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柳栋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675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柳栋简介

(阅读:431 次)

柳栋(1956年12月—2020年4月),本名柳冬冬,籍贯山东日照。诗人,戏剧家、“伤痕文学”作家之一。自印有《抽屉里的戏剧》、《抽屉里的小说》。

柳栋的诗

(18 首)

蜘蛛

闭上眼睛
看得更加清晰
我看着蜘蛛
它也在将我凝视
两者都抓紧最后一缕游丝
——用全部的希望全部的身心!
太空无际
游丝    却没有支点相系
风    柔柔地将你嬉戏
直到厌倦
淡淡一挥手
用没有色彩的色彩将你抹去
蜘蛛(或许是自己)呻道
“你必定成为刻在虚无上的战栗!”


蜗牛

沿着剃须刀的刃
蠕动    爬行
梦中的凝视
使我有了一种从正中线
被切割开的感应


影子(《梦连环》引之)

影子 匆匆地逃离躯壳
向远处奔去
不留下一丝眷恋之情
虚无    将臭皮囊抹得干干净净
在别人的传言中
影子被滋润得面目全非古怪离奇
若有一天    躯壳与影子重逢
定会莫不相识
所有的影子    堕入同一种传奇
人世间    就是影子与影子的游戏


白色——悼一位不相识的垂死者

白    是一种无情的颜色
你就平躺在它的中心
如一片待落的枯叶
立体的白无边无际
悄然移逝
消毒液将白色清洗得更加惨白
嵌入我的仓皇一瞥
白色的别名叫做失忆
宇宙    就是一个不断遗忘的程序
终有一天
我们谁也无法证明自身存在过的事实


追逐彩相

为追逐幻相而衰老
灵性被打入欲望的囚牢
影子与影子的游戏
什么也抓不住的徒劳
欺人    被欺    自欺
何时能了?


活得心灰意冷

活得心灰意冷
却仍得活下去
宁愿被毫无意义所侵蚀
也不甘放弃
放弃了又有何意义?
前人今人后人
层层叠叠的记忆
被风吹尽(皱)
风    又凋谢于无边的太虚


鲸     只需张开大口
血红的欲望
无需磨合一下利齿
闪闪烁烁
无数的小鱼儿便被黑洞吞噬
厚厚实实的海水堆砌起麻木的墙壁
让你听不到一缕鱼儿的哀泣
我想起古拉格与奥斯维辛
偏地死尸
如同鱼鳞    闪耀开银光般的臭气
大自然无动于衷
睁着没有瞳仁的眸子
懒得眨巴一下眼皮


一层皮

女人    最清楚自身的不洁
于是    便有了香皂与香水
女人    又最易忘却自身的不洁
于是    便有了后宫的争宠
与明星的写真集
全部的文明
都在妆饰你的肌肤
佛    却轻轻地撩开了这一层皮……


另一张面孔

美容的流水线批量制造出世纪美人
“回到自然的美”
美容师的雅论
于是男男女女构起爱巢
却又相互陌生
紧套着另一张面孔
走尽人生的历程
到死也无法将对方的真面认清


香水谎言

香水    是一种谎言
哪怕是法国名牌
花    香气袭人
自然而然
从不将万有欺骗


心底之花

月光下花色朦胧
直铺到天涯
走遍天涯
心底只有一朵花
永远清纯永远美丽
艳若朝霞


梦 弯弯曲曲

无望如同利箭
穿透厚厚实实的无望
独步于夜空下
撩开一层层星光
仍是晦色无边的荒凉
躯壳已经僵硬
梦却弯弯曲曲
拉出失血的光痕
撞碎在宇宙黑洞的空壁上


秋夜

夜色里
秋虫编织起金属光泽的旋律
纷纷落叶铺开透明的沉思
沉思万古轮回的奥秘
同样的潇潇洒洒
不为大死而悲
不为大生而喜
几番秋风几番秋雨
秋叶落尽秋虫岑寂
寒夜苍白
团缩紧冻僵的梦绪
却有绿色的火焰闪闪烁烁
证明着灵性的生生不息


灰朦朦地……

大地上铺开无尽的裹尸布
灰蒙蒙地渗出毒雾
初春的生命为此而窒息麻木
权欲者利欲者色欲者满怀躁动
一群群丧失本真的赌徒
如同冥界中燃烧着红珊瑚
幻构出生机勃勃的骷骼之舞
上天对他们总是慷慨无度
因为    因为大宇宙的死寂远胜过一根青草的复苏


断头者的梦呓

头颅被砍下
原来是这种感觉
并不新奇
看啦    黑夜惊叫道
断头者正在梦呓 !
光明    终于融化
融化成流血的河渠
穿透无量尘劫
杳无声息


半佛半魔

一半是佛
一半是魔
精神的两极交错成裂变的我
却为此赢得灵源的丰沃
斫下任何一半
诗情会在流血中干涸


诗人之礼

苍老的宿命编织成你的摇篮
泪水流淌出老祖母的童谣
有点感伤
你一出生
就应有两件礼品陪伴
一部宗教圣典
和一把手枪(枪膛内只需装入一粒子弹)
不幸的幸运之母哟
你不必悲怨
你生下的孩子与诗有缘
诗人的一生
只能在两者间徘徊
没有第三种选择权


刻在水面的诗

于苍凉的月色下摊开思绪
肉体的手心灵的手抓不住一缕恒存的物体
一只白猫步入月光
又被大厦的阴影吞匿
唉    人生是一首刻在水面上的诗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