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走召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56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走召简介

(阅读:253 次)

走召,80后,写诗,兼理论、评论、唱诗。2019年和诗论家老象共同将2009—2019年间走召主要发起参与的微小说诗、诗反、立体等艺术实践整合为“動體主义”诗学。著有诗集《亡灵》《启事——残疾人转让》,创作诗民谣和诗摇滚作品30余首。

走召的诗

(19 首)

埋心

我把我的心
挖出来
让它在盘子中央
跳动着。
如果我让它
被一条狗吃到嘴里
我想,狗一定会认为
这是一颗很好的心——良心。
不过我实在是不想
让狗把它给吃了。
我把它,用一个褐色的盒子封好
来到后山的乱坟岗。
冬天的风,吹得我瑟瑟发抖。
我把心,埋在了这里。
我会把这个冬天熬过去的。
春天到来的时候
我会再来这里看看
看看这个埋着我心的地方
会长些什么出来。


笑料

我从我的脑袋里
取出一个骷髅
就像一个孕妇
取出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抚摩着它
感到一种
莫名的忧虑
但它总是
带着一种坏坏的笑
看着我
难道,我想:
我的骷髅,我调皮的孩子
我和我的世界
在你的眼里
就只是一块笑料么


慈虎

我是一只
仁慈的老虎
登基王位的第一天
我宣布:
虎族要与动物界和睦友好
从今以后
吃素,不吃肉。
太累了
我困了整整三天觉。
第四天
我一觉醒来
发现山林里的草
一根不剩了。
羊们饿得焦躁难耐
一些羊
已经开始
吃另一些羊。


长角的孩子

孩子生了出来
头上长着两只角
角,和女人头上的是一样的
但医生确定地说:
“孩子,不是你的……”
“——那……那是我男人的吗”
“——也不是”
男人睁着大大的三只眼
盯着孩子大大的三只眼
孩子咯吱咯吱地笑着
女人看一看男人的眼
再看一看孩子的眼
她百思不得其解
孩子,究竟是谁的呢


行路难

做人不难
做独立的人
难;
写诗,做音乐不难
做独立的,不媚俗、不媚雅、不媚权贵的诗和音乐
难。
以前读李白的《蜀道难》和《行路难》
只感受到了语言的艺术。
现在,我慢慢体会到
在这人间
行路,真难。


大黑狗

大黑狗
是被我爷爷吊死的。
爷爷哄它来吃食
把绳子套在了它的脖子上。
它扭曲着身子
呜呜地哽咽
尾巴还在慢慢地摆动。
我远远地看着
眼泪唰唰地往下流。
这是我儿时
所养的第一条狗
它是以为别人要欺负我
而误咬的人。
这是家里要处死它的直接原因。
处死后
爷爷将它剥了皮
腌制了起来。
后来的某一天
我妈还喊我
去吃过它的几片肉。


在高高的山顶

在高高的山顶
有很多的云奔跑着
有很多的风
被云吹得无处可逃
在高高的山顶
我被风
吹成了一阵风
又被云
吹成了一朵云
在高高的山顶
我被风云
吹成了
一阵风云


埋死

我平生最恨
死这个
死东西
今天是中秋节
我终于
把死
给杀死了
红红的月亮
升起来的时候
我扛着铁锹
来埋死
我流了一身的臭汗
把死
给埋在了后山
“去死吧
死”
我说
然后
我擦了一把汗
转过身
向家里走去


没有绳索的耳朵长出翅膀


 
盘桓于鸟的心脏
是必然的。在三月
鸟是耳朵的巢。
凭倚在鸟的双目
飞翔,是一种静观。
宇宙沉淀。
它把舌头长在我口里
追问存在的本质。
“你忘了自己是谁?”
我用诅咒,守卫着沉默。
 

 
磨了十年,刀。
是到割除的时候了。
流血是一定的。
请用牙齿,堵住伤口。
磨了十年,刀。
是为了更锋利地刺穿自己
割除肉中的绳索。
 

 
没有绳索的耳朵长出翅膀
没有绳索的肉体羽毛纷飞
布谷鸟在肠胃深处歌吟。
燕子衔着涟漪飞进眼睛
涟漪洗净肉的森林。
城市推开胸膛,扑扑地飞出
像笨拙的鸽子;
乡村,就是那只黄鹂
在肩头凝睇;柳条丝丝
垂下绿意。


云中

一场暴雨已经下了
一场暴雨还没有到来。
我在林荫道上散步
白色的蝴蝶上下翩飞
偶尔有白鹭从草丛中飞起。
鸟声啁啁喳喳。
我抬起头,望着遥远遥远的远方
一个白衣的少年
穿过几丛漂浮的云朵
正向我这边缓缓地走来;
我疑心,那就是我。


秋夜

一轮明月
切开我的脑袋;
芦苇丛中的秋虫窸窸窣窣。
明月硕大、金黄,且波光荡漾;
我的脑袋水汪汪的。
秋夜也是。


将军行

下雪了,将军躺在帐幕里
听大雪落在营地的声音。
黎明,即起;如厕,洗漱;
手指冻到开裂了,擦一擦防冻的油。
按按腰上的佩剑,得去巡营了。
要杀的人,怎么杀,也得好好盘算一下。
往外走,掀开帐幕,风雪扑面而来。


笼子

我想用一支笔
把飞机和枪关进笼子
我发现我
是多么的幼稚
我的笔
被关进了笼子
 
我想用嘴巴
把喇叭关进笼子
“砰”——一支狙击枪
将它击落在
6.39米的低空
 
我的眼睛、耳朵
仍然不甘心地在飞
然而,已经不需要一支枪了
层层的雾障
将它们关进了笼子
 
天空和大地
越来越安静
也不再有多少可活动的空间
 
我不知道
还有些什么
能够飞得起来


无头国

我来到无头国
吓坏了一批批无头的人们。
一群无头兵
满世界地捉拿我。
我狠命地拍着翅膀飞逃。
飞逃的过程中
我看到,无头国其实有一个大头
大头挥舞着满地的无头人
群魔乱舞。


人血馒头

菜市口的六个犯人
被人扔了很多的菜叶。
他们被砍下的脑袋
在地上滚着
热血洒了一地。
围观的群众拍手称快。
晚上,华老汉偷偷来到这里。
冷风呼呼地吹着。
他拿出袋子里的馒头
为他患痨病的儿子
蘸点血回去。
据说,造反分子的血
治痨病管用。


那年的秋风

的确很有力度。
我记得它吹弯了
所有树木的青春
吹得满地的水域
几乎要泼出
灯火阑珊的夜空

我在城市穿梭
一条条大街小巷
晃悠悠地从我脚下吹过
行人兴奋、鲜艳
我分明看到了
他们的白骨在闪烁

这使我感慨。
我觉得,它的确是力度非凡的。
这场秋风,吹出了
世界的另一种可能


水做的马

云和鸟使天空变矮
你的四蹄给时间赋形
一片没有桥梁的彼岸
需要一些声音
将我们摆渡

石头上开出了花朵
山谷中倒下了银河
如果前面是悬崖
你不应迟疑于
庸人失措的缰绳

铺展一片壮丽
这正是你的使命
因为,你并非凡马
你是:水做的马


兔子

我是一个
出生农村的孩子
我在城里
有一座宽敞的房子
我的收入
不算高
但对比从小过惯的苦日子
已经算很好了
爱人、孩儿、亲人
都是这样的爱我
也许我的生活
应该算很不错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却总是觉得自己
像只笼中的兔子
我常常望着
笼子外的天空
感到一种
莫名的哀伤


亡灵

我已经
死去三年了
门前的梧桐
沙沙地响着
我三岁的孩儿
在禾场上
欢快地奔跑
她在追逐
一只瘦弱的小黑狗
孩子的妈妈
定于今日再婚
在地里收割稻谷的母亲
噙着眼泪
絮絮地念叨着什么
这是秋天的天气
还不太冷
我看到她愁苦的脸上
又增添了
一些新的皱褶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