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林荣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59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林荣简介

(阅读:409 次)

林荣, 河北省枣强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现代禅诗研究会会员。有诗歌、诗歌评论等发表在多家期刊。诗作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出版个人诗集《攀到高处听月亮》等四部,诗合集《火柴 明月和雪》、《现代禅诗流派十二家》。写有散文、诗学随笔、诗歌评论等四百余万字。

林荣的诗

(21 首)

读贝克辛斯基画作

矛尖。盾牌。厮杀——箭簇上的暴力
黑色的海面上,船只摇晃搁浅
倾斜的桅杆,如同一个个巨大的问号

集体发烧——谵语的人群
从失火的城堡里
爬出来
渗血的绷带,赤裸的瘦骨,致命的孤独与恐惧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见我,以不可饶恕的戴罪之身
我见我,从我中跌跌撞撞地逃命而来
身后,是崩塌的地平线


异己

她在黑夜里睁着眼睛——不再有梦
这漠然的女囚,她只想
老老实实地
求生。她当然知道
这并不是最完整真实的自己
但她似乎已安于做一个沉默的标本:
在夜里接受一张模糊的面孔
接受另一个囚徒
颓靡而麻木的双唇

她其实自己掌管着囚笼的钥匙,可以打开夜色中
锈蚀的笼门


孩子们也想找到与理想对称的东西

孩子们在电子游戏和小歌小调中
沉溺,只消瞬间
便完成了各取所需
可爱的声音和气息被垃圾和噪声深埋

孩子们不谈理想
他们对父亲的童年不感兴趣
父亲的童年在喷洒火焰的天空下
成了一撮看不见的
灰烬


如果

他戴着草帽,穿着袈裟
重回这个世界
他会不会只是摇动着那把破扇子
反复唱着:
鞋儿破
帽儿破
身上的袈裟破……

对这个按下葫芦起来瓢的尘世
他不置一词
摇着头,隐没于夕阳下的竹林


彗星与月亮

一颗彗星把一向安静的月亮
肆意地
推向一处逆时针的
崖边

月亮安坐
端起一只青花瓷杯
彬彬有礼地说:
请喝茶

时针安然,崖如虹


雪,半夜来敲门

无声地敲
我确信听到了雪的声响,但并没有
从睡梦里挣脱出来

晨起,我推开门
一种蚀骨的、炫目的、安宁的
白——
一种让我从梦里醒转过来的
白——

雪,现在是尼姑庵里削发的小尼
名叫静慈,或者慧安,也可能叫一个我想象不出来的名字


她听见门口有人呼唤她

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她复制的文本是雷同的物种
督办者板着脸,翻动苍白的纸张
她遭遇的问话来自几个铆钉一样的疯子
她在无形的笼子里一次又一次
投降给无意义

恍惚中,听见门口有人呼唤她: 
出来吧,孩子
你要有勇气自己打开这笼门


中年妇人

一片叶子,从枝头
摇落,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
人到中年,她越来越专注于孤独之美
不再需要被谁引领着穿过夜色中的玫瑰小径
也不再需要用浓茶赶走倦累的阴影
你对她说起外面的声色和繁华
她淡淡地说:无雨,也无风
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

当她这么说时,心口轻轻地疼了疼
她快速地侧过身去
装作无意地,揉了揉眼睛


零度明月

那不动声色的事物就是月亮
人们说的阴晴圆缺其实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管黑夜,还是白天
秋雨还是冬雪
她其实都只是零度,不流动
也不结冰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
她从来就不沸腾,也不清冷
她只是在她自己的位置
让周围的星子和地上的人们一看到她
就心生向往,和宁静


修辞

花朵凋谢
叶子们无声无息地飘落
大街上匆忙的车辆和人群
广告墙上的蜉蝣
复印机不停歇地工作
穿过护栏,熟悉的陌生人握手,寒暄
他们厌倦修辞,却不得不
动用修辞:

昨夜新铺的红毯,被一场厚厚的大雪覆盖


卷首语

灯下。执笔者在扉页写下:
当现实和人们已不再令人着迷
困惑。瞌睡。败坏的味蕾
归顺的囚徒
不知所往的游荡

执笔者接下来写道:别惊醒安睡的鸟儿
但空中的雷,还是来了
雨,还是来了

他的笔锋继续切下去:
在一个激情和颓废共存的城市
谁将有勇气和智慧探秘深处的漩涡——
那些尖锐的、黑色的
未名区域


纪录片

电视中正在播放《伟大的卫国战争》
冬夜漫长,没有面包
没有炉火
也没有星光

冰雪。饥饿
炮火。坦克
他们流血
他们说:不能失去自己的军队和城墙

他们说:请原谅,远去的战争


门被关上然后又打开

房间里挤满了雪粒和冰块
房子都快被撑破了

两扇暗黄色的门,两个愤怒的哆嗦着嘴唇的人
他们一声高过一声地争吵
他们关起门怕人看见他们眼中的火怕人听到他们
喉咙里的雷声
当门终于被打开
雪粒和冰块散落出来紧随着
一个没有胜负的身影
他若无其事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上去和素常一样
祥和——
生动——

没有人知道
房间内的另一个人彼时正有着怎样的表情


白衬衫

巨大的轮子
碾过六月,碾过涌动的波浪,碾过一群
穿白衬衫的鱼。

染血的白衬衫,
死去的鱼。

隆隆声中,轮子继续,
再次碾过一群穿白衬衫的鱼……


失音

她一下子失音
成了一个可怜的哑孩子
她赤着脚爬上高高的楼顶找声音
可她,什么也没找到
她站在空旷的露台上,泪水模糊
她甚至
丢了自己的哭声


少女

刘海儿遮住了她的额头
她低垂着
颤抖的下巴
一步步走近荷塘
她在水面上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眼神
看到了惊怯的自己

后来
她纵身一跃
打破了水面的平静

荷塘上,生出花朵般的涟漪


心境

一只柿子,由坚硬变得柔软
青涩化成甜蜜
他说柿子要变得越来越软越来越甜
才会遇到那个爱它的人
他这么说时脸上荡漾着满足
而她却想到:

暮秋的夜色中,薄凉的霜红


女人与犬

天光晦暗,握控着她们的集体显影
肉体的漩涡禁止在空冥的黄铜
她们垂着头,做着月圆花开的梦

一只忠诚的犬
警觉着双耳,做它该做的事情


车辆限号

据说和雾霾有关

一辆接一辆驶来的汽车
滞留在高速口前

一辆崭新的红旗牌轿车旁
被遗弃的橘子皮
就像被撕碎的几片夕阳


阅读

把眼睛和思维留在一片星空——
 
那里,星光灿烂,
星子和星子间保持着合适的距离。
 
一个思索者在其间旅行,
另一个思索者
紧随其后:
“哦,前面,是一个发光的小太阳!”


渡口

一侧是浩渺的水面
通向远方,白茫茫的芦苇荡
一侧是陆路,通向非科幻的人机大战
金字塔式的阶层、薪金,通向不知所踪的故乡
水陆转换,它受命
成为一条或者几条路的起点

某一天
它又受命于硝烟、战事、血色的废弃
它真正的使命
才刚刚开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