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赵襄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73 位诗人, 10525 首诗歌,总阅读 55971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赵襄敏简介

(阅读:906 次)

赵襄敏,湖北襄阳人,现居太原。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协诗歌委员会太原分会秘书长,太原市作家协会理事。出版诗集《鱼说》,并著有诗歌、散文、评论多种。曾获2007年度黄河诗歌奖,2010年度圆明园诗歌奖。

赵襄敏的诗

(1 首)

侯家巷八号

1.

“总算考完了。你我
还有他,我们将去往何方?”
空荡荡的教室里,他们互相发问
中学生最后一次赛跑后
未知的命运如同乏味的课本
“拿着相同的录取通知书,乘坐
同一辆送行的汽车。是巧合吗?”
侯家巷八号。茫然代替着兴奋
仿佛汾水代替着杨兴河
在这个陌生的院落里
他们被称为新生。新生,新生
新的生活就像一道龙卷风。

2.

“可否屈尊光临寒舍,可否共进晚餐?”
五张请柬,开成五朵玫瑰花。
“那是禁地,去还是不去?”
五双迟疑的手,推开沉重的门。
他的十八岁生日,散发着葡萄酒
劣质香烟,罐装午餐肉,面包和炼乳
八双臭烘烘的脚丫子味道。
“无法回避的,是烛光中
跳跃着的,一束束火辣辣的目光。”
在人生的第一次宴会中,她们
羞红了脸。她们是藏着水晶鞋的灰姑娘
而窗外,天天升起烟花

3.

她的裙子带着新元素
跟她升上七层楼
她的脸涂了新买来的美白霜
眉毛弯弯,嘴角弯弯。
“还给你,”厚厚的笔记本
泛着青光的下巴。狡黠的眼神。
“今晚七点半,不见不散。”
窄窄的字条裹着温热的呼吸
如同一只船桨,搅起十二级飓风
粉红的电影票宛如小猫乖巧的舌头
舔舐着她骄傲的,高贵的
然而却是温润的心

4.

他坐在她的前排。刚刚完成的演说
掌声如同推开的浪花,而他的背肌
平静得就像退潮后的海。
“他早已习惯了掌声,女孩子们给他的情书
厚过他的演讲稿。”报告厅
他猛然回头,令她的小秘密无处躲藏。
又一次演说之后,落叶弄乱了
他和她的影子。“我知道你喜欢我,
是不是?”这样的发问使她难堪。
“不,不,这不是事实。”一边说
一边走向月亮的背面
离开影院,她重新开始着默片

5.

她的喉咙发紧,身体沉沉下坠
“如同水管堵塞,不是什么大问题”
她甚至暗暗高兴,多么好的请假理由
“独享一屋子阳光,而这样的上午
从未有过。”在上铺,光线游走
她与梦境捉起了迷藏。“卖火柴呀,
卖火柴呀!叔叔阿姨,买一些火柴吧。”
雪花,金色长发,烤鹅的味道
冻得红肿了的双脚。“你怎么了?”
同屋的她们嬉笑而入。泪水
(多么难为情!)顺着她发烫的面颊
融入古堡边的莱茵河

6.

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小鸡啄米,争个不停
“正方主辩,请阐述你的观点”
而下一场比赛,她要反驳的
恰恰是自己。导演,摄像机,转播车
一拨又一拨观众
一遍又一遍练习
“将舌头抡圆了,舞成一把利剑”
连同黑黝黝的大辫子
一起甩过去
“瞧,她多像李铁梅!”
座椅颤动,笑成一朵大红花

7.

那条僻静的小路,她和他
量了一遍又一遍。交替相握的两双手
像最快乐的鸽子在飞翔。“为什么
时间总是过得太快?”夏日鸣蝉
哼着单调的夜曲,那段红墙
诉说着过往的辉煌。而他
也在不停地诉说,声音宛如一只箜篌
微微发抖。“今天怎么了,为什么
他的手也在发抖?”羽毛一般
战栗的唇坠落在她的唇上
她陷入空白。这是初吻吗?而他已经在
大声发问:“亲爱的,你有舌头吗?”

8.

周末。座无虚席。
白炽灯抚摸着毛茸茸的发髻
“新锐作家,他的作品不断引起轰动”
一些忠告,一些打着补丁的记忆
顺着他茂密的虬须缓缓流淌
灌溉着她们荒芜的心。
另一个他,戴着明察秋毫的眼镜
“名校毕业,大学讲师,诗歌像鞭子
用语言猛烈抽打着一切可以抽打的事物”
却看不清字条背后埋伏的
一双两双三双四双
被爱慕武装着,闪闪发亮的眼睛

9.

她粗暴地推开他,像推开铅球
“你总是这样不可理喻!”
他重重地喘息着,硬茬茬的头发
马鬃一般瑟瑟而立
“想给你一个惊喜,不料……”
嗫嚅着。小心着。而她的两腮
必定会鼓起来,鼓成一个不规则球体
久久地,心绪难平。而下一次战争
来得更加猛烈,如同火箭发射
迅速从零度直升到沸点。“这样不好
但我无法改变。他对我的爱
就像坏脾气的助燃剂。”

10.

“我们……我们,我们……”
他喜欢用“我们”化解枯燥
这样的口头禅与众不同。
她们喜欢逛街、吃零食,在课堂上
计算着“我们”,计算着光阴。
而他,消除着她们对奔跑的恐惧
“假如你们不喜欢修长的双腿
假如你们毕业后不当老师。”
他是班主任,一位交谊舞王子
中四。探戈。华尔兹。他用最优雅的
舞姿和礼仪,令她们飞旋上升
成为挂在月梢上的天使

11.

她习惯每周写信给他,但那不是
情书。她习惯在信里这样开头
“某某同学,最近好吗”
她把心里话说给他听:
恋爱了,吵架了,开心了,烦着呢
他总是淡淡地“来信收悉……”
信如小燕子,飞过来飞过去
她把这些信锁在箱子里,仿佛
将记忆锁住童年。那时候
跳格子,打地道战,最好玩的是鸡毛信
用铅笔,歪歪扭扭写一行
“去河滩捉蜻蜓。带上你弟弟。”

12.

“给我做模特好吗?……并不会
浪费你太多时间。”图书楼前
他喊住她。长长的头发
比她的丝巾还飘逸。局促不安
他的十指紧紧绞在一起。“美术系男生
靠不住,不要和他们走得太近!”
忠告令她迟疑。而那些颜料
石膏,画板,亚麻布和刮刀
就像万花筒,或者没打开的盒子
盒子的名字叫做潘多拉
“请侧过身,把袖口弄平。”
画室静寂。他的声音仿佛穿墙而来

13.

她被称为月亮。如月亮般皎洁的
不仅仅是她的面庞——
她总是为寝室打满每一壶开水
为缺课的人抄录讲义,守候着寒夜
为每一个迟归的恋爱者开门
谢意太多,她笑着说:“这不算什么。”
母亲身患重病,她陪护床前
夜不解衣。“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却让妈妈感到了依靠。”
去往餐厅,教室和图书馆的路上
许多人行着注目礼:“瞧啊,瞧啊
咱们的校花,开过来了。”

14.

“明天就是新年了,喝点酒庆祝吧”
宿舍楼。宁静异常。狂欢的人们四散而去。
他们就着花生米,豆腐干和鱼肉罐头
小口喝着苦苦的酒,大声吟诵着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他们弹吉他唱民谣,用含羞草
和更美的词语,比喻隔壁班的白衣少女
雪在烧。血在烧。子夜
五一广场。空旷得像个大操场。
他们欢呼,在雪地上打滚儿
登上交通岗亭,模仿真正的指挥者
“往左走,往左走,新年在这边……”

15.

她请求由她来收发函件,为大家
义务跑腿,不计报酬
她留意信封上的艺术邮票
“可不可以送给我?……我在集邮”
这样的努力,往往有效
“事实上,集邮的并不是她本人”
私下的议论不会使她尴尬。她掌控着
信箱钥匙,而他的钥匙可以打开
她的骄傲。秋日黄昏,五一路邮市门前
他像猎人寻找猎物般四处游走
她等在寒风中,甜蜜地想着“好漫长啊
乘着邮票的翅膀,他在哪儿飞翔”

16.

“唛哩唛哩呣,唛哩唛哩呣……”
他哼这只小曲,印巴旋律
散发着迷迭香“朝露”的味道
独来独往。一袭长衫长裤
麻灰色。即使在夏天,他看上去
也像一只跳跃着的袋鼠
他从不用碗和盘子吃饭,而用烧杯
在餐厅,人们对此习以为常。
当他离开熟悉的实验室,离开
迷恋他的美丽姑娘
是否会播撒动听的歌谣
就像野花,漫山遍野地开放

17.

“菜票用了不到一半。余下的招待客人”
这是一块水草丰美的湖泊,善意的
不怀好意的,真诚的,虚伪的,陌生的
熟稔的……来访者众多。她们忙于接待
在小食堂里,两盘小炒一碟酱肉
用省下来的菜票,实惠,妥帖
“你们学校真好啊,过几天再来看你,
如何?”在这所师范院校里,费用全免
免不了的,是来访者投来的
热辣目光,他们称呼高傲的白天鹅
优雅,云彩上的生活,遍地甘露……
而她们精打细算,早早成为主妇

18.

争相报名。他们竞聘图书管理员。
“不仅可以找到更多的书
还可以邂逅霍小玉,林黛玉,颜如玉……”
阅览室开放的日子,他彬彬有礼
问好,登记,取书,像递交初生婴孩
小心翼翼。她目不斜视
落座在一角,翻看,记录,思索。
“即使清风徐来,她也
水波不兴。”想方设法,他替她留下
那本期待已久的书,她却
面无表情。重重,他感叹着
“唉,女人,读不懂的每一页!”

19.

“街上流行红裙子”。那一年
校园被深深浅浅的红色妆点
在城市的中心地带,她们制造时尚
制造最美的风景。海子边
街道逼仄,人群如蚁。
“太原城最好的服装一条街”
五分钟步行,从学校来这里
下一个五分钟,她们就像最优秀的猎人
在森林中区分茂密,准确地
揪出那款最新上市的蝙蝠衫
试穿。讲价。包好。“蝙蝠一样飞回去
并且,迅速焕发孔雀般的风采”

20.

娄烦。山区。像一处秘境。
“客车吱扭爬着山,我们兴奋地
唱起进行曲。而其他乘客缄默不语”
大学生社会实践营。上静游村。
他们满脸严肃,打开清一色黑皮本子
在村民目光的围剿下,仔细问询
“大叔,你家年收入多少?
日子过得怎么样?”窑洞里
大婶细细地擀了面条,“真好吃!”
而这家人端起的,却是黑乎乎的蒸莜面
“咦,怎么不见老奶奶呢?”推门看
背着半口袋粮食,老人家爬到了半山腰,

21.

冬夜静寂。八个铺位八簇光。
“快考试了,两个章节的要点
尚未复习。”缩在被窝里
打开手电筒,仿佛奔跑的麋鹿
她们开始了新一轮冲刺。
更多的夜晚,她们亲密卧谈
从家乡到亲人,从某某最新恋情
到食堂大师傅粗糙的手艺
“考试呀考试,你这无耻的侵略者!”
她们暗暗咒骂,却被迫屈服。
敲门声咚咚响起,管理员怒吼:
“看看几点了,不要命啦?”

22.

短途旅行。泛着锈色的绿皮火车
走走停停。如同一群快乐的麻雀
她们在车厢里玩耍,喳喳喳说个不停。
唉,这道著名的关隘,怎么竟不如
挂帅亲征的平阳公主,英勇而传奇
娘子关瀑布。悬空而下的水
“这就是瀑布么?”沮丧。而接下来
农家小店的接待(两人一床被子,
被面沾满了煤渣!)敛起了她们全部的笑肌
第二天出关。一路东行。苍岩山
“哇,好帅的一座山!”就像善射的后羿
点燃了疲惫的她们,准确地,热烈地

23.

他们回来了。“是海风吹回来的吗?”
古铜色皮肤散发着海蛎子味道
“青岛,多么令人神往!”
仿佛一群大雁,他们夏往东飞
看海,摸鱼,游风景
冬抵长安,十三朝古都走一遭
“瞧人家生物系,动物、植物、人类
都是研究课题,走南闯北去实习……”
她们羡慕着议论,她躲进盥洗室
用冷水一遍遍扑打脸庞,企图掩饰
发红的秘密。“他回来了!
但是,那个镜中人,是我吗?”

24.

南宫。旧书摊。汗水渍湿了衬衫
手筋的威力。要的就是这本书。
九成新,大竹英雄九段著
打开扉页,娟秀的字迹
清雅的名字,隔山隔水的南方小镇
“围棋是智者与智者的博弈”
莫非,书的主人是喜欢对弈的女性?
她是谁,为什么出让这本书
而它,又经历了怎样坎坷的流浪。
写信给她,以棋的名义
忐忑着交付给邮差,忐忑着写下
“此致。盼复。”

25.

圣诞晚会。舶来的节日最浪漫。
早早做着准备,用鲜艳的皱纹纸
剪出斑斓的彩带,用贺卡和糖果
妆点着想象中的圣诞树。窗户上
贴满了大朵雪花——六棱形,粉的,白的
闪闪发光。她们大声朗诵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
舞蹈着,歌唱着,不知疲倦。
她们裹起大红缎面,扮作想象中的
圣诞老人。哈,胡须掉下来了
“有趣。但棉絮下的红唇多么娇美!”

26.

“毕业临近,爱情未到。”
那段时间,她总是重复这句话。
站三年柜台,出售花布
七彩花布敌不过七彩青春
娇小的她彻夜苦读,再次应考
成为年长几岁的迟来者
在更多的日子里,汗水
为她赢得好成绩和好名声
而另一个她长袖善舞
追求者比她浓密的睫毛还要多
她们常常在掌声平息后慨叹:
“无法补起来的不是时间,而是情愫”

27.

大声讨论着赫拉克利特、叔本华和尼采
旁若无人。他们是骄傲的牧羊人
把世界当作自己的牧场
放牧着一大群温顺的羔羊
他们从不放弃,寻找最甘冽的水源
向着天空抬起纤瘦的脖颈
犀利的词语,就像高高扬起的鞭子
掷地有声——他们掷下一地烟头。
忠实的听众,不明白为什么
“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她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他翕动的嘴唇
“你在哪里,我心在哪里。”
28.

恋爱纪念日。一年前的今天
他们成为被祝福的一对儿
他从大山里走来,像一块石头
沉甸甸地盘踞在她心里。
黎明即起,打扫宿舍区院子
供两个妹妹读书。吃两毛钱小菜
不看电影不买新衣。他们约会
在图书馆最僻静的一角
默默读书,默默传递爱。
“咦,怎么这么凉?”
光滑的小石子打了孔,串成项链
“他最不擅长的言辞,与我的心一起跳动”

29.

首届校园歌手大赛。海报鲜红
过道,餐厅,寝室,一些人摩拳擦掌
更多的人热切期待。报名,选曲,排练
怀抱心爱的“红棉”,《我祈祷》
祈祷命运之神的青睐,祈祷心仪的她
坐在第一排。复赛,选曲,排练
《火车快开》,快开快开快开——
就像一朵玫瑰花,开在她心尖。
决赛,选曲,排练,合伴奏
黑领结,缀了流苏的白色演出服
为什么选《迟到》?多年以后还令他懊悔
女孩儿低语:“对不起,他比你先到。”

30.

“这,这怎么可能?”他们的恋情
就像巨鲨,将平静的海水高高掀起
她,历史系三年级学生
戴金丝边眼镜,高领棉衫
短发绻绻,掩不住浓浓书卷气。
他,二级厨师,执掌餐厅大勺
黑脸蛋上一抹滑稽的红云
傍晚,红墙脚下灯影绰绰
他们偎依,捧着厚厚的英文书
念念有词。多年后从海外携手归来
侯家巷八号门前,失声痛哭:
“多么艰难!但,挺过来的还是我们吗?”

31.

为爱出走。“外语系莺莺退学了”
像扇动着翅膀的夜莺——消息
吹着唿哨,四处播撒着诡异的色彩
女生宿舍。对面老字号太原旅馆。
红色条幅灼灼刺目——“我爱你!”
多么狂热!是谁,他爱谁
谁是他魔镜中的白雪公主?
女生们关注着,议论着,兴奋不已。
“跟我走,亲爱的”,写在白衬衣上的血书
如同一面战旗,招展在那扇爱的窗口
莺莺离开不久,眼尖的女生有了新发现
“瞧,难道那不是一条红丝带?”

32.

优雅的白天鹅,她被这样命名。
艺术系学生,选修钢琴
不间断练习,琴房,楼道里
纤柔的身影,像先秦走来的浣纱女子
为教室带来潺潺溪水
如同那曲《水边的阿狄丽娜》
是音乐凝固了她,还是她
凝固了音乐,无法区分。
窗外,他习惯了安静倾听
一遍又一遍刻画,将她雕塑在心里
栽植成圣洁的雪莲花。而他
“如此虔诚,是孤独的皮格马利翁吗?”
33.

体育系男生。健壮的腿部肌肉
“篮球场上的美洲豹”
他们彼此不服气,通过崇拜者验证力量
善于奔跑的人推出阿基里斯
善于举重的人言必称项羽
还有掷铁饼的一年级学生,隆起的
更多的是对未来的信心。
环形体育场,期待发令枪的青烟
她们屏住呼吸,攥湿了赞美诗
那里面有被修饰的爱情宣言
“还好,这个黄昏会消除你的沮丧
至少温柔,说明你还有发达的头脑。”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