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殷龙龙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3 位诗人, 12399 首诗歌,总阅读 89673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殷龙龙简介

(阅读:472 次)

殷龙龙,1962 年生,北京人。早年参加圆明园诗社。2011 年获御鼎杯诗歌大奖。2013 年 10 月获《诗探索》年度诗人奖。诗集《今生荒寒》入选中国青年出版社/小众书坊“中国好诗 第五季”。

殷龙龙的诗

(19 首)

胡为乎来哉

她努力把自己的乳沟写成“1”,
她朝台上走来,
来得如此突然,
鸟和云挂在孤独上,思想的山代替扇子。

悠悠江水,泥沙裹着头颅,
山里的牛肉煮一天,外面的草长三年。
她泯一口,
忽然想起
煎蛋和夕阳共侍一个危险手机。

普洱茶越泡越浓时,不说浑浊,
打开朋友的朋友圈,石榴满屏,滇南几年内皆圆。

她像一个苦享遐龄的阿婆背着野山菌,
在盘山公路上偶偶独行。

一百多个思想者黑而无理
它们光秃秃喊话的时候,喊倒几棵树。
一百多个变成石头
大石头,统一零售。

她先在孤岛上求生,
后成了统领。


阴天

腰疼的沙发
扁扁地看着窗外,高楼如何长时间困顿
腰疼的石头
安放在饭店门前,上面刻着鱼歌和宴
腰疼的树木、桥、汽车和失败的理由
它们不能留下双腿
在黑夜中划出道路


书吧与岁月

一个书吧在杭城的东边
杨柳郡店
大玻璃窗上
有冬妮娅的
影子
她的纯真让年代模糊
让雷鸣朗诵得
脚下生烟
随即被射灯打到屏幕上
成为
火车的模式
我们的遇见是火车追来的
追命半生才护住来世信条

想起那年
北山街,西湖边
许多人抬起宝石山
也抬起我
随之而来的是二百六十多阶梯
它们分行了

世间分行的东西
没有形状
没有色彩
甚至看不见它的回车键
它们只有喘气声
从一道门、几张桌椅、千种图书中
鱼贯而入

宝石山上的是另一个书吧
倘佯着
理想主义
现代主义
古典诗词
和咖啡
她的脚步是地质学和和平主义的一个分支
她惯用文史哲的扫堂腿
还有美食和厨师
有人说:书吧是作家的摇篮
我只听见了摇篮曲
在九溪里
烟树中
摇晃着岁月
我们都变成孩子,早在母腹中就登高望远
认得锦绣山河


洪水时代

漂流在洪水中的那个女子,最后到了哪里?
这话是你问我的,
却发到网上。

很多地方一片汪洋。
很多人
看到了美景。

漂流的女子
抓不住一段能上岸的木头;故事传来传去
七百座建筑烧成了锅炉


喝茶

我以为我能随便跳动
随便和你说话
大地没有障碍,语言像一串葡萄
光滑,透,剥开迷宫

随便跳动
随便和你谈论欧洲大师的作品
像电影那样,呼吸着

是的,我赤条条地,用一月的时间呼吸
再用一刻钟形成波浪
瞬间怀孕

南方到处是树,水,蛙,野山菌
神安排,让你推我
百科全书有两个大轮

生出一堆思想
它们挤在荫凉里。寻找着眼睛
我吃力地,吃你的爱
咽下一口井


后颈的天空

今夜,把我的脊柱也点上吧
它早晚像蜡烛一样燃尽
它支撑着灵与肉。多少年,不曾有片刻懈怠
如今已是崖壁上的古藤
骨头疼

脊柱的寒冷被它的辉煌击中

许愿时,你知道
血液通过海底,通过时千年已过
时光借韧带、关节及椎间盘的连接
才有隧道
颅骨,肋和髋

骨髓带走旅客
它制造的冤案不能停靠中央车站
三十三节车厢变成石头

我石头般站立。不信神的国度
信神的人为镣铐、旧牢笼而手舞足蹈

那些怜悯风吹雨打
我的人生偏偏在下坡时遇见你

今夜,男人们燃烧后颈的天空
好像是我,又像我的灰烬


我不能在天上见到亲人

我不能在天上见到亲人
一朵云或地上的虫子
忧伤伸出来——僵硬的身躯即使在四月
也不得回暖
几个月,我没写一个字
几个月,我天天悔恨
想起去世的母亲,那些我们相依为命的命
 
说什么也没用了
母亲,我没把你拉回来
没把那只马蹄掌放在灰墙下
我的呼唤只能穿透冰凉和绊脚的悲伤
 
2005 年,我悲伤
我的右臂灌了铅
我的脚步跌跌撞撞
我的言语憋坏了我
前胸与后背干瘪得像以前的学生
这些不及啊,不及人间的阴影
爱,挣扎,树根,血液
生其心,无所住
直到后一天,我的罪孽成为野兽
我的痛诉落下大片尘土
 
母亲,我天天祈祷
低于天空的是今生,愿你的灵魂永生


说树

一棵林外的树
叹息之后抬起头
它比我还要独
脖子更长
 
一棵林外的树,就一棵
长出人的智齿
像我的孩子天天都嚷
疼痛使它清醒
 
它的根是和那片树林连着的
我看见汩汩的血,在地下奔流
骑马的人如果经过这里
就孕育英雄的梦
 
我终于找到了想找的东西
灰黑并且倔犟
于泥土中没有光亮
却要影响未来的生活
 
如今,林外的树
已在这种东西的扩展之中
像我的孩子天天都长
最后与我分开


墨迹

第一条龙从年轻走下来,拖泥带水
如同沉睡的边陲小镇
成为兄弟,泯不出江湖的兄弟
纷纷飘逝的兄弟
不含大小,不分男女
天下无诗人之说。恩情那么烫
满满的,盈在碗里

第二条龙与它的命运一同归来
穷人的井,植物的泥
像是黑夜的触手撕开黑夜
终生不履。比爱还要粘稠是加进粗粮的爱
那来自地下的唇吻
还能唤醒我
这一次可是全部啊!誓如骨灰


诗句

1

黄昏拉来一场彪悍的雨
到处约
像植物或一个渴望赴会的蚂蚱
把武器藏在旧日子里

2

划出期限来,让它罪加一等或锦上添花
失败本身没什么过错
一杯责难,硬把它喝完

3

我写我挣命
省下心关乎众生。疾病过来
靠着栏杆,影子、安全带

晚餐再次吊足情人

4

不可能有的,先有了一半,另一半台风将至
爱是一种罪吗?为爱活着,为活着赎罪

5

像绳子把树枝搭过去
攒梦、写病句
敲开疼痛的大门
生命中可怕的那部分垒一堵墙
意识隔开我们
潜意识随后大屠杀

6

一辆轮椅停顿一个好句子
子材大桥在江上轰鸣。钦江,钦江
押韵的女子

7

在岭南乡下,种桉树的人面黄肌瘦
田野流失,土壤和水均有毒素

8

你的吻巡游河底
鹅卵石冲到骨头里,磨碎,搅拌

最后才意识到我的爱多么自私
像背上的硬壳
像历史,总有人把它拓下来
期限为七十年,正好与某个法律重叠

9

诗句已装饰,胡子已生锈
失败早就有。好吧,就写野蛮的句子吧
植于血液里的东西
不在乎真相


午夜的孩子

拉什迪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小说家
之一。我一边吃着蛋卷一边自言自语:还有谁?
身旁,蜷缩着一个水晶的美女,
现在是午夜,任何消息都新鲜。

获得布克奖的1981年
和我的毕业高中一起远去。就是说,拉什迪被英国保护起来之前,
殷龙龙就开始羞涩地写诗了,
在中国,诗人的荣耀已过去一千年。

然而,萨尔曼·拉什迪爵士是猫变的,
然而,发情的只是现代诗,包括它的诗人们。
永远羞涩。不知所措。

那位美女翻个身,对我说:梦见你
被人追杀。淹没在海和副标题里。
我们不要磅礴了好不好?
没等我开口她又睡着。

这几年我砍下自己的许多手和臂膀,
像棒槌,槌出十万大山。
抱歉我还活着,走过弯路;不准备回家。

回去又是一种风景!
轮胎轧过的痕迹,血肉模糊的诗句上了教科书。
曾在桌边写过饥饿:
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


羞耻,U型铁掌

好吧,你执意不肯原谅我,
那就离开吧,如同某某离开自己的出生地。
离开马首,离开群类,
带着僵硬的腰渗血的骨头,盘缠少许。
不是铠甲的路,不是缺陷、伤口,领航员。
先一步逃避抓捕。
挡着诗句。
轮椅减轻其重量,深陷其中的屁股
轻飘飘的,总有推者推火车。
有幻听,那喉管爆炸的巨响,
无时无刻不在风中。

那就离开吧,生死托给四肢,
血、精液和泪水滚在尘土。
我吃饭要你们喂,
我说话要重复三遍。我是自己的沼泽地。
拔出脚,心就坦荡。
一路花的银子是捐来的,那么多疾病
撒在大地。空空地换。

那就离开吧!鼠标在软键盘上一字一字地打,
羞耻的长诗一行一行地露。
本该为失去信念的钉上
U型铁掌,本该是我的双腿落在你的故国,
换头术做引子,
它的创造者追求传说中的名。

残躯,余生,我不觉得还有无尽的时光,
钟在钟楼偶尔敲响,雪还没下,
再赊一场忘却、得到的旅行,
我到死也行!

我那可怜的错误,像战马累得不行,
连射到尽头的箭也躲不开。
离开吧,维稳的噱头随处可见,
我却弃鼓楼,
做逝者,一蹴而就。
真实离开另类,离开前熠熠发光:
儿子的送别,车厢的秘密,皮箱,羽绒服,
高铁的刺,
命里的南京、杭州、常熟,
她们约我出来只是为了更好地让我离开。

离开在结束前,
背影整成哲学家,
它一直被忽视。上帝要的,正是我们离开的!

只是如何唤醒
满坡的绿?大海,钦州,一直在,
它们把厮守牢牢栓住。
芭蕉叶盛大,总有衰败之嫌,
榕树的根把它的老活成慈眉善目的样子。
爱是两片布,扣一起遮风挡雨。
爱是悬崖,为我准备了不再奔波的居所,
相隔千年;我的骨灰曾埋在这里,
再埋一次也无妨。

终有不再离开的活人死人,
树林、山川、村庄、河流,每日更新。


是兄弟,也是情人

一根针插进大海,头疼的情人
开车带我旅行,没机会莽撞的情人
给我洗澡换衣的情人
后来抱着被子、纸和笔睡了
卑微得像钥匙

空气是你宠爱的情人
无人的大街是你遗弃的情人
一杯水藏在高处
蜜蜂绕着它,偏爱这样的甜
撕了表皮钻到内在,血淋淋的情人
不小心被曝光

像食蚁兽
兄弟,出门不应该长成大叶植物
接人不应该有酒虫
一个个如约而至

醉是一朵花的情人
肝是胆的情人
三月,多次把轮椅扛上车的情人
野蛮地敲知更鸟的情人
黄昏托着鼓点,在耻骨的高处
和陀螺一起旋转
醒不过来。暴风雨做完该做的事
它,盛开了


七节诗歌

明天是鞋垫,是翅膀
明天我会择出自己的罪
遮住阳光
头上的绷带会被拆掉
旧有的骄傲同今天的谦卑爬一座山
 
我够软弱
这个缓慢的身体,杂念丛生的思想
借着冷兵器咣咣乱响
愿意让人们夸耀
而自己胸有成府地坐在火车上
 
我端着花盆歌颂泥土
打开门,关上门,世界变成虚无主义的影子
我相信神
我的相信出去觅食回来衔着树枝
 
谎言一步一摇,钩我鼻子
它学会放开,放开之后收网
它有九条命
使我更瘦,夏天皮包骨
 
无论多大也会热爱女人
热爱把我绑住
绑得死死,熬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
什么是自由
什么是阶下囚
 
明天,烈烈扬扬
被人们吹来又洒在大麻上
五十年,仿佛一夜间消失殆尽
腐败挤进牙缝,嘴角撇成八字
暴饮暴食后,伤害爱的人
 
轰轰的海
我妒忌那些大开大阖,天才以及飞翔
一米六九加六十八公斤,我的生命就是数学题
我的困惑是天文现象
我的敬拜非常苍黄,它要去另一国度


长笛曲

我从你的烛光中看见了雪,
看见了九月的命运;星星多而且亮,拧成麻花。
情感总是弱的,
宛似蜻蜓泛泛点一下人的内心,
又回到天上。


五色土

你说:春天,嘴唇干烈
不远处有火车等着赶路人
你拿出相机,就照一张
表明自己来过
你推着我,在地坛里快步地走
我们是骄傲的兄弟,和五色土沾亲带故
朗诵后,把什么都丢下
剩下的,也是爱
 
有谁帮我把森林推回去
昨天的火还在燃烧
两重世的人们,看见自己的血和椎骨
大风埋葬腐朽的阳光
 
春天,脑袋里有轴
它转,它生锈
所有的风马牛向你倾斜
它们一面具有海的品质,另一面
哭,笑。我们的爱
被风吹哑了,吹瞎了,吹干了
 
现实是父亲
给我送车时变老
现实残缺不全,千百年领回的
是犬儒的权利
天地不仁
就连我们的命也要自己去夺
 
现世的羔羊能披上人皮
一张纸点燃上面的字——
女性是红色的
男人信誓旦旦
他们失去光荣
真理永在劫难,她侮辱过我
 
大地啊
我上了年纪
我没有摸到更好的乳房


我的

你不需要的,我拣来,当成宝贝。
吃掉最后的文字和垃圾,
诗人的爱,苦!
 
别的可以放一放,先顾命吧。
 
失败者失去了罪恶,
我的时间不多,
我的咒语漫天翻飞,
我在桃花季节瑟瑟发抖,
如何背弃,如何把一大摞书信焚毁?
 
碰一下南墙, 头就大了,
非洲雕塑在里边生长。
每天推门出,拉门进,
甚至连邻近的外省也没去过,
祖国对于我徒有虚名。
 
喇叭后撤,
高举红旗的朋友钻进轿车,
老婆被我骗来,又叫人拐走;
一个陷阱躺在身边。
 
鼻子贴近地面,
站不直的时候,我更愿意像条狗,
寻找大骨头。
 
初次见面的女孩
知道我额上长角,双眼布满血丝;
四蹄用力转动着地球。
 
晓晖,我们见过面,
生死有缘——
中国有我,妹妹,你还去英格兰干吗?
 
我不配把我的诗献给你,
它只是一副药引子,
漂流在众多疾病之上。
我的雨虹啊!
黄金早已过去,青春在哪儿飞翔?
 
他的女孩也许是你,昨日还搭在云端,
明天将收到红色的请柬。
殷先生怎么了?
不就是皮肤白,脑袋歪;
他的灾难风起浪涌,
他的才华站在英雄的肩上,
他的矛盾是一群兄弟姐妹,
他的爱,简单——
一盘餐桌上的蚂蚁上树;
 
女孩,你们的乳房里有什么,
一些动物频临灭绝?
 
但是,许多人因此得福,
因酒吧里的朗诵大放异彩,
你是他的女孩,脖子上挂着一串西藏;
那里有阳光、水、空气和龙龙,
一样也不能缺少。
 
我的喉结还在,
我的泪水独往独来,
我的贫穷不能领导你们,
以及没出生的
孙子的光荣。


啊对,想起来了……

五年前我开始离婚
在塑料鞋里和你吵架;啊对
我们的舌头上
住着耗子
啊对!它已长大成人

三百斤粮食
使这个夏季的母亲变小
小到一条米虫

我非要过瘾
非要把弱点托出来
瞧它,流了一地;像大地的旱情
我非要过瘾
泡妞、玩游戏、感冒
有时爱是一手甩不开的鼻涕
不去赚钱
右臂被你借走

用我的红眼睛发誓
用我的虚伪脱衣
啊对,双腿像一把剪子
人们精心制作
月食与合体的后半生,为了套死你

啊对,让夜晚夹在咸菜中
让它怀孕
啊对,把肾摘下
把自己扔向虚无

家里不要那么多书
千军万马只在灵魂深处守侯
今天什么都大
啊对!香椿树、儿子、足球和欧洲


家族

※※

你们从树上走下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天地造了我
就是让世界活泼一点
有一个迎接黎明祈祷黄昏的人

你们一脸困惑仿佛夸父走了
留下母亲和一大群孩子
都是优秀的孩子

※※

没见过面的爷爷
应该在天上在一匹马的腹中
宣扬三民主义
两支军队在水深火热里滚作一团
我们经过长长黑夜
终于见到光明虚伪的

父亲的党
密不透风
自己的儿子却在战场上死去
铺一地的盐
把水引出把帆扬起
他的手一挥战无不胜

可是谁背着我啃干粮
母亲的姿势倾向自然灾害的六二年

※※

独木桥上人类的意外更短
好像那次革命
大哥在红色风暴里隐去
如同赴约
坦克扣在空气中
从里面奔出大腿和呼叫声

房顶上留着补丁
留着一些手无寸铁的人
呼啸的子弹颤抖的写作
以及野花呻吟

※※

那只野兽在不远处低低地吼
体内流着高贵的血液
从窗口望出去
地上的人们小得像蝼蚁
伸出脚就能踩到

我的麻将老婆
着火了现实总是
烧你们的眉毛

※※

我对此了如指掌
内心一片远山
是谁脱颖而出瞥了世界一眼
将我背后的阴影一扫而光
她的名字无关紧要
倘若我的子孙创造了新中国
女人会在礼花和钟声的夜晚
叫你们源远流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