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林亚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70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林亚军简介

(阅读:241 次)

林亚军,贵州省铜仁市文联原副主席,铜仁市群众艺术馆原馆长,国家一级编剧、省管专家、省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贵州省宣传文化系统首批“四个一批”人才。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会员;在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200余首,诗作散见于国内各类刊物、诗集,获各种奖励若干;发表发表戏剧作品三十余个,获国家、省、地级奖二十多项。公开出版诗集《爱在雨季》《行走的风景》剧作集《林亚军剧作集》等。

林亚军的诗

(15 首)

冬至

冬至夜长,九九消寒
紧一阵慢一阵的冷风,割裂天空
在灵魂深处,血液的温度融化冰块
生命一团和气,给岁月增色

各种风俗不尽相同,吐出的词都是零下温度
比被窝温暖的是炉火,一点点的渗入血脉
长夜的钟声滴㗳,万籁俱寂
如子夜奔腾的马蹄,踏碎不眠者的梦

吃过的羊肉,在胃里复活
那“咩咩”的叫声,似申诉状
系在颈上之绳,抛向冬至的海拔
用千均之力,裂变尸位素餐

寒冬的利刃,尽是伤痕
毁敌三千,自伤八百年
春天的刀,磨得很慢
被招安成一面面白旗飘动

雪成为证人,从天而降
捧密密的证词,示众
法官的子弹不露痕迹,用消音的长管
悄无声息,疏通了寒冷的雍堵


茶思

苏轼执剑饮酒,赋文端杯,饮汤茶之水曰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叶绿汤清,是围炉的酣畅
鲜爽醇美,是品味的闲适
清香拂过岁月的四季,润泽春草夏荷秋枫冬雪
清寂的杯,荡起站立或睡卧的姿态
浓缩一域生命之河,超凡脱俗

大口的喝,亦或细口抿之
在懂与不懂中悠然,不失茶事
把一段时光,噙在嘴里,落地生根
淡淡的清茗,在心中驻扎,茶语香郁
听觉让位味觉,在茶浪中翻江倒海
手捏的一瞬,突至的光阴郁郁葱葱
仿佛缱倦成一片茶叶,在虚空无限缥缈

茶叶在杯中忽上忽下地舞蹈,表演杂技
风月无边,成为唇齿留香的陪衬
不安分茶汤清浅,起手间波澜迭起
不由得想友人同聚,端起咫尺天涯的杯
喝一曲高山流水,在静谧中留下期许
溢出杯沿的茶思,舒展袅袅茶烟
化成禅思,呷一口浮动暗香

三千年琴棋书画诗酒茶,弹冠相庆
“琴里知闻唯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
一曲狂歌茶作引,笑看陶潜饮桃源
茶无声,心神合一抵宁静,雅致长存
夜有清梦,幻茶春霖,根脉灵秀
一杯茶,珍惜,不要轻易打翻
即使不喝,端坐,亦是它尊严的身段


岁月深处

夜色苍茫,覆盖不了流年的岁月
冷漠的刀锋,把谁割得生疼
红尘嚣嚣,肆意白天踽踽的影子
月光从千峰之山来,寻找可栖家园
劫后余生的清辉,掠过一场梦的招摇
一种绕指柔情,念兹在兹
满血复活,唇红齿白

今夜,时间全是你的
任你,去搜寻曾经的预料
目光融于月色,孤独游荡
心绪仿佛不宁,掀开层层包裹的故事
在温情脉脉中,患得患失
辉煌与狼藉远去,自生自灭
被戕害的水域,依旧汤汤

如果心情不死,等待就有来由
岁月的经纬是一把尺子,丈量人生
预测所有的植物,谁在渴望开花结果
与岁月的较量,从来输赢没有定论
在百鸟的歌唱中,弦外之音嘹亮
从最初的诺言出发,谁又能做到不慌不忙
多少遗憾的时光,在夜风中忽灭忽亮

用心,捞起即将沉沦的弯月
留在岁月深处的文字,闪烁其辞
像碎落的一地花瓣,谁能破译
等日出,撩开黑色的梦呓
在放纵的山脉驻足,清理冗繁的债务
一生,其实不然,一瞬即是永恒
把时光留住,所谓不朽,只是谎言的备注


孤独

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段
就会有种莫名的伤感,感染孤独
夕阳越照越近,月岁,下手太狠

奇货可居的芳华,越走越远
被雷声打击的天空,撕裂蓝光
在没有话语权的深秋,治疗色盲

就这样,井水不犯河水地坐着
谁在远处拿画笔的枪,偷窥
任子弹飞,一付人畜无害的表情

曾活在铩羽而归的风采,密谋战事
废墟不死的花朵,掩盖真相
碎叶上的血迹,正在闪回与有荣焉

在沦陷中虚与委蛇,负手而立
一切不能重来,就去读读马尔克斯
他说: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他对因果关系,分析得鞭辟入里
又说: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
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行走绝美风景

透过一幅幅画卷,可以感受到绝美风景
把惬意的心情,浸润在青秀的山水
寻一处净土,安放浮躁的灵魂,这是一种幸运
走吧,路径通幽,等你的光阴最美
岁月无恙,四季的花朵,缤纷我们的渴望
累了歇歇,远方的酒旗猎猎作响
抖擞的精神,为一份醇香,无所顾忌地雀跃

伫立迴廊,或留影英雄塑像
总会有无限的感慨,在血脉喷张中遥想
所有的联翩浮思,愰若隔世,合情合理
枯草隐没在发黄的诗章里,旧踪难寻
山一程水一程,任风雨纵横,不卑不亢
慢慢拾起抒情的记忆,不负地老天荒
在荏苒的时光里,找找留白岁月的闪光

在山水间行走,我想要的不仅仅是鸟语花香
每一处风景都一定有故事,蕴含着美好或悲怆
人间大剧或悲或喜,看悬念迭起
剧情推进如诉如泣,观生动跌宕
天地有灵,凭空拉开序幕,情节鱼贯而入
细节珠联碧合,高潮直逼人心,落下帷幕
愰兮惚兮,一切归零,专美于前


秋日私语

总在一个季节里伤感
把你来临的仪式整得庄严肃穆
“秋凉”了得,有哪个词敢与你比肩
从每一片金黄的叶子喷出
年年陪你,与悲秋的感觉共进退

走不出秋风的重围
看银杏叶一片片缓缓飘落
垒成脚下的另类,层层叠叠
黄金的经纬,与秋阳互动
你眼睛荡漾成熟的幽怨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在梦中将思绪蜿蜓
落叶的诗行打起淸瘦的精神
有一种嘱托渐渐升起
让我们记住你深沉的一呼一吸

你总是以萧瑟的面目
在月夜舞剑,令清辉生寒
一阵风,将剑啸横扫大地
把一段情景送上天穹
把滚烫的私语,抖落在簌簌秋风


走进弥勒

冬日似乎还未来临
阳光暖暖的绽放在这片绿荫之上
弥勒红河谷的湖光潋滟了每一个游者
把渺渺的心事辽阔在郁郁草场
我们心中的十二月
暧昧与窃喜交加
仿佛一说弥勒的温泉
就会听见澎拜的水声
倾泻那一片不可名状的欢娱

躺在浴池里闭目
在记忆中朗诵着一切有关愜意的诗歌
这是否是现代人的情趣
不情愿水流漫过胸怀也无动于衷
加深印象,只要水不疲倦
我们一定会让你涌动不休
像我家中阳台上的君子兰
摇曳出共鸣的轻风
轻言细语地朗诵上善若水
化作涓涓细流的慈恩
轻轻地在蔚蓝如镜的水面
划一道闪电,与晴朗的天空媲美

在弥勒走一走
每一根青草都是菩提
在弥勒走一走
每一处涌泉都是佛音
在弥勒走一走
每一座高山都是大佛
在弥勒走一走
每一声问候都是梵音
湖光山色草木浩荡
让心灵骤然柔软
所有的神祗不容诉说
心灵的触碰的事物似是而非
草木覆盖的孤绝瞬间复活
一切期许尽在难言之中


行走在秋景的垄上

孟秋结束仲秋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真是个天凉好个秋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有多少美丽的佳词诗章
瞬时在这肃穆的秋风里
飘洒自如,且吟且唱
 
“碧云天,黄叶地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白露秋风夜,一夜凉一夜
但见君晨醒,手捧滴露凉
呵呵,行过立秋
白衣飘零,素雅鉴天
就这样谱就诗行
让渐行渐远的人儿
嘹望秋霜,领略愁肠
 
秋凉晚步正可人
相依亭榭举杯醉
秋雨绵绵,千行泪奔
生命是一种轮回的再见
如同每一个节气的周旋
既然如此,何必秋风悲画扇
且把灼灼的光点燃枫叶
迎风把盏,独酌素情
把白露之汤喝得荡气回肠
像东坡那样穿透红尘
茫茫秋野走暮霭
背一壶酒,一张琴,一溪云
逍遥自在,闲适放荡
行走在秋景的垄上


梵净云海

飞翔,翻腾
既是晨钟的呼唤
也是暮鼓的催促
按住心中的狂喜
看你连绵不断的盘亘
壮阔了这十四亿年的风景
在武陵之巅,纵横捭阖

像每一面旗幡的卷动
在雄峙的山巅设置海岸
唤来万千云朵,混淆视听
我的洇渡必须赶在你退潮之前
金丝猴站在我肩上
嗷嗷直叫,手搭凉棚

准备好了,昼夜兼程的我
从万步台阶拾级而上
举着着四大皇庵的袅袅香火
燃起䖍诚的佛烟走进你的海岸线
凝视你日出的壮丽
以及深不可测的一世辉煌

把颂辞装进膜拜的殿宇
止步于岁月,远眺这旷世的苍茫
伫立于金顶,看脚下艳丽的桃花源
随波扬起一束束芳香的花瓣
一片片飘落在你浩瀚云水
突然梵音萦耳,只有无缘的过客
在殊途上,才会与你擦肩而过


走进五月

五月,安然于尘世
在四季的轮回里,我们欣然相逢
这个五月,走过潸然而烂漫的春天
安步当车,携着暮春的眷恋而来,
用初夏的微雨,挽留伤感的残香
我在炽热的光芒中取下壁上的长剑
劈出一声长啸,与夏日共舞
一柄殷红的剑穂,向九天之外飘去
闪动的寒光,穿越最美的蔷薇花
繁密的心事,就可在五月至九月的绿叶间招摇

五月,由此而奔放千年
在节令中拉开启承转合的帷幕
迎接滚滚的麦浪,和高吭低缓的蝉鸣,
麦穗走向饱满,绽放金属的音响
漫卷烟尘,飞扬欢笑,田园牧歌
远处的驿道寂寞难耐,没有山间铃响的马帮来
端起五月的新茶,吮吸微苦,让眼光青涩迷茫
五月的清泉,从阳光的缝隙走过
庚子之春的征尘,在千山万壑中抖落
于肃穆的大地上,无声淹没

五月,仍然是花的世界,你看
蝴蝶兰,槐花,芍药花,金银花,月季花
灿烂的笑脸虽不大红大紫,却也美艳生动
清风醇酒,醉了殿里佛光,殿外画廊
每一朵不同的花语,都是你心中的青莲
参悟人世的感慨,承接着生命的诺言
随你,在夏天,在苏轼的词里
壮阔飞扬,昭示另一种


上善若水

在我的一生中,注定不会缺水
姓林者,莫不需水的盈盈滋润
于是,两条江在我的姓氏上流淌
让我的五行雨露纷飞,飘洒何方
春秋时期的道家老子写下了上善若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与水如此结缘,竟流出了潺潺道家哲学
两条江,穿起了我的肋骨
游弋一生,看到了多少载舟覆舟

共同抵御着阵阵洪荒,浪涛成为虚构的篇章
儿时,伴着乌江在思南山城长大
曾为一阵江风吼出童谣,声续声断
在夏天清洗汗渍,瘦削的屁股晒得油黑
总会在夜深人静时,把涛声装进书包,响在梦里
后来,长大工作,从浩荡的乌江跳进了柔缓的锦江
我看见无数浪花扬起,在遥遥的两地飞溅
水的面目依旧,犹如道家思想般清晰

常常渴盼夜幕降临,看两条江在银河交织
然后让我,月光下,交出内心的喜悦与悲伤
让我西倚乌江,东枕锦水
流泻悲喜交织的眼泪,走向明天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作何选择
我不是智者,却欣赏为水而诞生的睿智诗句
因为哲学的浅薄,错过了顺流而上的良机
也放弃了逆流而动的勇气,悲乎
一次次的抽刀断水,似乎都斩不断
愁思千里,英雄末路

当目光重回江面,一种感悟便油然而生
我无法选择爱此江还是彼江
但我愿意,扎进两条江里,吮吸惆怅的乡愁
或许苦涩,或许清甜,或许索然无味
在水里,我会感到上善若水的精妙
感到老子在拯救那些玩水不恭的芸芸众生
让他们在水里重新复活,亭亭玉立
颂读蜿蜒曲折的江书,翻动涅槃的篇章
在人生,舒展凤凰的翅膀,去飞翔
大江东去,从四季和生命的年轮出发
以冲刷的力量,荡涤尽混沌的尘埃


天下第一壶

在地,有一条湄江河,流着日夜不停的乡愁
在天,有天下第一壶,泡着酽香的翠芽
这是一种雄峙,湄潭由此而生辉
这一壶,用太阳煮沸,一江月光清洗忧思烦愁
碱性的茶汤之苦,尝尝,就能唤醒麻木的味觉
高天之上举一壶茶香,千均之力向世界亮相
让所有仰慕者,在奔向你的旅途,未饮先醉

在贵州湄潭,我第一次感到茶的升腾和壶的重量
好想攀爬至壶顶,学学白居易
“兀兀寄形群动内,陶陶任性一生间”
与壶对话,掀起壶盖,搅动一壶茶叶
茶山和茶叶唇齿相依,成为湄江河生动的风景
巨壶悬空,无需倾斜,就会流进心底
一壶冷暖注大江,流不走你横空出世的釉色

芳菲匝地,破空之声落在历史长河积淀的湄潭
年轮深处,红军长征的旗帜飘过绿色茶林
浙大西迁的号角,一路轰鸣教育文化的圣火
所谓英雄,不仅仅只是喝酒,一条驿道的印痕
茶在这里,成为另一种精神财富,堪载史册
令多少寒凉的心,穿过茶海,作一次幸福泅渡
不信,你抬起头,让巨壶告诉你前因后果


柳江古镇之思

在缥缈的雾岚里望柳江古镇
我感到厚重的历史从江水流来
站在某个山头,眺望或俯瞰
川西风情的吊脚楼很美,栈道在码头旁延伸
百年老街,圣母山碑林,世界第一大睡观音奔来眼底
绝美的古朴文化沉淀,触手可及
这些赐予后人的暮烟疏雨穿越800年乡愁
绵延在任君“迤逦而行的水墨画卷”

“遥知明月夜,相思在渔歌”
一条柳江,绵缠着多少沧桑的故事
与友人同行,迈过景致的沟壑
用文字舞出墨香,在方寸间为你塑像
在古镇年轮深处,放纵柳江东流
那些浪漫回音,变得楚楚动人
萦绕耳际的江风涛声,成为最美的天籁
所谓画面的精美,是吃饱喝足的战果
关于茶是该喝该品己微不足道,视心情而定

在柳江的栈道上驻足,有人说是在等一次灵魂
我愿意将你这格言裱在我的灵魂上
挂起来,充实在虚空的灵肉上,作为箴言
时刻提醒着,避免失忆,拾起真正的知觉
作一名游者,去看向码头的风起云涌
让古镇的柳江多出一道灵魂的风景
身陷其中,只为友人的文图击节
凝固的唇,为美不胜收三缄其口


非常体验

在一生中,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非常体验
只要活着,那些深至骨髓的伤痛就会揪心
记忆不会死去,痛苦的过程穿透心灵的碑石
是的,一次次身躯没有倒下,才能诉说痛彻心扉的一个个细节
只有梦魇的愿望又一次次的逼近,才会惊疑你的一回回坚韧
不可抑制的连连厄运,在灰色的天空死命挣扎
唤来远方起伏不定的清风苏醒,把碎了的骨渣清理对接复位
钢钉纽结的纯粹音响、撕裂风尘痛楚,穿透骨结
全麻是起作用的,不知不觉远离疼痛
生命渐渐趋于平安,尽人事,往事无需去追

从时光出发,我走过人间几十多圈年轮
难以言喻的一茬茬春去秋来,滴水穿石的水已然为生命血浆
曾踽踽独行在一片无助的原野,与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命运相撞
气息虚无,一切努力于宿命,奄奄尚存
关于某个哲学的命题,让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去讨论
寺庙的钟声时隐时现,有人说上帝一直在俯瞰人间
所有的呻吟都行之有效,在强大的主宰面前苍白无力
今天,在举步维艰之际,选择的答案仍旧多元
我与芸芸众生,该向何方圣灵礼拜

于是,盘点我们的苦痛得失,喧嚣声远
曾经有过的伤害,默默发誓在今后洗净血痕
未来可期,人心不可向背,血脉必须畅流
每个人都有内心的纠结,从此学会轻描淡写
每个人都有难言的隐私,从此希望不要妄自菲薄
为一种疯狂赎罪,乐极生悲的代价从来都不轻松
既然有风暴就得承接,用雷霆之力扛起猝然而至的危险
一阵骤雨瞬间会摧毁阳光大地,但是你一定要昂起头颅
从噩梦中醒来,尚需时日去经历一种刻骨铭心的非常体验


九九重阳

九九重阳,无数座山峰耸起
白衣少年,站在最醒目的那座,衣袂翩然
一种叫做草决明的香草,被远方的兄弟捏着
成为梦中避灾克邪的祥物,插在头上
他叫王维,一人漂泊在洛阳与长安之间的少年
十七岁的游子,站在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秋风里
在菊丛中,感受“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孤独

杜牧说,但将酩酊酬佳节,不作登临恨落晖
我喜欢秋高的意境,在菊黄里吟吟古诗
让重阳的梦,在时光的山头走走
在夕阳里端坐,勾勒出执壶的剪影,对酒当歌
然后缓缓起身,捋一丈白胡,在岁月里悠游
风雨和云烟今天不来,只有阳光发出金属的声音
用温暖覆盖我们,倾听,心如止水的心跳

在重阳,等阳光穿越,照照灵魂
登的山头越高,越能抵达太阳的光芒
重温旧梦,我紧锁的眉头皱折在虚度的光阴
站在山顶上,有俯瞰的快感,亦有如芒在背的寒凉
一身的评说,留给天上的云朵,附耳絮语
霜降来临,在秋天最后一个节令浮想联翩
盼雪花,洗白每一个重阳的遗恨,闭门思过

秋风又起,从一座又一座山头一晃而过
年复一年的感叹润湿芳华,被太阳晒干
早已没有那份才情,随李清照去帘卷西风
薄雾浓云愁永昼,东篱把酒消愁魂
心灵深处,也早已卸下哀怨的辎重,把姿态放低
看落霞溶进西天,灿烂而夺目那最后的辉煌
从此,嗅着菊花的芳香,拾起飘零的思想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