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国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672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国伟简介

(阅读:489 次)

王国伟,山西代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文集《相思树》《神话》《两棵树之间》《云心乃水》《浴血雁门关》(电影剧本)等诗文作品,编剧《忽必烈》《察必皇后》等电视连续剧。曾获黄河诗歌奖,赵树理文学奖,国家广电总局优秀电视剧剧本奖等奖项。现任山西省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副主任,《黄河》副主编。

王国伟的诗

(17 首)

三清山

一座山,三玉峰
三生万物的时候
天地渐渐清明

而需要清明的
不仅是山水、草木
还有人心

是否如心,如见幻影
生生不息的石头
接收了漂泊的根脉

奇松老劲,巉岩如削
造化的神秀
如海底火焰的喷涌

葛洪在此结庐,独自打坐
炼丹或闭眼不言时
云正起于深渊

不消说这是神仙的道场
或道或佛,喜欢清静
也喜欢红尘的香火

就如我,在黑暗中
试图寻找光明之所
悠长的栈道上下皆空

我只是换了一个姿势
明亮的事物便呈现
澄澈,如一个小小的宇宙


桃花潭

十里桃花,万家酒店
美丽的谎言在小镇盛开
没有谁会怀疑
江南烟雨中诗意的降临

许多梦想都会成真
时光打磨着人心
弹拨着青弋江水
落入潭中桃花的萼与蕊

这些山水
青砖灰瓦白墙的依偎
光影的恍惚中
踏歌而来飘飞的衣袂

许多相聚却是为了分别
桃花酒浸润了欢宴的衣衫
离别时又打湿了忧伤的踏板
歌声荡漾,将情义拉长了千年

我需要回望,才能寻见
悠长的岁月中
那些依依不舍的身影
多么像我,在水边踟蹰

我似乎走错了方向
流水带走花瓣,带走叶片
而此时,我更愿意是一枚果核
沉入潭底。沉入谎言之中


草木的喧哗幽深如海底

完整地回忆一个夜晚
是困难的
我还没有强壮起来
就已经意识到失败了

秋日原野上密密麻麻的庄稼
恣肆疯癫的野草,生长到我的头顶
一切都以成熟的姿态
呈现出蓬勃诡异的生命力

而且似乎都,长了眼睛
十字路口,四野静穆
草木的喧哗犹如幽深的海底
一束光使我惊悸

而此时的大地似乎正渴望一场战争
于是轻微的一声咒语
白茫茫的大雨便
劈头盖脸地浇下

分不清天与地,整个夜晚我
无语而泣。蜷缩在暗黑的森林之中
被洪荒之力揉搓
不堪一击

没有雷声与闪电
面对苍茫的黑暗
白光般倾覆的海水
看不见突围的道路

我不再挣扎
一如默默径流的山川


中秋月

月满的时候
窗台上的那盆仙人掌死掉了
我看着它日渐枯萎的针叶
就如看着日渐丰盈的月亮的生长

我把此时的月亮
消解成中与秋
两个相干或不相干的字与词
吴刚的斧头,一下子砍中了
我的死穴

是什么让我在这时光里
再次写下心中无语的诗句
那么多中秋,月亮的切片
隐藏在看不见的云层之后

那些薄薄的纸片,或圆或缺
我突然明白,那曾是我一生的爱恋
或痛或苦,或泪流满面
或喜或乐,或亲密无间
今夜,又来叩响我荒芜的故园

那一轮月,它不断地褪色
渐渐清淡,成白色
成无色无味,成空
成无处安放,处处漂泊的寂寥

在这样的时刻,我说
你进来吧——
没有什么,只是些许清凉的微光


梦在生命之前奔跑

我相信,睡梦中的我
就是死去的我
我梦中的生活
比醒时更精彩

我不断地死去
又复活。我就是我的上帝
梦中的情境
在现实中不断原样呈现
现实中经历的事
却从未在梦中重播

我相信梦的属性是超前
就如灵魂在生命之后飞升
而梦在生命之前奔跑
并为我预设了跑道


两棵树之间

在两棵树之间
可以做许多事情
几乎所有的事情
或者,什么都不做
什么,都不想,都没有

穷尽一生,我也只是
在两棵树之间
游弋,徘徊
无法摆脱两棵树的阴
也无法捉住
漂浮着的,如雾般的光环


时光的波纹

像女儿的脸,展悠悠的
薄薄的肤下
流动嫩稚的清泉

有时它会飘到天边
如月牙泉
在沙漠中潋滟

翻越沙丘的蚂蚁
有时也会,钻进胡杨的树洞
翻阅墓碑

时光的波纹
在戈壁的城堡间吹动
细小的尘埃

在海明威的渔船上
跳动。一丝血腥的
气息

我永远拉不直,那透明的
鱼线。如黑沉沉的大海上
升腾起的火焰


那些颤栗的野花

我再不能目睹那些那些颤栗的野花
它们像一颗颗子弹
打穿了我的心灵
 
它们颤栗
并不是因为恐惧
而是青春的激情和愤怒
 
大地被轻轻地划开了一道口子
没有什么比它们更蓬勃更野性
更不管不顾地绽放不屈
 
时光的飞箭将它们射倒
历史的天空将弥漫它们的芬芳


狮子和羊

有时,我觉得我像一头狮子
趴在荒丘上
伏在荒草中
懒洋洋,目光荒凉
游离,一副困倦睡不醒的模样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本来就什么也没想
即使是远处,那群被我驱赶出领地的
黄羊,我也只是看着它们,发呆

有时,我就从那羊群中走出来
毫无目的,毫无方向
逡巡。或者散漫在荒草中
踟蹰到荒丘上。我看见了狮子
慵懒而无所作为的狮子
它仿佛不认识我,我也没在羊群中
见过它。我走到狮子面前
张开嘴。和它说话。然后
让它把我吃掉


南华梦记

蝴蝶,看似缓慢地飘飞
飘忽中透露着诡异
你捉摸不透,它短暂的生命
究竟在想什么
它混乱的飞行轨迹
绘制出一团纠结的丝麻
就如人生的无奈和怅惘

蝴蝶可以入梦
因为它是人睡眠中的精灵
人可以化蝶
因为人原本是一条虫

欲欲飞翔的梦
就如蝴蝶的飞行一样
蹒跚,飘忽

它在虚空中将我喊醒
“如果你能发现,
我将与你再见。”


一生

对于我来说
生活就是一场
貌似灿烂的无休止的漩涡
我所过眼的
其实和盲人一样
所谓的黑与白,乃至光亮
都倏忽而逝

我所感知的
甚或比不上精神患者
没有更多
没有什么是要带走的

惟愿者而来
惟无悔者而去

天空湛蓝
我只是在它空茫的脸庞上
淡淡地
点了一颗痣


本色

我原本是一张白色的纸
洁白的空白的纸
“多难看多无聊。”于是
我请人,自己也不甘寂寞
在这张纸上涂啊画啊
写啊算啊划啊刻啊染啊浸啊

那些红与黑、绿与黄
五彩缤纷,或靓丽或晦暗
次第展开、呈现,变色
我在这色彩的变幻中
悲欣交集

直到我越来越讨厌这些
笔直或扭曲的线条,堆积的染料
繁琐的颜色,丑陋的人物
不知所云的画面
我越来越想扔掉这张凌乱的纸
越来越想让我回归一张白纸

或许,只需一把火
我就成了更洁白更空白的
白色


迎春花在枝头
泼剌剌地开着
迅速丰满,热烈

即将受孕的猫,叫声凄厉
而惨烈。如急不可待的花蕊
崩裂
黄色的落英
白色的粉信

在夜晚,
听到婴儿悠长的啼哭


比如

比如一株草
比如一粒沙
比如一滴水
比如一把刀
比如一星火
比如一波光
比如......
什么都可以用来比如我
 
比如你是我
你就去写诗
比如我是你
我就去烧纸
 
没有什么比如
比本相更真实
但我还是要比如
比如这个比如
就比上一个比如
更真实贴切


面具

有段时间我神经衰弱
看天空不再蔚蓝
 
张嘴呐喊,严重
发不出声音
 
似乎是恐惧,使脸上的肌肉
僵直,如面具
 
我不想见人,任何
活动的东西
 
我在自己的人皮面具下
在密室中,给自己演戏
 
傩舞。神圣或鬼魅
忘记了时间是否,曾停留
 
我撕开胸膛
用自己的血水,洗脸
 
从面具的纹理中
读取到隐约的光线


末日

许多的教派
都会说到末日降临
说到拯救
似乎只有他们能够拯救
 
我不是说没有末日
也不是说拯救不重要
我只是不惧末日
我只是一直在等待末日
 
所有的末日
都是重生之时


春天里

春天里,被花朵簇拥
是幸福的
如果我不去入迷
我就是一个局外人
我就感受不到真切的苦痛
或快乐
 
我必须进入
必须沉迷
我越迷醉,就越真切
我活在活之中
动或者静,都如水弥漫
 
如果我不再前进
我就回忆
就如踏上归程
哦,不!
是去寻宝的路上
 
来时的一路风景
还能记得哪一树花朵
曾经因你而招摇
而被采摘
或是授粉
 
会有很多树木
移栽到我心中
根蔓纠缠,深入脉管
我真的已经理不清
在哪一天的黄昏
我献出了初吻和童贞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