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涂拥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704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涂拥简介

(阅读:1830 次)

涂拥,四川泸州人,川江都市报《川江诗刊》主编。诗作散见于《诗刊》《解放军文艺》《星星》《草堂》《汉诗》《扬子江》《诗潮》等,并入选多种年选。

涂拥的诗

(23 首)

瞄准!砰,砰砰……

有一个人,在你不注意时
突然掏出食指与拇指
瞄准你,砰,砰砰……
你恼怒地大吼一声
他后退两步,又继续抬起手臂
嘴中仍然:砰,砰砰……
你假装上前一大步
他就真的后退两步
这游戏玩得你怀疑人生
直到黑夜完全将他吞噬
才肯放下枪声
后来有人说,那是一个疯子
不过手枪瞄得真准


双乳峰下有座庙

长在长江边上的乳房
有着山峰一样挺拔
可以容纳百年古庙
此时我进入庙堂,不见香火
菩萨们也不知去向
墙壁上残留着一些标语口号
朋友说古庙曾做过学校
我一下就明白了
双乳峰下的孩子和菩萨
都早已长大    


大象画画

这头大象  
有几岁就学画几年了  
每天站在主人旁边  
用长鼻夹住画笔,为游客  
表演画画  
画得真像!大象兴高采烈  
观众热情鼔掌  
只是大象不知道  
它一直在画大象


有话不能好好说

我多了一根软骨,在喉咙处  
无法说出硬话  
一根鱼刺卡在那儿,似乎有意  
让我一生受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过灯红酒绿  
都在喉咙上下  
摆放刀枪,甚至搅动长江涨潮  
不谙水性的我  
碰了软钉子,仍不上岸  
反而长期收藏,结果一说话就疼  
一说话,就连自己都感到异样


工厂遗址记

机器曾经热闹
现在安静了,与我一起回忆
青春和热血
只有墙上标语不理会岁月
依然醒目,让人会心
破旧厂房
已经无法再现当年盛景
我试图展开诗歌想象
描述此时此景
但好像只对老照片上
笑容服饰感兴趣
而在这里裹了一生油泥的父母
此时应在小屋子煎药晒太阳
等待黑夜来临
不如这些破铜烂铁
还有人在不断擦拭


警示

这里是原始森林
奇花异草每天承载
上万吨鸟鸣
各种珍稀树木还要抬起头
与蓝天争夺白云
这或许是尘世向往的天堂
同时也要小心
山洪、滑坡、地震……
清澈的湖泊,往往也会将天空
死死摁进水里
而林中野猪豹子等动物
更是眼中无人
我不远千里赶来
正读着景区门口这块安全告示
假如此时有风吹来
我会跟着林子一起战栗


在别院

生日相聚在别院
酒瓶变成了一个个空房间
我们坐进去,看桂花落下来
再把燃烧的蜡烛
吹灭,像吹掉
人世的一年又一年
假如就此作别
明年生日还定别院
我们重逢会不会像重生
一些花香在了别处
一些人再已不见


练胆

也许胆小,受到欺负了
这个还没石像高的小孩
在对方不躲不闪时
仍一阵拳打脚踢
嘴上还念念有词
近处无人
但被打的石像听得明白
小孩表情太认真了
不亚于远处正在拜佛的香客
不过这小孩胆子真大
他拷打的是一尊菩萨


妃子笑

其实我也笑了
我笑杨贵妃,不是荔枝
她见到皮薄肉厚的胖荔枝
应该是惺惺相惜
难怪爱不释手
难怪唐明皇要对吃了荔枝
笑得更甜的贵妃爱得轰轰烈烈
我不认识杨贵妃,对她无所谓
只是通过她才有妃子笑
唐朝笑,也才有了我笑
笑这些白肉或白骨早已消失
又年年从土里长出来
而且还有一个好听名字


新庙

尘世所受灾难
神也无法避免,才有一场大火
将老庙灰烬
但地基还在,野花下荒坟也在
庙子就会重新长出来
只要将菩萨塑起
新庙便在云端,仍是峰顶
人们就只能轻言细语
念自己的经,不敢出声
我来时,还没有僧人入驻
香火却早已燃起
已经留下很多足迹,有神有人
还有野猫在此叫春


我的监狱

要建一座监狱,修在丘陵最高处
那儿人迹罕至
探监的只有飞鸟及白云
用我脸皮筑高墙
厚得过钢筋水泥
熬红的眼睛
可以铺成铁丝网
关押五脏六腑
让这些欲望的魑魅靠近阳光
变黑的心肠
单独关小号,接受清风教育
没有一条道路能通向监狱
除非自己动了手脚
最后我判自己无期徒刑
我死后,还要将这座监狱
无偿捐赠祖国


井下盐

井越挖越深,盐却近在咫尺
就算含在嘴里化了
时间仍像机器,手指一动
又一片大海
即可波光粼粼
深埋地底的盐
潜心苦练一生
挤压阳光下
粒粒皆苍白,像怀才不遇
古有司马迁、李白、辛弃疾……
今有那些还在埋头写诗的人


羞愧

已经停在了那儿,但
一直跳着双闪,一直红起双眼
我的目光恨不得长出爪子
能从押钞车中抓出金银
但行人都在努力将自己撇得干净
形成人民退缩三尺,大道让给币
我为自己想法而羞愧
更加佩服车上“武装押运”
当急促的警笛扬长而去
那空出来的地方又迅速被行人占领
我才敢抬起头来
与所有的人一样若无其事


天空有些摇晃

天空有些摇晃,大地便开始不平
只有酒后的人感到自己最稳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低下来的白云背后
一些黑色碎片落向人间
地面翘上去的部分,感受到了春风得意
而翘翘板的另一端,比如沉下去的煤矿
比如枪声中坠落的鸟翅
就汇集成了倾盆大雨
这是一个喝酒刚好的人,简单看法
如果没喝酒,他的眼中就是蓝天白云
哪怕隐约感到某个脊椎在突出
但摸不到痛在哪里。如果烂醉了
天地又会消失,众口一词
也骂不起来烂泥,更扶不起一具酒肉之躯


骑马

所有的暗事物都在往前跑
乌云抱着风雨,远山将草原拉扯……
我不得不跑,刚刚学会上马
我叫停的声音,自己都听不到
除了头马,前面一定还有大神
为万物念着咒语
连伏在地上的格桑花也向前弯腰
在草原,谁也不能停止
最好的证明,便是我下马后
瘫坐地上,双腿无法并拢
感觉胯下仍有一匹马
带着草原还在跑


笔到最后是骨头

笔替我说话,免了察颜,不用观色
直接与万物交谈,尽说花语
不满时,就狼嚎,让笔尖掘地三尺
替我穴中寻宝,随悟空天宫放肆
偶尔还能回到唐朝,向杜甫作揖
我也怀疑,笔才是活着的我
文字中言行
走到中年,笔到最后是骨头
硬过肉身。这一生
要做到力透纸背,会弄丢许多笔
像路上的跌倒,骨折
脊梁,也让别人指来戳去
我要行遍千山万水,只求最后
骨气别丧失


写史

悬梁的头发提起,然后倒立
笔尖就有了,身体再作笔杆,武器也有了
开始写字,醮着自己血液
血往哪儿流,白纸变黑字
战争可以无声,张三的礼帽
瞬间可以被李四穿为靴子
大漠荒野,在手上翻滚成良田万顷
倒立之人无所不能
旁边捉笔的人却往往沉默不语
大描宇宙志,小写夫妻记
历史弄成段子,人们一乐,一笑了之
葬在《史记》中的司马迁也被笑醒
两千年了灵魂还能永生
轻于鸿毛中飞出竹简
重新修订重于泰山之事


接客

在高速路口将太阳支起
摊开火热微笑,握住远方客人
再递上一瓶城市之水,解除忐忑疲惫
由这瓶水进入酒楼中另一瓶水
酒肉鱼香,言情深处
一个晚上就可以深入到前世兄弟
这些都是后事,而现在我顶着烈日
晒着杜甫“蓬门今始为君开”
只将柴门换成了轿车,满载鲜花
透过香气
能看到我被单位安排被岁月定位
站在只有自己影子的路口,与酷暑相伴
等待未来的影子
只是呼啸而来下车的明明是我
那立在那儿像一个人迎上来的又是谁
不是我?那正步走的姿势又很熟悉


认狗启示

扑了小孩,还要吼老人,貌似藏獒一只
貌似不可一世,最终还是没有硬过子弹头
这种凶恶、据说忠诚的动物,配偶无数
主人应该拥有庭院一亩,大名鼎鼎
可惜直到狗尸冰凉,寒夜明亮
仍无人认领,甚至一只母狗也没现身
我只好替它写认尸启示:
今有藏獒(也有可能是串子或猪獒)一只
如狼似虎,脖颈拴有鳄鱼皮带
生前看人低,死后嘴巴硬
请大家观察周围,知情者
请与天堂犯罪中心联系


变脸者

混迹人群,我学得最快的是察言观色
拜佛时虔诚合十
心中暗念:像菩萨一样被人供着,多好
路遇乞丐,我瞬间无比可怜
让他也忍不住从破碗中,仍出钢镚儿
我为自己喝彩,后悔主角让给了明星
夜里一个真正的我,常睡成观众
惊诧于白天舞台上自己的变脸绝技
梦中还走错房间
被床上突然跳起的陌生女子破口大骂
我仍面不改色,反让那女子渐渐犹豫


扑腾

一只小小鸟,怎么就飞进了我家
它也不知道,只将翅膀
往窗玻璃扑打,往天空逃
我打开门,试图改变它方向
躲闪,恐惧,此时眼睛
已经装不下树林,草地,虫子
窗外有鸟鸣叫,更放大它的绝望
一个下午,我都与鸟对峙
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也有过不撞南墙不死心的经历
头破血流,仍然头也不回
只是我还活在这里,看鸟儿
继续被玻璃折腾,继续感受
一些透明,只是用来加深误会


我与白云

那些白云,伏在山巅
久久不愿离去,已经说不出话了
也要像一堆白骨留在那里
其实山上没树了,零星野草
酷似我头颅开始秃顶
无限接近黄昏
仿佛地上消失的事物
云朵就要白给我看,一会儿骏马奔驰
一会儿又像拳头握紧
云朵忍痛撕裂自己
我只取一张白纸,把自己放上去
太阳落山之前
我们还可以做许多事


街边树

不做棺材板了,改做活的垃圾筒
吸城市灰尘,顺便遮风挡雨
表现得好,可以领取暂住证
幸运的有可能成为拆迁户
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接受城市教育
修枝剪叶只是必修课
年年要考试,日日露白骨
不能轻易撒手人寰
可以免费输液,吊起来半死不活
如果患者太多,就刷灰,
统一穿上病号服
只是当我头碰大树
它们千疮百孔,却是我痛
树像乡下亲戚,仍憨厚不语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