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5 位诗人, 10561 首诗歌,总阅读 56274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丁简介

(阅读:236 次)

马丁(1965-),诗人。原籍甘肃。现居北京。

马丁的诗

(14 首)

故乡

我爱故乡
像爱自己的某个缺点
某种慢性疾病
灰指甲或者老年性白内障
它使我意识到
生命是某种耗材
我爱故乡
像爱带着杂质的盐
生芽的土豆
像爱所有自然的变化
我爱故乡
像爱那半世做恶
突然醒悟的放羊人
即使这样的人特别罕见
但我不会降低标准
我爱故乡
像爱躯干中空的老柳树
爱春天性交的黑色甲虫
它生命短暂
而且默默无闻
但这不妨碍
它为人所不知的快活
我爱故乡
像爱所有的断崖
必须即刻做出
死亡还是逃离的选择
我爱故乡
像爱这梦醒时分的黑暗
爱道路的终点
爱我从云端落下
跌在此地
啃了一口黄色泥土
我爱故乡
像爱任何熟悉的物事
在时光隧道后退
渐渐模糊和陌生
最后就像不曾相遇
我爱故乡
像爱我生活在远方
每隔一段时间
要在表格里填写籍贯


母亲

她吐出食物
喂养她的孩子们
吐到只剩下消化酶
在两周的时间里
她安静温顺
细心照料自己的孩子
直到消化酶从内部腐蚀
把她完全杀死
她死了
她的尸体
被她的孩子们吃掉
这就是她作为母亲
全部的故事
她是沙漠蜘蛛


转变

某种非洲鱼
与同类争夺地盘时
懂得通过观察
推测对方与自身的力量对比
东洋人幸田正典说
“鱼类具备处理复杂信息的思维能力”
原来如此
神灵不可貌相
看完这篇文章
再去杀鱼
事情就起了变化
从前杀鱼
就像砍柴
砍菜
刀背砸向鱼头
刀尖戳进鱼屁股
顺势将鱼肚白一剖两半
然后一手卡住鱼头
腾出另一只手
挖掉内脏
现在杀鱼
心里充满戒惧
我不仅在杀生害命
而且正在杀死
一种能力
一种品质
我在杀死思维、思考和思想
杀死苏格拉底
杀死尼采和爱因斯坦
我正在
杀死系列
杀死根本
我杀死了过多深思熟虑的芦苇
我在犯罪
尤其是当我卡住鱼头
连根拔出全部鱼腮时
我手握的
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球


起风了

这是立春以来少有的好天气
狗出来撒尿
抬起一条腿抖着
旗帜松松垮垮
穿着睡衣
树按原计划向春分集中
口罩带着人们来到街头
形势正在好转
海平如洗
船帆点点
我正计划
如何不负韶华
度过这美好的春日
突然之间
风不请自到
从半开的窗户挤进来
晾晒的衣物惊慌挤做一团
书页噼啪作响
吊灯摇晃
那些没赶上的风
拍打玻璃
暴徒要抢超市
还有一些风
从楼顶的通道钻进来
像某种动物
在卫生间天花板上乱窜
更多更大的风
在楼角楼顶呼啸集中
军团冲击天空
云朵坍塌
从西北向东南方向倾泻
这些风
所有的风都表明
好日子不堪一击
比想象的还要脆弱
而我刚刚还觉得
世道平和
幸福唾手可得


石狮

这头雄狮
显得有点凶猛
但它是石头
只能蹲在原地
它不会一跃而起
不会张牙舞爪
威胁到谁
至于其他
比如与硕大身体不成比例的阴茎
也是石头
不管春宵繁花似锦
还是秋夜月光如水
都不会突然勃起
不会变硬
甚至更硬
不会向着裙子射出爱液
那只是一个象征
即使如此
有人趁着黑夜把这小配件
凿掉
丢弃
号称大势已去
天下欢呼
可悲可叹
我们如此懦弱
竟然不能容忍一个象征
存在于毫不显眼之处
天若有情
石狮也会流下眼泪


发小

我曾和他搭帮
贩菜
贩猪
贩板箱和山货
如果那时我们贩毒
现在肯定发了
我们搭帮时
他比我年长
有经验
教我生意经和生活经
还教我其他经
每到饭点
他撇下挑子
沿门乞讨
顺便给我带回食物
有次我们顺着河湾赶路
差点被山洪卷走
另一次
他让我留在岸上
看他如何过河
浪头没有客气
迅速把他打翻
折腾他好几里地
多年以后再见
他娶了一个傻女人
逢人都叫叔叔
并不停追问叔叔 “几岁了”
对此造化不害臊
他也无所谓
他咧着嘴笑
夸耀自己的一口好牙
当地大多数人的假牙
全套90元
而他的却值120元
牙口好胃口就好
不过他说干活不如从前得劲了
因为患了疝气
他的裆里开了一个铁匠铺
铺子里不时有狗打架
他问我
“你想不想看看”
说着就要解开裤腰带
他还面临其他问题
但他笑着
保持一贯的乐观
他独立于他之外
他的生活大于他本身
他跟着生活走
他问:“你怎么样”
我没话可说
如果我拿不出钞票
即使带菌
带屎
哪怕是带血的钞票给他
我就没资格对他说
我还不错


建造

他要建一座
石头房子
四周高大的廊柱
撑起半圆的穹顶
疯子在其中卖力演出
欢呼响彻云霄
他要建的房子
如此巨大
以至于不知道如何封顶
不知道如何
把石头运到高处
他要建的房子
如此巨大
以至于不知如何开始
他只好闲逛
发呆
喝酒
吹牛
给心脏搭桥
给图纸写抒情诗
他无为而治
顺其自然
计划就这样搁浅
不过他坚信
将来有一天
有人终将把它建成
宏伟壮观
一如眼前这幢怪物


有一天

有一天
我突然对自己说
“你要更好些”
可我随即又想
我已经够好
我没大喊大叫
没有冲到大街上
在光天化日之下
强奸和杀人
——这种恶性事件
社会影响多坏啊——
我没有给你们制造麻烦
我只是喝得有点多
至多是酗酒
有一次我说
“这些都是垃圾”
另一次我说
“畜生。去死吧”
可我从小时
就同情畜生
为吃掉幼崽的老母猫
感到难过
我够好了
就像荆轲把刀藏在画轴里
我想尽办法
把诅咒藏在词语里
我只是厌倦
只是看不起
即使这样
有一天
我还是给自己
突然提出了更高要求


我爱的事物

我爱屋前屋后随意长出的野草
品种繁多,有的挺拔,有的横斜
有的开花结果,有的一无所成

我爱枝丫乱糟糟的白杨
春天也会开花,但花难看
没有人赞美。我却爱它

我爱土豆堆在房子角落
冬天因此并不可怕。炉火
生起。袅袅热气温暖诗句

我爱朴实的邻居
见面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不喝酒缄口不言,喝了酒滔滔不绝

我爱蓝天白云下的牧羊人
爱他在山冈上唱的那支老歌
我爱尘土里踢出的金子
我爱随意的走动,没有日程
没有目的,走到哪里看到哪
脚下踏踏实实,心里空空荡荡
我爱山海经,爱狐狸精
爱敲打窗户的清风明月
我爱突然降临的灵感和瞌睡


北边

今天,我在北边
北边无关方位,只是
我的感觉,感觉带我走

感觉还告诉我,我
不是唯一在北边的人
还有许多人在北边

在湿地公园那边
耕田,种菜,闲逛
有的干脆坐在墙根晒太阳

还有一些人在更北边
应该已经到了昌平地界
或者怀柔,甚至河北

那些人此刻做什么
我感觉他们什么也没有做
只是背靠着树长时间接吻


失眠

半夜醒来,面临危险
隐身暗处的另一个我
强烈反对床上的我
即使翻来覆去胡思乱想
也不能再次入睡

失败者无事可做
只好深思失眠的好处
但不幸的是,所有流弹
飞向同一个靶心
失眠有害无益

当我披衣下床
却发现失眠者可以
收割无边夜色,并且
从容码在隐秘之处
只要愿意三更半夜
像幽灵,长时间站在窗前


前方

前方学校。一组平行线
前方一座学校,还有一座学校
无数学校,排列组合成学区
学区房价格居高不下
 
前方学校。学校的那边
还有医院,银行,旅馆和饭店
一排低矮的房屋,窗户透出绯光
据说在古代,那叫窑子
 
窑子的那边,一条街道
分开了海淀和朝阳。一直往南
簇拥着五环,四环,三环和二环
二环中央,坐落着辉煌的紫禁城
 
前方实际上也是时间。前方
学校。学校那边是民国,清朝,明朝……
由此上溯,习惯是上下五千年
而易中天说,实际上没有那么长
 
前方学校。学校这边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古人在野外
享用冷饭。而温室效应,雨水稀少
今人以上坟名义,开车去烧烤
 
前方学校。前方时空交织
酝酿成为事件。特朗普与媒体作战
朝鲜今早新射一枚洲际导弹
世界形势复杂,东亚动荡
 
路人甲正好从胡同里跑出
撞上超速的宝马:一起交通事故
短暂混乱之后,街面恢复秩序
前方学校。我步行,过学校而不入


登顶

没登到山顶。我半途而废
我不喜欢竞赛。荷尔蒙气味呛人
我也不喜欢抒情诗。他的月亮
照着故乡,我的月亮照着屁股
 
没登到山顶。我半途而废
我要回家睡觉,治好抑郁症
当我回到车边,阳光暗了下来
风吹起云彩,也吹起破纸和塑料
 
我半途而废,但并不沮丧
一切都是表象,一切皆有可能
我未登顶,但走到半山腰上
阳光已经到达这天的极盛


明年

如果今年不出远门
明年也不会。明年事情
太多。明年陨石坠落
天雨玫瑰,天官要赐福
 
明年还要开垦。那块地
荒芜过久。草根织成毯子
神话犁耙,天马苦力才能解开
明年要多撒一把籽种
 
明年要送青年人远行
他从哪里来,要到那里去
明年开始写信。词语朴实
就像刚刚挖出的土豆
 
明年要祭祖,上坟,娶亲
要把姑娘嫁给三郎。明年
要用闪电修剪苹果树。明年
逢闰,要打一口柏木棺材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