清亮
系在半山腰上的草绳忽然变的粗壮
我也长高   胳膊腿足以翻过那座山梁
每到傍晚   少了些父亲母亲的叮咛
衣服上的伤疤渐小   荆棘少了些牵挂

渐自清澈的日子长于日月
半山腰上的草绳也渐自不见
变成宽阔的玉带   小车奔驰
走在玉带上   母亲望着绿野沉沉的坡地
母亲的腰直了些   眸子的昏浊少了些
一泻银光落在母亲的发丝上


我在一本书里寻找坟墓

选择了富贵里的文字
寻找愁眉的男男女女
将落地的花儿泥土葬
将几块石头说成宝玉
将诸多女子化为流水
泥土被融化七零八落
情殇与乱伦交合其中
高贵与卑贱相互苟且

普天之下石头遍地
成大器者坚墙于城
宝玉看似美妙
却不知道它不如纸张
人生本来就是梦一场
而借了红楼托说是幻
最后的雪地一丛绿茵
孤芳自赏自己那束芹

俯视我身体隐藏的
懦弱的惶恐
卑怯的忍受
还有无耻的舌吻

我翻开书本
寻找坟墓
我要将我无知的心埋葬
而不是浮世的那丝游魂 


给灵魂唱歌的人

人世的荣耀与凄苦
只不过是一副寿木
盛装漆黑盛装响堂
亡魂啊游走的是天
脚踏地便是地深处
南山为枕足蹬北方
你闭合了双目屏住了呼吸
你安静了手脚放松了身体
听人世为你最后的喧闹
享受着人世最后的风光

给灵魂唱歌的人啊敲鼓的人
给灵魂吹唢呐的人啊敲锣的人
紧贴你的棺木啊紧贴你的亡灵
一步踩着一步啊一圈转着一圈
一句连着一句啊一首跟着一首
所有的唱
所有的声音
都是心灵里的声音
是活着的声音对自己魂魄的追念

一阵鼓一阵风
鞭炮的响声震动阳世的邪魅
惊走了阴世的勾魂鬼
那些排列的花圈是你最后的光耀

活着啊只是人间的一个梦
只是在人间做了一个梦
活着的人啊
不过是这个世的魂另一个世的人
我们围着你啊唱  你是人世的魂
我的依啊我也只是阳世的一个魂

注:陕西陕南有风俗:人亡故,有人专门为亡者唱歌,一种古老的传承,称“唱孝歌”。


影子

万物于世
俱存的影子
逃不脱
魔镜般的阳光
将你灵魂穿透

贴在大地上
或者挂在高处
公示你
所有的善与恶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