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姚世英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56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姚世英简介

(阅读:517 次)

姚世英,莆田籍,1972年2月出生于福建福安,现居宁德。福建作家,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诗潮》《绿风》《诗选刊》《草地》《散文诗世界》等。部分作品入选一些诗歌选本。获中国“宁龙岗”杯丝绸之路诗歌大赛优秀奖、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2019年度十佳作品等奖项。

姚世英的诗

(18 首)

冬日晨光

晨光中,母亲蹒跚而行
脸色和天一样青灰
轻轻地叫了声妈
突然很想流泪
母亲老到了担不住风吹
母亲的心脏
在夜里老想停摆
需要热启动
凝结的血管布满针孔
鲜血从那里流向我的身体
我的指尖
五指连心的痛啊
不,我该高兴
每天见到母亲走在晨光中
就像一棵榕树在舒筋活骨


洒水车的歌声

雪浪花的翅膀拍打
伴奏水兽的哼唱
喧嚣与浮尘被卷走
有什么也从身心的疲惫里牵扯出
遥远的乡情
亲情
春天的流逝、生的无奈
它们交缠一起
两行远去的泪花

滚滚红尘每天都在积滞
看不见
不疼不痒
需要一遍遍洗礼,淘出沙里的灵魂


金轮禅寺

松果落下来,总在落寞时刻
日上三竿,禅寺还侧躺着
金菊与山茶环绕殿堂
菩萨闻着香火还是花香,哪个更撩人
后山水塔,引来山泉和鸟语
有小径通幽
踩踏落叶,偷情的想
这不洁的念头
可能到过溪边,香樟的黑果子涂了梦境


春潮

潮从脚底漫上来
家具怀念树木的青春
十里之外桃花绵延,芦花飞洒
泗桥月夜,和一朵幽兰
踏蛙鼓伏芦苇而行
那时节贪食桑葚
挥霍春光
不想甜,成了鸠鸣里的苦涩
纯情都蚀了骨
再也挤不出多余的爱的水分
在一波波的春潮中
听见体内芦苇的脆响,堤岸的砰然


草木场

阳光,像一只小兽噬咬窗帘
一些怀想的植物被种植在天花板上
一些影子
包括心事都是阴性的
花朵曾拖着长长的春光
铲沙浇水
让午睡遥远而清晰
母亲往屋里种植风雨岁月
枯萎的银丝留在草木场
一些酸楚
一些被磨损的哀痛在爱的星空繁衍


无花果

金秋过了
我的发根也从鬓角
上爬
无花果同时掉叶
就剩顶部一块肥绿
我们彼此照镜
互通秘密
被麻雀和妇人窥伺的痛苦
无花也结果
我的花开在遥远的春天
突然间我很想光合


放生鸡

西方禅寺门外
一群又是花又是白的鸡
在马缨花丛中捉迷藏
它们从小带着人的祈愿
它们活着不担心血光之灾
不费心力
带头的花公鸡,冠大垂肥,身子硕壮
似乎快要完成功德
这世上有些人活得游手好闲诸事不愁
原来是祖上“放生”
有些人渴望悠闲自在、无忧无虑
却是放自己生路


塔墓前的女贞

香炷燃烧之际
一股幽香,将成束贞洁的雪
推向我
这守在塔墓前的女贞
以这种方式宣告她的春天
塔墓里,都是女贞的魂
风光也罢,没落也罢,贫穷或命苦
终究晨钟暮鼓里宁静
孤灯里清守
一株香樟,为女贞遮蔽了百年风雨
忽然风起,落叶扑簌
我吃惊地抬头
见到黑夜贲张的脉搏
这郁郁的香不似世间花开
这纸钱烧的像树叶,给我们
烤火用的


白鹭的栖声

浅滩布满花纹,尖喙穿针引线
串串珍珠 翅膀把天青压得更低
飞旋,无非是一个分行练习 接着另一个
只有遥远的浪花铺就韵脚……
 
暮晚,一声呼唤
白色的影子纷纷飘落灌木
身边的沙洲成了巨大的巢
咿咿呀呀娇憨一片
仿佛回到母亲臂弯之下
 
那桀骜与高上的形象
几时也有这么痴柔一面


替身

我写诗、思考
自言自语
为灵魂定下清规戒律
某种难堪或刺痛境地
歇斯底里喊了出来
一定有人闯入躯壳
接替我呼吸与思想

我在文字里修行
为一只春天的蝴蝶忏悔
为内心的一尾狐念诵
没想到伤得千疮百孔
一具行走的袈裟
其实是鲜活的我


丁酉年正月登镜台山

镜台是一面记忆的铜镜
擦拭一番
尘埃从心里疼出来了
满山花木,叫小雪、萍儿、翠翠
曾经都与我结缘……
日新月异的世间
风一吹,故事都散了


邂逅

“你还像以前一样的阳光”

阳光穿过霜雪
带着看不见的风尘
它的归宿也许是插花的瓶子

你是那个每天往瓶里浇灌回忆的人
从幽郁深渊里绽放
光的微笑

你的赞美,如霜瓦融化的晨光


如尘

球场上空的尘土
翻过黄昏的窗户
给屋子也披上一层
我懒懒地盖着尘埃的被子
呼吸尘埃的呼吸
尘埃的心跳穿过我的呼吸
窗外,芒果树在看护
月亮的温存不知在哪边

老屋终究被拆卸
掘出的石头粉末呛鼻
看不到根源的疼痛
挥发
漫天的星辉


立春

连日阴云终于透出阳光
春天来了,不戴口罩
一株香樟,守在南漈公园门口
成群山雀在枝头闹出一波又一波
香樟老人
每个春节,数着梅花、桃花开放的日子
这一天
手捧黑果子分给归来的山雀
树丫搭个蓬,果籽在上面弹跳,像炒一锅迎春的爆米花
子声丁丁
又像是我与时光的一场对弈


安全程序

每天排队
天使举着体温枪
对准脑门或脉搏
获得自由
通行证
人与人、人与物
多了一道道栅栏
使得春天都姗姗来迟
好想
在阳光的沐浴里亲密无间的
日子


命里有字

听说报纸上发我的文字
聚会的小学同学一点不意外
“与我们不同,他是有字的”
他们的额头被岁月深刻皱纹
棱角被生计磨得圆滑
我活着像月亮里的玉兔
沐浴清冷的光,影子踩着枝枝柯柯
那就是命里的字么


在草场上

仿佛散场的电影院
我一个人留在空旷中心
月光的放映机还在工作
往事与人影交错而过
重逢的脚印又离散
我提起自己的脚步声
可爱的盈盈跃动
平时它是教学圆规的支点
夜深的草场,呓语与狂想
星光之池
我的芭蕾独舞
一朵极自我的圆满


记起一块压在灵魂上的石头

石头压住一具骸骨
祖国的花朵在操场上奔跑与灿烂
校长的笑容里有些阴影
石头穷凶极恶
更是卑鄙小人的结党营私
他们迫压正直与抗争
生怕一丝气透出骸骨
石头被掀开的一刻
一声叹息,是草还是云发出
我记起一块压在灵魂上的石头
当宿命终于松动
灵魂上的层层压榨,无痕,伤痛无解
余生我背着无形的石头
提醒自己忘我爱众生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