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铁包金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14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铁包金的诗

(17 首)

泡沫迷恋者

说意的强迫症、神经貭
并非出自本意。--纠结的汉字是见证者
诗的古铜色皮肤上堆满异形物
泡沫状。呈五顔六色的光
“我是泡沫迷恋者”
它幻化,成为我的理由
它沉默爆裂,花开的声音都是黑色的
我把黑色点燃,火焰那么苍白
将自己燃烧。当两种火光如此相同时
诗意的人,多半怀揣忧伤
且,一脸无辜


遣詞

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花朵和蔓藤
都是虚数。“美就是用來消受和枯亡的”
永恒露出破绽,时間成为传说
别再开口:“情感塑成不老之躯”
词语已经没有挥霍的空間,風一刮
活色生香都会散化。空气和阳光
替代永恒


蝴蝶涅槃

一次凋谢一场雪    一场完美的轮回
雪已融化--
落花葬在流水里    枝叶分离
万物转世为湿润    肥美或枯木逢春
桃花也在涅槃里重生

雪有春水的气息    物质有不灭之心
此刻    没有分歧: 一只血性的黑蝴蝶
不愿从花朵上离开或死去


高山与流水

并不是所有的琴声
都能找到流水的知己
就像桃花遇见春风
春风显得太过轻佻,无情
我从琴声的高山下来
流水已经枯干
子期还是没來与我对坐
--佛身走进人间事
我们叩拜结石般的舍利
世事不逼真了--
所有的容纳和接受
只有真诚的大地和天空


只是几片羽毛

我在给春天取景,取一框绿
给小草。春风抬起了微笑
白云高了许多--
群鸟在树上清理死去的羽毛
像片片雪花飞洒   
整整一个冬天的顾盼
在等绿了的椿树间落下
溪水漾出涟漪绕过一树栖鸟
穿着绿裙子的小草
张开了眼神  
像在看惊恐的雪,前世的雪


醉西风

昨夜西风,凋落花朵
我飮成酒中仙。
夜晚为我准备了和风细雨
青春留下来为我伴梦

春雨淋湿了春梦
梦里全是青春的旧人
梦里开了一朵花,发了一叶芽
隐约可触摸到--
花苞丰满,叶茎挺拔


五行

阴阳不调。五行缺木。
乳名来自五行——木生
在下午,在木屋
端起木质茶杯,慎思远凝——
木生火
火克金
金克木——与金无缘


历史中美好的部分

——最终还是摔碎了。撒落的
琴声,在沉寂的四野碎片般飘落
落入高山,贴近流水--
水在声音的弦上行走
风从琴胎里吹出心灵的底色
思想被汉字解释,身世成为历史和哲学
知己的人消失在古老的比喻中
我在丝弦之间切换
寻找今日浪漫的指法和情怀
——古与今
不过一指之遥,七根丝弦之间。
有人一去不归,有人摔碎琴
都成为历史中美好的部分


昨天的一场雪

我不知道雪还会向我讲些什么
今天的交谈并不好
它有什么故事   
我有什么心思 
也许我们想讲都没讲

雪可能会向我透露些什么
可她站在对面
几乎没有声音

昨天的一场雪
又轻又瘦
零星飘落的雪片   
犹豫不决   郁郁寡欢
像丢了魂的人

来吧暴雪  
哪怕仅仅只有一次
抛下巨大的雪片砸痛我   
乱箭齐发射中我
然后我用雪清洗伤口

我丢失的灵魂
将在整个后半生中
从伤口处收回


一根线牵着鹰的風筝

选择一阵上扬的清风
收不拢的翅膀有了天空

掩饰風的尖叫   避免栽倒的疼
木讷   偏执   不善言辞
鸟鸣与你无关。   一味地轻风扶摇
经不起闪电和雷暴
从一阵温暖的風里获取翱翔的自由
在一片蓝里呈现优雅的神形
默默觑視天空    不屑尘埃和我

斩断一根线的牵引
倾斜的翅膀失去平衡
留下回巢的悬念
顷刻间跌入乱世的尘埃

我早已制定出你飞行的宽度和高度
微风不会惊扰我的牵引
像所有的一样   像我一样
背后都被一根无形的神线暗暗牵引


黑白键上的纠缠

擦亮指尖的眼神
点燃激情的火焰
我醒來的十指
喧嚣在黑白两键之间
比如黑键上的凶猛
白键上的炽热

多么艰涩流畅的琴键
玲珑剔透的指尖流出华丽乐思
明亮的大三和弦吐出黎明的晨辉
敲响喜鹊   阳光和沉睡的远山

突如其来的小二度
增三减四的不协和音程
像痉挛震颤的指尖
像手掌里的一条闪电
浑然的和声里
渲染着繁杂的人间
黑白两键上极速的快板
纠缠在世俗与艺术的冰火之间

意外这八十八个键上的凶猛
纵然抵不消这世间
所有颠倒的黑白
高低不平的亏欠和忧怨


雨夜

几滴雨的午夜
路灯反射,在低凹处跳闪。手指失眠
压低的声音和另一个自己交谈
拥有的不安、失落和痛点,都在几根丝上
纠缠,起落
多个场景、面孔、熟悉和陌生
垮塌的琴弦相互埋怨,碰撞
午夜是孤独的单间
除了光,琴弦和晃动的影子


开门见山
一座山就在我家对面

从记事那年它就坐在那
我放学回来它也是坐在那
第一次爬上去的时候
我家伏在它的脚下
几十年来一直坐着

时遇风雨交加的日子
总是伴风雨叹息
一年四季只根据它的肤色
判断季节的更替

除此之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还在上学
爹妈还在西屋吃饭说话
我压根儿就没有长大
山还坐在我家对面


冬阳

不必再每天猜测日子的暖和凉
我想太阳已渐渐走远
不知道是真正走远
还是披上了御寒的衣裳

只有热爱生活的人知道
就像去年的这个时侯
今天又来到我们中间的
一直是更美更温暖的冬阳


消化

不管怎样
我必须装上一个铁胃
消化那些青柿子、碎钢镚儿、红玫瑰和重金属
就像粉碎机
它体内繁杂如尘世

搅拌咀嚼消化
跋涉茫茫沙漠
穿越太空
在一个无人无尘的空间里呕吐
然后发出近乎人类的呐喊声


所有过去的都已陈旧

秋风吹来宿命的暗语
落叶呈现死亡的美学
物语神秘,轮回有序
那些渴望的复眼
那些更正不了的自然法则
只有在祷告中获取怜悯
我向空中伸出寻问之手
合十之间--
所有过去的都已陈旧


春天已经咳不出水分

雪模仿优雅。制造一粒粒春的花朵
炉火熏制的药香,驱灭邪毒的轻狂
冰封的土地悬着晶莹群峰积雪的倒影
静止模式下的孤马
像烟岚游走于大地裂隙之中

这个春天我们消耗着一个盐分的细胞
人们被囚禁在一个道德的笼子
阳光成为摆设,月亮窃窃私语
天空不见人神的影子
我们隐匿在自我隐匿的影子之中

咳出千年的血。吐出历史胃液中的浮沉
春天已咳不出水分
我们依然看着那些尖锐的事物和未挺立的枝丫
它们送我们继续死去的叶子和血色的浆果

我们需要露出面子和手指
弹一弹春天的叶子,会不会落下雨
晃一晃明天的树
山雕是否还啼叫在枝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