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绿竹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20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绿竹的诗

(19 首)

我找到了不易察觉的悲伤

(1)

远处钟楼传来沉闷的声响
和着雨声在一起二重奏
一个淅淅沥沥串起好多往事
一个报时声里让人心生恐惧
时间又过去了一截
茶几上一盒半干的核桃
离开树枝已好久
额上的纹路越来越接近
那些核桃的外皮
转头在黑暗里
我听着那首父母的歌
是不是我们不长大
你们就不会变老了
窗外是黑的天
雨越过窗流在我的脸上
秋天有些悲伤涂满我的心
没有灯的夜晚
一个人忧伤
把时光在雨里一点点浪费掉
却察觉不到

(2)

雨流成了河
隔开你和我
我们站着不说话
听远处钟声一下一下敲打
那会我们很年轻
随便往哪一站就是风景
总有一天
你会一脸核桃皮
一头乱毛线
到那时我依然爱你
雨里飘过无数身影
恍惚中
没有一个是你
暗夜里想起
我们好多年不联系了
黑暗里我懒得点蜡烛
只怕那点光亮里
看见你的影子


秋风铺满草芥

一场风扬起的籽粒
足以令鸟们吃惊
落在别处的风景
不在乎自己的前世和今生
也许略显孤单
裹挟一些叶片同行
秋风起时
你不走我走


沟儿里村

羊儿撒欢,黑狗来回跑
炊烟袅袅
男人起床耕地
女人织布纺花
天空瓦蓝,织布机和纺花车
蜘蛛,慢悠悠

院子没墙,破砖乱瓦
大石碾子藏在蒿草里
等我来,并排躺下
阳光掀动衣裳


镜子荒谬而真实

三个镜子一排
在风情街挨个站着
互相望一望
看各色人路过

第一个又短又胖
第二个又瘦又长
第三个恢复本色

镜子荒谬又真实
坚持着阵地
人们膨胀拔高恢复

日子照旧


明月在心

整晚看月亮
穿行在云里若隐若现

不过是陪着看月亮的人
比月亮更让人欢喜

明月在心
中秋节再看月亮

你在南我在北
月亮在心上


大地的画布

抖一抖
滚下来的除了成熟的果实
还有盛开的小雏菊
惊起的一两只飞鸟
红叶长了脚
紧紧趴在画布上
河水平静的流过
水鸟栖在河岸上
我站在画布前
等一场雪
把画布涂满


我的身体里养着一只鸟

任由她
在空间里自由行走

撞击散步飞翔
羽毛轻轻飞落

给脚环做个记号
唯一的编号属于我

不允许任何人
看到

你是我养在身体里的一只鸟
只为我歌唱


麻雀

叶子落光了
露出骨架
花朵叽叽喳喳的声音
移动着变化着
人们走近了也不怕
一只回应一只
跳跃
离开
尽管不知道明天的口粮在哪里
会不会有一场雪覆盖
地上
树上
留下的麻雀都支开骨架
撑起一把伞


没有夜晚不下雪

整晚都在下雪
爷爷在雪地里背着玉米口袋回家
姥爷拄着拐杖站在我家门口
如果活着一百多的老祖母
在土地庙的坡下忽然出现
逝去的亲人微笑着
和在世一模一样
转个脸侧睡
五岁的儿子自己回姥姥家
漫天大雪里
跌倒又爬起来
雪下一层
又覆盖一层
生生不息


窗子端详着我

夜幕低垂 每个窗户都透出温暖的光
我在厨房洗碗
抬头看见窗玻璃上
另一个陌生的我

白日喧嚣排解寂寞的人
夜晚对着自己的影子
诉说内心的孤独
真和假
对立着凝视着
无法分清


秋天一定在努力地忘记着

喝了一点酒
他的脸有点红
像秋天熟透的苹果
红的诱人
嗓门大了几度
嚷嚷着我想她
我知道那是他的初恋
一个美丽的女人
却不小心在酒后泄露了出来


踢树叶

低头走路
能踢树叶的时候真好
空的塑料瓶也行

一脚踢到视线外
如果走一截又发现
那就再踢一脚

如今走在路上
叶子再多
脚却不听使唤
心情被踢的不再回来

过了那个年纪
树叶也不会再回来了


苍茫

一张网盖下来
罩住失眠的夜

做个噩梦也是开心的
把自己夹在书页里消失

苍茫海一样扑来
不知道哪儿是开始和结束

辗转反侧间
夜开始透亮


清晨的炭烧鸽子店还锁着门

门口两笼鸽子
雪白的羽毛
静静的盯着路人
没有咕咕的叫声
它们无辜的表情
渲染了深秋的黎明

再往前
国税局门口的石头狮子
嘴上的红纸被撕掉
前天我路过时
红纸还糊在嘴巴上

有人遛着狗
安然地走在大街上
早起的葱农
为了生计拉着一大车葱奔忙
价格低的不够人工费
这个秋天
每个事物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只有秋天的叶子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过着粗糙的日子


在不同的地方

原来是个当铺
满院子铃铛风一吹就响

过往的车马都进站
人困马乏修整

石头城堡一条船
漂浮在这块土地上

城门依旧
旧楼换了新院

踩着石头路面
穿过城门

我是异乡人
踏在陌生的土地上

听当铺翻盖的新院子主人
讲过往


它们比我们更懂得生活

一条青虫翻滚着
一群蚂蚁进攻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悄无声息地进行

小蚂蚁被摔落
转身又加入

庞大的恐龙消失了
一群群蚂蚁搬家储粮

无所谓大
无所谓小

战争之上
聚拢了孩子们的脸庞


春天全身都长满了翅膀

窗台上花的叶子
绿得有点湿滑
迎春花谢一朵开一朵
那道伤结了疤
去年冬天就已平整
鸽子也有光滑的跑道
春天起起落落
孩子们一路小跑
我的翅膀藏在土里
忍在芽里,消失
在光滑的尘烟里


悲哀的人

1、
挂在架子上的衣服
水一滴滴流下来
直到最后一滴,在秋风里
他甩动的身体
剩下一个皱巴巴皮囊
你过去悲哀地
收回来

2、
台阶上,老圈椅
兀自呆着,那人走了
太阳即将落下,有水渗出成河
黑夜里他会
浑身星辰露水的坐在那里
开口说话


蜘蛛网

一只蜘蛛
一座废弃的院子
一张精密的网
一把生锈的锁
一个落寞的人
我们遇见,蜘蛛的网悬挂在门上
我从网里掉落下去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