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闫海育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059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闫海育简介

(阅读:250 次)

闫海育,山西沁水人,现居太原,任职山西汾西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协诗歌委员会副秘书长,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太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昨夜新娘》《晋·诗方阵》《摩羯鱼》,散文集《走过路过》,长篇纪实文学《雷鸣电闪》。

闫海育的诗

(17 首)

地煞空群聚水泊

时迁:天下无贼

排名:107
星宿:地贼星
绰号:鼓上蚤

亲眼目睹了两条女命的凶杀案
却不去报官,因为杀人者
原是义释自己偷窃行为的狱警
他和他的兄弟将去梁山入伙
苦海有涯,我需搭上这艘渡船
听说山上的人都用大碗喝酒
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
好生羡慕,自知小偷小摸
雕虫小技,与山上的大格局
格格不入,唯恐被好汉们小觑
不曾想偷鸡那么寻常的事
也能临门一脚掉入俗语的陷阱
害得晁天王一怒,差点割下
两位哥哥的首级,我是贼
龌龊小人,见谁都低三下四
直至军师有令,让我去盗雁翎甲
动之以情,晓之大义,说我
鼓上蚤虽小,破的是连环马大计
我才重披战袍,入了好汉们法眼
轻功终有用武地,点燃翠云楼
撞响法华钟,后来我就火了
不光是发令枪,还做信号弹
征辽国,我放了一把大火
征田虎,我放了一把大火
征方腊,我又放了一把大火
当硝烟散尽,追授的名爵
都已无福享受,我只请求
不要再喊我地贼星
我愿是一团地火,埋骨他乡
时过境迁,依然是地下奔涌的烈火


白胜:闪闪的流星

排名:106
星宿:地耗星
绰号:白日鼠

你是坠落在晁盖梦里
北斗七星,斗柄之外那颗
化作白光的小星,七星成勺
正好舀酒,但不能垒起七星灶
铜壶煮三江,杨志太警惕
如果嗅出圈套,再结实的网
也经不起这头青面兽撕咬
需要一名歌手,客串演员
挑着酒桶,唱着山歌
移步剧情,太阳热不死
就用歌声把他们渴死
卖完酒,你就挑着空桶下山
领一份盒饭回家,片酬
自然不菲,道上的规矩
早已熟稔于心,却没防备黑猫
突然造访鼠窟,将掩埋的片酬
逆推为犯罪的铁证,剧情曝光
你招与不招,招谁或者不招谁
都无关破案大碍,不必背负
心理的阴影,假若认定你是叛徒
早成一枚弃子,任由牢底坐穿
天罡是星,地煞也是星
南征北战,大片接续上演
当新星喷涌,你的光芒日渐衰微
从第八颗星滑落至第一百零六颗星
天幕上依然闪现你的身形
却再听不到你的歌声
轻伤不下火线,死也死在片场
杭州是一片绚烂的外景地
也是你安放自己灵魂的桃花源


孙二娘:黄四娘家花满蹊

排名:103
星宿:地壮星
绰号:母夜叉

小时候,我们更希望到
黄四娘家去,她家繁花似锦
遮盖了小路,还有蝴蝶
翩翩起舞,黄莺恰恰啼鸣
都不敢去孙二娘家作客
怕她在红糖水里下蒙汗药
她最喜欢说“倒也,倒也”
中招的大人都被做成了包子
如果遇上小孩,会不会
做成饺子?我们止于猜想
没有谁敢去尝试,路过她家
都得绕着,她爹剪过径
丈夫也剪过径,她的剪刀
不遮不掩,明晃晃挂在门口
比两个男人打磨得更加锋利
逢财必动心思,蒙翻即活剥皮
武松就是夺她剪刀的菩萨
做一时人肉包子背负一世孽债
做一世人肉包子该用几世偿还
一把火烧了黑店,她希望
自己是从烈焰与灰烬中
飞出的火凤凰,告别了十字坡
摘不掉十字架,在梁山
依旧经营酒店,人肉包子
肯定不包了,她是否也会在
房前屋后犄角旮旯种植各种鲜花
美人倚窗棂,春梦正妖娆
让一条花径
蹑手蹑脚柔软了山间的光阴


张青:你挑水来她浇园

排名:102
星宿:地刑星
绰号:菜园子

能有一份在光明寺种菜的工作多好
那时的寺院是大财团,香烟缭绕
每天只需扯动嘴皮,念经诵佛
就有粮食和钱财源源不断送上门来
你给寺院种菜,虽不算庙里正式编制
但作为工勤人员,头顶寺院光环
行走在大街上,也被人高看一眼
可以免费听经,又以新鲜菜蔬
供养一张张向佛祖言说好事的嘴唇
何乐而不为?非得跟人打架
是他们挑剔你种的菜不够环保
还是态度蛮横,拖欠你的工钱
要不就是你偷拿寺里宝物被追索
所能想到,最坏的情况莫过于
有人托嘱关系,甚至不惜行贿
也想来寺里种菜,挤你下岗
那么,打就打吧,先出口恶气
再炒他们鱿鱼,天下寺院多得去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万不该动怒杀死众僧,他们也是
爹妈生养的孩子,更不该纵火
烧毁寺院,如果早些想明白
时间就是创可贴,忍一时风平浪静
又何苦隐匿山林,狠心做剪径买卖
但如果你不去剪径,不和老丈人过招
可能就娶不了孙二娘,至今还是
种菜的单身汉,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
她随父亲入寺上香,和你擦出火花
鸟儿成双对,桃花朵朵开,从此
你耕田来她织布,你挑水来她浇园
晨钟暮鼓,绿水青山,夫唱妇随
你还是你的菜园子,她却不是母夜叉


顾大嫂:一条从女汉子到女神的路

排名:101
星宿:地阴星
绰号:母大虫

劫狱,如此高风险的反警力
武装对抗行动,怎么忍心
让一个女子担当主角,虽然
你是表姐,武功高强
天生一幅粗壮男人的身板
怒提井栏打老公,敢用石锥敲庄客
充其量也只算一个女汉子作为
劫狱应该男人冲锋陷阵
不是重男轻女,也不是说女人
在劫狱面前一无可用
穿针引线,借送饭之机传递情报
甚至可以色诱狱警
为劫狱计划打开胜利之门
偏偏你要披挂起先锋的铠甲
一堆男人统统做了你的策应
仅这一步,你就从女汉子
登天成为女神,女神不是吹的
是靠打的,我琢磨,你称号中的
大嫂,不是一个人的大嫂
而是登州城的大嫂
注定还要成为梁山泊的大嫂
母大虫也不是一般人理解的母老虎
将三个字掰开来读
扶弱如母,惩凶似虎
正是一个女神隐身人间的真谛
梁山好汉十去其八,而你
全家同存,三女将唯剩其一
若无神灵护佑,便是德之所至
心中独有不爽,东源县君也是君
怅然若失豪气干云开怀畅饮的快活


孙新:游走在鱼与熊掌之间

排名:100
星宿:地数星
绰号:小尉迟

亲哥的砝码,在天平上肯定
比另一端的表弟要重一些
虽然亲哥只有一个,表弟一双
但这不是称体重,只有让表弟
背后多贴一张姐夫与小舅子的标签
天平才开始倾斜,你懂得
老婆一屁股坐在了秤盘上
由不得你想往哪偏,更何况
动起架来,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也许是你故意示弱,一直信守
男人不能打女人,尤其不能
打自己女人的法则,争强好胜
不适用于处理家庭内部日常矛盾
怕老婆,心太软,怜香惜玉
从来都是经典爱情故事里的好词
当你把这一条优点发挥到极致
她就能包容你喝酒吹牛若干条缺点
你心里藏着一杆秤,小事她作主
遇见大事,笃定等你做决策
这不,店里伙计四处来寻
计划最紧要处是亲情的羁绊
必须说服亲哥举义,果断割舍
现实生活的高位与荣华,否则劫狱
成或者不成,他都将被翘向危崖
救人十万火急,鱼与熊掌兼得
入伙梁山,最适合做一名谋士
让你重操旧业,也不失为
一种选择,击鼓时要英勇搏杀
鸣金时能全身而退,你的哲学
带领着一家人,从枪林弹雨中凯旋


一个人站在旷野

兔子支楞起耳朵,搜寻
远方的风,天湛蓝
湖水宁静,大地上的主角
只有我、植物、苍山以及寥阔


讨论斑马

突然谈论起斑马的套装
到底白色是底色,黑色是条纹
还是黑色是底色,白色是条纹
这个问题看似很艺术
而且夹杂着非洲草原的气息
主要因为,暴雨初歇,酷热疾至
喝完这杯冰啤,我们是否
考虑如何从下水道走出去
路经一座古墓,墓里有一盏神灯
不要停下脚步,更不能起了贪念


一幅斗方的若干种念法

在乡下,一间著名的老作坊
门板上已经褪色的过年时
贴的一幅斗方,吸引了我们
人酒和美,这是顺时针的念法
同样的意思还可以读作
酒人和美,人酒美和,酒人美和
都能体现宇宙万物之人与酒
和谐共处的关系,不可悖逆
正规的念法是人和酒美
或者酒美人和,比起政通人和
更接地气,有了具体所指
人与酒由此变成一种因果关系
喝酒全仰仗心情,约酒本初
皆自美好,如果骤发乌七八糟
的吵闹,争斗,甚或血拼
杯中酒就化为泥污,脏了肺腑
最喜乐和人美酒,和是唱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曲水流觞而有兰亭
也能通俗翻译为与朋友一起喝着美酒
是一件多么愉悦的事,更愉悦还能读作
美人和酒,可以兼得,和美人酒
喝酒时有美人陪伴,君子亦贪杯
人美酒和,一个女人改变一场酒局
这里我权且把人狭义地理解为女人
美酒和人,酒不醉人人自醉,说的是自己
人和美酒,内心充满无限孤独
酒和美人,重点是说美人
情人眼里出西施,西施之美出酒池
方能达到美酒与美人完美组合
但喝要有度,酒桌上讲究怜香惜玉
人之初,皆有欲,酒至美,和为上
酒肉穿肠过,江河万古流


在白人岩

终于,还是没能站上
伸出崖壁的试心石
高僧打坐,苍鹰歇脚
麻雀以此作晾晒谷物的道场
我胆怯,只从内心
迈一条腿,踏住虚拟
试探石板安危,以及
用身体抗拒风吹的能量
透过松针下的露珠
我窥见自己的血管,正日益
被枯枝败叶和稻草阻塞
四面山崖箍成了水桶
我轻飘飘坠落,恐不如
一粒石子在山间激起回响


卧底

突然想做一名卧底
替电视里那个人,挡住
已经抵在额头的手枪
实在不行,就让我继承那个人
把他的革命进行到底

谎言总有被揭穿的一天
卧底终究要被揪出来
无论你卧的姿势多么优美
卧在好人堆还是坏人堆
都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

卧底不是小特务
把鸭舌戴在头顶
卧底有点像间谍
男间谍总也比不上
女间谍更有杀伤力

突然想做卧底,因为我
喜欢上了卧这个字
鸡卧在鸡埘,猫卧在花丛
将军醉卧沙场,一头牛
静静地卧在黄河岸边

能卧的地方都已经卧满了
包括卧室、卧铺、卧车、卧轨
卧床不起、卧薪尝胆
白天卧满了,我就卧在孤山
世界卧满了,我就卧在一个句号里


苹果

悬挂枝头风姿绰约的苹果
果农亲手采摘并轻轻吻过的苹果
装进卡车,颠沛流离的苹果
纸箱或塑料膜压迫得几近窒息的苹果
躺在超市货架闭目养神的苹果
从街边水果摊滚落至马路中间孤独的苹果
被我领回家中的苹果
清水淋湿,肌肤闪亮的苹果
伶牙俐齿的苹果,玉体横陈的苹果
秋风明月,皓首穷经
她们都是我今生念念不忘的好苹果


天鹅湖

癞蛤蟆的食欲仅仅止于幻想
不足为惧,湖面阔绰,理想远大
那么多远道或近道而来的观众
各自怀揣心事,既缠绕池塘的绿藻
也闪耀江湖的光芒,还有些浮云
只想将影子垂落成你身边的涟漪
跟随你游动,仰望你飞翔
不惊扰你的栖息,慢慢变成
你的羽毛,陪你冬至,春走
一生只做一件和水有关的事情


春天的毒素

斗地主斗得破了产
闻花香中了花粉的毒
小阴沟里布满帆船的尸体
一张强弩,却瞄准天空
纸扎的老鹰,鸟语花香
春风这匹老马,又在鼓动马蹄疾行
疫区,雷区,煤矿采空区
到处是鲜花装饰的陷阱
正午的花池,横陈醉汉的睡眠

如果我们不在河东相遇,就在河西相逢
体谅我只能用箍紧的头痛
应和你疲惫的从容
必须安静下来,波澜不惊
分辨河流的走向,筑起防沙的堡垒
春天每吐一次嫩芽
都是向衰老逼近
我每一次礼让,都是
为了让春风来得更加横冲直撞


体验

黑云低沉,高傲的风车已经偃旗息鼓
任凭各种方式的冲撞,拍打,摇晃,都无济于事

环顾四周,孑然一身
那些花呀,草呀,羊群呀,消失得无影无踪
苍莽高原,我的心跳也即将衰竭
这里并非人迹罕至
以前来过的,以后要来的
却和我不在同一时刻


一只猫惨死在去往春天的路上

小寒。深夜,漪汾桥
南便道,由西向东约十米
一只猫惨死在去往春天的路上
如果是在秋天
应该有一片落叶,将它掩埋
立冬已经两个月了
小雪,大雪,冬至都过去了
还没有等到一场大雪降临
否则,会为它举行
一次豪华的葬礼
就像一个流浪汉,一只猫
惨死在去往春天的路上
也许疾驰的灯光太刺眼了
也许是突然闪现的猎物
引诱着饥饿的肚皮
况且人也会穷凶极恶
一个箭步冲上去,冲上去
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紧贴着路面,残留一张猫皮
成为填充路基的一枚草叶

一个车轮轧过去
又一个车轮轧过去
卑微的生命甚至引不起一丝颠簸
一辆汽车裹挟着血迹扬长而去
又一辆汽车拍拍屁股
飘出一缕污浊的尾气
第二天早晨,当我路过这里
也只是在寒风中
打了一个趔趄
没有流下一滴悲悯的眼泪


写生的老马

雪花的白还没来得及
笼盖住枯草的黄
草自青涩萌动,时光流转
眼前黝黑的老马鬃毛稀疏
纵使马年,也难再见
图画里呼呼生风的威猛
蹄下已经没有远方
散步尚可,过度奔跑
恐会引发心脏的病痛

不得不服老,老马识途
算是祖传铭心刻骨的本事
老骥伏枥却有些勉为其难
天气越发冷了,寒流吸入肺腑
鼻息凝结成霜,山川亲切
土地和蔼,我且发挥余热
在杀虎堡前低下曾经
高贵的头颅,做一回模特营生

主人买酒去了,他会因我
今天老有所为而酩酊不归


平安夜

应该有一场雪裹住今夜的体温
城市泥沙俱下,江郎才尽
而雪依然没有触及教堂的塔尖
隐蔽于钟声的飞鸟
无法企及欲望的航线
匍匐雪原顿成江湖大梦
剧情饱满,夜色阑珊
不能在怀想里融化
就在远征中凝结
月光惨淡,车夫游走
谁点一盏桔灯,照亮你
独自又独自通往酒馆的路径


想起母亲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

在母亲节,必须想起母亲
对于我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情
天气突然暴热,正好周末,我就缩在家里
回忆不久前的一场大雪,期冀冰雪
冷藏了思念,来回游走,路过母亲
母亲缩在一张照片里,我竭力回避母亲的目光
再大的空间,母亲已无福享受
再生动的情节,母亲也无法感到骄傲
下葬的时候,我曾在母亲枕边
放置一枚手机,却忘记给她设置号码
从此就断了音讯啊,每次在梦里
母亲都不说话,只是微笑
好想让母亲狠狠责怨她的儿子
什么时候才能把心变得仔细
母亲只是微笑,从不说话,或许她说了
粗心的我,却一直,没有听见


不是每一座山都可以称为南山

与东西南北无关,与城市或乡野也无关
柱石的山门非常简陋,最好再爬一些青苔
扑面而来的不是春风,而是竹林
竹子要长得茂密一些,生长的年代无需考究
最无需设置七个贤人长衫纶巾,应景而歌
要有一座古寺的痕迹,左右两侧禅房已近颓塌
透过木制的窗格清晰可见地面上射自屋顶的光线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书法照壁是可以有的
一切美好皆由心生,谁撒下几树红叶
映红了镜头里的天空,连同我们惴动的心情
鸟外有亭,飞云有阁,读书听鹂,抚琴招隐
让角檐下的风铃串连起剩余的时光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不是每一座山都能称为南山
不是每一座南山,都能成为幸福的中转


涂山寺

如约走进寺庙之前,不知道禹曾经
带着他的涂后,在这里歇脚,离开佛门
才醒悟错过了一次与禹的邂逅
南音袅袅,候人兮猗,涂山女娇
纵然一只白狐,婉约迷人地低回,再低回
也没能缠绕住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脚步
我们又奈他如何,且他自唐时出走,至今
未归,空留下一座殿堂和神话的爱情
由人怀想,本就是匆匆来过,走吧
只记住眼前的小景,小清新,轮回的情缘
春风拂过绿树,参透蓝天的秘密
让一株月季,花开并蒂,在矮墙下尽情妖娆
试问施主,翘檐上的祥瑞,可是一条鱼?
“想它是什么,它便是什么。”


桃花在春天醒来

桃花是我看到这个春天最早醒来的花种
比她们醒得更早的是公园里成群结队
快步如飞的老人,有人用贪财、怕死、
不瞌睡来概括这个年龄段人口的特征
两树紧挨的桃花,一粉一白,肚皮粘合着肚皮
潮湿的感觉,让我想起以露水命名的夫妻
以及一幅贺岁的图景,灿烂桃花中
两条鱼儿在水塘的涟漪里摆尾嬉游
这是清晨的时光,桃树下,一只野猫
迎着初升的太阳,打着像人一样的哈欠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