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邕粒儿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636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邕粒儿简介

(阅读:1064 次)

邕粒儿,女,80后,四川泸定人,彝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甘孜州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特约作家,参加《诗潮》首届新青年青春诗会,有作品散见于诸刊,出版诗集《归零》。

邕粒儿的诗

(17 首)

《冬日恋歌》组诗

1、夏至,雪未尽

青青的
草尖微微泛白

你俯下身子
如同灯
深入黑暗内部

每一次
呼吸都是重生

2之后

长期伏案后,颈椎
把头压得更低。
整个身子
就像一把锄头。

一只麋鹿
从野外向我奔来。
一点一滴的流逝
并不是虚度。

脚下是新翻的泥土。

3所在

只有冬季,与大约在冬季。
树木永远
不会生长。
开着三两朵花的,不是春天。

是赛马场,滑冰场
观景台,和歌舞场。

苍鹰盯着鼹鼠的挖掘。
风高大地站立着,吹着过往。

4、周日

光像牛蝇在
踽踽独行

风将一只
死去的乌鸦
埋在潺潺的黄昏

辽阔盛开着
一年蓬、蝴蝶花
投下的石子
在渠水里画圆

那些紫色的花瓣把空
包裹在苦——之外

5、.温波乡

风尘仆仆的扬鞭者
来这开始
她的第一个冬天
(那时才十八岁)

以教科书为枕
这年轻的
冰上的晶莹

除了活佛家院内
有十几棵白杨
方圆杂草敬畏丛生

睡着的大地睁着
朦胧的眼睛

早起的炊烟在唤醒

6旧日事

在长须干玛乡,地板、瓦片
在日照中睡眠
压水井在炉塘边滴水
什么都是奢侈
我曾在这里陪着爱人
在烛光中
时间、手术刀、内外患者
各种药品……
但他不知道这
只不过是拾取枯枝败梗
以添旺那堆星火

7、高原女人

身后的大山向着褶皱的门
缓缓打开。
风凛冽席卷。
雪雀无益舒释胸怀。

捡牛粪的手也挤奶,挥鞭。
茂盛的绿毡上
一条溪河,映照她脸上的落日。

直到她嫁了人。
她的丈夫,有些浪荡
——又担心那顶没有锁的
随季节迁徙的帐蓬——

8冬日恋歌

第九次搬家了

心里面,东西
越搬越少

染过的长发
不久
又生出几戳白
雪花开在一片
枯黄的枝头

圆润的脸蛋挂在天边
我喜欢枕着他臂膀
双腿搭在他腹部
侧着身子
贴紧他跳动的心房

甜甜地睡着,每一日

9、那时候

住在卫生院。风沙吹裂皮肤。

整座房都是土堆建。
只有门窗,是木头的。

药箱为床,石头为桌凳。
每用完一箱药,床就
缺一角,或短一节。

我们是一对儿真诚的男女
学习这里的话语
将糌粑,清茶,酥油
偶尔加点白糖或是奶渣
放在碗里,捏成团——

像落日:像孕育的
子宫,在山那边隆起,凹下。

10、以爱之名

你,是我毕生的一条河
奔涌在血脉中

旷野,丛林,长滩
两颗对视的石头
在春天,坐在岸边的杨树下

在葡萄酒的晨曦中依偎
——那些群峰和峡谷
奔跑着,却岿然不动

11、目光

雪花像一把梯子漫舞着
伸进绛红的房子

我打开银色的封面
比几只雀鸟更快地啄掉
苹果烂掉的部分——
刺骨在遮蔽新的旧黑暗

点灯。供果
在短促祈祷着——
再往前,旭日
就会穿过阴沟的盖子

12、雪

一夜
门外终于
一床厚厚的白地毯

沉默里的忙碌
——种子们在下面
考虑着
开出怎样的春天

13、冬天的平静

冬天平静,你急于在风中与她结合

而她已飘过重山,越过
一片白杨林

十二月,深渊在结果——

华灯初上
我在凝视,你眼中的一片黑与白

后来被称为雪的眸子的
小冰晶

14、自画像

我出生在大渡河畔的
花岗岩和几丛
开着的迎春花旁

我的青春是
扎溪卡草原

血,从绿色源头
流淌着,汩汩变白
从冰的雾气里——

一朵,回不了头的浪

15、.高处

那高山的
雪松,张开臂膀,孤独地
如我尚未达到的苍鹰

群峰之上,单薄的
表情,有限的语言
将在风雪中退去……

而日光
会把它们晃动得更耀眼

16、落花吟

落在肩上的,不能轻易抖落

那么多花,只有她选中了你
一种,轻飘飘的死

风驮来朵朵白云卸在水底
又吹散了
天蓝得像一个静止的梦
倒影的世界里,你微微起皱

17、星月湖

黎明,被雨刺伤
沿着圆形的栈道,接近维纳斯
这世界高城的那股清泉——星月湖
已搜集了太阳所有的露珠
藏匿在细密的发辫中

天空依然年轻
那湖泊
在她的眼睫下浮游

昨天,在这里
草原携带了
一对情侣
它的脐下是夜晚

飞舞的白羽毛
我曾试图靠近你
我感觉自己犹如
一朵披着露的太阳花
在芬芳中哺育着夜的籽粒

18、远山

空气宁静,乡村已进入中秋
林子深处,柳树颤抖不止

一个七岁男童,每天折一只飞机
机翼上,用铅笔分别写上:爸爸、妈妈

每到黄昏,他都安静地趴在窗台
看天,只要有风
飞机就会在院里飞几圈
像只兔子,长着一双胡萝卜眼睛
在数列般漫长的生活中追逐
叫喊与尘土一道飞扬

他那无辜而认真
等待的样子,使我想起
那些折磨了我很久
的逝去

还没成为自己的舵手
控制着雨水的缰绳
捕获这有限地一跃

19、羌活———致拉姆

美是最没良心的,海拔越高、越冷
品相却更好

在观音桥,她穿着
一双绿解放鞋,在森林边缘
和灌木丛搜索

几簇根茎粗壮,纵直细条纹
身带紫色,叶片像羽毛一样轻逸

每一滴雨都攥着昨晚的拳头
在观音镇,中秋前夕,她的焦黑
在自己的身子上
在微风中,像白色的花瓣

20、寒冬

你若孤独,便是寒冬

林荫深处,那一道光
流淌在石阶上
那条清泉,从你的指间弹出

园子里还有些三角梅,呈现撕裂状
深渊里,每个漩涡中的扑腾
都被紧随其后的淤泥淹没

你若升起,就是温暖
和温暖之后的熄灭

21、月下

无花果的枝叶
摩擦着风
透过银亮的眼睛
追寻着他的唇印

风穿上夹脚的鞋子
在河面
被浪花绊倒
跌入水底

阴影裹住她的胸口
一步一步往下沉溺

远山,燃烧的红枫
像无人乘坐的船

22、譬喻

他口内多长了一颗智齿
张嘴时咄咄逼人,被说成反骨
又能怎么办呢?
攥紧拳头,咬紧牙关
敲碎,咽下去

后来他说,心中总有长势汹涌
再后来,总能梦见石头发芽、开花
高三尺,茎叶漆黑,花色纯白

23、去处

不知何时起,他开始喜欢收集病历本
收藏人间的药方,收容一座座医院
以为这样,自己病的时候
能互相有个照应

如今,他已躺在了这张纸上
盖着一层又一层药方

绳索越来越紧,却如鱼得水
鸟鸣的浮力
引领他的虚弱,轻飘飘向上
天空澄澈,云朵柔软,散而复聚
坚硬的东西,都落回了地面

24、月光记

月光移进屋子
所有事物
映着淡淡的清辉

起初是薄薄的一层
后来,看见母亲
从窗外一闪而过

地上的白越积越厚
满地的白,像母亲的头发

一个孩子
睡得那么甜
嘴角带着,上扬的微笑

25、雨痕

窗外,老杨树披上新枝
在玻璃窗前招摇
长方形木窗
像枷锁,戴在脖子上

多少次——硝酸甘油
速效救心丸、倍他乐克
消心痛,雨滴般跳动

肉体,像被踩踏了无数次
的地板,布满了灰尘

唢呐经过
空旷的房间
在黎明前,恢复寂静

远处的佛塔:仿佛只要轻轻
摇转经筒,草木就活过来了

而那些被喊出的
名字,再也不会被翻新

26、远程

低飞的鸟群奏响
序曲深处的原野
沿途的灯火
仿佛我
斑驳的阴影

车窗外那一片
一片积雪———
仿佛寒冷而又
必须奔赴的约定


裂腹鱼

岸上,石灰脱落的土房
露出滞后的破绽

几个男人用铁锤
在冰面上凿洞,撒网
捕捞,他们认为的该死

油锅炸声不断,鳍
仍在扑扇

昂着头,张开O型的嘴

落日把它的命
烧成,他们体内的血


江边石

金沙江畔
童年在打水漂、摸鱼 

有的看上去
像元宝
有的
像少女的乳峰 

后来它慢慢成长为
我是我的
磨刀石——在夕阳下


叹春花

母亲是村里的花魁
生来就喜欢桃红色衣裳

仿佛在最后一个
开花的季节
我从高原,捧着一块蛋糕
给她

雪白雪白的

多年过去了,每当
三月初七,我都会想起

五十五支烛光里
母亲永远在盛开、摇曳


秋分

连续几天的雨。
绵绵的空气
适合侧卧,清晰。
仿佛置身在省略号中。
 
皱巴巴的掌纹轻抚着
猕猴桃般的肚子。
已经八个月啦。
 
月色中
那些葡萄串,红亮的梨
在嘟囔——
万物都在趋向冰凉。
 
羽绒被里
有黄叶,和滋润的水滴。


梦魇

原野。草木的枯黄
夹带着白霜

一条深蓝的森林王蛇
头被我踩在脚底

曲折处有雪花点儿的身子
像一支被扭弯的竹笛
——那一排圆圆的笛孔
无处伸缩

风随意触动某个音符
都会惊起一双
红红的眼睛

它是我荒凉中出没的
亲人,却始终无法相拥


屠夫

每次太阳爬上坡,他
就会拿回心肝
或者舌头与尾巴
这些都是
农户给他报酬的一部分

每次完工后,都会麻利地用布
把锃亮的屠刀包起来
放在厨柜下

系上围裙,坐下
把它们切成片状,加点佐料
把我们拉扯大

而今,垂暮的他在躺椅上
听着炉火,不时啪啪的响声

月亮在窗外
滴答、寂静地走着


个人史

她往体内塞进
高地,雪片,书籍

因为爱着莲花
她做了一次淤泥

她的飘落里有
被埋葬的晴空
她的灯光盛宴
没有一丝暖意

每一堵墙面都在
等待她迎头

她行走在自己
一片小小的阴影里


塔西

爱逃课的塔西。
天一亮
和几个朋友到了学校。
刚做着飞翔的姿势
就只剩下
双肩与鼓着眼球的头
还冒着热气。

他被踩着的钢绳
拉进了螺旋绞绊机。
大半个身子在没来得及
拉闸前,绞成了肉浆。
和着水泥,成了混凝土。

入乡常规检查。进入
那幢三层的教学楼时
我打了个寒颤。仿佛
他的影子,穿过了我的身体。


即景

雪压枯枝
鹰唳远方
清晨
阳光把云朵
撕成碎片
覆盖山巅

像河里的鱼
我从砸开的
冰窟
跃到你
温暖的掌心


心灯

经卷
绽放
 
甘露
虔诚
 
诵经的路上
花开了
 
净土
在远方
 
光芒
是回家的路
 
你步若莲花
我自在欢喜
我们
与万千世界偶遇
静默如初


远方

空中的鸟鸣
把你归来的消息
轻叩窗棂
狗在安乐窝里做梦

夜色里的我
更如水

在没有结冰之前
墙上的挂钟
仿佛在挥手
向着远方——


那夜

十一点或者
零点。
钨丝在暗处发红。

沙发上
隔着茶几
我和你。

酒在交杯中
一会儿白
一会儿黄
一会儿紫。
炉火旁。
被剥开的花苞。

十五年前的那夜
月圆
结晶为——
今晚盘中的玫瑰馅。


激流

在白皙的墙壁
按下开关。在
被稀释前,最后闪烁一下。

滚落的床单。
星空下,私密的运动平息
像退潮后裸露出的沙滩。

汽笛。街灯。
紧挨在一起的拥堵的打鼾——
一群群,梦中的睁眼。


情书

一本《1980年代的爱情》
一封十五年未寄出的信
一个人
往事,在燃


抗议

陋室里
日光灯下
一地碎碗盘
——像腹中
多余的结晶。
 
翻来覆去的搏斗
在黑夜
新生
逝去。


守灵

月光划破凌晨
 
她在他的故事里
撞倒了花瓶
玫瑰染红了星星。
 
羽毛合上眼睑。
他就熄灭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