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霞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67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霞简介

(阅读:1024 次)

李霞,诗人,评论家,书法家,摄影家。1984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并发表作品。先后做过师范教师、党报编辑、企业报负责人,现为河南工人日报副总编辑,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大河》诗刊主编。出版有诗歌及评论集《一天等于24小时》《分行》。

李霞的诗

(17 首)

禅界

在有与无之间,如淡,如简;
在云与山之间,如爱,如恋;
在动与静之间,如夜,如猫;
在死与活之间,如呼,如吸;
在美与妙之间,如画,如乐;
在梦与幻之间,如星,如酒;
在茶与乐之间,如香,如诗;
在水与花之间,如唇,如风;
在雪与草之间,如冰,如疼;
在舒与轻之间,如雾,如花;
在净与柔之间,如羽,如雨。


它只是布谷

它肯定又是站在树上
身后头顶都是茫茫白云
又是每分钟呜叫25次左右
又是呜叫三十分钟左右才休息一会儿
有人还叫它子规杜鹃
我一直认为它只是布谷
尽管我一听见它它只会喊
哭哭,哭哭
尽管小时清明前后爷爷奶奶说
它在喊,快快,点瓜,种豆
尽管小时麦黄时爷爷奶奶说
它在喊,快快,快收,快收

今天,现在,端午节,不用上班
我特意停下脚步
站着,仔细听,细细听
可它还是
哭哭,哭哭
也许,它只是,布谷,布谷


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人

瘟疫洪魔要淹没一切
活着的人却不拼命救船造船

还在你争我咬,尔虞我诈
地球仍运转在文明之外
 
兽吃兽,兽吃人
人吃人,人吃兽

羞耻啊,惭愧呀
人还没走完从兽的进化

我怎么好意思
说自己是人


早春二月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黑眼睛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白口罩

人人都戴口罩
嘴巴成了多余


大雪

纷飞纷飞纷飞纷飞纷飞
纷飞纷飞纷飞纷飞纷飞

所有的蝴蝶所有的蜜蜂
所有的飞鸟甚至所有的
风筝苍蝇蚊子  全都吓




所有的所有
都开始化妆自己
只有一种颜料

可是在郑州黄河路经五路交口
疯女人又坐在花坛边砖头上
哇哇大叫
谁也不知道她喊的啥
她胸前一个纸片在晃
上边写着一个手机号码


伐木工人

一个林场伐木工人
砍了一辈子树
后来后悔了
又反过来种树
一直种到死

记者曾问他
一棵成材的大树要长多少年
他说一百年
记者又问伐一棵树呢
他说一分钟


月亮的药片

谁病了
月亮的药片
没完没了

谁找到了
嫦娥
青春永远的秘密

人想了
一万年
咋会总是白想


大峡谷

地球不知怎么
就笑了一声

那张开的嘴
再也没有合上

那笑声也没消失
它就藏在唇间

亿万年后
一条大峡谷

把人类所有的惊喜
都集合到了一起

美到了
绝美


一天

把帽子戴上吧
我刚洗过
家里
妈妈对我说

把帽子卸了吧
看你热的
地里
爸爸对我说

也放我的帽子
在你枕边吧
夜里
太阳对我说


喷嚏,一个,又一个

000
零的立体是圆
它最不高兴被涂抹成太阳或月亮
 
001
胡扯,时间怎么会有皮肤
它怎么能和树相比
 
002
走,有可能变成跑
快慢,看远近
 
003
雾来,雾去
简化一切
 
004
不弄点多余的事,蛇年
怎能说画蛇添足
 
005
车祸,故做亲密的后果
谁能躲过
 
006
怎么突然就忘啦
谁会贴领物启事
 
007
上帝把泪珠做成原子弹
扔向地球,陨石化哭为雨
 
008
我不是天外来客
大雪中我对自己说
 
009
生命的残骸
叫骨头指证
 
010
偶然是你没有想到
不代表偶然没有想到
 
011
不知道,礼花
星星会不会收藏
 
012
哎哟,你好,你好
握手或拥抱什么的就正常了
 
013
笑傲江湖
还得笑里藏刀
 
014
两块布就能把人
折磨死,我信
 
015
夜里灭了灯
遗憾的是夜
 
016

明吹实送
 
017
喝水,可以想鱼
不用担心变成鱼
 
018
风,拉我,又拉
啥事,我说,它又拉
 
019
大海,是对河流的
总结么,甜变咸可不容易
 
020
想一个地方与想一个人
不一样,衣裳与树木差大了
 
021
衣裳里边与衣裳外边
不比较,你也知冷知热
 
22
美景,美女,重一个
字,也多一个字
 
023
活着,玩命
在没死之前
 
024
年让谁代表,不知征求过意见
没有,比如今年蛇年蛇是否同意
 
025
笤帚和撮箕一块行动
杯子成了玻璃碴
 
026
更多里有更好
也藏着更坏
 
027
不说,其实是少说
像废话,也像好话
 
028
莫言成名,不是他莫言了
而是,他,会言了
 
029
喝水声,从杯子里出来
是为倒流成功喝彩吧
 
030
一支接一支吸烟
谁会在意一点火
 
031
我想飞起来
让天记一个窟窿
 
032
谁死,不是死,早晚要死
死,太难有新意了
 
033
风,谁见过
我只见过风的后果
 
034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那么,在
自己与他人之外有没有第三者
 
035
冬天,草点着,烧荒,风大时烧了树
扑火时,衣服留下了黑,天黒才敢回家
 
036
美景,水流花开,鱼弄月影
就像心仪的女生突然邀你走走
 
037
大红,灯笼,大门口,高高挂着
夜静,风和月,陶醉得晃晃悠悠
 
038
且听,且歌,且哭,且舞,且走,且呆
状态,姿势,表情,生活,有完,有了
 
039
人走过树林,鸟不是想飞就飞,愿落就落
担心,就有了不得不为,也有随势而为的
 
040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问题仍没有解决,是人笨?还是我们笨?
 
041
几点啦?每人每天都会不只一次遇到,说人被
时间绑架,重了点,但谁见过谁能活在时间之外
 
042
这么多老鳖在我们身边爬来爬去,就像泛滥成灾
的汽车,它们还哈着气说,人已无法离开我们了
 
043
乐队是沉默的敌人。我不是指挥,我不是听众
我只是偶尔看见或路过。有如酒店旁的乞丐
 
044
不是别人对自己不满意,主要是自己一
动笔就显败笔。平庸的诱惑何时能拒绝
 
045
水烟,云烟,尘烟,硝烟,饮烟,青烟,蓝烟,紫烟
红烟,白烟,淡烟,远烟,走向,没有,逍遥,虚无
 
046
水滴在荷叶上爬着,一不小心就会摔碎,真怕风会来
刚要靠近,它就滚落了,是不是我的呼吸,代替了风
 
047
有静的时候么,一见麻雀它们总在跳跃,为找食
为躲人,为表演,为玩耍,也许是我们惊动了
 
048
春天用花草写着篆书城市用街道写着楷书高原用山峰
写着行书大海用潮汐写着隶书河流用瀑布写着草书
 
049
风里有骨头的话,草说
还是,不说。为好吧
 
050
花。开。的。声。音。一定很慢。放大,放快
才能听见。蝴蝶听见的与我听见的不知一样不
 
051
草地云彩样散放,花朵蝴蝶般起落,走到河边
我真想躺下来,醉生梦死,她的笑声越来越远
 
052
总是不停地跑,风,家在哪儿呢。蚂蚁没有静
下,它们有自己的目标和方向
 
053
死, 不一定流血,不一定
骨头露出来,睡过去——最好
 
054
坟上新压的纸,叫风捎走了,走时,跑几步
停一会儿,又跑几步,反复着,就不见了
 
055
雪地里的脚印,沙滩上的脚印,河流里的脚印
一枚印章三种记法,还有记法,我们不记啦
 
056
树——柴——火——烟,一种变化里
有许多种细节,比如,烟只会上不会下
 
057
伸伸胳膊,踢踢腿,坐久啦,动动非常正常
蹦几下,吆喝几声,不影响别人也不过非
 
058
蒙面黑衣人手握一柄明晃晃的剑,压低声音
说:不许喊!快和我走。我走了,剑月样留着
 
059
着火的鞭梢在空中发出一声脆响,传出
很远。夏夜,暴雨,雷鸣。
 
060
碗口粗的柳树喀嚓一声,被拦腰切为两断
电,闪,雷,鸣,担,惊,受,怕
 
061
0,1,2,3,4,5,6,7,8,9
所有的数字都跑不出这十个数字
 
062
12属相里,只有龙是没有人见过的也
只有龙成了所有中国人的代称龙的传人
 
063
孤独,可怕可悲,不是没了伴儿,也不
是没有人替代你,而是快乐离你而去了
 
064
抓一把风,风又跑了
试一根针,疼,留给自己吧
 
065
花朵能离开眼睛,离不开土地
太阳可离开人,人不能永远在黑暗里
 
066
死亡不会漏掉任何一个人
正确的废话里,多余的是自己
 
067
雾气太大,能看清的东西越来越少
看她吧,她拉着我的手,怕我丢了
 
068
踏雪,寻梅,吟诗,品酒。当时
在一群人里,现在一人想梅又开过了
 
069
大雪纷纷,但我没有得到银量
呼出的气息,在黑头发上明显着
 
070
二三只飞叫的鸟,一杯月下的酒
你不来,我对自己说,最后一口了
 
071
蜘蛛结网,在办公室墙与墙之间,几次打扫
不久又出现,生态平衡,不会这么简单吧
 
072
游子心里的故乡就是思念,他对她的思念
忘记了故乡,以人为本,教训深刻
 
073
自在,自然
自然,问在


仿,佛

篱笆,大雪之后的省略号
徘徊,如果不成怎么办
尴尬,脸红只是多点酒
蟋蟀,打着灯笼找
呻吟,快活得受不了了
枇杷,有杏味比杏大
鸦鹊,黄昏时才约会
琵琶,流泪的少妇
鹭鸶,正在叨小鱼儿
辘轳,井的看门狗
蝈蝈,喜好吃蚂蚱
阴阳,天地日月男女
瘫痪,堵车时的焦急与无奈
怂恿,墙头草遇见了风
阻碍,跳过去得了
婆娑,我不会跳舞,有时眼含热泪
葡萄,画在画里的更甜
菩萨,妈妈是菩萨,可她只信耶稣
唉哟,又踩死了一只蚂蚁
趔趄,她咋没扶我
驰骋,没马,还是小跑几步吧
惆怅,应该有人叫我一块去看菊花
蚂蚁,一翻石头你就炸窝了
啁啾,我不想学鸟叫,想学鸟飞
彳亍,那个灯光下的琴声何时再响起
左右,由上下想起,对称的好些
蹒跚,女儿早长大了,父亲开始了
凸凹,四川一个诗人朋友以此为笔名
甲申,好玩呀
乒乓,拿冠军升国旗吧
买卖,不知谁要灵魂
蹊跷,露出一点点也不行
蝌蚪,一个逗号,一群逗号
窟窿,大小都能装下太阳
蹉跎,蓝球掉在了台阶上
雾霾,朦胧诗写出了病毒
蹂躏,鲜花开在了铁蹄下
蜡烛,你发出的热是浪费了
踌躇,书太贵
糟蹋,不雅就不说了
阡陌,鲜花插在牛粪上
航船,大海里有点意思
刀刃,怕死不怕血
褴褛,衣衫留下的道具
饕餮,跑呀,后边有血盆大嘴
旮旯,一分硬币明天再找
忐忑,。,。,。,。,。,。,。,。,。,
颠簸,69 69 69 69 69 69 69 
蜘蛛,比蠢蠢欲动聪明守网待虫
趔趄,夜里辗转,着拖鞋
鸳鸯,一直分不清谁阴谁阳
疙瘩,想起母鸡下蛋后的欢呼
叮咛,坐飞机去玩千万别丢三拉四
琴瑟,谁来演奏,我也不会唱
麒麟,留下了名字走失了自己
螃蟹,你画的太阳才叫生动形象
轱辘,童年的玩具
骷髅,蚂蚁爬来爬去仿佛考古专家
雄雌,蝶双飞
邂逅,你呢,你咋还不见
魂魄,蛇洞外的闪电----


是鸟就得飞

黒天鹅黄河边见我不及不离
麻雀玉米地上窜下跳
鸳鸯荷塘里若隐若显
海鸥大船边咂嘴弄舌
朱鹭梧桐树上张眉张眼
丹顶鹤草丛中知天知地
黄鹂找翠柳醉翁之意不在酒
兀鹫岩石上枯坐风言风语
蝙蝠亦虫亦鸟总觉像魑魅魍魉
太阳鸟在非洲花梗上拉拉扯扯
画眉笼子里练琴余音袅袅
鹦鹉会说好阿由不甚了了
蓝鹇阿里山下蛋年复一年
杜鹃鸟差点变成花朵想当然
夜鹰空中捕食蚊蛾满天飞
鸵鸟跑的比飞的快雄纠纠气昂昂
企鹅在南极等我风马牛不相及
百灵鸟不唱歌没法活不知不觉
鸬鹚喊鱼鹰我就认识了道听途说
苍鹭站数小时而不动天高云淡
白鹳一夫一妻制是德国国鸟天造地设
朱鹮起飞时才鸣叫左顾右盼
大雁写人字高手无心插柳柳成行
大黄鸭人工的以假乱真装模做样
鸢风筝现在还在模仿你携云握雨
乌鸦成群飞跑天上有了黒河吟风弄月
白腹鹞东北繁殖菲律宾越冬背井离乡
乌雕是鸟却以鸟为食鬼使神差
火鸡没想到它这么英俊天随人愿
鹌鹑蛋好吃就不停地吃是可忍孰不可忍
雷鸟在空中有搅动雷电的威力惊天动地
蜂鸟世界上已知最小的鸟行行出状元
草鸮猴脸一双深圆大眼见怪不怪
啄木鸟每天敲击树木六百次以杀止杀
白鸽传信天使无冬无夏
斑鸫边跳跃觅食边鸣叫有勇有谋
剑鸻离不开水如饥似渴
孔雀百鸟之王宜嗔宜喜
彩鹬胆小多在夜间活动今月古月
花喜鹊在大槐树上旧雨今雨
大公鸡每天叫醒夜今夕何夕
猫头鹰是歌唱也是诅咒听之任之
鸟,是鸟就得飞


干,啥

“门啊!不关呀!”
“灯啊!不熄呀!”

“开门啊!迎你来!”
“点灯啊!照你路!”

“干啥,”“过来。”
“干啥?”“不……不……”

“快点,”“不。”
“快点!”“就不。”

“来吧,”“干啥?”
“来呀。”“你真傻……”

“走吧,”“走。”
“啥时再来?”“你说。”


过客

梦中醒来
突然想起
                                                                                                 
还有一个小凳
忘在了地球上


时间是一条鱼

时间是一条鱼 
河里的表演令人惊叹
我是看客
更想做食客
但往往找不到自己

原来自己多次差点被鱼消化
竟然如此

离岸远一点吧
甚至把目光绳样
缠到山头
使身体不会被风左右
甚至把影子
沉思成巨石

却时常感到渴 焦渴
唇干裂
腿不得不返回涛声里
可一张嘴
一条河流竟是一条鱼


无非

皇帝大怒 
我浑身骨节嘎嘎作响
头发树枝般晃动
无非就是因为我去
替朋友看了看初恋的情人
我也拒绝律师出庭辩护
也许这正是一次
难得的雅谑呢

眼猛然睁开
灯很漠然且四体通明
妻子的水貂皮上衣
和我的斑马皮夹克都一声不吭
窗外仍是一棵结满果子的树

可能有黑马缓缓走出街道
这座大楼
墓碑一样沉默


叶落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这么多的落叶
秋不得不争吵
是编织手帕向大地传情
是签发印章和细雨算账
是邮寄请柬让雪花来临

不动声色的是火
在伺机暴乱
只要风把它们诱惑到一起
便用血红的舌头
还有黑夜样的魔爪
把它们统统化为灰烬

只有几个鲜艳的小女孩
把它们身上的尘埃抖掉
轻轻放进精美的日记本里
回家告诉妈妈
我收藏了——
一个季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