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闫文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673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闫文华简介

(阅读:1270 次)

闫文华、汉族,内蒙古赤峰市人,著有诗集《自然的诗》一书。

闫文华的诗

(16 首)

草色

秋风,抽走草色时
一群马正在低头吃草
掉落的草籽
一半留给候鸟
一半还给大地
这样断送了草命
草却豢养了它们的命门

远山苍茫,轮廓模糊
仿若躺倒的身体忍着疼痛
黄昏雨即将来临
浮躁、虚伪、陷落
德行,就摆在那里
学不学羔羊跪乳
——孝子不会忤逆

云,把吸纳的水份
返还草原,雨水凄迷
穿过草断裂的伤口惨入根底
草地在阴冷中板结
一位牧人仍在大声吆喝……
大片的暮色压下来
辽阔中亦有沉甸甸的滋味


小雪之诗

如期,是你的遵循
一阵风带来寒意
一批病毒尾随至庚子后
隐匿于人间的天敌
似慧星挂上空枝的万条白绫
随时提取无辜的灵魂

叶子隐退,扔下荒凉
柔软滑落至谷底
阴阳不合,天地不同
一切事物走向板结
只有一层薄薄的雪衣
你该如何穿过夜里的黑

天空醒着,再打前阵且加急
万吨白云剪成的良苦、素心
俨然撒下口罩大的雪片
遍地银色的菊花,一直白
——白到骨头冒出磷火
以梅花姿态绽放人间之美


独坐草间

我从黄昏中走来
借光,采一分月亮的紫铜
——打造几枚铜板
朝拜一颗不大的星
照亮黑夜这段路途
再按轮回返到黎明……

听白云的箴言回到原上
独坐草间挨挨挤挤
便不会感到窒息与疼痛
做一棵野百合吧!
于色彩中红透自己
阔绰的风里任意摇曳个性

蹦蹦跳跳的野兔也好
碰落一地露珠
并不会遇到绊脚的石头
一副大耳朵只为聪灵
若有一串蹄音由远而近
——便马上隐身草丛

这样简单而果断逃命
——结束了心的流亡
卸载尘世诸多链接
可重新选向,坐北朝南
四季不冲,甘霖不舍
披日丽着草色与虫声和鸣……


留守儿童

枝头上的凌乱
是鸟巢,云团
还是鸠占鹊巢
以什么作仰望的目标?

紧咬唇齿看黄昏逼近
夜端出全部的黑与冷
星星那么遥远还能瞭望
而心靠近迷茫脱不开料峭

此时,只有忍耐
让一双稚嫩小手攥住被角
哭与不哭都在想母亲
梦里梦外皆是一种煎熬


拐杖

秋一探头
还没抖开双翼
山野里就有风传出小令
枫的红,刚一努嘴
枝头上的光丝
就燃起了火焰
叶子,在梦中调色
果实便滑落一地……

蝉鸣魔术般躲进果核
蜂蝶在翅膀上合上心事
满载而归吗?
低矮的山峦、草根
一再追问……
繁华着凋零,凋零着一瞬
还有望穿秋水的波纹

霜白中那些山菊
抓住潦草立命安身
大地目含馥郁与悲悯
在掉落的空枝里
已备好了拐杖
让那些蹒跚的背影
扶着一些疲惫
——再走进暮年中的黄昏


一只瓦罐

土与水相遇
经一双手捏制、打磨
一只瓦罐
从泥土里起身

装粮半升,装酒一小杯
空腹时还装着黑夜
至于甜,没装一星半点
装满的便是风雨故事

“破罐子熬过柏木桶”
算不上什么品位
都要在这世上
——小心地活下去

日子一枚枚滚落
瓦罐的粗糙与缝隙
让一股风找到了归宿
钢针般在体内游离

忽儿,一日
瓦罐的双手没捧住
——把自己打碎
一罐卑微还给了大地


那枚麦种

偶尔落树上一粒鸟鸣
一直在枝头上发芽
偶尔发芽的一棵麦种
成了时光绵延的根
阡陌粗糙的掌纹
——自先祖开始
就攥紧了泥土的骨肉
在荒蛮中寻找生机……

当青苗在古摇篮里破土
便随一片“唏嘘”声饮泣而笑
路上有了清晰的脚印
目光望向天边的紫云
面对疑难不再皱眉
风雨中只淬炼一种颜色
一场构思,没有背信
只有天时、地利、耕耘

麦田,惟妙成胎盘
秉承了大地的母体,抽穗时
麦稞上那种心跳,足够驾驭
一场大风,无数芒刺充当了矛
簇拥着指向天空炸响的雷
逼退无数次寒冷与恐惧
麦子成熟的颜色,就此
揉进先祖的皮肤里

一棵棵饱满的麦粒
以草木旺盛的精神
一代代衍生着阳刚与柔韧
千万棵麦子素履蹒跚
指引我们深远与辽阔
宛如悬着的太阳
牵引着天地,生息
在五千年泥土里行走至今


反思过的反思

一个甲子后
偌大的地球村
我们却画地为牢……
是子鼠长了翅膀
还是有些灵魂幻化成魔
毒冠袭来一场非凡的错愕

反思过的反思
身外之物还包括
平庸、愚蠢、冷漠、仇视
哀怨、谎言、虚伪、挥霍
底线上走着良知与恶神
还有那些嗜痂之癖者……

难怪云朵在风中交错
那些山谷的回响
那些落花的诉说
那片人类回不去的丛林
及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
它们在催促什么?

山棱竖起山的脊柱
水脉续流永久的恩泽
生物链顶端的主宰
食物链上至高的食客
可知否,月亮是时光
——留在天空上的琥珀


山水慈

山峦一经铺开
总有一高为峰
倔强的性格竖起骨头
扛在肩山的石头、草木
一并向上
在撑开伞状的躯体里
藏下刚毅、滂沱与宽容

在山峦摊开的手掌中
有地,在指骨在掌骨
捧起靠山吃山的本命

顺势而低是水的方向
总是低到根部
一波三折,遇阻绕行
骨子里存着谦卑
血液里淌着柔情
给山、给草、给树
高高地举过头顶……

谁是这掌心里的青苗
被期望成黄色的麦浪
多年后,仰头,挺胸
那高耸起来的部分
学着父亲的样子
摘下一朵云,挤出汗水
——还山水之情


寻找母亲

一根脐带牵着梦呓
偌大个夜空娩出无数颗
星子,太阳接近血
母亲抱紧那个胎盆
在去地狱的途中降下生辰
在伟大的催残中
涌出一串串心音
晨昏,摇曳着烛光
在经年的褶皱里
在一首诗里寻找母亲

一条裹脚布
千年镣铐锁紧
折断趾骨,脚缩三寸
竟被称作“天经地义”
男遵女卑下的母亲
挪移着承担家务
蹒跚着相夫教子
依旧是惠质兰心……

旧时那个“典妻”现象
虚伪的道德瘟神
像被借走的一样工具
母亲发抖,打着寒战
在抛儿弃女中喘息
慌恐的眼神环顾四周
羞愧,没一条地缝容下
人的自尊让世俗殆尽

当儿或女走丢时
簌簌的泪水不曾停止
肝肠寸断的母亲
一次次把自己撕成碎片
对着山川、河流大喊
对着天涯、海角大喊
“我要找回你,我要找回你”
哭诉的海水再一次翻滚

风雨纷落成记忆
相依的年月,母亲一人
牢记天空的嘱托
面向太阳,怀抱葵花籽
黑夜里一盏灯芯
灯影下,缝补日子
借着晨曦晃来一担水
劲草中看不出泥泞
人前背后少有悲戚

秋已深,雪将近
阴湿里蹦出“伶仃”一个词
在寂寥中,东篱下
母亲踉跄地扛起自己
一个人的黄昏留不住归鸟
在落日坐过的地方
她撂下一生的疲惫
一粒米,养老送终
母亲,是谁的今生前世

天空垂下
乳房一样的朵云
嵌在母亲湖水般的肉体上
儿女的爱是一根银针
要錾刻在蓝透的水里
那水面虽能够打开
——颤抖疼痛的缝隙
而我们再也找不到母亲


一串蹄声

草越渐稀少
草地显出疲惫
隐身在岩画中的动物
好像未找到——
那条蠕动的河水

不敢走出来的还有
赤麻鸭,它再次孵化
破壳而出的原生态
依然潜在不变的世界里
守巢守云,守着一寸之地

湖泊用泪珠的咸
保住了她的碧清
咀嚼与反刍被风支离
一串马蹄声清点了岑寂
几只牛羊宛若草地上的祭品

蓝中挤不出多少水分
草原的无限也可能有限
谁,缩短了绿的距离
那片翠会不会成为掌心
眼睛没进沙,已经流泪

被遗失的羔羊无草
认领 ,牧场似乎——
忍着咳嗽,忍着鞭痕
只有几声吆喝
——在等待黄昏

草根泛出白色
接近干枯,接近于雪
父亲的草原,此时
——没有葳蕤
没有了父亲骑马的影子


草原鹰

行者长羽,从天边起飞
扇动阳光羽翼,划开层层雾气
翅骨的磷火,点燃风中火轮
超越疾驰的马匹……

目光炯奕,以鹏为邻
飞的高,再高……
草原的灵魂
翅膀拍响天籁之音
雄姿嵌入青蓝底上
即使跌落也是赋魂的青花瓷

一展翅,就不会失衡
大气瞬间被降低
雷雨、狂风压在羽下
自己埋在飓风里
天空如洗,盘旋、巡视……

定位害鼠,带着铮铮铁质
野性、狂飙,一个俯冲
利爪、尖喙
那顽劣之物
——被撕个粉碎


岁月

日和月
像两片磨盘
不停的旋转
千年,万年
把历史碾成一段一段
有坎坷
有平坦

日和月
旋转,不停
千年,万年
像两扇磨盘
把人生碾成碎片
一点,一点
有苦涩
有甘甜

日和月
沿着螺纹的路
旋转,伸延
从远古中走来
走向今天,明天……


鸟鸣之外

风,空着手
想取囊中之物
人群中,欲望攒动
更多的山峦弓起脊梁
这连绵的烟火
——接近草木旺盛

说着故乡美的人
坐在云层
说着土地贫瘠的人
在祈盼收成
现实活在一粒米上
有人撇开古训
有人总是留着籽种

是谁小心地攥紧自己
缓缓闭上众人仰慕的眼睛
恍惚成种植者的身影
反复耕耘,反复播种
鸟鸣之外炊烟上升……


季节于土地里咀嚼
长出根,面对黑暗
挖掘着痛。酵酿着泪水
筛出简单的喜乐
说出最巧妙的方言
把黑研成一池墨
描一幅或浓或淡的生活

苍穹之下,厚土之下
种子是卑微的行者
有根的梦,站着
那些南来北往远走天涯的
拥有石头一样的根,随便
扎下的从容便晨钟暮鼓
——打开山水的洒脱

根从不逃避像爱在
暗中相携,连接天地彼此
主干、侧须、裸根
摸黑走进土壤里
或纠结,或交错
甚至有恨长成脉络
当灾难临头时
却握着手,向泪告别
最终在根的上方聚满落叶

触摸坚固、粗犷
或温润的根,会感觉
那些繁盛的枝叶
那些散发药香的草木魂魄
在尘世覆盖下生出的根
经久不衰,一簇簇众生
擎举着一团团火
一场大雪下来,有你有我
当黄昏接近大地黑夜来袭
他们会攥着泥土
对着星星高声喊出
——族人、家国


一窗亮光

一片片云彩
路过树林、山顶
飘向远方

想入非非的思想
握不住河水
光秃秃的卵石
宛如一句句方言
被散落在河床

一座村庄
在清寂中孤独
几位佝偻的背影,似乎
是岁月沉淀下来的孱弱
如同站在村口
那几棵半朽的树桩

草尖摇曳着荒凉
一块田地
成熟了一些野生的庄稼
挂在枝上的黄叶
被风撩起
抖落一地哀伤

黄昏越来越暗
一串咳嗽
点起了一窗亮光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