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林馥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674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林馥娜简介

(阅读:969 次)

林馥娜,70后,居广州。出版有《我带着辽阔的悲喜》《旷野淘馥》等作品集7部,参与主编、评析大型书系3部。作品发表于《世界文学》等国内外刊物、高考模拟试卷及央视科教频道,部分作品被译成英、俄、韩、日、蒙等语言。曾获国际潮人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广东省大沙田诗歌奖等诗歌、理论、散文奖。

林馥娜的诗

(21 首)

在天地之间自我圆满

深藏于山野的巍然围楼
在漫长岁月中
反复把心门打开又合上

独守着精雕细琢的庄严
与对风云变幻的泰然

而一颗火红的野颠茄
也可令苍茫山野生出夺目之美
仿佛诗之于诗人,在灵魂寒冷的季节
以致幻的微毒带来一把火的暖意

这些庞大或细小的寂静事物
始自深情的根植,兴于兢兢的生息
恪守着内求的丰盈

似一泓清水怀抱盈亏自负的皓月
在天地之间自我圆满


水舞

山脉的堞口有更丰沛的奔涌
众神之瀑环立
夕照下的水舞宕落于深涧而溅射流光

而在山下,一个人的水之圆舞
冲破一江秋水,无数涟漪荡起
像一场大梦中自迷的醉意

这寂静的潜跃,是
浮华的人世镜面上,暗夜来临之前
一小块自在,一帧鹤舞的照影


大海簇拥起一把带天梯的空椅子

此刻,伟大与平凡均归于大海
送信人以灰烬的身姿化入无垠
自我燃烧的命运,就此作别
未尽的烛照从此留给人间
浪花的每一朵都有你的骨粒与血性
就如每个面对风浪的人所见
大海簇拥起一把带天梯的空椅子


浮世绘

六月在高温与暴雨中博弈
大国动脉在去杠杆和降准中荡秋千
泡沫造就的膨胀肉身寻求于平台地带着陆
资本大鳄伺机抄底、华丽转身
新闻艳若桃花,网络提刀带血
高层的空调水不守私德,昼夜
滴答于他人阳台
乱哄哄你破规来他失矩
挤挨挨一池浮萍小民
沉浮于滚滚混水与庞氏巨局


这里的人怀疾病如怀婴儿

没有任何附加意义
时间白白地淌着,在医院
嘈杂急切的人群在其中落叶随波
 
住院部的病房塞进了多于床位的病人
有人默默等待诞下一小块提前处决的生命
有人切去赘生或变异组织
 
所有的生命如呈屠场
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搁置与宰割
在各处进行
 
而献祭于语言的人
熟悉又陌生。凭吊的理由显得虚无
就带走我暗中的致敬与善意吧
 
让广场回复泥土的质地
安放自由灵魂和被清洗的记忆
辗压过的花草依然把头颅扬起
 
这里的人怀疾病如怀婴儿
腹中的悸动和收缩
令人与一切和解,就在现在、此刻
 
尽管理想与愿景在当前显得孟浪
仍有不苟且的先行者
扑倒在辽阔的土地上,成为星火


我有青灯挑不得

不能入睡的夜晚
我把它分成上下半阕诗
上半关于窒息的肉体
下半属于独明的青灯
旷世的黄卷往往不忍卒读
更不忍放下
举起的素手在空中,无处挑灯
一些树木在倒下
一些菌类在雨夜萌生
天下陷于黑幕中,唯有一灯如星
饱满澄静如其所是


咳嗽的自由

我们要
站在世界的屋脊高唱光明
我们要
在白莲花般的月下给孩子讲阳光的故事
我们要
给自己的内心高声朗颂诗经
在此之前
在黑暗的喉咙发痒时
我们急需的,是
咳嗽的自由


大雪

大雪落在人间
落在网络、朋友圈
刺眼的白遮掩了红、黄、蓝
及其勾兑的黑
银妆和素裹以纯洁的面貌
覆盖雪下的黑箱与渴望阳光的幼芽
而12月党人的舌头
已被11月的风刃收割
这干净的世界
让我想起曹雪芹的红楼梦
宝玉走在白茫茫的大雪中
身后的贾家在风雪中
演绎腐朽的坍塌


那些年我们频繁写信
仿佛日子全都在守信与寄信中

如今邮车稀落,人们言而无信
许多情怀寄丢在路上

只有极速的快递
把物质从东搬到西,由南运至北

而我迷恋于信的期待
把信写成诗,并投进网络的邮筒

如果它变成纸上的铅字
便是一种言而有信的回馈

就像呢喃的燕子
又一次如期飞到春天里

如果写得足够久
我就是信的编年史撰写者

独自对这个失信的世界
信誓旦旦


山居冬晓

在山居醒来。竹篱谱写的阳光五线谱
铺陈而至。天光与虹影在水榭上舞蹈

山间的吐纳带来通体如洗的清新
此刻,瑶台琼林莫过于此
而夜里的诵诗,声犹在耳
游弋串联的词语照亮诗性的时空

语言最美的呈现是为诗人所抒写
正如木头最好的去处
乃成为一架古琴,在悠长岁月里
流传高山流水的浅唱低吟

寻梦的人,游走于此岸与彼岸
栖居于永恒的林间,胸间的田亩


抚琴的女人

没有人告诉你可以和兀鹰一样展翅
飞翔不是手指,乐曲不是和弦
G调和C调,拉不动后花园一片温润的虫声

抚琴的女人,怎么在一个夜晚
把季节扯得如此苗条
你的影子你的声音你的气息纷纷陷入
巫山背后的云朵

沿袭一曲老调,想着如何咬紧
两个调子分叉的脚步,而两座城池
再也无法回响同一种怜悯的音符

沿袭一道浅水,抚琴的女人
用琴弦锁住年华
低回婉转


信仰

不是教徒
他为得到姑娘的爱而虔诚
不是左派
他为职业与生存而成为党羽
因为羞愧,他离开她
因为害怕,他靠近耶酥


局外人

其实我不懂投人所好
默默编织光阴的袜子
是用来抵抗心灵磨损的手工
无论道路多么曲折,人世有多苍茫
朝圣者不图浮华,飞鸟不恋画檐
 
其实我羞于向这个世界示好
为别人所有而我没有的
和我所有而别人没有的
我因拙于赞美而噤声
因嗓子哽咽而无力歌唱
 
其实我是你们的局外人
独自走过硌脚诛心的路程
若春花老去,花坞独守苍凉
我仍以最温存的眼光,
打量启明星的前方
无所谓生死,无所谓悲欢


清明

约好在清明节,我们好好做一场爱
从早上到中午,再从中午到晚上
 
不给凄风留下一丝缝隙
不给苦雨疏漏半点空间
 
让做撇开经年的悲怆
让爱堵住疯长的墓草
 
屏蔽菊花台、白烛泪、英雄魂、故人影
覆盖脚步踩在泥泞上的嗞嗞声
 
这样的力度够不够,够不够


通往巴伐利亚州的火车站

火车将去往童话里的城堡
湛蓝无云的天与异域幻境令人恍惚

跌进多维时空的无措者
为干燥的轻风所抚慰

阳光耀眼的明丽
拂照着站台上三三两两的疏朗

金发姑娘席地而坐
颈上的蝴蝶随着笑声展翅

紫色花摇曳于天地间,没有名字
正如我,站成此处的陌生


水在我身体拍岸

叹息桥上已无人可押
爱之吻战胜了古老的罪行
多少情侣在这里情定日落桥
忧伤与爱总是如影随形

运河上的夕阳
身边歇落的鸥鸟
无数次穿过窄巷的熟稔
随着维瓦尔第的四季协奏曲漫延而来

威尼斯的水
又在我身体一阵阵拍岸
我是临水房屋伸进水里的码头
你,把我收回去吧


夜的洪荒

天与地在水面汇合
世界薄成一张玻璃纸
万千灯火标注此刻的万有共寂
多少生命在水上书写命运浮出的倒影
就像诗人写尽天下风云
只为活成一枚钢针样的诗
刺破弥天谎言


织物

独自练习在一条贯穿人生的细线上
行走。而不摇摇晃晃
 
我用诗之线编织珀涅罗珀之织物
在解构与重建中接通你来临的时光隧道
 
孤独并不使我懊恼
潜于线团中的你不时探出头来
 
递给我一些瓦片
让我在茫茫人世打着梦想的水漂
 
当我以近于无的水花
打出最远的里程
 
出来吧,与我对坐
对着虚空,我说


第九个

据说修复中的俑,只有脚下的秦土
能粘合他们,破碎于他朝的秦身
 
前面的八个人簇拥成云团
听导游饶舌地重复:听懂了没
 
惟有这第九个,像无法凝固的沙
游离于人群之外
 
仿佛脱壳游荡的远古幽魂
随机尾随于人龙尾端
 
并准备随时
对回眸的导游报以歉意一笑


秋日的阳光

秋阳适合晾晒晦暗的事物
那些郁积的湿气
抽丝般向天上蒸发
我不时探出头去望一眼半眯着眼
在圈椅里抽烟的父亲
他微笑说:日头真好啊!
向南的阳台便一片明晃晃
而我所能做的,便是背旮后
让花盆里的烟蒂不太多也不太少


突然爱上各式各样的盘碗

她们有着长方、椭圆、四边棱
甚至不规则的造型
钴兰、天青、玫瑰紫的面目
傲立孤标
这些各有襟怀的盘碗
在日子的砂砾中闪着丝绸的光泽
当我把她们端上桌面
梅馥、雪羽从其中纷扬而出
骄阳在楼那边慢慢落下
母亲此刻应也如是
在无边的磨蚀中拎出羽化的部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